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昭然若揭
    随即凡川和言慕岸,以及霄项,三人一行离开了秋曳宫。()然而走出了秋曳宫的主殿之后,这才发觉,此时的天色已有些灰暗,不知不觉间,竟已过去了这么久。

    为了隐蔽行踪,凡川带着言慕岸和霄项,故意装作去往雨山难阁,途中竟也碰到了其他仙人,只是一句“去往难阁”拿来搪塞,倒也显得自然。

    待三人来到了雨山脚下的分叉口之时,凡川刻意的环顾了四周,在确定没人他人在场之后,便同言慕岸和霄项立即闪身而动,消失在了原地。

    等再次闪现出身之时,已然来到了地牢的入口之处。在入口处,凡川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停下了脚步。

    “霄项兄,麻烦你先进去,把咱们东宫那两位负责看守的仙友叫出来。”凡川出声道。

    “好,我这就去。”霄项点了点头,随即便抽身进入了地牢。

    片刻之后,霄项便带着那两位看守仙人走了出来,两人见到凡川,连忙躬身施礼道:“拜见少君。”

    “嘘……”凡川却作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随即出声道:“礼节就免了,这样啊,你们两个再进去,对那个西宫的仙人说几句话,然后再出来。”

    “什么?”两位仙人错愕道:“少君请吩咐,我们需要说什么?”

    凡川想了想,缓缓的出声道:“这样,你们就告诉他说,你们要去取一件东西,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下场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仙阵所控了。恩,就说这些,说完就赶紧撤回来。”

    两位仙人很疑惑,面面相觑了一番,但并无其他异议,再次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之后,便转身走回到了地牢之内。

    言慕岸有些好奇,本想出声相问,却在还未开口之时,便被凡川给制止了。

    而霄项则显得机智多了,展现出了一副早已领悟了凡川之意的样子,不出声,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很快,那两位东宫仙人便走了出来,并向凡川回复了答案。

    “少君,属下已经按照您所说的,给那个西宫浮仙说了一遍。”两位仙人回声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好,他有什么反应?”

    两位仙人愣了愣,随即回声道:“回少君,没什么反应,对我们是爱答不理。”

    凡川似有意味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出声道:“好吧,你们两个回去休息休息吧,今夜不用看守了。”

    两位仙人似乎很激动,再次拜谢了凡川之后,一溜烟便没了踪迹。

    凡川笑了笑,看向了言慕岸和霄项,认真的出声道:“师尊,霄项兄,一会儿我们进去,千万不要被那个西宫浮仙发觉到,我们要隐蔽起来,也来一手守株待兔。”

    言慕岸和霄项随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待三人走进了地牢之后,刻意的绕开了关押西宫浮仙的位置,从而转身来到了一面石壁之后,只无奈石壁内的空隙太小,凡川三人拥挤在里面确有些滑稽,但整个地牢内空空荡荡的,实在难觅他处。

    “少君,我们得等到啥时候啊?”霄项挤在中间,度日如年的出声道。

    凡川也感觉有些尴尬,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回声道:“慢慢等吧。”

    凡川可以肯定孤景然会来,只是,凡川还未想好言慕岸知道真相后,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凡川有些担忧,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暗暗祈求言慕岸不要太过于冲动和气愤。

    接着,凡川看了一眼被挤在最后面的言慕岸,又看了一眼霄项,缓声道:“师尊,霄项兄,咱们把身上的仙气先隐藏起来,省的被发现。”

    “恩,好。”

    待三人隐藏好仙气之后,又苦等了许久,还是未见有人进来。(最快更新)

    真可谓是度日如年,这一分一秒之中,凡川三人都觉得是对内心的煎熬承受,无奈一直没有动静,凡川甚至于几次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又是两三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是毫无动静。

    可能是由于被挤在中间,身体动弹不得,此刻的霄项便忍不住再次出声道:“少君,怎么……怎么还不见人呢?”

    凡川也很无奈,只好歉意的回声道:“再等等……再等等……”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地牢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凡川估算着,此刻的夜色正浓,想必已是到了下半夜,若是按照自己之前的判断,此刻该是孤景然现身的时候了,可是,在这般窘迫之下,凡川不禁的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

    凡川心想着,再等上两个时辰,若是还未见孤景然现身,那么便离开,因为再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就要蒙蒙亮了,孤景然定然不会在白昼天行事。

    虽然很煎熬,但是两个时辰已然过的很快。然而,孤景然竟然还未现身。

    于是,这般苦等让凡川的内心备受煎熬,一方面是生怕自己的计划落空,另一方面也有愧对于言慕岸和霄项的跟随,一时之间,凡川开始动摇了。

    “这样,师尊,霄项兄,再等一会儿,如若还不来人,我们便离开。”凡川有些气馁的出声道。

    言慕岸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而霄项却是有些坐不住了,急切的回声道:“少君,你不是说能……能来吗?怎么这……”

    “嘘……”

    凡川连忙制止霄项继续出声说话,因为此刻,地牢内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听到了脚步声的传来,凡川三人立即打起了精神,霄项和言慕岸更是激动万分,好像是经过了艰难困苦之后,赢得了一场胜利一般,而对于凡川而言,虽然同样激动开心,但仅仅是验证了自己的计划成功而开心。

    但凡川却是由衷的钦佩孤景然的忍耐力,当下临界破晓,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过来,想必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同时,凡川也责备着自己,有时候耐心的坚持,便会迎来真正的胜利,索性刚刚没有选择离开。

    果然,脚步声很快接近了关押西宫浮仙的位置,接着便传来了孤景然的说话声。

    “你就是西宫的那位浮仙吧?”

    听到孤景然的声音,凡川本还半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然而凡川的心是放下来了,言慕岸和霄项却有些坐不住了,特别是言慕岸,只见其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青黑之中,似藏着难以言喻的愤怒。

    凡川没有说什么,当然更没有选择此刻走出来,更是安静的听着孤景然和那西宫浮仙的对话。

    起初西宫浮仙似乎不愿相信孤景然的来意,一直不肯吭声,但在孤景然反复问了几遍之后,那西宫浮仙才缓缓开口。

    “怎么?你是谁啊?大半夜的来到这里调侃本仙?你们东宫难道都是这种水准?”那西宫浮仙嘲讽道。

    接着孤景然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听着,老朽名曰孤景然,是忠于珠玑仙君大人的,如今事态有变,老朽特来跟你说明。”

    “什么?”那西宫浮仙的语气似乎很激动的出声道:“你就是孤景然?对……对不起,我……我刚刚以为你是东宫仙人,所以言语上有……”

    “行了,别说了。”孤景然急切道:“如今事态有变,伤符已死,今日午时,东宫少君还会再来盘问你,你记住,千万不能说出老朽的名字,如今虽然还无法设计救你,但依老朽所想,很快了,仙君大人若得知伤符已死,想必很快便会出兵了。”

    然而孤景然的话,却让西宫浮仙听的一头雾水,只听西宫浮仙用着惊恐的语气出声道:“什么?伤符死了?怎么回事?哎呀!”说到这里,西宫浮仙叹息了一声,接着用着诧异的语气,继续出声道:“对了,孤仙友,你到底说的什么啊?什么午时盘问?盘问我什么啊?”

    “啊?什么意思?你昨日不是见到东宫少君了吗?”孤景然疑惑道,但其语气中,却有一丝紧张。

    西宫浮仙顿了顿,回声道:“什么东宫少君?我昨日是见到东宫的仙人了,是个年轻人,还一头白发,难道他就是东宫少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