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医仙庸老
    而此时步入秋曳宫内阁的琼姬,首先看到了正平静的躺在床上的凡川,此刻的凡川像是安详的沉浸在了梦想,一动不动,身上的血迹早已被清理干净,而后背上的匕首更是早已被拔了出来,原先身上的那件白色长衣早已被换下,而被一袭轻纱的薄衣所取代。.

    在凡川所躺的床边,此时还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不仅一头白发,就连胡须也跟着极显苍白,和言慕岸的样貌相差不多,只是其脸上的皱纹明显要比言慕岸加深的很多,且这位老者的衣着风范与言慕岸也是极为不同,其一身的灰色长袍显得有些臃肿,但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深厚高人的气质。

    琼姬踱步停在了床边,先是对着老者微微躬身施礼道:“琼姬见过庸老。”

    被称作庸老的老者,在看到琼姬的出现后,先是愣了片刻,随即缓缓的出声道:“怎么了?你不好好的待在雨山上,怎么也出来了?”

    琼姬则依旧恭敬的回声道:“这不是少君出事了,我怎敢躲着不见人呢?”

    庸老却摆了摆手道:“琼儿啊,你一向不问政事,即便不现身,旁人也说不得什么的。”

    琼姬点了点头道:“虽是这样,但……”

    “好了好了,别说了。”庸老打断了琼姬的话,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凡川,接着出声道:“小点声,别打扰少君休息。”

    琼姬立即神采飞扬道:“什么?庸老,您的意思是说,少君有救了?”

    “有救?哎……”庸老叹息了一声,随即缓缓的站起身,指示着琼姬继续出声道:“琼儿啊,你来将少君的身体翻过来,切记缓慢。”

    “啊?我?”琼姬错愕道:“庸老,这……这不好吧?”

    庸老却楞道:“有什么不好?快点按照老朽说的做。”

    “好好好,我照做就是了。”

    琼姬像是一个被训斥的小姑娘一样,听话的抬手触碰到了凡川的身体,接着缓慢的将凡川的身体给翻了一下,致使凡川此刻侧躺在床上,将后背展露在了庸老的眼前。()

    接着庸老便指引琼姬看向了凡川背部上的伤口,此时那伤口已经被缝合,只不过怪异的是,在伤口的边缘,却正奇异的流出来些许绿色的脓液。

    “琼儿,你看一下这伤口,有何不妥?”庸老随即发问道。

    琼姬努了努嘴,闷声道:“庸老啊,您也知道,我只懂仙器,对于这救死扶伤,我怎敢在您的面前卖弄?”

    庸老却严肃的回声道:“老朽只是让你看看有何不妥,你有什么好卖弄的?”

    看到庸老似乎有些生气,琼姬便连忙仔细的看着凡川背部的伤口,随后又沉思了片刻,这才缓缓的出声道:“庸老,我……我只能看出来,这伤口乃是仙器所致,至于其他的,我实在是尽力了。”

    庸老点了点头道:“好,能看出来是仙器所致,倒也不枉你锻造仙器大家的名号,老朽告诉你,不仅是仙器所致,而且,这仙器上有毒。”

    “什么?”琼姬一时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庸老则是不顾琼姬的惊讶,微微点了点头道:“有毒是没错的,所以,你想说什么吗?”

    被震惊到的琼姬,久久未能平静,然而在庸老的一再催促下,琼姬终于出声道:“这怎么可能?在整个仙界里,但凡是个仙人都应该知道,只要是仙器,便不能在其的身上加入咒术、邪术、毒术,所以这……这怎能可能呢?”

    庸老不仅没有赞赏的眼光,反倒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也知道但凡是仙器便不能加入咒术、邪术和毒术,难道你在怀疑老朽的判断?”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怎么敢怀疑您的判断呢!众所周知,您是整个仙界里医术最为登峰造极的隐仙,琼儿不敢……”琼姬再次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一般,完全没了往日高高在上的冰冷气质。(最快更新)

    庸老并没有因为琼姬的赞颂而动容,反倒依旧是神情严肃的出声道:“琼儿啊,这是少君,乃是仙君大人的唯一儿子,将来我等该要扶持他为我东宫的仙君,所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应该了解吧?”

