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赤诚相待
    不过凡川考虑到,当下东宫的形势颇为混乱,如果就眼下而言,众仙的情绪都还在不稳定之中,外有西宫仙人的阴谋,内有伤符的背叛,如果继续审问孤景然,恐怕是会让整个东宫的仙人人心惶惶。

    而且,还有一点犹为重要,便是凡川还未掌握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孤景然便是有背叛之心。

    为了以防万一,凡川只好就眼下而言,先行平息稳定下来。

    凡川便看着众仙,缓缓的出声道:“最近是劳累众仙了,眼下各位不如先行回去修整,待我规划好了接下来的计划,再行召唤众仙前来秋曳宫议事,如何?”

    众仙连忙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是,少君,属下遵命。”

    凡川在众仙的眼中看到了诚恳,且有恭敬之意,难免多了一些唏嘘,回想刚来仙界之时,那般的待遇,何尝不为一种苦楚。

    待众仙离去之后,整个秋曳宫内只剩下了琼姬,青墨,庸老,言慕岸,和霄项,以及齐亢几人。

    不知为何,凡川只感觉当下很是疲惫,好像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极为困苦的争斗一般,身心俱疲。

    秋曳宫内再次安静了下来,青墨便连忙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莫非你之前便发觉到了伤符的异样?”

    凡川并不想让青墨知道是自己的父君相告,于是便回声道:“这还要多谢青墨隐仙大人的提醒呀,那日在万青阁外,你对我说的话,难道忘了?”

    青墨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可是,我好像没有跟你说具体指谁,你怎么会想到伤符的身上?”

    凡川缓缓的出声道:“若有背叛之心,那么此人自然在东宫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或者有着掌握人心的能力,不然,对于西宫而言,这种安插的卧底还有何用处?”

    青墨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凡川继续出声道:“于是我便从最上层开始寻查,实不相瞒,也包括各位前辈在内,不过,我心里有分寸,况且,对你们的了解,可以让我安心。”

    青墨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回声道:“多谢少君的信任。”

    凡川随即便走向了庸老的身前,对着庸老躬身施礼道:“多谢庸老前辈的相救,也多谢庸老前辈的配合,凡川犹为感激。”

    庸老笑着拍了拍凡川的肩膀,以着慈祥的语气回声道:“孩子啊,老朽和琼姬一般,自认不问东宫政事,本就是东宫一介散人,不过只要是东宫有难,老朽自会首当其冲,所以啊,你不必如此多礼,这是老朽理应该做的。”

    凡川微微笑道:“但晚辈实属感激。”

    庸老同样笑道:“没什么,东宫以后就要看你的了,哎,仙君大人仙逝以后,倒是难为你了。”

    被理解的感受让凡川深为感激,便回声道:“庸老前辈,我虽只有初仙之境,但我依旧会坚持修炼,尽最大的能力让东宫持续。”

    庸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没等凡川再开口,庸老率先开口道:“好了,少君,老朽该回去一趟了,有一味新草药正在钻研之中,老朽想,若是两宫大战触发,这新草药该是有用。”

    凡川连忙点头应道:“好,恭送庸老前辈。”

    庸老刚转过身,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便又回过身出声道:“对了,少君,老朽所在风岭上的药阁里,方位是与雨山呈对立,你若是有事,便可遣人来找老朽。”

    凡川微笑着点头道:“好的,劳烦庸老前辈了。”

    庸老随即笑了笑,便离开了秋曳宫。

    待庸老走后,凡川的目光还停留在秋曳宫的主门之时,身后却传来了齐亢的声音。

    “少君,我……我错了。”

    “哦?”凡川转过身,看到了齐亢正低着头,满脸的愧疚,凡川则笑了笑,温声道:“齐亢,你没有错。”

    齐亢更为愧疚的叹息了一声,出声道:“若不是我等鲁莽,少君也不会因此受伤,这一切,终究还是因为我们擅自偷袭而造成的。”

    凡川还未回话,青墨却插话道:“嘿,齐亢,你们现在知道是少君了?当时擅自做主去偷袭八百里仙脉之时,可未曾想到少君呀,再说了,若不是今日少君说清了八百里仙脉之后的阴谋,你试想一下,有多危险?”

