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枕戈寝甲
    凡川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好,那赶快去准备一下吧,明日一早,我们便要启程了。Ω Δ.Ωa(最快更新)。 更新好快。”

    “好的,多谢少君!”

    “多谢少君,俺会奋勇杀敌的!”

    蛰伊和桃红便开开心心的离开了秋曳宫,再无争吵,而且凡川注意到,在两人跨出秋曳宫的主‘门’之后,桃红更是牵住了蛰伊的小手。

    凡川在内心祝福着他们,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女’人,不知不觉间,自己好像已经孤独了这么多岁月,即使偶尔与她们相聚,也是匆匆离去,没有一刻是安逸而随心随心的,这让凡川感到很无助,更是最深的孤独。

    “烟紫姐姐?紫儿?”

    凡川脑海突然闪现出来了烟紫的样子,恍惚间,凡川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便不自觉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拍。

    “只顾着战事,只顾着掌控,紫儿,你在哪里?”凡川在内心默念着,痛恨自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询问烟紫的情况,当然,凡川简单的回顾了一下,自己来到仙界东宫之后,也没有一刻是闲暇的,不免有些自我安慰,但对烟紫的想念,更是越发的加深。

    凡川本想去询问言慕岸,听听言慕岸知不知晓烟紫的情况,但是这个想法刚刚涌心头,便被凡川给立即否定了,毕竟眼下大战在即,且自己明日一早便要离开东宫,如若今晚相见,那般不舍和牵挂,是会‘乱’了心绪的。

    凡川这样想着,只能先将深深的思念压在内心深处,从而得一暂时的轻松,却也不知内心的孤独早已溃散,遍布了全身。

    传话归来的霄项似乎看到了凡川的异样,便‘抽’身来到了凡川的身前。

    “少君,怎么了?明日一早便要出征了,你是在担忧什么吗?”霄项关心的问道。.

    听到霄项的声音,凡川这才察觉霄项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了,顿时从内心的孤独清醒过来,勉强的对着霄项笑道:“噢,霄项兄来了,我没事,我没事,是想起了一些人。”

    “恩?什么人?少君可否说一说?”霄项似乎来了兴趣。

    凡川摇了摇头道:“只是一些往事的人,不提也罢。”

    霄项自知问不出什么了,便抿了抿嘴道:“那好吧,明日一早便要启程,少君不妨早些去休息吧。”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你和我师尊最近很少休息吧?快点,别逗留了,现在去休息吧,我去请我师尊。”

    霄项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凡川随即走向了言慕岸,看言慕岸此刻的情绪稍稍缓和了许多,想必从孤景然一事之走出来了,于是凡川便微微躬身施礼道:“师尊,您该去休息了。”

    言慕岸看着凡川,顿了顿,回声道:“好,好好,老夫这去。”

    说着话,言慕岸便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好像又想起来了什么,便回过身,看着凡川出声道:“对了,凡川,第二路是不是只有庸老前辈和一百位初仙呢?”

    凡川愣了愣,但随即连忙出声道:“是啊,师尊觉得哪里不妥吗?”

    言慕岸摇了摇头道:“没有不妥,只是,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噢?师尊但且直说。”

    言慕岸缓缓的低下了头,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接着只听其幽幽的出声道:“凡川呐,老夫暂时无心参战,想要列入第二路,如何?”

    听到言慕岸的话,凡川起初只是有些诧异,但随即还是忍不住的心疼,同时更有些责备自己,责备自己只顾着决策战线,却疏忽了关心自己师尊的情绪和感受。(最快更新)

    于是凡川连忙出声道:“师尊,这是再好不过了,其实……对不起,师尊,我之前没有顾忌到您的感受,好,您在第二路。”

    言慕岸苦笑了一番,‘精’神萎靡了许多,接着点了点头道:“好啊,好,老夫谢谢你了。”

