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反间之计
    凡川实在忍受不住了,便开始劝慰言慕岸,那份恻隐之心,终于还是占据了凡川的内心,凡川曾几何时嘱咐过自己,若是敌,便无心可用,只不过这份纠结,却让凡川内心如同煎熬。

    言慕岸的火气似乎消隐了一些,在听到了凡川的劝慰之后,便收回了踏在孤景然胸口之上的脚,从而踉跄着回到了凡川的身边。

    “师尊,别生气了,谁也不想会是这样……”凡川竟也不知如何安慰。

    言慕岸却突然略带哭腔的自嘲道:“哈哈,孤真不再,皆为亡徒,皆为亡徒啊……”

    凡川极其心疼,便忍不住拍了拍言慕岸的肩膀,轻声道:“师尊,他没有辱没孤真派,他辱没的是东宫,您……不要太伤心了。”

    “哈哈,孤真不再了,不再了……”言慕岸却依然自嘲道。

    凡川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霄项,缓缓出声道:“霄项兄,接下来就麻烦你了,先行带我师尊去休息,然后将孤景然带到秋曳宫,召请各仙,共议处决之事。”

    “好的,少君。”

    霄项点着头,随即便转身走向孤景然,只见其抽出了一丝仙气,将孤景然给团团包裹住了,接着孤景然的身体便木讷的跟随着霄项的脚步,而言慕岸则没有随同,而是自顾自的离开了地牢。

    凡川担忧言慕岸,便再次嘱咐了霄项,将孤景然押到秋曳宫之后,便去看望言慕岸。

    待这一切都安排完了之后,地牢内只剩下了凡川和那个西宫浮仙,凡川再也没有坚持住,瞬间瘫坐在了地面上,大口的喘着气,内心如同翻江倒海。

    凡川自认经历过了很多事,但从一点一滴之中,凡川却无从寻觅到何为真理,就孤景然一事来看,凡川虽然不是太感激当初的孤景然,但在内心,也是将其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然而,权力,又是权力,让这一切都变了,凡川恨透了这个字眼。

    但这个字眼,却总是挥之不去,或者,根本挥之不去。

    凡川瘫坐在地面上休息,一晃便已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此时地牢之外的天色早已透亮,凡川忘了欣赏夜色,更忘了是是与非非。

    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凡川平复下了心情,缓缓的站起了身,然而凡川并没有离开地牢,反而是向着地牢的深处,关押着西宫浮仙的方位走去。

    凡川要接着实施下一个计划了。

    然而就在凡川还未走到西宫浮仙所在的位置之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道急速的仙气。

    凡川瞬时提神,立即转过身去张望,却看到了是霄项过来了。

    霄项率先开口道:“少君,你果然还在这里,大家都在秋曳宫内等你呢,你怎么……”

    “我师尊怎么样了?”凡川面无表情的打断道。

    “呃……”霄项顿了顿出声道:“言老他还好,只是不愿去休息,此刻也在秋曳宫内呢,大家都在等着你过来,商议如何处决孤景然呢。”

    “噢,好。”凡川点了点头道:“我等下就去。”

    霄项愣了愣,但随即欣慰道:“少君啊,你不知道呀,众仙都在赞赏你,说你是仙君转世,才智超群,还有……”

    “好了,别说了。”

    凡川再次打断了霄项,致使霄项像是一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样,呆立在了原地。

    凡川见状,微微点了点头,继而出声道:“霄项兄,你跟我来,我们办完这件事,便一同回秋曳宫。”

    “恩?还有什么事儿?”霄项楞道。

    “跟我来。”

    凡川随即便带着霄项再次来到了那位西宫浮仙的身前。

    西宫浮仙见到凡川和霄项走来,很是惊恐,目光中再没了上一次那般随和,反倒多了些许的距离。

    凡川假装笑了笑,对着西宫浮仙出声道:“这位仙友,刚刚发生的事儿,想必你也听到了吧?”

    西宫浮仙点了点头,惶恐之下,并未出声。

    凡川继续笑道:“所以,你有什么感想?”

