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叛徒之谜
    “孤前辈,别来无恙啊。”凡川面无表情的出声道。

    “你……你们!”孤景然哆嗦着,一时竟说不出来话,但其眼神间的惶恐却是溢于言表。

    没等凡川再出声,言慕岸却突然闪身向前,一把掐住了孤景然的脖颈,异常愤怒的大喊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

    然而孤景然只顾着挣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凡川最不想见到的,便是眼下这副画面,看到自己的师尊如此心痛,凡川何尝不为心痛,只是为了偌大的仙界东宫安危,凡川也只能如此。

    随即凡川便闪身上前,拉住了言慕岸,同时命令霄项看管住言慕岸,不让其冲动。

    凡川没有理会孤景然,而是先行看向言慕岸,缓缓的出声道:“师尊,我就是怕你太伤心,才没有提前告知你,如今……”

    “凡川,你别拦老夫,让老夫杀了这个叛徒!”言慕岸却一改常态,嘶吼道。

    凡川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师尊,请你冷静一下,我们先搞清楚状况,再由您处置,行吗?”

    霄项也在旁附声道:“是啊,言老,您等少君先问个清楚,再处置这叛徒不迟呀!”

    一番啰嗦之后,言慕岸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些许,但还是时不时的想要逃脱霄项的看管,从而冲上前去痛揍孤景然。

    凡川很是无奈,更多的是憋屈,然而此时的孤景然,却早没了往日的安静和慈祥,过多的皆是惶恐和不知所措,较以往的深沉来相比,此刻的孤景然是那样的滑稽。

    凡川看着惊慌失措的孤景然,缓缓的出声道:“孤前辈,你也看到了,你的背叛,让我师尊多么的痛心,你要知道,你如今背叛的并不只是一个仙界东宫,还有修真界的孤真派!”

    然而孤景然在错乱之中,突然定住了身,木讷的盯着凡川回声道:“没有……老朽没有,老朽没有背叛孤真派!”

    然而没等凡川回话,言慕岸的怒喝声却传来:“还敢说没有!无耻!”

    孤景然突然闪身而动,但并不是逃跑,反而是立在了言慕岸的身前,一直不停的摇头,同时口中呢喃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背叛孤真派!没有……”

    言慕岸看到孤景然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出手攻击,但却被霄项给牢牢的抓住了。

    凡川见状,连忙将孤景然拉开,同时与言慕岸隔开一段距离,接着便紧握住了孤景然的双肩,大吼道:“孤景然!”

    凡川的这一声吼叫,似乎将迷乱的孤景然给拉回到了清醒,只见孤景然突然再次身体怔住,木讷的点着头,却没有出声。

    凡川连忙出声道:“孤前辈,我只想知道,你为何要选择西宫?”

    孤景然缓缓抬了抬头,情绪似乎恢复平静了一些,只听其接着出声道:“少君?凡川少侠?”

    “恩,我是凡川。”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孤前辈,你能说一下,你为何要选择为西宫做事吗?”

    孤景然似乎恍然间想通了许多,面对当下的紧张局势,仿佛将自身置之度外了,只听其回声道:“老朽没有背叛孤真派,老朽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你放屁!当年若不是老夫提拔你,你怎么能做到孤真派的掌派?现在好了,修成仙人,却敢如此忤逆!”言慕岸的怒喝声再次传来。

    此刻的言慕岸和平时完全两样,没了儒雅和风度,反倒像是一个被气疯了的无助老头一般,凡川理解言慕岸,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但为了缓和气氛,凡川依旧好声好气的劝慰言慕岸,同时让霄项继续看管住言慕岸,接着凡川便再次对立孤景然。

    “孤前辈,你继续说,你说你一时被冲昏了头脑?所是为何?”凡川冷静的出声道。

    孤景然点了点头道:“老朽很是悔恨,老朽没有退路了,没有退路了……”

    凡川假装笑了笑道:“孤前辈,我知道你没退路了,也悔恨当初,但是,我只想知道,你当初是因何而冲动做下的决定呢?”

