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三路决策
    青墨的这番话刚落地,凡川注意到孤景然的身体猛然间颤动了一下,而其的眼神之,更多的藏着恐惧和愧疚。()品书网

    凡川难免有些恻隐之心,不过碍于眼下众仙皆在,凡川也不好做出宽恕之意,否则遭人非议不说,以后东宫的规矩更是纸老虎。

    凡川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了琼姬,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你的处决建议如何?”

    琼姬点了点头道:“孤景然身为叛徒,虽说十恶不赦,但念其初来仙界之旧情,不如焚去真身,关押仙魄。”

    “恩……”凡川点头,又看向了言慕岸,接着出声道:“言老,您意下如何呢?”

    言慕岸面无表情的回声道:“全听少君和大家的安排。”

    言慕岸似乎还未从悲伤之走出来,凡川依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接着凡川又问了其他一些仙人的建议,但总而言之,大致的意思只有两种,那便是青墨提出的形神俱灭,和琼姬提出的焚真身,押仙魄。

    最终也无法统一,凡川便示意安静,缓缓的出声道:“既然如此,先不做下决断,眼下大战在即,孤景然一事可战后再处理,先行押入地牢之内吧。”

    凡川话音刚落,众仙内接着便站出来了两位浮仙,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少君,现在押入地牢吗?”

    “是。”

    “属下遵命。”

    两位浮仙连忙挟持住了孤景然,快速离开了秋曳宫。为了以防万一,凡川又叮嘱了霄项跟着前往,确认孤景然可以安然的押入地牢。

    很快,几乎一刻钟之后,霄项和那两位浮仙便都回来了秋曳宫内,霄项对着凡川点了点头,表示正常,凡川这才放下心来。

    见众仙皆在,除了医仙庸老,凡川也没刻意前去召请庸老,毕竟庸老身为医仙,且年岁较大,对于凡川接下来所要讲的战事,并无大碍。()不过凡川早已在这场战事内,为庸老谋了一个好职位,那便是固守秋曳宫。

    凡川再次挥手示意安静,待将众仙的目光全都吸引而来后,凡川便缓缓的出声道:“各位仙友,接下来,我要颁布一件很重要的战事决策,还烦请各位仔细听。”

    众仙频频点头示意。

    凡川便接着出声道:“眼下西宫气焰高涨,战事不可避免,仙界两宫,势必一战,只是,决策之前,我想说一件事,那便是昨日殿商议防守,实则不然,我那是说给孤景然所听,生怕其传告知珠玑。”

    众仙再次频频点头示意,眼神更是多了一份欣赏之意。

    接着凡川便复述了自己的计划,更是说清楚了利用西宫那位浮仙所布下的反间计计,凡川本不想说这反间计计,只是为了鼓舞人心,掌控先发制人能力,所以才清晰的说明了当下的局势。

    当然,在凡川的复述之,霄项还会时不时的说几句话,以证实凡川不是天方夜谭。

    待凡川复述完反间计计之后,众仙皆自发的鼓起了掌,同时眼神之的敬佩之意,更显得浓之浓。

    “少君真可谓是才呀!”

    “是啊,少君这一反间计计可谓是才智超群。”

    “利用西宫的求胜心理,少君以退为进,以进为退,可谓是之策,佩服。”

    “属下佩服少君的决策。”

    听着此起彼伏的夸赞,凡川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不知不觉,凡川自认开始有了一些可以掌控之力,然而这掌控之力的最根本,还属人心。

    待众仙的议论声低了一些之后,凡川便再次示意安静,接着看向了霄项,出声道:“霄项,从这里去往西宫需要多久?我说的是西宫的主宫殿,而不是八百里仙脉。(最快更新)”

    霄项点了点头道:“恩,回少君,大致需要一夜的时间。”

    凡川想了想,随即又看了看秋曳宫之外的天‘色’,已是晚霞十分,想必夜幕很快能降临,继而出声道:“那个西宫浮仙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我们要给珠玑一个决策的时间,所以,我决定,今夜子时,我们东宫主动发起攻击!”

