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新寻隐枪
    看着琼姬略显苍白的脸颊,凡川笑了笑,躬身施礼道:“琼姬隐仙大人说笑了,今日若没有琼姬隐仙大人撑场,我还没有这般勇气,理应该多多感谢与您。Ω Δ.Ωa”

    琼姬笑了笑道:“少君,你难道忘了我们之前所说的?你既然可以让其他仙人跟你说话时不带属下一称呼,那么,我之前告诉你的,不让你带隐仙大人之称呼,可是忘了?”

    凡川略显尴尬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我没忘,只是眼下在这秋曳宫内,您是前辈,我本该如此……”

    琼姬再次笑道:“你如今是少君,更是我等东宫以后的仙君大人,按理说,我该是向你尊敬。”

    “呃……”凡川更为尴尬道:“您就别取笑我了。”

    琼姬再次微笑一番,深呼吸了一口,随即转移话题道:“好了,这些繁琐的礼节就不多说了,不过较今日之事,你还真是让我另眼相看,不错不错,有当年仙君大人的气魄。”

    凡川尴尬的回笑道:“您就别说这个了。”

    看到凡川如此尴尬的样子,琼姬便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噗嗤”笑出了声,接着出声道:“好好好,不说这个了。”

    接着只见琼姬从其淡青色的流苏袖口中取出来了一块灵石,然后自顾自的抽出仙气打开了灵石,接着一道金芒闪现,伴随着无匹的战意,一把仙器横空降世。

    凡川和言慕岸,以及霄项的目光皆被这耀眼的仙器所吸引,只见这仙器是一把长枪,通体呈蓝色,如同海洋里的水晶一般,时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且在枪体的本身之上,似乎还有水一般的流动,华丽之下,难掩其王者的气质。

    凡川大致的猜到,该是琼姬所答应给自己锻造的仙器,寻隐枪,但是这把仙器枪的外观虽然和寻隐枪相差不多,但其中的细节却做到了寻隐枪难以攀比的精致,比如那流苏状的雕纹,以及枪刃的极端锋利和弯曲的角度,皆比寻隐枪要高上几个档次,更像是寻隐枪的加强版。

    然而此刻的言慕岸和霄项,早已被这把枪体仙器给吸引甚久。

    只见霄项砸吧着嘴,出声道:“啧啧啧,好仙器啊,好仙器,这……这也太精致了,你们看这枪体之中,好像有活物流动一般,真不愧是出自琼姬隐仙大人之手啊!”

    言慕岸更是羡慕道:“哎呀,老夫真是开了眼界了,什么时候,老夫也能拥有一把如此之精致的仙器呀!”

    凡川虽然没有出声,但内心却已激动无比。

    待这枪体仙器的光芒缓缓淡去了一些之后,只见琼姬便将这仙器递到了凡川的手中,同时出声道:“少君,这便是答应给你的寻隐枪,不过,这件仙兵倒是比寻隐枪更多花费了我的精力,你感觉如何?能否看得上?”

    凡川紧握着手中的枪体仙器,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好像真的就有灵魂在枪体之中流动一般,随即凡川便激动的回声道:“能能能,如此之精致的仙器,我怎么能看不上呢?这……这也太精美了,琼姬隐仙大人,真是劳烦您了,感谢……”

    琼姬笑了笑道:“感谢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既然是我答应你的,自然会让你满意。”

    凡川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出声道:“如此好的仙器,琼姬隐仙大人真的就这样送给我了?”

    琼姬愣了楞,随即再次“噗嗤”笑出了声道:“怎么?一把仙兵而已,看把你激动的,放心吧,无偿送给你。”琼姬说着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对了,少君,这仙兵的名字由你来取,还有,你要抽出自身的仙气注入其枪体之中,激活枪魂。”

    “好好好!”凡川连忙点头道:“名字?我念旧,还是名为寻隐枪吧?”