    西宫浮仙故意回避着凡川的眼光,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然而凡川并没有生气,依旧温声道:“伤符死了,孤景然也快了,西宫安插的内线算是彻底没了,你有什么感想吗?”

    那西宫浮仙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肯出声说道:“哼,还不是中了你们的阴谋诡计嘛!有什么可骄傲的?待我西宫众仙气势汹汹抵临你们秋曳宫之时,我看你还有没有心情骄傲!”

    凡川继续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阴谋诡计?你这是在扇你们西宫的脸吧?是你们西宫来我东宫安插内线,又在仙器上加入毒术,你说谁阴谋诡计?恩?大哥?”

    “我呸,我才不是你大哥。”西宫浮仙似乎不想辩解了。

    凡川依旧笑道:“好好好,你不是我大哥。”

    “哼!无聊!”西宫浮仙似乎不想再搭理凡川,便冷哼了一声之后,转过了头。

    凡川并没有因此动怒,反而自言自语了起来。

    “哎呀,我东宫也不弱嘛,虽然没有净仙之境的仙人,但论防守,何愁会败?哎,本想放某人离开,上演一出同样的眼线戏码,可惜了,是本少君看错了人。”

    眼见西宫浮仙没有反应,凡川继续自言自语道:“战争之下,皆为圆滑,论识时务,方可存活。难得太平之下,何患敌我双方,只需潜移默化,便可取得成就。哎,无奈没有将心比心之人。”

    四下里的气氛开始变化,沉默更是持久了片刻。

    那西宫浮仙终于转过来身,注视着凡川,缓缓的出声道:“敢问东宫少君,你是想让我做你在西宫的眼线?”

    凡川笑了笑道:“明人不说暗话,这位仙友也是痛快,我正是此意。”

    那西宫浮仙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真是单纯,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愿意做你的眼线呢?”

    凡川撇去了微笑,随而异常严肃的出声道:“因为你别无选择。”

    “噢?”西宫浮仙楞道:“选择?”

    “是的。”凡川又恢复了笑容道:“眼下大战将至,我没有时间跟你耗着,在决定迎战之前,我肯定要肃清内乱,当然,伤符已经死了,孤景然也要死了,你若不选择这条路,你也只能死了。”

    “呵呵,死又何妨?生又何妨?要我做叛徒,恕我难以顺从!”西宫浮仙傲气道。

    凡川继续笑道:“好一个傲气凛然,不过,你想过没有?你这般忠心耿耿,可是西宫给你了什么?又在乎过你什么?你我皆是仙人,深知修仙不易,单从八百里仙脉偷袭这一战来说,你们西宫的仙人明明就集结于仙脉之后,自然知道你们四人之中有人伤亡,然而,当你被俘了,却仍未见有人来救你,这是何故?”

    凡川的这一番话,直戳中了西宫浮仙的内心,只见西宫浮仙背过了身,沉思了许久,但在西宫浮仙转身之时,凡川清晰的看到了其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忧伤,同时,之前的那般傲气凛然也稍稍有了动摇。

    凡川见状,连忙继续出声道:“这位仙友,西宫没人管你,到了我东宫,若是按照他人之意,只有让你形神俱灭的处决,然而,我在昨日跟你交流之后,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仙人,当然,这带有一些私人情结,更有着对你的期望,不过我自知这期望不高,但并不想亲眼看你在这乱世之下,无意义的死去。”

    见西宫浮仙还未转过了身,凡川则继续出声道:“这次大战,我东宫虽然布下防守之策,但是西宫未必就能完胜,我这般诚挚的邀请你加入东宫,并不是给你布下诸多的任务压力,我也只是想,在平息战乱之后,在西宫也能有自己的眼线,不为别的,只为东宫的永久生存。”

    凡川刚刚说完这番话,只见那西宫浮仙突然再次转身,与凡川四目相对,只不过此刻其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决绝,完全没了之前那般坚韧。

    “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那西宫浮仙斩钉截铁的出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