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暗箭难防
    言慕岸笑了笑,回声道:“若按这位浮仙的看法,你觉得,我等东宫如今是率先发起进攻有效?还是在这不稳定的情况下,固若金汤好呢?”

    被问起的浮现,沉思了一番,回声道:“属下觉得,伤符隐仙大人的计划并无不妥呀?可以给敌人来一个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呵呵,咱们暂且不说这八百里仙脉之处皆是埋伏,但只说眼下仙界两宫的实力悬殊,先发制人可以,但是然后呢?我们的伤符隐仙大人可否说出退路呢?或者说,他根本说不出来退路,因为,率先进攻,便是死路一条。”言慕岸耐心的解释道。

    然而这位浮仙依旧坚持道:“好,言老,您说率先进攻是死路一条,那么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我等难道要坐以待毙吗?”

    言慕岸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位浮仙,你难道还想不通吗?我等东宫全部集结,然后发起进攻,和我等东宫全部仙人留守东宫,布下防御之战,这两种战争,哪一个会有收益?或者说,哪一个能最大限度的保存东宫呢?”

    言慕岸的这一番话既出,便让这位浮仙沉思着低下了头,没有再出声。

    凡川见状,再次挥手示意安静,接着出声道:“各位仙友,我还有一个细节,想要给众仙友说一下。”

    说着话,凡川望了一眼伤符,再次回过身看向了齐亢,缓缓的出声道:“这位浮仙齐亢知道,我是在八百里仙脉之处受的伤,是因为我和齐亢,还有霄项,以及归云和侉牛,我们五人与四位西宫的浮仙争斗,各位不妨试想一下,西宫的众仙已经集结在了仙脉之后,然而我们几人的争斗,他们却不知吗?反倒坐等争斗结束?”

    凡川咳嗽了一声,继续道:“他们装作不闻不问,其原因只有一点,便是想让我们知道,西宫并没有任何大动作,而四位浮仙,也只是驻扎于八百里仙脉的仙人,只因齐亢他们的偷袭,出来应战,让我们看起来,并无不妥,当然,如果没有西宫仙人出来应战,也是不合适的,所以四位浮仙,不多不少,刚刚好。”

    “还有……”凡川说着话,刻意指了指自己的背后,接着出声道:“我是被一位西宫浮仙的匕首刺中,此匕首乃是仙器,若是按照平日之争,我虽是初仙,但这种伤也无大碍,然而我为何在庸老前辈如此精妙的医术下,还昏迷了五天之久呢?”

    凡川笑了笑,缓声道:“只因为,这把仙器匕首上有毒,各位没有听错,仙器上被加入了毒术,以至于我才昏迷如此之久,而且若没有庸老前辈的精妙医术,以及霄项兄苦苦寻来的药引,想必眼下我早已虽父君而去。”

    众仙在听到仙器上有毒术之时,惊恐再一次占据神情,惶恐不安之下,皆有不解之情,但诸多的仙人,已开始相信凡川所言,而对于之前高亢的主战计划,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抛掷到了脑后。

    凡川见状,便连忙接着出声道:“各位仙友都知道,这仙器上加入毒术,那是怎样无耻的行为,不配为仙,然而,西宫的仙人便是这么做了,由此推断,八百里仙脉处的西宫仙人集结,所图的目的是什么?便是要彻底的消灭我等东宫之仙,好顺利的完全他们的一统仙界之大计。”

    众仙议论纷纷,再也没有任何仙人站出来质疑。

    凡川见状,再次出声道:“我今日所说的话,句句属实,皆可考证,我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当然,为了让各位仙友确信,再无异议,我还有一个最为确定的证据。”

    说着话,凡川转过了身,目光紧锁在了此刻已经慌乱的伤符身上,缓缓的从怀中掏出来了一块灵石,然后举了起来,缓缓出声道:“伤符隐仙大人,这块灵石,你可熟悉?”

    伤符见状,身子不禁颤动了一番,神情更是顿时萎靡了下来,不安之下,慌乱的出声道:“你……你竟敢偷偷潜入本仙的长青阁!”

