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难阁之行
    “老夫在呢,少君是吗?快快请进。(最快更新)品书网”孤真阁内传来了言慕岸的传话声。

    凡川便缓缓的推‘门’而入。

    孤真阁内的设施也是相当的朴素,这也倒迎合了言慕岸的做派。

    见到凡川进来,言慕岸连忙对着凡川微微躬身施礼道:“少君来了。”

    “师尊无需向我施礼呀!”凡川感叹道。

    言慕岸却摇了摇头道:“不可,这里是浮仙之所,皆有耳目,若是让别人看到了老夫的失礼,那可是得不偿失的。”

    凡川则笑道:“师尊太谨慎了,无妨。”

    言慕岸随即不再与凡川纠结这些礼节,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道:“少君前来老夫这里,可有什么吩咐呢?”

    凡川随即便也直截了当的出声道:“师尊,是这样的,我想让您亲自前去一趟八百里仙脉。”

    “八百里仙脉?去那里可有什么任务?”言慕岸疑‘惑’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但也不算是什么任务,是这样的,师尊,我眼下不易离开东宫,但在这东宫之内,我又没有可以相信之人,若是想要了解关于八百里仙脉之事,只能拜托您了。”

    言慕岸沉思了一番,缓缓道:“老夫理解,那么少君是想了解关于八百里仙脉什么事儿呢?”

    凡川顿了顿出声道:“是这样的,我想知道眼下西宫到底有什么动作,只依靠听闻,那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亲自前去一趟,才能有所收获,不是吗?”

    言慕岸没有出声。

    凡川见状,连忙出声道:“师尊,我知道此行必有危险存在,只是我……”

    “不用说了,少君,老夫去便是了。(最快更新)”言慕岸打断道。

    凡川感‘激’的回声道:“多谢师尊相助,但您只需前去查看一番,便速速回来,切不可与西宫仙人‘交’手,即使碰到了西宫仙人,万不可恋战。”

    言慕岸慈祥的出声道:“傻孩子,老夫了解,不用你多说了。”

    “如此,便劳烦师尊了。”

    “哪里的话,于公于‘私’,老夫都该帮你的。”言慕岸微笑道。

    凡川点了点头,随后言慕岸便道了一声“再见”之后,离开了孤真阁。

    凡川看着言慕岸离去的身影,不觉间有些感慨,当初在修真界之时,便是需要依靠言慕岸的相助,如今到了仙界,竟还是如此,凡川自认欠老白师尊的太多了。

    不过虽然凡川说着自己不易离开东宫,但凡川还是有些按耐不住好心,想要去往八百里仙脉一探究竟,只是当下尴尬的是,凡川的修为境界却是如此之低,况且还没有一件称手的仙器助力。

    想到了仙器,凡川便觉得是时候去拜访琼姬大人了。

    离开了孤真阁,凡川刻意的再折返到了齐亢的长流阁,想要一探究竟,在偷听一番齐亢三位浮仙的商谈结果。

    可惜待凡川再来到长流阁的后方之时,发觉长流阁内只剩下了齐亢一人,而浮仙归云和浮仙侉牛早已离开。

    寻觅无果,凡川便‘抽’身离开了长流阁,再次穿过仙木阵,来到了那条铺满‘玉’石的长阶,通过这条长阶,可以快速的到达东宫的主殿秋曳宫。

    而按照言慕岸的说法,从秋曳宫的后方走去,有一座雨山,琼姬大人便在雨山修炼。

    为了掩人耳目,实则是不想与他人‘交’流,凡川刻意的快速绕过了秋曳宫,不过还好,仙界的仙人本不多,而凡川在快速绕过的同时,并没有碰见任何一位仙人。

    待绕过了秋曳宫之后,凡川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山脉,然而在这座山脉的左右两侧,并没有其他山脉的存在,仅此一座,想必这便是所谓的雨山了。.