    众仙惊骇,虽然已听知了凡川的反间计计,但无论谁也没有想到,凡川会如此之着急发动战争,这让本来慷慨‘激’昂的众仙,瞬间显得有些惶恐不安。

    终于青墨没有忍住,提出了异议道:“少君,这……这不妥吧?大家还未做好心理准备,如此之快主动发起战争,恐怕……”

    这一次,浮仙齐亢也附声道:“是啊,少君,八百里仙脉之后,既然集结着众多西宫的仙人,而且他们是早有准备,况且……况且他们的仙器之加有毒术,我们这般贸然出击,虽然可以出其不备,争得先机,但是……我们东宫无法坚持消耗战呀!”

    “是啊是啊,少君,属下不妨直言,当下西宫的实力远在我们之,我们这般突袭,虽然可以逞一时之快,但是,消耗战完全无法坚持啊!”浮仙归云也附声道。

    而随其后,青墨再次出声道:“对,少君,我们不能这么贸然进击八百里仙脉,即使像你所说,珠玑会因为骄傲而失了防备之心,但其若是反应过来,我们还是难有胜算的。”

    凡川没有立即回声,而是依次的看着青墨,齐亢和归云,接着又看向其他仙人,此刻其他仙人的表情与青墨几人如出一辙,想必皆是担忧。

    缓了缓,凡川再次‘露’出了微笑,一字一句的出声道:“谁告诉你们,我是要进攻八百里仙脉呢?”

    “啊?什么?少君不是这个意思吗?”众仙一阵阵的错愕。

    青墨附声道:“少君什么意思?西宫仙人如今都在八百里仙脉之后,我们不是要主动发起进攻吗?”

    凡川笑着摇了摇头道:“非也,进攻需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说八百里仙脉之后的西宫是磐石,我们东宫是碎石,为何要以碎石之力去挑战磐石呢?这不是摆明了送死吗?这不是正迎合了伤符之意吗?你们难道不会认真想一想?”

    没等众仙有所反应,凡川继续出声道:“既然我们是碎石,八百里仙脉之后是磐石,那么我们要避其锋芒,以碎石之力,绕开磐石,从而各个击溃。”

    青墨连忙附声道:“少君的意思,难道是说,我们不与八百里仙脉之后正面‘交’锋?”

    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道:“这么说也对,也不对,我直说吧,我的决策是,东宫分三路兵线,第一路冲击八百里仙脉,但不为‘交’战,而为了侵扰,绝不恋战,为的便是牵制住西宫主力,当然,这第一路的危险‘性’也是最大的。”

    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第二路,则是分兵辅助第一路,但也不是为了‘交’战,一方面是为了保全第一路,一方面则是为了防守好我等东宫主殿秋曳宫,实则算是最轻松的一路,不过也要时刻小心西宫的偷袭,以尽力保全秋曳宫。”

    接着凡川刻意的咳嗽了一声,缓缓出声道:“这第三路,也是最重要的一路,也是投入兵力最多的一路,也是进击速度需要最快的一路,当然,也是最艰辛的一路,这第三路兵力,则全部绕开八百里仙脉,从而直奔西宫的主殿!”

    不顾众仙的震惊,凡川继续出声道:“眼下西宫的主力皆在八百里仙脉之后,以此判断,他们的主殿守军肯定几乎为零,而且西宫也绝不会想到,以我东宫当下‘混’‘乱’和悬殊的实力之下,竟然还会主动突袭他们的主殿,所以,这是孤注一掷,也是剑走偏锋。”

    众仙的震惊已经缓和了许多,而眼神之,更多了一些对凡川的欣赏之意。

    凡川接着出声道:“待第三路成功拿下了西宫主殿之后,集结于八百里仙脉之处的西宫仙人,定然会‘抽’兵回防,然而,这时便是我等东宫全面开战的好时机。”

    凡川的情绪开始高亢了起来,继而出声道:“当八百里仙脉之后的西宫仙人开始回防之时,主力自然被分割,然而我等东宫的第三路,则准备撤回迎战,迎战西宫回防的仙人,而我们的第一路和第二路,则全军发动攻击,直面‘交’锋八百里仙脉之后的仙人,与第三路形成一个包围圈,分兵击溃,将西宫的进路和退路全都切断!”

    “如此,大战既平,东宫自可得胜!”凡川大喊道。

    当下秋曳宫内的众仙无不再次震惊,更是对凡川的崇敬的达到了至顶点,甚至有个别仙人竟然对着凡川单膝跪地,以表现其的崇敬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