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计中之计
    听到凡川的问话,那西宫浮仙迟疑了一瞬,便坚定的点了点头。(最快更新)。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品书网

    凡川随即便拍了拍西宫浮仙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好好好,有了仁兄的帮助,我东宫以后会越来越辉煌!”

    那西宫浮仙却未笑出声,而是神情紧张的回声道:“可是……可是若没有机会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消息会不会及时送到。”

    凡川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没事,不用有压力,我相信你。”

    西宫浮仙点了点头,接着又说了一些关于消息传送的时辰以及注意事项等等,凡川自然是洗耳恭听,更多的是百般顺从,无论其提出任何要求,凡川则一贯保持能满足的便满足,即使不能满足的,也会想法设法来尽可能的满足。

    可谓是,对这位即将回去西宫的卧底而言,凡川是尽心尽力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两个时辰便过去了,已‘逼’近了午时,这时霄项提到秋曳宫内还有诸仙等待,凡川这才假装依依不舍的结束了‘交’流。

    “好了,仁兄,你即刻回去吧,期待你的好消息。”凡川再次拍了拍西宫浮仙的肩膀,笑着出声道。

    那西宫浮仙也‘露’出了笑容,缓缓的回声道:“好的,少君,属下别过。”

    “恩恩,去吧。”凡川点了点头。

    随即那西宫浮仙便皮笑‘肉’不笑的转身走开了,在行走离开的同时,还不忘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凡川,而凡川只是假装的微笑目送,并未动身。

    直至西宫浮仙走出了地牢入口之后,凡川脸的微笑这才瞬间消失不见,从而取代的是面无表情。

    这时一直未说话的霄项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其挡在了凡川的身前,急切的出声道:“少君,你是糊涂了吗?你这……”

    “怎么了?”

    霄项气的跺了跺脚道:“少君,你这反间之计,虽然想法很好,可是,你怎么敢保证这人会叛变西宫?你怎么敢保证他回到西宫之后,不会立刻拿起刀枪冲向我们呢?”

    没等凡川开口,霄项依旧着急的出声道:“少君,实不相瞒,刚刚若不是你拦我,我肯定不能放他走,这根本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此人不可用啊!而且你还糊涂到将我等防守计划告诉他,少君啊少君,你的才智呢?”

    霄项的话说的很狠,但凡川却听得很爽,不为别的,霄项这种敢直言进谏的‘性’格,让凡川钦佩不已,这是很多仙人都难做到的分寸,凡川欣赏着霄项,更在内心认同了霄项。(最快更新)

    待霄项的这番话落地之后,凡川则伸手拍了拍霄项的肩膀,缓缓的出声道:“你急啥呢?能不能听我说一句?看你这副慌张的样子,成何体统?真是虎……”

    霄项顿时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失礼,于是连忙出声道:“少君,我……我不是故意冒犯你,只是,只是我感觉此计实属不妥。”

    凡川笑了笑道:“霄项兄啊,我真没有看错你,你没让我失望。”

    霄项却楞道:“少君啊,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在说这眼线反间之计,真的不妥啊!少君,要不这样,你现在给我命令,我追去把他杀了。”

    “哎哎哎,站住,你这家伙,‘性’子怎么这么急?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呀!”凡川笑道。

    霄项却像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急切的嚷嚷道:“少君,你这是要干嘛呀?你要知道,这可是牵扯到整个东宫呀!那个浮仙根本不值得相信!”

    凡川依旧云淡风轻的笑道:“我什么时候相信他了?”

    凡川的话顿时让霄项愣在了原地:“少君,你……你啥意思?”

    凡川再次拍了拍霄项的肩膀 ,缓声道:“以后呐,遇到事情别慌‘乱’,要稳住才行,不妨告诉你,我根本不相信这个西宫浮仙,而此反间之计,我更没奢望成功。(最快更新)”

    “什么?”霄项彻底懵了:“那……少君,你到底什么意思?”

    凡川笑了笑道:“我的意思是,放走他,如果他真愿意做东宫的眼线,倒也不错,但如果不做东宫的眼线,更不错。”

    “啊?我怎么听得越来越糊涂了?”霄项苦思冥想道。

    凡川抿了抿嘴道:“还属霄项兄聪明呢,怎么这会儿想不通了呢?我给你提示一下,我透‘露’给其防守之策,并以绝对的信任和支持,放他走。”

    霄项陷入了沉思之。

    凡川走在了前头,去往秋曳宫,而霄项则紧紧跟随着,只是其依然在沉思之,苦思冥想之下。

    待要将要靠近秋曳宫之时,霄项突然像是怔住了一样,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同时缓缓抬起头,叫住了凡川,其的眼神内正焕发着光彩。

    “怎么了?霄项兄。”凡川问道。

    “嘿嘿,少君,我想到了。”霄项‘激’动道。

    凡川饶有兴趣的看着霄项,问道:“说说看,想到了什么?”

    霄项却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不愧是少君呀,怎么?少君,我们什么时候主动发动攻击呢?”

    听到霄项的话,凡川有一瞬的错愕,但内心还是极为震惊的,继而回声道:“恩?霄项兄何出此言?”

    霄项笑了笑,缓缓回声道:“少君这一招计计可谓完美,实在是佩服。”

    凡川同样也笑道:“霄项兄猜出来了?说说看吧。”

    霄项于是清了清嗓子,出声道:“少君放走那个西宫浮仙,同时还不忘将大殿议事内容相告,对其信任和猜疑拿捏的分寸得当,少君是在利用这个西宫浮仙根本不会背叛西宫,对吧?”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继续。”

    霄项接着出声道:“既然不会背叛,那么自然会相告给珠玑他在东宫所听所见的一切,我等东宫仙君大人仙逝,相较而言,实力本来西宫弱了一些,然而当珠玑听到防守之策之时,自然会想到是我东宫不敢与其直面‘交’锋,从而更能剧增其的狂妄。”

    “还有一点……”霄项顿了顿,继续出声道:“少君这一招对他们而言的眼线反间计,实属下策,从这计谋之,珠玑更会看轻……看轻你的决断,从而判断你的掌控能力不足。”

    凡川笑了笑道:“恩,还有吗?”

    霄项点了点头道:“还有……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自然不能作防守之策了,必须主动出击,只是这主动发起攻击的切入点,我还是未想到。”

    凡川笑着不停的点头道:“我真没看错你呀,霄项兄,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是,还有一点,你怎么可以断定珠玑会相信那个西宫浮仙的话呢?我们能想到反间计计,自然,珠玑也有可能想到。”

    霄项摇了摇头道:“少君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在测试我的判断吗?”霄项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我想,珠玑肯定会相信,或者说,珠玑也早已有答案,面对当下这个对于西宫而言,绝佳的良机,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猜想,之前珠玑应该是在等待伤符和孤景然的传话,然而若其得知了伤符和孤景然已死的话,想必西宫大军即日便到。”

    凡川不禁的伸手鼓掌,同时赞赏道:“不错,不错,霄项兄果然是才。”

    被凡川这么一夸,霄项竟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同时回声道:“若论才,该当是少君才是,这计划是少君所想出来的,我只是分析分析。”

    凡川拍了拍霄项的肩膀,笑道:“好啦好啦,咱俩别互相吹捧了,赶紧进秋曳宫了,估计大家都等急了。”

    “好好好。”

    随后,一个闪身而动,凡川和霄项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待两人再次闪现出身的时候,已然来到了秋曳宫的主‘门’边,众仙果然都在等待,而在宫殿内的正央,则跪着孤景然,而其身旁,是神情依旧愤怒的言慕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