    琼姬连忙点头道:“是是是,不瞒庸老您说,我曾答应了给少君锻造一把仙器,而且是无偿的,我是对少君很有期望的。”

    庸老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啊,哎,仙君大人如此仙逝而去,便是我东宫的大劫啊,回想当初,若是没有仙君大人的恩惠,怎能有如今的东宫?哎,只是可怜了凡川这孩子……”

    琼姬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庸老,眼下我东宫内动荡不安,就刚刚在大殿内,两位隐仙竟然还在呈口角之争。”

    庸老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再次叹息了一声,缓缓的出声道:“先不说这些了,眼下最主要还是要救活少君,咱们话说回来,便是这仙器上有毒术,该是怎样?”

    琼姬瞬时严肃了起来,缓缓的出声道:“若是说这仙器上有毒术,那便是人神共愤,恬不知耻,实为下流之作,不配为仙人之体。”

    庸老急切的回声道:“老朽不是让你说这些,老朽是想知道,就是有仙人用了这毒术了,所以这仙人的结果会怎样?或者说,其背后的指使会怎样?”

    琼姬连忙惊呼道:“什么?庸老,您……您的意思难道是说,这仙器上的毒术,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实为阴谋?”

    庸老有些不耐烦了,随即站起身,果断的出声道:“你只需告诉老朽,在仙器上加入毒术的仙人,他的结局会怎样?”

    琼姬连忙微微低下头,缓缓的出声道:“庸老,虽说这是人神共愤之事,可是,仙界里并未有规定此项的法典,众仙都会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儿,所以,没有惩治手段……”

    “唉……”庸老再次叹息了一声,指着凡川背部的伤口,继续出声道:“这伤口如此明显,若不是因为其中有毒,想必少君早已醒来了。”

    “啊?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庸老。”琼姬似乎有一些着急。

    庸老点了点头,缓缓的出声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老朽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琼姬点了点头道:“若是庸老需要什么帮助,但请直言,既是我东宫之事,琼儿自会鼎力相助。”

    庸老会意的点头道:“好,这样,中毒这件事先不要声张,你现在出去,若是他人问起,你就说少君的身体无大碍,顺便再将那位救回少君的浮仙,叫霄……什么?”

    “霄项?”

    “对,是他,把他叫来,老朽有话问他。”

    “好的,我这就去。”

    “去吧。”

    待琼姬走后,庸老并没有挪动凡川的躯体,而是再一次凑近伤口处,仔细的观察着。

    很快,霄项便步进了内阁里。

    “属下拜见庸老。”霄项躬身施礼道。

    庸老缓慢的转过身,看了一眼霄项,出声道:“你就是霄项?”

    霄项点头道:“回庸老,正是在下。”

    庸老点了点头道:“好,无需这么多礼节,老朽只是想问你一些事,顺便托你办件事。”

    霄项有些受宠若惊道:“喔?庸老请讲。”

    庸老顿了顿,缓缓出声道:“你对凡川这孩子,哦,就是少君,看法如何?”

    霄项有些错愕,但随即坚定的回声道:“少君一表人才,才智超群,见地和决断都极为独特,属下始终相信,少君便是将来东宫的仙君。”

    庸老满意的点头道:“好,好好,此话当真?”

    霄项连忙发誓道:“属下所言若有半分虚伪,天诛地灭。”

    “好啦好啦。”庸老摆了摆手道:“老朽只是问一问,不用什么天诛地灭,是这样的,少君所受的伤口内,含有毒术。”

    “什么?”霄项如同之前琼姬一般的惊讶,大张着嘴巴,不敢相信,久久才缓过神道:“这……这怎么可能?仙界里怎么会有毒术存在?”

    庸老摆了摆手道:“无论你信与不信,毒术便是存在了,老朽可以拿项上人头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