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各抒己见
    凡川简单的回忆了一番,自从来到了这仙界之内,始终都在紧张的状态之下,即使偶有一些感动,却也只是在权力之下的表现,凡川怀念着修真界,更想念着自己的女人们,不知她们如果过的怎么样,担心和想念总是会无端挑动凡川的神经。wwんw.『a

    皎洁的月光透射下来,照的整个东宫看起来更显冰冷,凡川感慨了一番之后,便转身走回到了秋曳宫内,此时言慕岸和霄项正在秋曳宫内闲聊,见凡川走来,便迎了过来。

    “少君,我等便是要在这里等上一夜吗?”霄项出声问道。

    凡川苦笑道:“怎么?霄项兄累了吗?”

    “没没没……”霄项尴尬的笑道:“我和言老只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言慕岸也附声道:“是啊,看你如此自信,老夫也想听听看。”

    凡川笑道:“哎呀,师尊,霄项兄,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有什么想法,只是有一些先前的打算而已。”

    “噢?可否说来听听?”言慕岸和霄项同时出声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可以倒是可以,只是我想,明日你们自然会更清楚,所以……不如明日再说吧?”

    言慕岸和霄项显得很失落。

    凡川笑道:“师尊,霄项兄,你们累吗?你们若是累了的话,就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天亮。”

    言慕岸摇了摇头,霄项也跟着摇了摇头。

    凡川继续苦笑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一起等天亮吧。”

    凡川说着话,便转身找了一块干净的空地,盘膝而坐,同时让言慕岸和霄项也盘膝而坐在了自己的周围。

    “师尊,霄项兄,你们两人可否给我讲一些关于仙界之事?”凡川好奇道。

    “噢?你想听什么?”霄项问道。

    凡川回声道:“比如,仙界里的规矩啊,一些精彩的往事呀,等等,你们想说什么都可以,我只是想要多了解一下仙界嘛。”

    言慕岸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那老夫就从初来仙界之时,将老夫的所见所闻,讲与你听。”

    “是啊,少君,我也给你讲讲我的往事。”霄项也来了兴趣。

    三个男人难得这般闲聊,这一讲,便是一整夜,直至天色微微亮起,言慕岸和霄项竟也没有丝毫疲惫,依旧是精神焕发,好像那些往事说起来很有意思一样。

    而凡川也从中得知了诸多关于仙界之事,比如那些繁琐的规矩,以及仙界里种种不成文的规定,还有那些仙阵所在,以及各处地点的方位,等等等等,凡川这一次算是真正的了解了仙界的外貌。

    凡川很感激,同时更为感动,可以拥有言慕岸和霄项始终站在自己身边,何尝不是一种感恩。

    待天色透亮,言慕岸和霄项的话音便也缓慢了下来。

    凡川见状,便缓缓的站起了身,同时弯身搀扶起来了言慕岸和霄项。

    “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呀!”言慕岸和霄项感慨道,好像完全还没有说够的样子。

    凡川笑了笑道:“是啊,接下来要办正事了。”

    言慕岸和霄项顿时又来了兴趣,齐声道:“什么正事?怎么办?”

    凡川点头道:“这样,师尊,霄项兄,劳烦你们二人将众仙请来这秋曳宫内,到时候就知道了。”

    言慕岸和霄项明显有些失落,失落凡川还不愿说出答案,但两人依旧频频点头应允,很快便消失在了秋曳宫内。

    凡川则是平复了一番情绪,简单的拾掇了一下身上的白色长衣,便缓步走到了秋曳宫的正中间,等待着众仙的到来。

    很快,凡川几乎感觉并没有多长时间,言慕岸和霄项便接连归来,同时众仙也再次汇聚一堂,凡川特别注意到,孤景然也来了。

    然而此刻众仙的脸上皆有些疑惑,想必是因为言慕岸和霄项去召请之时,并未说明来由,这才导致众仙不知其云。

    凡川见状,随即咳嗽了两声,示意安静,接着出声道:“各位仙友,是这样的,今日召请各位前来,是有意商讨一下面对西宫战事之建议,还有一件小事,扰了各位仙友的清梦,请多体谅。”

    “少君说的哪里话,属下这是理所应当的。”

    众仙开始接连回话,凡川注意到,众仙的表情并没有不悦。

    凡川这才稳定了心神,继而出声道:“西宫战事吃紧,不知各位仙友可有什么建议?”

