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隐仙琼姬
    “嘿,我这个脾气,你……”笙怜气的直跺脚。

    “好了好了,笙怜兄,这般气愤想必也是于事无补,不如待我先行进去,帮你美言几句?”凡川微笑道道。

    笙怜只好失落的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多谢少君了。”

    凡川微微笑了笑,没再出声,便缓缓的推开了难阁的木门。

    然而在凡川刚刚踏步进入难阁之后,身后的木门便自动关了,略显无情的将笙怜给隔离在了门外。

    凡川有些激动,虽未曾见过这琼姬大人一面,但却已经感受到了那一股强大的气场。

    由于习惯,凡川则是先行查一层里的摆设,如传闻说的一样,琼姬大人果然是锻造仙器大家,因为在此刻凡川的视线内,不仅没有大众般的桌床之类的摆设,反倒是在墙壁有着镂空的凹槽,而且很多,同时紧挨着,皆都呈现于四面墙壁之。

    然而在玉石的凹槽之内,则都站立的摆放着一把仙兵,造型各异,幻无。

    凡川注意到,每一处凹槽之皆有铭注释,其有剑魂、刀魂、戟魂、枪魂、斧魂、钺魂、扇魂、绫魂、棒魂、杖魂、弓魂、刺魂、锤魂、鞭魂、等等等等,凡川是看的眼花缭乱,然而在每一处仙兵魂之下的凹槽内,都有一把对应名称的仙兵。

    凡川极为震撼,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的攻击仙器,仙兵,一时间竟挪不动步,几乎呆滞的在观赏,甚至已经忘了来此地的目的,也全然不记得了还有琼姬大人在。

    “少君?”

    此时在阁楼的二层传来了一声轻呼声,凡川便像是被惊着了一样,猛然间颤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发觉自己早已立在原地许多片刻,慌忙之下,便抽身向着楼阁的二层走去。

    在刚刚踏二层的阶梯之时,凡川刻意的回声道:“晚辈拜见琼姬隐仙大人。”

    “噢,烦请少君来吧。”琼姬的回声传来,悠远飘渺。

    凡川连忙楼,很快便闪现于楼阁的二层之内,楼阁二层的摆设尽是一些铠甲,但不如一层仙兵那般存放于墙壁凹槽内,而是悬空的漂浮于空间内,而且没有一层仙兵那般的铭,且数量也只有仅仅数件,但是给人的视觉冲击倒还是有的,毕竟每一件铠甲都外溢着金芒,似乎自带仙气一般。

    然而在数件仙器铠甲的正央处,此刻正盘膝而坐着一位女仙人,凡川想也不用想,肯定是琼姬本人了。

    凡川没敢先声说话,而是仔细的打量着琼姬的样子,只见琼姬身着一袭淡青色长裙,袖口处的流苏像是刻意而制,毫无一丝褶皱存在,显得很是温儒雅,倒是没有一般女子那般娇弱。

    其的脸色略显苍白,长长的秀发并没有梳起来,反倒是懒散的披在了香肩之;其的嘴唇略厚,却又晶莹剔透,感觉能掐出水一般;白皙的脖颈如同苍白的脸色一般;而其的五官则是极其精致,高耸的鼻尖,动人的双眸,略显弯曲的柳叶眉,皆都证实着笙怜的眼光很好,而琼姬则是一位毋庸置疑的美仙女。

    然而对于凡川,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不过虽然琼姬的外貌很美,但凡川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眼下在凡川的内心,还未寻见任何一位可以美过北语的女人,或许是因为凡川早先邂逅了北语,才在无形间提高了自己的眼光。

    空气有些凝结,气氛更是显得有些尴尬和诡异,两人僵持了片刻,凡川实在是撑不住了,便准备出声说话,可琼姬似乎早看透了凡川的内心,提前出声了。

    “怎么?少君很煎熬吗?”琼姬缓缓出声道。

    凡川极为诧异,连忙回声道:“怎么会呢,没有没有,是……是琼姬大人太美了,晚辈一时间难以自拔。”

    “噢?你在观察我的外貌?难不成少君的秉性与阁外的那位浮仙一般?”琼姬缓缓的出声道,然而其并没有站起身,依旧是盘膝而坐。

    凡川顿感慌乱,但依旧强撑着出声道:“呃,这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哦?好,这个答案不错,那位浮仙好多了。”琼姬的语气缓和了些许。

    为了缓和气氛,凡川连忙接着琼姬的话茬出声道:“那位浮仙?噢,琼姬隐仙大人是在说笙怜兄吗?晚辈倒是有些好,您是讨厌他吗?”