    琼姬抿了抿嘴道:“如此便依你。”

    “好,它还叫寻隐枪!”凡川笑着,随即便抽出仙气,注入到了枪体之中,以此来激活枪魂。

    然而就在仙气刚刚浸入枪体之后,只见寻隐枪的枪体开始发生了颤动,随之一道道金芒从枪体之内涌散而出,幻化成了条条金龙的模样,围绕着寻隐枪的枪体来回的盘旋而转。

    琼姬见状,出声道:“好了,枪魂已经激活,这把寻隐枪,便是只属于你一人了。”

    “多谢琼姬隐仙大人!”凡川再次躬身施礼道。

    “我说过了,不准再称呼隐仙大人,不然,我即刻收回寻隐枪!”琼姬斥责道。

    “呃,好好好。”凡川尴尬的点了点头道:“多谢琼姬……”

    琼姬随即灿烂的笑了起来道:“算你识相。”

    这时,一旁被震撼已久的言慕岸看着琼姬,缓缓的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什么时候您能给老夫锻造一把仙器啊?”

    听到言慕岸的话音,凡川连忙附声道:“是啊,琼……姐姐,可否给言老锻造一把仙器呢?”

    听到凡川突如其来的称呼,琼姬再次“噗嗤”笑出了声道:“姐姐?哈哈,少君,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姐姐了?”

    凡川尴尬道:“这……这不是显得亲近了许多嘛。”

    琼姬微微笑道:“好好好,你是少君,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至于言老,也就是你修真界的师尊,他想要的仙器,可不能这么简单获得。”

    凡川略显尴尬的低头道:“是,言老便是我的师尊,可是琼姐姐,您想要以什么样的条件,才肯给我师尊锻造仙器呢?”

    琼姬沉思了一番,随即看向了言慕岸,接着出声道:“这样吧,既然少君都开口了,言老,我也不为难你,你只需用心帮助少君度过东宫这次的危机,待一切稳定下来之后,我便助你锻造仙器,如何?”

    听到琼姬的话,不仅言慕岸和霄项大吃一惊,就连凡川也甚为感激涕零。

    接着言慕岸便连忙点头道:“好好好,即使琼姬隐仙大人不说,老夫自然也要竭尽全力帮助少君稳定局势。”

    琼姬笑了笑道:“那就好,等着吧。”说着话,琼姬又看向了凡川,接着出声道:“少君,我先回去一下,你若是有吩咐,遣人来召我即是。”

    “恭送琼姐姐。”凡川再次躬身施礼道。

    琼姬笑了笑,没再回话,便转身自带微风,飘逸着淡青色长裙,如同青墨的倩影一般,缓缓的离开了秋曳宫。

    琼姬刚刚离开,霄项便附声道:“少君,你这把寻隐枪可比之前那一把厉害多了,不知你可否注意到,这枪体之中蕴含的能量,可是上一把寻隐枪无法堪比的。”

    凡川会意的笑了笑道:“应该是吧,的确是一把不错的仙器。”

    说着话,凡川为了照顾到言慕岸的情绪,生怕言慕岸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仙器更心生不悦,便连忙收起了寻隐枪,接着看向了言慕岸,缓缓的出声道:“师尊,您放心,我一定会让琼姬隐仙大人早日帮你锻造仙器。”

    然而言慕岸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缓缓的回声道:“臭小子,你难道还以为老夫会羡慕嫉妒吗?错了,老夫也只是随口提起,无妨,无妨。”

    虽然言慕岸是一副白发白胡子的外貌,但其的脸庞却是彰显年轻,与庸老最大的不同便是在这里,只不过此刻这副彰显年轻的脸庞之中,却带着些许憔悴的模样。

    凡川犹为心疼,随即收起了之前拥有仙器的激动之情,缓缓的出声道:“师尊,这些时日辛苦您了。”

    言慕岸似乎看透了凡川的担忧,便慈祥的笑道:“臭小子说的什么话,老夫无碍,不用担心。”

    凡川深知言慕岸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但是接下来关于孤景然的揭穿,凡川还是有些许的担忧,然而最大的担忧还是在言慕岸的身上,毕竟同出孤真派,何况孤景然是继言慕岸之后,孤真派的掌派。这其中的关联不是一句话两句话便能说得清的。

    凡川甚至不愿相信在自己父君的口中说出孤景然的名讳。只不过,现实便是现实,人心,更是深不可测。

    既然不知道孤景然是为何做出这般行径,但是,这其中定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缘由,凡川想要知道这番缘由,但必须需要一个确凿的证据。

    若是如今这般跟言慕岸说出真相,凡川敢肯定,言慕岸绝对不会相信。但真有了确凿证据之后,凡川又害怕言慕岸会十分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