    “师尊说的哪里话,是我对不住您……”凡川愧疚道。

    言慕岸的嘴角动了动,但终究还是没再出声,而是缓缓的转过身,离开了秋曳宫。

    看着言慕岸离去的背影,凡川内心再一次煎熬了起来,感觉以往那个意气风发,仙风道骨的言慕岸,似乎瞬间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个被岁月折煞了的半大老头。

    凡川知道,这其大多的原因还是在于孤景然的背叛,凡川此刻甚至在想,自己当初揭穿孤景然,到底是对还是错?无奈之下,凡川只好暂时收起复杂的心绪,转身看了看此刻的秋曳宫。

    蛰伊和桃红离开了,言慕岸和霄项离开了,之前在青墨身前讨论列入哪路兵路的几位浮仙也都离开了,此时整个偌大的秋曳宫内,只剩下了此刻略显焦头烂额的青墨,还有凡川。

    摆在青墨面前的,是一叠又一叠的竹简,想必竹简之皆印记着兵路之分,此刻青墨并没有注意到凡川在看着她,其只顾着翻动竹简,时不时的再标记。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缓缓的走向了青墨。

    然而青墨依旧在翻动竹简,根本没有注意到凡川的到来。

    凡川等候了片刻,见到青墨依旧在认真的查阅,便不想打扰,不禁之间,凡川注意到,青墨由于不停的忙碌,致使清逸的发丝飘动在了额头前,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与此同时,凡川竟也闻到了青墨身那独有的香味。

    不禁间,遐想连篇。

    待脑海出现了这个想法,凡川立即清醒了过来,更暗自在内心咒骂自己,不小心挪动身体之间,碰到了青墨身前的那张木桌一角,发出了声响。

    “嘿,少君?”青墨听到了声响,这才注意到了凡川的到来,接着只见青墨又抬眼望了一眼秋曳宫,发觉到只剩下凡川一人之后,便继续出声道:“怎么?少君还不回去休息?”

    凡川尴尬的连忙回声道:“呃,这……这不是看青墨隐仙大人太辛苦了嘛,寻思帮你分担一些。”

    “哈哈。”青墨却笑道:“不辛苦,对了,现在又没人,你别再称我什么隐仙大人了,你是少君,直呼我名即可。”

    “呃,这……”凡川一时间竟仓促的不知怎么应答。

    青墨似乎发觉到了凡川的异样,便停下了翻动竹简,仔细的盯着凡川,出声道:“少君你怎么了?怎么慌里慌张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还是说,为了明天的战事而担忧?”

    “没有,没有……”凡川连忙摆手道:“我……我是看青墨隐仙大人您太辛苦了嘛。”

    “住口!”青墨站起了身,围绕着凡川走了两圈,继而出声道:“不是告诉你了嘛,别叫我什么隐仙大人了,恩,若论辈分,我从修仙之初,便跟随你的父君,恩,如此看来,你该叫我姑姑?哈哈哈……”

    凡川没忍住笑出了声,内心的慌‘乱’也得以平静,接着回声道:“哪有这么年轻的姑姑,我才不叫。”

    “哈?我年轻?哈哈哈……”

    青墨同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凡川却也注意到了其脸颊一闪而过的娇羞。

    凡川并不在意,且很享受这种不分尊卑的感觉,可以给自己在这冰冷的仙界里寻找一丝温暖,于是凡川便随声道:“是,你真的年轻,还很漂亮,这样吧,我‘私’下里称呼琼姬隐仙大人都是琼姐姐,以后,我也称你姐姐吧?青墨姐姐?”

    “恩?姐姐?哈哈,这个好,这个好。”青墨开心的像个小姑娘一样,拍着双手,再次盘膝而坐在了木桌前,翻动着竹简,同时口喃喃自语着:“我年轻?我年轻?我年轻……”

    凡川笑了笑,没再在这一话题继续纠缠,而是转而出声道:“青墨姐姐,时候也不早了,明日一早我们便要启程,你快些回去休息吧,剩下的名单我来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