    “是是是,青墨隐仙大人教训的是,属下实属不该擅自做主。”齐亢恭敬的回声道。

    然而凡川并没有责怪齐亢的意思,反倒是很欣赏齐亢,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之前齐亢狠狠的讽刺了凡川一番,但如今凡川并未太过于放在心上,所谓压力便是动力。

    “好了,青墨隐仙大人,你就别责怪齐亢了,他们的初衷也是为了东宫,何罪之有?无需这般。”凡川打断道。

    齐亢面露一丝感激,随声道:“少君,实不相瞒,起初我等并不信任你的能力,况且仙君大人他……呃,但是今日之事后,我等愿意衷心的追随于你。”

    凡川笑了笑,回声道:“好了,齐亢,我们又不是刚刚认识,之前在修真界,你也多次相助于我,算是对我有恩,况且,当日的争斗,是我太骄傲,导致被人偷袭,也怪不得你们。”

    齐亢抿了抿嘴,并没有回话,不过其眼中的坚定却是溢于言表。

    凡川也不再追究当日的争斗之事,而是转移话题道:“对了,齐亢,抓来的那位西宫浮仙可还在地牢之中?”

    齐亢连忙点头道:“在在在,属下已命人严加看管。”

    “好,等下我便去地牢里会会他。”凡川点头道:“对了,齐亢,你对于眼下西宫之事,可有什么想法?”

    “我?”齐亢愣了愣,接着出声道:“少君是在征询属下的意见吗?”

    凡川随即摆了摆手道:“哎呀,齐亢,别属下不属下的了,我也听不惯,这个称呼免了吧,恩,是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呃,属……我还没有完整的意见,需要好好想想。”齐亢如实回声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那好,那你先行回去休息一下,等你的想法成熟了,再告知我,如何?”

    “属……呃,遵命。”齐亢连忙点头。

    待齐亢走后,秋曳宫内只剩下了言慕岸,青墨和琼姬,以及霄项。

    凡川随即便走向了霄项的身前,同样躬身施礼道:“霄项兄,这一次多亏你出手相救,百难之中取得药引,多谢。”

    霄项连忙同样躬身施礼道:“少君说的哪里话,这是属下……哦,这是我理应该做的。”

    凡川笑了笑道:“听闻庸老前辈说,这药引还是去往八百里仙脉之处所寻,这过程中可是百般危险?”

    霄项摇了摇头道:“少君,这没什么,我所寻的那一块仙脉距离我们当日争斗之地相对较远,没什么危险。”

    “那就好。”凡川点了点头道:“哎,没想到啊,西宫竟然在仙器上加入毒术,这般行径,真是……”

    “是啊!”霄项怒愤道:“真是卑鄙的手段,而且竟还安插卧底在我东宫,还好少君有着如此的超群才智,识破了伤符的真面目,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霄项的话刚落,一旁的言慕岸连忙附声道:“是啊,老夫也没有想到,当日少君让老夫前去八百里仙脉探查,以及后来散播传言,老夫也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少君所是为何,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少君的才智堪比奇才。”

    凡川受到这般赞赏,实属有愧,便连忙回声道:“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各位不要拿我说笑了,当然这其中若不是青墨隐仙大人的提醒,我哪里有这般想法……”

    凡川始终不愿说出是自己的父君所告知,因为凡川害怕会造成东宫的仙人人心惶惶,毕竟众仙不知自己的父君到底都说出了谁的名讳,万一有些仙人将一些小错误无限放大,这就会造成恐慌,那么接下来面对西宫的战事,就有些余中不足了。

    听到凡川再一次提起,青墨连忙回声道:“哎呀,少君,你就别这么谬赞我了,今日之事,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殊不知会是伤符,当然,这的确都要归功于少君的超群才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