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明箭易躲
    积极者仙人出声道:“我等赞同伤符隐仙大人的妙计,以此主动出击,西宫仙人肯定想不到,定然会‘乱’了阵脚!”

    “是!我等东宫仙君大人仙逝,眼下西宫仙人定然骄傲自居,我等要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对对对,属下愿意追随伤符隐仙大人,为了自保,为了东宫!”

    秋曳宫内的人声鼎沸,让青墨和琼姬等人面面相觑。!

    在殿内稍微安静了一些之后,青墨便看向伤符,缓缓的出声道:“敢问这便是伤符隐仙大人的妙计良策吗?”

    伤符自信的点了点头道:“怎么?青墨隐仙大人难道还有更好的计划?”

    青墨轻轻摇了摇头,回声道:“我敢直言,我不支持率先发起攻击,你这般自信,怎么敢肯定,万一西宫仙人有埋伏呢?”

    “埋伏?可笑,他们又不知道我们率先发起攻击,怎么可能提前布下埋伏?我说青墨隐仙大人,你是不敢‘交’战吗?你我之间,谁更畏惧退缩,想必不用本仙直言了吧?”伤符极其自信的回声道。

    青墨气急败坏道:“我畏惧退缩?拜托,你先搞清楚状况好吗?我只是不支持率先发起攻击,并不是退缩,好吗?”

    伤符却完全不理青墨这一套,反而自顾自的看向众仙,继续呼和道:“我等是为了东宫的生存而战,即使受到挫伤,也是光荣的!”

    “对,是光荣的!”

    “我等愿追随伤符隐仙大人发起进攻!”

    秋曳宫内的众仙便又开始起哄道,人人的情绪被点燃,似乎大战在眼前。然而青墨的话,却无人愿意再听,即使少数支持者,也只能低下头沉默。

    伤符见状,似乎满满的自信,便号召着众仙,再次出声道:“各位仙友,为了确保抢得先机,以免节外生枝,我等即刻准备出征,为这光荣而战!”

    然而在伤符的话音落,还未等到众仙的呼和之时,秋曳宫的内阁里却传来了响彻人心的脚步声,同时从内阁里传来了一句喊话。

    “好一个为光荣而战!”

    这声传话似乎刻意在其间加入了道道仙气,以至于震慑了秋曳宫内众仙的心灵,从而也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伤符的鼓动,以吸取了众仙的目光转换。

    然而在众仙皆都的‘门’便缓缓的被打开了,首先走出来的是霄项和庸老,而接着,竟走出来了凡川的身影。

    众仙看到凡川竟安然无事的走出来,皆都呈现出了一副惊恐的面孔,像是在看待一个神的存在,无不难掩各种情绪的展现。

    然而对于此刻的伤符而言,其的眼神起初是闪过了一丝诧异,但随即便有些慌‘乱’,只是当下众仙的目光皆放在了凡川的身,没人注意到伤符神情的变化。

    而对于青墨和琼姬,以及齐亢等人而言,无不惊喜万分,掩饰不住的开心。

    凡川没有向众仙先行解释,而是自顾自的走向了伤符,面带戏虐的出声道:“伤符隐仙大人,我倒是想请教一下,您所谓的为光荣而战,可否属实?”

    被凡川问起,只见伤符的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即面‘色’坚毅的回声道:“少君觉得哪里不妥呢?”

    只是当下伤符的语气较之前而言,已少了些许的豪气。

    凡川看到伤符依旧在逞强,便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看向了众仙,刻意咳嗽了一声,接着缓缓的出声道:“各位仙友,今日我来给各位说个清楚,大家安静一下。”

    凡川毕竟是少君,一声令下,秋曳宫内瞬时安静了下来。

    凡川随即出声道:“各位,其实在五天之前,我便在庸老前辈的医治下,完全痊愈了,这自然要多谢庸老前辈出神入化的医术,还有霄项兄的‘药’引,不过……”

    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不过我要说的是,我为何五天前醒来,却没有现身?便是因为在等待这个时机。”

