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背叛之殇
    然而此刻的伤符却异常激动,接着只见伤符环顾着四周仙人,狂妄的出声道:“你们倒是来杀本仙呀!你们若是胆敢前进一步,本仙立马解决了他的性命,若是不信,你们就来试试!“

    “少君!少君,你……”众仙极为担忧。

    然而此刻的凡川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只见凡川先是对着着急的众仙笑了笑,接着出声道:“各位不用担心,也不用管我,我没事。”

    然而听到凡川如此冷静的出声,此刻的伤符却显得很错愕,只见其愣了一下,很快怒视着凡川,厉声道:“你……你不怕死吗?本仙可以瞬间送你上路!”

    凡川则是依旧平静的回声道:“怕死?呵呵,你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反正我死了,还有你陪葬。”

    “你……你这个疯子!”伤符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便慌乱的怒吼道。

    凡川笑了笑,依旧保持冷静的出声道:“伤符啊伤符,你身为隐仙之境,我倒是想要了解一下,你为何愿意投靠西宫,而且做着这般不配为仙的勾当呢?”

    伤符怒吼道:“闭嘴,本仙为何要告诉你?笑话,你一个初仙的疯子,本仙所作所为,还要向你坦诚吗?”

    凡川并不为之所动,反而依旧冷静道:“莫非我的父君,仙君大人有愧对于你吗?”

    看到凡川如此平静,伤符几乎接近癫狂,只听其接着怒吼道:“我呸,本仙只认珠玑仙君,你的父君,他不配!”

    然而伤符这番话刚落地,却遭到了众仙的回骂声。

    “放肆,伤符,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诋毁仙君大人!”

    “如此冥顽不灵,还敢诋毁仙君大人,你根本不配为仙!”

    “仙君大人已然仙逝,你竟说出如此不敬之话,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众仙的怒吼声此起彼伏,完全盖过了伤符一人的嘶吼。

    待众仙的声音略微小了一些之后,凡川便依旧冷静的出声道:“你既然说我的父君不配为仙君,那么敢问所是为何?”

    “废话少说!本仙没时间搭理你,你快些告诉这些人,让他们给本仙让开一条通道,不然,本仙即刻杀了你!”伤符完全沉不住气,不愿与凡川沟通。

    凡川则是苦笑了一番,缓缓的回声道:“既然你如此执念,如此冥顽不灵,那便休怪我无情了。”

    说着话,凡川便对着不远处的庸老眨了眨眼。

    庸老似乎立即会意,便开始自顾自的抽出仙气,像是这布置什么阵法一样。

    然而片刻之后,只见庸老的手中突然多出来了一小块木条,只是这一小块木条与平日所见木条完全不用,这条木条本身皆是镂空的,但这种镂空不像是刻意雕刻,反倒像是虫洞。

    果然,随着庸老手中仙气的弥漫,那镂空之处,竟时不时冒出条条细虫,只是露一下头,便又缩回到了木条之中。

    然而此刻的凡川,正缓缓的将右手触及在伤符的腰部。

    仅仅片刻之后,只见伤符突然疼痛的仰天惨叫了一声,接着手中不稳,让凡川从其的控制之中脱离了出来。

    可是凡川还未动身闪躲,伤符似乎知道了什么,便在凡川临闪身之时,手中的长戟顺势挥向了凡川,不过被凡川巧妙的给躲开了,然而长戟之后,则是伤符忍着剧痛下的一掌,这一掌,稳准狠的拍在了凡川的胸口之处。

    然而凡川也随着这一掌,咬着牙倒飞了出去,不过并没有砸落在地面,而是被众仙给接住了。

    “少君!少君!”

    “少君,你怎么样!”

    “少君,没事吧?”