    凡川笑了笑,回声道:“潜入?呵呵,不过,我要告诉你,能顺利得到这块灵石,倒是要多谢青墨隐仙大人那句‘少君不醒,我等便在此等候’,这才导致你无法离开秋曳宫,刚好,我便可以让霄项前往你的长青阁。”

    说到此处,凡川随即又转过身,面向了众仙,缓缓的出声道:“各位仙友,烦请你们认真的看一看。”

    说着话,凡川便瞬间将灵石抛向了秋曳宫的半空中,接着抽出了一丝仙气,浸入到了灵石之中,将灵石给打开了。

    然而灵石打开之后,随即秋曳宫的半空中便缓缓浮现出来了一位仙人的影像。

    这影像之仙人,正是西宫的仙君珠玑,众仙皆知。

    接着,模糊的珠玑影像便开始出声说话。

    只见影像中的珠玑先是微微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伤符兄弟,大计将成,实属委屈你了,本君已号召部下,做好了八百里仙脉包围战的统筹,还只需你加把劲,早日引军至八百里仙脉,待大战之后,本君自然不会忘了兄弟你,本君已备好酒酿,等你凯旋。”

    话音完,伤符的影像便开始缓缓的消散,直至最后完全没有,灵石便再次跌落在了凡川的手中。

    凡川拿着手中的灵石,再次举向众仙,缓缓的出声道:“我承认,盗取这块灵石,实为不仁之举,但我起初也未想到。”凡川说着话,突然抱拳施礼于上空,接着缓缓的出声道:“说到这,我倒是想要感谢我的父君,若不是我突然想到父君仙逝之前留给我的影像,恐怕我也难以想到灵石这一块。”

    在众仙持续的震惊之下,凡川接着出声道:“各位仙友可以试想一下,身为奸细,该如何与天际之遥外的西宫取得联络呢?自然只有灵石,然而负责与珠玑联络的这块灵石,我们的伤符隐仙大人自然不会随时带在身上,以防暴露,所以,在那平日难以接近的隐仙之所,长青阁内,便是这块灵石最佳的存放位置。”

    凡川的这番话音落地,众仙皆都频频点头,震惊之余,更是对伤符有着多少的愤怒,眼下已无任何仙人再生出异议,局面已经完完全全的稳定下来,而伤符的底细,更是完完全全的暴露无遗。

    凡川再次看向伤符,无奈的摇了摇头,出声道:“伤符隐仙大人,如今,你还要说什么吗?”

    此刻惊慌失措的伤符,在听到凡川这番话后,突然又变了个样,神情却异常严肃了起来,不同的怪状之下,更多的是诡异的表情,只见其接着突然祭出了仙器,便是那把长戟,锋利之下,更展露着其满满的愤怒。

    见状,站在一旁一直未出声霄项,连忙闪现在了凡川的身旁,怒指着伤符,厉声道:“怎么?你难道还想匹敌我等整个东宫吗?”

    霄项的话一出,立即引燃了整个秋曳宫内的仙人,只见诸多的仙人开始向着伤符围拢,而痛骂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哼,你这个叛徒,之前我等竟然还相信了你,若不是少君及时出现,我等还真就被你害死了!”

    “是啊,还说什么为光荣而战,我呸,叛徒,奸细,你根本不配拥有隐仙之境。”

    “各位仙友,大家一起上,绝不能放过这个叛徒!”

    秋曳宫内的气氛开始出现了空前的高涨,众仙之前的震惊疑惑和不解,此刻全都转换成了嘶吼般的愤怒,而目标皆指向于伤符。

    然而此刻的伤符,虽然祭出了仙器长戟,但其并没有立即而动,是个仙人皆都清楚,仅凭一位隐仙之境的仙人,便想抗衡整个秋曳宫内的仙人,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何况眼下秋曳宫内也有三位隐仙之境的仙人在场,那便是庸老和青墨,以及琼姬。

    凡川没有再出声,反倒是想要等待着伤符接下来会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