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秋曳硝烟
    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会不会死,或者说,以后还会不会存在于仙界,回想起过去的种种,凡川很难就此释怀,凡川不想死。.

    可是剧烈的疼痛已经导致凡川体内的仙气在快速的消散,且呼吸和心跳已经呈现趋弱之势,凡川在模糊的意识下,深知自己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然而在临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凡川的神识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的一切。

    随着一阵阵匆忙的破空之声,凡川的身体自然的倒下了,而其身后的那位西宫浮仙,也就此被霄项和齐亢等仙人给擒住了。

    此刻的凡川,只剩下了模糊不清的神识,已经无法控制躯体的蠕动了,只能偶尔的听到四周所发生的一切。

    “少君!少君!你快醒醒啊!”只见霄项抬起了凡川的肩膀,嘶吼道。

    而此时的齐亢也为之动容,只见其连忙来到了凡川的脚边,从地面上沾染了一丝凡川背部流下的血迹,放在了鼻尖嗅了嗅,接着以紧张的语气出声道:“这……这把匕首是仙器。”

    所谓匕首是仙器,则是可以对仙人造成致命的伤害。

    几乎接近癫狂的霄项,完全没有理会齐亢,而是依旧摇晃着凡川的躯体,同时撕心裂肺的吼叫道:“少君!少君!快醒醒啊!千万别睡啊!”

    一旁的侉牛终于出声道:“霄项,别摇晃少君了,再摇也摇不醒!”

    而同站在一旁身负重伤的归云,却缓缓的出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当下还是要带着少君快快离开……”

    “是啊,霄项,我们……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不然西宫很快又会派来仙人。”齐亢也附声道。

    然而霄项停止了摇晃的动作,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齐亢和侉牛三人,一字一句愤怒的出声道:“都是因为你们!都是因为你们!若是少君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三个就等着被焚去真身吧!”

    被霄项一通谩骂之后,齐亢三人并没有还嘴,反倒是惭愧的低下了头,就连平时一向粗狂豪放的侉牛,此刻也黯然神伤了起来。()

    见齐亢三人不敢回话,霄项随后便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待齐亢三人的眼神,依旧是痛恨不已。

    接着只见霄项轻轻的将凡川的躯体放平,接着自顾自的开始布下仙术挪移阵法,很快,阵法完成之后,霄项又轻轻的背起了凡川的躯体,缓慢的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个闪身跳跃,便消失在了仙术挪移阵法之中,星云般的漩涡便开始快速的消散。

    而在霄项之后,齐亢和侉牛和归云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难以自处。

    侉牛在叹息了一声之后,幽怨道:“哎,谁想到少君他们会来?真的是……”

    归云却愤怒的出声打断道:“真的是什么?你说啊,若不是少君他们来,现在躺在这地上的就是我们三个!我们三个!”

    侉牛似乎不服气,便同样愤怒的回声道:“是啊!老牛我感谢少君他们的救命之恩,可刚刚你们也看到了,胜券在握,本可以安然无事,是少君!是少君他非要以初仙之境去挑战浮仙,这怪……”

    “够了!”齐亢突然吼叫了一声,随即深呼吸了一口,接着出声道:“少君是想留活口,不过,现在说这些无用,现在最重要的是少君的命,若是少君真的那个什么……我们三个……哎呀!快些走吧!”

    齐亢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随即便转身带上了那位已经被击昏的西宫浮仙,也正是刺杀凡川的凶手,接着便让侉牛开始布下仙术挪移阵法。

    侉牛再无怨言,便着手准备仙术挪移阵法,很快,阵法布置好了之后,齐亢和归云和侉牛三位浮仙,便消失在了阵法之中。(最快更新)

    这处八百里仙脉的山脚之下,此时只剩下了两具西宫浮仙的尸体,以及一堆金黄色的灰烬,灰烬被风吹起,沾染在了凡川之前流在地面上的血迹上,传出来了一股极其难闻的味道。

    然而片刻之后,八百里仙脉的另一端,突然闪现出来了几道金芒,仙气的弥漫之下,几位仙人瞬间而至,其中带头的仙人,便是西宫隐仙枯天渐,而在其身后,还跟随着四位浮仙之境的仙人。

    枯天渐一眼便看到了山脚下的两具西宫浮仙的尸体,然而其并没有动怒,反倒是平静的检查了一下尸体的伤口,随后缓缓的出声道:“看来东宫已经沉不住气了。”

    而在枯天渐身后所站的一位浮仙便出声道:“隐仙大人,我们为何不趁此发动进攻?”

