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仙器之谜
    凡川有些踌躇难安,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琼姬则是笑了笑,抬手抽出了一丝仙气,仙气幻化成了一条细绳,缠绕在了凡川的周身左右,而凡川则不由自主的跟着琼姬的步伐,缓缓的走向了一层。

    再次来到满是仙兵的难阁一层,凡川还是有些许的震撼,若不是亲眼所见,凡川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相信一个女仙人竟然是锻造仙器大师,且拥有这么多的仙器。

    待走到了难阁一层的心处,琼姬便停下了脚步,同时抽回了缠绕于凡川周身的仙气,接着缓缓的出声道:“想必你也看到了吧?本仙这里有仙兵之魂,你需要什么样的仙器呢?”

    凡川想了想,不解的出声道:“仙兵之魂?晚辈不太懂您说的意思。”

    琼姬倒也没有生气,耐心的解释道:“你初来仙界,不懂倒也理解,这些仙兵之魂并不是真正的仙器,只是注入成品仙器里的魂魄,像修真者和仙人一般,若是没了魂魄,那岂不是一副行尸走肉?”

    凡川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起初我……我还以为皆是仙器呢!”

    琼姬笑了笑道:“这些仙兵之魂仙器还要珍贵。”

    “是是是……”凡川连忙附声道。

    “想好了吗?到底要怎样的仙器?”琼姬问道。

    凡川沉思了一番,认真的想了想,脑海却浮现出来了楚远紫剑和寻隐枪,也许是因为内心的愧疚,凡川更偏向于寻隐枪。

    片刻之后,凡川便缓缓的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我想要枪体仙器。”

    琼姬迟缓了一瞬,随即出声道:“枪体?你不是刚刚拥有过寻隐枪吗?”

    “啊?您……您怎么知道?”凡川楞道。

    琼姬则笑道:“关于任何仙器,本仙都很敏感,况且,寻隐枪便是本仙所锻造,所以它的生或死,我都有了解。”

    凡川愧疚的低下了头,出声道:“哎,是我对不起寻隐枪,不配拥有它。”

    琼姬则继续笑道:“不,也不能这么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已能说明寻隐枪尽到了它最后的职责。”

    凡川沉默着,不再说话。

    琼姬似乎担忧凡川太过于情绪用事,便缓和道:“好了,过去的事,暂且不提了,你想好了是吗?”

    “恩,晚辈决定了,要枪体仙器。”凡川坚定道。

    琼姬点了点头道:“好,那你给它想好名字了吗?”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想好了,既然寻隐枪不在了,那么我便还叫它寻隐枪。”

    “恩,仙界里虽没有这项规定不能重复,而且他人也没有你这般执念,不过,既然如此,那寻隐枪好了。”琼姬出声道。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琼姬隐仙大人,那需要多久才能锻造好呢?”

    琼姬疑问道:“怎么?你很着急吗?”

    凡川摇了摇头道:“不是着急,只是想要冒昧的问一下。”

    “恩,既然有枪魂在,想必用不了多久,不过,本仙还需要去雨山外寻得一些仙石。”琼姬说着话,欲转身离开。

    凡川连忙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您……您不会是想收回晚辈手的塑身仙石吧?”

    琼姬笑了笑道:“你手的两颗仙石自然最为品,毕竟养分充足,不过看你的样子,那两颗仙石好像对你很重要,所以,本仙成全你,并不会收回。”

    凡川连忙感激的点头道:“多谢,多谢……”

    琼姬则笑了笑,随即踏步楼,同时背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先回吧,待寻隐枪现世之后,本仙自会派人去通知你。”

    “如此,便劳烦琼姬隐仙大人了。”凡川躬身施礼道。

    然而在凡川欲转身离开之时,琼姬却转身叫住了凡川,凡川不解,一脸疑惑的看着琼姬。

    琼姬则是皱了皱眉道:“对了,你以后无需称我什么隐仙大人,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这……这,晚辈怎么敢呢?”凡川慌忙的回声道,同时看着面色苍白的琼姬,其脸似乎恢复了一丝润色。