    “时机?”殿内众仙面面相觑了起来。

    凡川挥手示意众仙安静,便接着出声道:“所谓这个时机,便是要拆穿一位仙人的底细,这位仙人,便是我们主战的伤符隐仙大人。”

    “什么?敢问少君,伤符隐仙大人能有什么底细需要拆穿?”一位浮仙连忙出声问道,在之前,这位浮仙极其支持伤符的主战计划。

    凡川抿了抿嘴,接着出声道:“各位不要急,听我慢慢说,据我得知,伤符隐仙大人乃是西宫安‘插’在我东宫的‘奸’细,当然,可能最初真的是东宫仙人,后来因为什么而变,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若是今日众仙听取了伤符隐仙大人的主战计划,那么我敢肯定,以后仙界里,便不会再存在东宫了。”凡川信誓旦旦的出声道。

    凡川的这番话一出,惹得秋曳宫内再次人声鼎沸,众仙皆‘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不过更多的仙人还是选择不相信凡川的话,有些搔之以鼻,有些难分其解,有些惶恐不安,自然,也有像青墨和琼姬等仙人,频频点头。

    而此刻的伤符,虽然一言未发,但其的表情已经将其完全的出卖了,此刻的伤符没了之前的豪言壮语,更没了那般刚毅的面孔,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种看起来极其滑稽的异样。

    议论过了片刻,便有仙人提出质疑。

    “少君,您说伤符隐仙大人是‘奸’细?可有证据?再说了,您未苏醒,伤符隐仙大人的主战计划很适合当下的东宫之困呀!”

    “是啊,少君,眼下西宫的仙人已经集结完毕,不日便要抵至我等东宫,大战在所难免,伤符隐仙大人也是为了我等东宫考虑,抢占先机嘛!”

    众仙的疑‘惑’频频而至,凡川微笑着仔细听完,待再也没有仙人提出质疑之时,凡川便再次挥手示意安静。

    众仙的目光汇聚于凡川一人身,似乎都在焦急的等待一个未知的答案。

    凡川笑了笑,缓缓出声道:“各位仙友,我既然这么说,自然有证据。”凡川说着话,随即看向秋曳宫的主‘门’处,传话道:“恭请言老进宫!”

    在凡川的话音落下之时,秋曳宫主殿的‘门’便被缓缓打开,而接着便出现了言慕岸的身影。

    众仙看到言慕岸出现,并没有感到错愕,反倒是疑‘惑’和费解。

    凡川笑了笑,待言慕岸走到近前之后,凡川便对着言慕岸微微躬身施礼道:“言老,请把您知道的,说一下。”

    言慕岸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看向众仙,缓缓的出声道:“各位仙友,其实在少君未受伤之前,少君便已派老夫前往了八百里仙脉。”

    “起初老夫不解,但在随后变化的事态,老夫深知自己此行的重要‘性’。”言慕岸顿了顿,接着出声道:“众所周知,仙君大人仙逝,新君继位,眼下对于西宫而言,是一个发起战争的绝佳良机,然而西宫却完全没有任何大动作,少君便有些怀疑,特命老夫前去八百里仙脉一探究竟。”

    言慕岸看了伤符一眼,接着出声道:“在八百里仙脉之地,老夫看到了令人惶恐不安的一面,的确,西宫的仙人早已集结完毕,在八百里仙脉的內界不远处,但是,老夫在那里等候了将近十天,然而西宫并没有任何动作,反倒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例如,守株待兔。”

    说到这里,言慕岸再次看了一眼伤符,接着出声道:“于是,老夫便折返回来,询问少君之意,这才知道少君已然受了重伤,不过,少君那时已苏醒,只是众仙还未得知,随后,少君便将计计,特命老夫在外散播传言,传言西宫的仙人正大举进犯,马要‘逼’近我等东宫的主殿秋曳宫。”

    言慕岸冷笑了一声,随即继续出声道:“果然,这传言很快便传到了这秋曳宫内,我们的伤符隐仙大人便有些焦躁不安了,因为在他的计划之,是要带领我等东宫的仙人,步入八百里仙脉的包围圈内,可以让西宫的仙人很轻松的一击得胜,从而完整的消灭我等东宫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