    孤景然盯着凡川仔细的看了一眼,接连叹息了几声,缓缓的出声道:“老朽自认时运不错,从孤真派飞升成仙,更是以百年之计修到浮仙之境,老朽很庆幸,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老朽被伤符给蛊惑住了,面对极大的诱惑,失了智,失了智……”孤景然似乎越发的悔恨,其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夹杂着难以捉摸的愧疚。

    凡川此刻虽然内心有了一丝触动,但是毫无同情之心,然而凡川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以往的孤景然,即使当初孤景然所赠的龙尺还救过自己一命,但无论如何,当下的孤景然,不是凡川所希望看到的。

    “孤前辈,你慢慢说,究竟是什么诱惑?”凡川冷静道。

    凡川坚持的好声好气,似乎终于感染到了孤景然,只见孤景然像是回忆起了痛苦的往事一般,萎靡的出声道:“伤符说神器降世,西宫将拥有神器,从而修炼进度可飞速而进……”

    “什么?神器?什么神器?”凡川惊呼道。

    孤景然然而并没有顾忌凡川的惊呼,而是依旧自顾自的说道:“神器降世,征兆西宫一统仙界,伤符说,以后整个仙界都是西宫的,还说,凡别仙君大人不久便会仙逝,结果凡别仙君大人真的就……”

    听到孤景然的话,凡川彻底的明白了其中的缘由,看来自己父君之死,可早算是在珠玑的阴谋之中,珠玑认定了父君会替自己而死,于是便编造出谣言指控东宫走向衰落,从而套住孤景然的心。

    只是对于神器降世一说,凡川还不了解,不过凡川倒是想起来了自己和北语在一起之时,曾在魔界见过一把神器,照月神弓,但当时对于神器毫无概念而言,更何况魔界之内出现神器,凡川完全没有深思过,只是那神器救过自己一命罢了。

    但眼下听到孤景然这么说,而且又想到魔界联合兽族的图谋,凡川便觉得这其间之事,定然没有那么简单。

    “孤前辈,让我来告诉你,关于我父君仙逝,那是珠玑一手布下的诡计,你当时不是在场吗?难道还看不透吗?至于什么一统仙界,更是天方夜谭!”凡川耐心的劝说道。

    孤景然似乎真的后悔了,只见其的眼圈深凹,痛苦不已。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出声道:“孤前辈,至于什么神器降世之说,你也肯相信?你亲眼见过那什么神器了吗?我们可是仙人,神器到底是什么,你我能说得清楚吗?”

    “不能……不能……”孤景然喃喃自语道。

    凡川叹了一口气,继而出声道:“孤前辈,好,我但且相信你是因为伤符的蛊惑,说说吧,你都为西宫做过什么?”

    孤景然不再遮掩,缓缓回声道:“时刻回报东宫状况,以及仙人修炼情况。”

    “然后将搜集到的有用的消息告知伤符,再通过伤符传达,是吗?”凡川突然冷声道。

    “是的……”孤景然低下了头。

    凡川突然又笑了笑道:“那你传达过什么消息呢?”

    孤景然低着头回声道:“传达过关于你的消息,时刻说明你的状况,包括你如何掌控东宫,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上次齐亢他们的偷袭,西宫也事先知……知道了。”

    “什么?”凡川错愕道:“怪不得西宫只派出来四位仙人,呵呵……”

    孤景然低着头,不再说话。

    凡川见状,也已不想再说什么,而是转过身,走向了言慕岸和霄项,接着对着霄项出声道:“霄项兄,放开师尊吧。”

    “好。”

    没了霄项的看管,言慕岸便如一头出笼的猛兽一般,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孤景然的身前,完全不听孤景然的诉求,直接一掌便将孤景然给击飞了出去。

    凡川看在眼里,然而却纹丝不动。

    言慕岸一击之后,并未停歇,反倒是追上还未砸落在地的孤景然,再次一掌,便将孤景然向上击飞,而孤景然的身体则如同一根稻草一般,在惯力的指引下,狠狠的撞击在了地牢的顶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