    众仙皆都汇聚在了凡川的周身,担忧的关心着凡川的伤势。

    只见在众仙的帮助下,凡川咬着牙,揉着胸口,缓缓的站起了身,面对着众仙,忍着剧痛出声道:“各位仙友不要担心,我……我没事。”

    凡川虽然说着没事,可嘴角还是溢出了一丝鲜血,体内的仙气更是上下沸腾不已,似乎很快便要窜体而出。

    不过紧急之下,庸老很快便来到凡川的身前,直接抽出一丝仙气浸入了凡川的体内,凡川立即感受到了一股暖流一般,抚慰着自己的创口,随着庸老的医治,那种剧痛感便逐渐减少了,体内的仙气也在缓缓的平静下来。

    然而此刻的伤符,却是丢掉了手中的长戟,双手紧捂着肚子,跪在了地面上,从其痛苦的表情中看,此刻伤符该是忍受着比凡川要苦上千倍万倍的疼痛。

    众仙不解伤符为何会突然如此这般,但众仙并未有一丝同情之心,反倒是步步紧逼,想要助其的疼痛剧增。

    “你这个疯子,你对我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滥用这般无耻手段,你……你不配做什么东宫少君!”伤符在跪地挣扎之下,还不忘嘶吼着讨伐凡川。

    然而在伤符这声怒吼之后,庸老便随即收回了仙气,并命令了几位仙人搀扶住了凡川,接着自顾自的走向了伤符。

    待走近伤符之后,庸老抬手捋了捋自己白色的胡须,缓缓出声道:“无耻手段?简直可笑,不妨告诉你,这是老朽的手段,是在走出秋曳宫内阁之前,老朽教给少君的手段,为的就是防止你这一招,你倒是真不令老朽失望,还真的挟持了少君,呵呵。”

    伤符此刻的脸因为剧痛的原因,已经有些变形,但其依旧坚持对着庸老嘶声怒吼道:“你……你这个老东西!快给本仙解开!”

    庸老不仅没有因为伤符的谩骂而动怒,反倒是微微一笑道:“怎样的手段对付怎样的人,不妨告诉你,此刻在你的肚内,正爬满了成千上万条老朽所独创的仙蚕,这种仙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进入仙人的腹中之后,便会变成可怕的食肉之蚕,很快,仙蚕便会将你体内吞噬而光,而你,只能慢慢的坐等枯竭而死。”

    “你……你这个老东西!快给本仙解除,卑鄙!无耻!”伤符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只见其扭曲的五官上,正凝结着明显的恐惧。

    “呵呵,老朽刚刚说过了,怎样的手段对付怎样的人,你若是说这手段卑鄙无耻,那么也证明,你这个人,更是卑鄙无耻!”庸老缓缓的笑道。

    “你……你!呃啊……”伤符正欲谩骂,却不小心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而且其喷出的血液之中,竟然还有几条正在爬动着的仙蚕。

    画面有些恶心,众仙皆有抵触,但是并没有任何仙人为伤符感到同情,只因内心对伤符的那种恨,太过于真实和坚定。

    很快,伤符便不能再嘶吼出声了,只能微微的出声,且其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众仙皆知,其的命途,将要走到尽头了。

    “你们……你们是卑鄙之人,你们……”伤符还在喃喃自语,然而已不能引起效应。

    片刻之后,在众仙的注目下,伤符不再出声了,而且身体更是从跪着的状态,完全跌爬在了秋曳宫的地面上,其的双眼还在怒睁,只是其中已无光彩,而其的嘴巴更是微微咧开,持续的流出着夹杂仙蚕的血液,只是那血液也开始从金黄色,变成了黑色。

    随着时间的缓缓而逝,伤符原本那高大结实的身躯,已经萎缩成了短短一半,且面容和样子早已分辨不出来,只有残余的道道仙气,在快速的流逝。

    一位隐仙之境的仙人,伤符,便在此彻底结束了性命,命途走到了终点。

    庸老见状,立即拿出了那块小木条,一道仙气的浸入之后,小木条便散出了微弱的金芒,接着只见从伤符的尸体之内,突然飞出来了成千上万条仙蚕,而在金芒的簇拥之下,仙蚕很快便全都飞进了庸老手中的小木条内。

    这一奇观,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仙人,同时,也震慑着在场所有仙人的内心。

    庸老将小木条再次放进了怀中,便看向了一位初仙,出声道:“你,过来把这尸体拖出去,再把这里打扫干净。”

    “是,庸老,属下这就开始。”那位初仙便开始托起伤符只能半截的萎缩尸体,运送到了秋曳宫之外。

    而另一位初仙则自告奋勇的着手清理打扫地面上的残余血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