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一章:妙计良策
    此时的秋曳宫大殿内,再一次的人声鼎沸,议论纷纷,众仙的表情时有诧异,时有紧张,时有戏虐。.: 。!

    琼姬已经向众仙复述了庸老的‘交’待,称凡川的身体状况该是无碍。

    青墨便再没有对齐亢等人说起处罚一事,反倒是问起了羁押回来的西宫浮仙之事。

    “齐亢,抓回来的西宫浮仙,现在何处?”青墨缓声问道。

    然而在青墨这声问话落地之后,却惹得众仙再一次更换了脸的表情,特别是伤符和孤景然,其二人不知为何,竟突然间好像紧张了起来。

    齐亢并没有在意他人的看法,而是恭敬的回声道:“回青墨隐仙大人,那名西宫浮仙如今羁押在地牢内,地牢内有多位我东宫浮仙看守,不会出事。”

    青墨缓缓点头道:“那好,既然琼姬隐仙大人说少君无碍,那便待少君醒过来之后,让少君亲自审问,我们只需好生看守好便是。”

    齐亢点了点头道:“属下定然尽心竭力。”

    然而此时伤符却‘插’话道:“青墨隐仙大人,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我们当下东宫无首,对于西宫而言,本是处于下风,若是西宫得知我们强行羁押西宫的仙人,那么……”

    青墨戏虐的打断了伤符的话,出声道:“那么什么?莫非伤符隐仙大人你害怕了?”

    “呵呵。”伤符冷笑了起来,回声道:“本仙害怕?真是胡言‘乱’语,本仙这是在为整个东宫考虑,若是眼下西宫仙人来犯,你又该当如何?”

    “该当如何?这不用伤符隐仙大人‘操’心了,我等自然会坚守东宫,直至战死。”青墨豪言壮语道,完全没了正常‘女’人的样子。

    “战死?哈哈,隐仙大人好气魄啊,难道青墨隐仙大人只顾带着众仙战死,便是解救东宫的良策了吗?”伤符失声笑道,也完全没了其当初的刚毅。

    青墨一时哑口无言,只是怒指着伤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宫殿内的琼姬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便果断出声阻拦道:“你们两个隐仙大人,守着众仙,在这秋曳宫内争吵,成何体统?”

    青墨则有些委屈的看向琼姬,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是他,是他在出言讽刺!”

    “行了,你也住口。”琼姬摆了摆手道:“我们眼下该是相信庸老的高明医术,待少君醒来,一切相关事宜皆有少君定夺和决断。”

    然而伤符却再次‘插’话道:“那琼姬隐仙大人,本仙想问,若是少君近不能醒来呢?”

    “你说什么?”琼姬也呈现出来了青墨之前的神情,有些厌恶。

    伤符连忙出声解释道:“琼姬隐仙大人别误会,本仙所说的只是客观事实,并不存在恶意攻击和大言不惭,更不能像某些人所说本仙要造反,实在是荒谬至极。”

    琼姬虽然点头应承了伤符的话,但神情的厌恶却是丝毫未减,只听琼姬也戏虐的继续出声道:“听伤符隐仙大人的话,莫不是您有妙计良策?”

    伤符笑了笑道:“妙计良策谈不,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

    琼姬愣了愣,回声道:“既然如此,伤符隐仙大人请讲。”

    伤符却怪异的摆了摆手道:“不不不,眼下想法还不完整,既然是在此等候少君醒来,那么本仙便还有时间思考,待想法完整了,自然会说与众仙听。”

    琼姬没有说话,青墨反倒冷哼了一声。

    宫殿内再次议论纷纷,众仙皆没有离去,除了霄项一人,而在场的众仙所议论之事,无非便是凡川的伤势,以及东宫的趋势,更多的还是关于两宫的战事。

    这一等待便是过去了将近十天之久,仙界内没有黑夜,只有白昼,若按时辰来算,已过去了几百个时辰,然而凡川并没有醒来。

    不过,在这其,等待到第五天之时,霄项曾回来过,没有禀报,直接走进了秋曳宫内阁里。

    然而第十天之后,秋曳宫内的众仙皆有些浮躁不安了起来,也不知是谁所传言,西宫的仙人即刻要进攻东宫,然而此刻凡川还未苏醒,这让东宫的众仙深感焦急,但也有少数的仙人并为之不动,其包括青墨和琼姬,以及齐亢等人。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西宫的仙人要发起进攻了。”秋曳宫内的一位仙人焦躁不安的出声道。