    而凡川这一路,虽然没有赏景的心情,但终究还是震撼颇多,赏心悦目,特别是那些千百怪的鸟语‘花’香,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走过的人,需得享受一下这种难得的惬意。

    不过最让凡川感到欣慰的,还是属雨山的山台阶,每一层台阶之都写满了修,内容大致为修炼所用,且密密麻麻的好不乐乎,而整条台阶的九转十八弯更是让人尽享美景,每一处的转弯之角,皆有各种林立的异‘花’果。

    凡川寻得一丝闲暇,便摘下了一颗外表红彤彤的仙果,本想品尝一小口,可还没等凡川张口,那仙果竟然自己跳动了起来,一下便脱离了凡川的手掌,从而消失不见了。

    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无可奈何,一颗果子竟也有这般求生‘欲’望,何况是一个我呢?”

    随意的打发着心情,凡川便快速的行过了九转十八弯台阶,再次迎来了一条铺满‘玉’石的通道,通道极其之直,一眼并看不到尽头,但因山脉的崎岖,想必该是视线的原因。

    凡川加快了步伐,很快,便寻到了这‘玉’石通道的尽头,果然,在‘玉’石通道的尽头处,正坐落着一间名为“难阁”的阁楼,与浮仙之阁不同的是,眼前的这座难阁竟有三层之高,阁楼的夹层被镂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若是用另一种欣赏的眼光来看,又觉得建造者有着独特的鬼才想法。

    凡川没有继续前进,而是继续的观赏着眼前的这座难阁,让凡川感到诧异的是,细楼之面,皆都布满了修,内容与之前那九转十八弯的台阶一样,皆是有助于修炼之。

    凡川心想着,这琼姬大人不是擅于锻造仙器吗?怎么还有如此热爱修的秉‘性’?莫不是眼下这座难阁并不是琼姬大人的所在?或者说,这座雨山之,还有其他仙人所在?

    凡川正在苦思冥想之时,眼前突然闪过了一道金芒,仙气弥漫之下,凡川有一种熟悉感,好像这股仙气似曾相识。

    果然,随着仙气的弥散,一位仙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凡川的身前,正是之前在浮仙之所为凡川指路的浮仙笙怜。

    见到笙怜的到来,凡川倍感诧异,正心想着,笙怜不会是在跟踪自己吧?那他的目的又在哪里?

    可在凡川还未出声询问之时,笙怜却率先出声道:“属下拜见少君,这么巧,又遇见少君了。”

    凡川没有问出自己的疑‘惑’,而是装作平静的出声道:“恩,真的巧,笙怜兄来此处可有什么要事?”

    笙怜笑了笑,点头道:“是啊,不瞒少君说,属下是来拜访琼姬大人的……”

    “噢?莫非笙怜兄也想要一把属于自己的仙器?”凡川问道。

    笙怜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道:“怎么说呢,也算是吧,不过,属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噢?何来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凡川一时来了兴趣。

    笙怜却显‘露’出了一幅羞涩的神情,不过在其俊朗的外表下,这种神情倒也别有趣味,只听其接着出声道:“实不相瞒,少君,属下爱慕琼姬大人已久,每有闲暇,便以求得仙器之名,前来拜访琼姬大人,可是啊……”

    笙怜叹息了一声。

    凡川微笑道:“可是什么?”

    笙怜委屈道:“可是琼姬大人根本不理属下,哎呀,少君啊,您可否帮属下牵一牵线呢?”

    听到笙怜的相求,凡川猛然间错愕了一番,连忙出声道:“牵线?呃,这个这个……我倒是不太擅长呀。”

    笙怜显得很失落,随即摆了摆手道:“哎,罢了罢了,若是琼姬大人无愿,哪怕仙君大人来了,想必也是无用吧。”

    凡川搞清楚了笙怜的目的所在,随即便褪去防备之心,缓缓的出声道:“笙怜兄无需这般气馁,你要相信,坚持便是胜利。”

    笙怜用着一种看待珍稀存在的眼光看着凡川,笑道:“少君怕是不了解吧?坚持?哎呦,属下已经追求了琼姬大人将近千年,为此属下都没有潜心修炼,这时间还短吗?”

    “呃,好吧……”凡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笙怜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连忙对着凡川出声道:“对了,属下还不知少君前来此处,所为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