    琼姬则微微笑道:“你是少君,理该如此,你走吧。”

    说完话,琼姬便转身楼去了,消失在了凡川的视线内,而凡川则总感觉有些异样,好像琼姬如今对自己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且话题也聊得没有那么严肃了,不过对于凡川眼下而言,这是好消息。

    收拾了一番心情之后,凡川随即便也不再胡思乱想了,而是缓缓的推开了难阁的木门,准备离开。

    然而刚刚走出难阁,凡川的一角。

    “笙怜兄,你还没走呢?”凡川出声道。

    见到凡川出来,笙怜连忙扑向凡川,同时出声道:“少君出来了?怎么样?她有说让属下进去吗?”

    凡川抿了抿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笙怜兄,我真的帮你说话了,可是……可是隐仙大人似乎并不想此刻与你见面,要不……你再等等?”

    笙怜失落的萎靡了下来,哀怨道:“唉,知道会是这样,少君,你说说看,你说说这女人怎么如此不念人情呢?她……”

    “嘘……”凡川连忙打断了笙怜的讲话,同时小声道:“笙怜兄,你在这里说这个不好吧?小心隐仙大人可以听得见的。”

    笙怜则好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随意道:“那又怎样?不瞒少君说,属下对她的心意是多么明显?可是呢?哎!说多了都是眼泪啊……”

    凡川则劝慰道:“笙怜兄,你大可换个角度来想一下,你想呀,如果隐仙大人真的只是把你当做和众仙一般的仙友,那么她为何避你而不见呢?反倒是对其他仙友可以安然相处,这足以说明你的特殊,对不对?”

    笙怜缓缓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考虑凡川所说的话,最终则像是寻得了答案一般,神情终于缓和了些许道:“少君,多谢您的开导,属下明白了。”

    “恩,明白好。”凡川笑了笑,继续出声道:“如此,我便先行离开了?”

    笙怜连忙微微躬身施礼道:“好的,若是少君有何差遣,属下定然在所不辞。”

    “恩恩,好,多谢笙怜兄。”凡川笑着,准备转身离开,然而在此时,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涌现在脑海,凡川便再次转回身,看着笙怜,继续出声道:“笙怜兄,你接下来有其他事情要办吗?”

    笙怜愣了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便回声道:“啊?属下接下来没事,是本打算在此守候琼姬隐仙大人,少君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听到笙怜的话,凡川又陷入了沉思之,其实凡川本想让笙怜带着自己亲自前往八百里仙脉之处,查看一番真实的情况,可当凡川开了口之后,又有些后悔了,毕竟凡川自认对笙怜的熟悉并不多,虽然此刻感觉笙怜为人很和睦,可偌大的仙界,凡川了解的太少了。

    在有不稳定情况之下,凡川最终还是放弃了让笙怜陪同,于是便回声道:“噢,好,那笙怜兄你继续等候隐仙大人吧,我没事,是好,问一问。”

    话音落,凡川便再次转身离开了,留下了一脸疑惑的笙怜。

    再次走过了铺满玉石的长阶,绕过了九转十八弯的台阶,再通过那一片如画的美景,凡川已是轻车熟路,很快便来到了东宫的主殿,秋曳宫。

    然而凡川并没有打算要进入秋曳宫内,而是继续着刚刚的那个大胆的想法,于是只见凡川很快的绕过了秋曳宫,再次来到了浮仙之所。

    凡川的目的很明确,当下的仙界内,除了言慕岸,若说还有让凡川感到心安的,便是浮仙霄项了。

    然而在凡川刚刚靠近仙木阵,准备令仙木挪移开来之时,身边却恍然一道金芒闪过,一位仙人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凡川连忙转身看去,在看到来者之后,便忍不住的大喊道:“霄项兄!”

    来者正是霄项。

    凡川的如此激动明显让霄项有些不知所措,只见霄项愣了愣,缓缓的出声道:“少君,您是怎么了?是有什么好消息?”

    凡川立即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缓声道:“呃,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刚刚本想去找你,结果刚巧你出现了,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