    听到凡川的问话,琼姬随即缓缓的站起了身,微微一笑,出声道:“讨厌?谈不,不过这个话题此结束。”

    琼姬说着话,缓缓的向着凡川走来,随即对着凡川微微躬身施礼道:“见过少君。”

    凡川犹为慌乱,连忙回声道:“哎呀,琼姬隐仙大人这是干嘛?怎能让您对晚辈施礼呢?”

    琼姬却出声道:“你是少君,仙君大人之子,将来若有所成,想必也会是我等东宫的仙君大人,所以我对你施礼,这是应该的。”

    听到琼姬的话,凡川倍感心动,倒不是爱慕的心动,而是可以确定琼姬并不抵触自己,也相对来说,是支持自己作为少君出现于东宫。

    “呃,晚辈谢过琼姬隐仙大人了。”凡川同样回礼道。

    琼姬仔细的看了凡川一眼,接着缓缓的出声道:“我向来不问东宫之事,即使旁听一些端倪,我也不在意,如,仙君大人为了救你而自伤,在外人看来,或许会恨你,或者说,是嫉妒你,但是仙君大人乃是自己的意愿,吾等不该做出任何非议,所以,你在我面前,无需有压力。”

    琼姬的这番话,犹如暖流一般,温暖着凡川挣扎的内心,凡川由此也对琼姬多了几分好感,而先前那般听闻其为难别人之事,那种刻板高冷的形象,也稍稍改变了些许。

    凡川便连忙躬身施礼道:“多谢您的体谅,谢谢。”

    琼姬却是毫不在意的回声道:“无妨,说吧,你身为少君,这一趟是特意来见我,还是有其他之事?”

    凡川想了想,平静了一下内心,缓缓出声道:“是这样的,琼姬隐仙大人,晚辈初来仙界,今日冒昧前来打扰,一是为了拜访您,二是想向您求得一件仙器。”

    琼姬笑了笑道:“求仙器?你都拿走了我的三颗仙石,还要本仙帮你锻造仙器吗?”

    “什么?三颗仙石?这……”凡川一时间语塞,大脑在快速的运转,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何时来过这雨山的难阁。

    琼姬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便出声提醒道:“我来告诉你,修真界?”

    “修真界?”凡川喃喃自语道,同时脑海再次快速旋转,忽然,凡川灵关一闪,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便连忙出声道:“莫非琼姬隐仙大人所指的是……是北原星球纵始院里的塑身仙石?”

    琼姬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

    凡川随即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对对,便是这塑身仙石,之前晚辈还在想,在听到您的名讳之后,感觉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哪里听过,原来是这样,晚辈记得当时在取塑身仙石之时,曾见过您的身影,哎呀,突然之间竟给忘了……”

    琼姬笑了笑道:“现在想起还不算晚。”

    凡川随即便觉得很是尴尬的出声道:“呃,对不住啊,琼姬隐仙大人,晚辈起初不知那是您的塑身仙石,也未曾想过会是这样……”

    说着话,凡川便伸手入怀,准备将剩余的两颗塑身仙石还给琼姬。

    琼姬看到凡川的动作之后,笑道:“不用还了,那只是几颗本仙用来锻造仙器的仙石,存放于修真界汲取养分,并不珍贵,殊不知却被修真者传闻成了什么塑身仙石?”

    凡川立即停住了动作,惊呼道:“只是普通的仙石吗?可……可是有人已经用这仙石破格修仙成功了呢?”

    隐约间,凡川有些紧张,脑海瞬间浮现出烟紫的影子,生怕接下来琼姬的回答会摧残到自己的内心,万一琼姬说这仙气不可破格修仙之用,那么烟紫会怎样?凡川极为紧张。

    然而琼姬缓缓的回声道:“破格修仙?哦,是吧,本仙还不太了解,不过,那些仙石已被我存放于修真界千年了,养分想必也是极为充足,有些妙用,倒也不难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