    凡川的话音刚落,似乎记起了昨日的提醒,此刻的齐亢连忙站出了身,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少君,依属下之愚见,我想让我等东宫分出两个方面,一方面主动出击,但是并不像伤符之前所说那般,目的是为了扰敌,并不步入八百里仙脉包围圈,然牵引西宫步入我方另一方面的埋伏之内,以少数战胜多数。不知少君感觉如何?”

    听完齐亢的建议,凡川立即伸出双手拍了拍,笑道:“不错,齐亢的这个建议不错,可攻可守,以攻为守,以守为攻,确实不错。”凡川赞赏的同时,又看向了其他仙人,接着出声道:“那么,其他仙友还有建议吗?”

    这时青墨缓缓的站出了身,恭敬的出声道:“少君,我以为不然,自仙君大人仙逝以后,我等东宫的能力便相对薄弱了一些,这是客观事实,如果再像齐亢所说那般,分兵而出,恐怕力不能及呀,再说了,扰敌之后,西宫若是不上当,那么埋伏之说,便不存在了。”

    凡川同样微笑着拍了拍双手,出声道:“的确,青墨隐仙大人说的也很有道理,如此可见,齐亢的建议之中,还是有些不稳定因素。”凡川顿了顿,看着青墨,继续出声道:“那依青墨隐仙大人之见,该当如何呢?”

    青墨点了点头道:“回少君,我还是坚持之前的看法,固若金汤,做好防守之策,以备不时之需。”

    凡川会意的笑道:“恩,也是一个好办法。”凡川说着话,再次看向众仙,接着出声道:“其他仙友还有建议吗?”

    这时,一向不说话且站在众仙后方的初仙蛰伊,却踱步走了出来,用着有些惶恐的眼神望着凡川,同时紧张的出声道:“少君,我……我可以说吗?”

    凡川笑了笑道:“怎么不可以呢?说呀,既然是商讨,那么大家都有权利发表建议,这是理所当然,所以,蛰伊,尽管说。”

    蛰伊恭敬的点了点头,额头前的发丝遮挡住了其的一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随即蛰伊匆忙的将发丝折在耳后,连忙出声道:“少君,是这样的,依属下来看,眼下西宫气势磅礴,凶猛好战,如若他们得知了伤符已死,恐怕不会再守株待兔,怕是会大举进犯,所以,我们不如等他们还未得知伤符死讯之时,先行做些什么……”

    听完蛰伊的话,凡川很是震惊,没想到一个姑娘竟有如此见识,且还是一位初仙之境的女仙人,这般分析如此透彻,着重掌控人心,正迎合了凡川此刻的内心想法,凡川不由得为之赞叹。

    “好好好,蛰伊你分析的真不错,不错不错。”凡川连连夸赞几句,同时双手不停鼓掌。

    蛰伊被凡川这一番夸赞之后,似乎有些害羞,低下了头,红着脸退回到了众仙之后。

    凡川抿了抿嘴,继续出声道:“各位仙友,眼下的局势,我就不多说了,今日各位的建议也是相当有益,受益匪浅,不过较眼下而言,我还是比较偏向于防守,毕竟实力的悬殊不是一星半点,西宫如今虽然实力雄厚,但也是鞭长莫及,我们只需布下完整的防御体系,这一切想必就会迎刃而解。”

    听完凡川的话,众仙便开始连续的点头,且小声议论着,似乎都在附和认同凡川的建议,然而只有齐亢和蛰伊等人,并没有像其他仙人一般点头附和,不过也没有表现出不悦。

    而凡川还特别注意了孤景然,只见孤景然也同其他仙人一般,不停的点头迎合,似乎很中意这番建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