    枯天渐则笑道:“急什么呢?呵呵,快了。”

    话音落,枯天渐以及四位浮仙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八百里仙脉。

    而此时在仙界东宫的主殿秋曳宫内,正汇聚着众多的东宫仙人,其中包括了霄项和齐亢等人,还有浮仙笙怜,以及众多的东宫浮仙和初仙,而且竟还有隐仙伤符和青墨,以及锻造仙器大家琼姬,唯独没有言慕岸。

    然而此时汇聚一堂的东宫仙人并不是在商议任何大事,更不是因为什么有趣的事情汇聚于此,反倒是人人表情严肃的站立,少有几人出声说话,宫殿内的气氛极其的压抑。

    时间就像是在这一刻停格了一般,空气里凝结的更多的是哀怨。

    隐仙青墨率先站出了身,看着齐亢和归云和侉牛三浮仙,语气严肃的出声道:“霄项已经将事情发生的全过程复述了一遍,齐亢,归云,侉牛,你们需要辩解什么吗?”

    殿内有了一瞬间的沉默,接着齐亢便恭敬的回声道:“回青墨隐仙大人,属下没有辩解。”

    “好。”青墨点了点头,接着看向归云,出声道:“你呢?”

    归云连忙点头称道:“属……属下也没有辩解。”

    “那好,就剩你了。”青墨看向了侉牛。

    侉牛纠结了片刻,终究还是应声道:“属下也没有辩解!”

    青墨再次点了点头,严肃的继续出声道:“既然如此,你们三个最好祈求少君能醒过来,不然,不单单是焚去真身。”

    然而就在青墨的话音刚落,隐仙伤符却插话道:“青墨,这样惩罚是不是太过了?”

    听到伤符的话,青墨起初很诧异,随即便驳回道:“太过了?你倒是说说哪里过了?这可是少君,我等东宫的少君!仙君大人之子。”

    伤符却怪异的冷笑回声道:“呵呵,齐亢他们三人去偷袭八百里仙脉,也是为了我等东宫的安危,至于……少君?呵呵,试问在这秋曳宫内,有多少仙人真正的将他当为少君了?”

    伤符的这番话刚落地,立即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整个秋曳宫内舆论纷纷,交流声不断。

    然而青墨却略显愤怒的瞪着伤符,反倒冷静的出声道:“怎么?伤符隐仙大人,你是要造反吗?”

    听到青墨的话,整个秋曳宫内再次安静了下来,众仙的视线皆都放在了青墨和伤符的身上。

    然而伤符却好像不痛不痒的冷笑回声道:“呵呵,造反?我说青墨隐仙大人,你的想法如此奇特,敢问有证据吗?”

    “证据?你刚刚说的那是什么话?这不算是证据吗?你要知道,少君乃是仙君大人仙逝之前,亲*待下来的旨意,伤符隐仙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没听见?”青墨毫无畏惧的回声道。

    然而在青墨的这番话刚落地,只见伤符刚毅的面孔突然有了些许触动,但这丝触动在此刻来看,便显得异常怪异。

    “青墨隐仙大人,眼下我等是在商讨责罚齐亢他们的罪责一事,您……是不是管的有些太多了?”伤符冷冷的回声道。

    青墨随即也学着伤符的样子,冷笑了一声,缓缓出声道:“呵呵,日久见人心,希望你为你今日所说的话负责。”

    “本仙自然负责,只是你……”

    “好了,这是在秋曳宫,不是你们拌嘴的地方。”一直未出声的琼姬,果断出声制止了伤符和青墨的口角之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