    听到这位仙人的话,青墨便连声回应道:“你怎么知道?只是传言罢了。”

    然而接着有更多的仙人出声道:“听闻西宫的仙人已经在八百里仙脉之处集结完毕,即刻便要大举进击了。”

    青墨搔之以鼻道:“我等皆在这秋曳宫内数十天了,这般传闻,你们又没有亲眼所见,如何得信?”

    然而青墨的话并没有服众,宫殿内的众仙人依旧是议论纷纷,且人人自危,好像大难要临头了。

    便在这时,伤符看向了青墨,再次出声道:“敢问青墨隐仙大人,既有西宫进攻之闻,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您为何如此笃定西宫没有集结准备进攻我等东宫呢?”

    青墨随即冷笑道:“怎么?伤符隐仙大人的想法完整了?倒要说说看了吗?”

    伤符同样冷笑道:“本仙的想法自然会说,只是在这之前,本仙倒想猜一猜青墨隐仙大人的想法。”

    “噢?我的想法?但请伤符隐仙大人直言。”青墨戏虐道。

    秋曳宫内再一次安静下来,众仙的目光再次皆都放在伤符和青墨的身。

    伤符则缓缓的出声道:“既有传闻,青墨隐仙大人却不愿相信,更不谈如何防御之事,莫不是青墨隐仙大人有着更好的妙计良策?如若没有,本仙可否认为青墨隐仙大人是想带着我等东宫众仙等死呢?”

    听到伤符的这番话,宫殿内的众仙面面相觑,也许是因为焦躁不安的情绪持续的太久了,此刻众仙看待青墨的眼光内,竟多了一些怪异。

    青墨并没有注意到众仙的怪异眼光,而是冷哼了一声道:“呵呵,伤符隐仙大人这样‘乱’扣罪名,真是高明,眼下少君还未醒,您便在这里动摇人心,我想问,咱们两人谁有企图?”

    伤符却突然放声大笑道:“哈哈,真是可笑,本仙动摇人心?何来之讲?本仙倒是觉得青墨隐仙大人动机不纯,反倒来倒打一耙了。”

    青墨和伤符的对峙,让殿内的众仙开始‘交’头接耳,人人自危的感觉已经几乎触及到巅峰,甚至有个别仙人先行离场,也不说明缘由,只是随意离去,导致了整个秋曳宫内气氛变得极其诡异。

    在伤符的讽刺之下,青墨毫不示弱,接着深呼吸了一口,回声道:“既然如此,那伤符隐仙大人,可否说一说您的妙计良策呢?”

    听到青墨的话,伤符的脸突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与其刚毅的脸庞完全不符,接着只听其故作严肃的出声道:“是这样的,各位仙友,本仙乃是为了我等东宫的生存而考虑,既然眼下大战将近,少君虽未醒来,但为了自保,更为了东宫的将来,我等必须要先行做出决断了。”

    伤符的话一出,迎来了众多仙人的附和,只听殿内的众仙人接连发声。

    “是,我等愿意配合伤符隐仙大人,为了自保,为了东宫!”

    “属下支持伤符隐仙大人!”

    “对,我们不能这样干着急的等待,需得自行决断!”

    “少君虽未醒来,但是我等是为了保全东宫,想必少君自然不会怪罪,属下支持伤符隐仙大人。”

    “是啊,这样坐等战事,实为下策,我等该提前布防,做好防御!”

    殿内是一片人声鼎沸,几乎入耳的皆是支持伤符的想法之仙人,但也偶有个别仙人出声赞同青墨之言,说没有可靠传信,不得擅动,但无奈支持伤符的人声太过于壮大,于是导致个别支持青墨的言论便被淹没了。

    但是此刻依旧身处殿内琼姬和齐亢,以及桃红和蛰伊等人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反倒是选择了沉默。

    支持伤符的仙人还在沸腾,感觉像是大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