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浮仙之阁
    来到了浮仙之所,凡川注意到,每一处阁室之间大约相隔了有一千丈之远,而在这一千丈之,景色可谓便是仙境,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浮桥流水折射下的清潭,更是有着条条异的鱼儿畅游,而在不远处的密林之,更不时的传来悦耳的鸟鸣声,连空气,闻起来都是异常的清香。

    再一次的震撼之下,凡川算是多长了一些见识,最起码眼下这些景色,在修真界之,可谓是难以寻觅,不过凡川也做过较,相较之下,凡川还是更喜欢处在南异湖底之下的破真之界追忆谷。

    凡川说不理由,也许是,破真之界追忆谷内,没有这么多尔虞我诈,暗潮涌动罢,仅此一点,便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虽然来到了浮仙之所,可是眼下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阁室如此之多,凡川根本不知道哪一间阁室,才是言慕岸的孤真阁,若是挨个的寻觅,不知得花费多少无用的时间。

    正在凡川踌躇该是向左,还是向右之时,身前忽然再次闪现一道金芒,随着仙气的弥漫,凡川知道,肯定有仙人出现。

    果然,在仙气的弥漫之下,一个身影闪现在了凡川的身前。

    来者是一位身着青色长衣的男性仙人,只见其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特别是其的五官,可谓是极其精致,连那毫不在意的眉间,都隐约的散发着俊朗的气质。

    还未等凡川开口,来者便率先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属下浮仙笙怜,拜见少君。”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位浮仙,而且还是毕恭毕敬,凡川有些不知所措。

    “呃,你好,有礼了。”凡川回声道。

    笙怜围着凡川转悠了一圈,左顾右盼了一番之后,便出声道:“啧啧啧,不愧是仙君大人之子,气度的确不凡。”笙怜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少君,之前的秋曳宫议事,属下没能到场,是因为正处在修炼之瓶颈,难以抽身,还望少君见谅。”

    怪不得凡川不曾见过此仙人,原来如此,凡川便微微躬身施礼道:“原来是这样,无妨,笙怜兄弟,我有一事相求。”

    “噢?什么事儿?少君但说无妨。”笙怜愣了愣,出声道。

    凡川则如实的出声道:“我想要去往浮仙言慕岸的孤真阁,可是,我初来仙界,不知这孤真阁该是在哪个方向?”

    “噢?少君原来是要问路啊,属下还以为……”笙怜尴尬的笑道:“哈哈,少君问我对了,言老的孤真阁方位在您的右手边,前去第四间阁室,便是言老的孤真阁了。”

    “如此,多谢……”凡川抱拳施礼道。

    笙怜却连忙伸手托起了凡川的抱拳手,出声道:“哎呀,少君无需这般多礼,这是属下本该做的,要不属下带您前去?”

    “呃,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前去即可。”凡川回拒道。

    笙怜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少君,属下的英气阁便在言老的孤真阁下方,少君以后若有闲暇,属下恭请少君前来品茶。”

    “如此便多谢了。”凡川微笑道。

    “那属下便先行退下了。”笙怜说完话,便转身消失不见了。

    待笙怜走后,凡川便回想着与其的相见,以及之间的对话,从其恭敬的态度来看,想必该是支持自己的,只是凡川如今也不敢太果断的定义任何仙人,毕竟仙界这遭浑水太过于纵深,凡川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每一步。

    既然得到了方向的指引,凡川便向着右手的方向走去,虽是第四间阁室,但因其间相距的空间内,皆都展露着各色各样的景色,所以一眼之下,并不能室的存在。

    凡川无心欣赏美景,只好加快步伐掠过,只是因为在通道行走太过于显眼,凡川当下还不想与他人过多的角落,最终凡川只好快速的闪身而动,短距离的瞬移对于凡川而言,还是相对较熟悉的。

    然而在凡川闪身移动到了第二间阁室之时,凡川却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

    这第二间阁室的名字为长流阁,凡川不解,便向着阁室内望了一眼,却看到了齐亢,而且还有之前在秋曳宫内讽刺凡川的侉牛,另外还有一位男性仙人,凡川在秋曳宫内见过,只是不知其名讳,而且当下三位仙人似乎在商讨着什么,看其三仙人的神情,皆有些严肃。

    为了更多的了解其因,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心,凡川便抽身来到了长流阁的后侧,准备偷听一番。

    因为当下凡川正身处在长流阁的后方,而阁室内的仙人并不能察觉到凡川的存在,况且整个仙界内皆是仙气的弥漫,所以只要凡川不发出太大的动静,还是可以不被他人察觉任何端倪。

    然而在凡川刚刚静下心之时,长流阁内的侉牛便率先出声道:“齐亢大哥,归云大哥,我们都是浮仙,怕什么呀?你们倒是发句话啊!只要你俩一声令下,老牛我这便去八百里仙脉偷袭西宫!”

    原来另一位仙人也是浮仙之境,名曰归云。

    然而让凡川惊讶的是,三位浮仙竟然是在商量偷袭西宫八百里仙脉之事,这倒是完全出乎了凡川的意料,也让凡川隐隐间觉得,自己的少君之位,也是摆设罢了。

    长流阁内,侉牛的话音刚落,齐亢便缓缓的出声道:“你急什么呀?尽管我们三人都是浮仙,可是西宫八百里仙脉岂是说偷袭便可偷袭的吗?再说了,如今的少君……”

    “少君?凡川是吗?他虽是仙君大人之子,可是他当下也只有初仙之境,齐亢,难道你想等着他慢慢修炼吗?那要到什么时候?再说了,眼下西宫战事迫在眉睫呀!”另一位浮现归云出声道。

    接着齐亢出声道:“虽然说少君眼下修为境界颇低,而且当初我的师尊绝殃隐仙大人也是因为他的出生之后,被焚去了真身,实不相瞒,起初我虽然有些恨他,不过后来想一想,也罢,师尊出手杀了珠玑的孩子,责任也不能放在少君的身,只是如今仙君大人又因他而仙逝,我……”

    “哎呀,齐亢大哥,说这么多干嘛呀?依我老牛看,既然当下少君无法做出决断,我等先偷袭一下试试,先斩后奏,也是一样的嘛!”侉牛放声道。

    齐亢却回声道:“容我再考虑一下吧,偷袭之事,我们再商讨一番,不能做的太过分,毕竟凡川眼下便是少君,以后也有可能是我等东宫的仙君,实不相瞒,在回归仙界之时,我曾出言讽刺过他,他也因此发怒了,但说到底,我只是……我也只是想他能像仙君大人那般,掌控好整个东宫!”

    齐亢的声音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可我在接他回归仙界之时,他竟然还在和一个修真门派的阁主睡觉,你们说我气不气?如此这般,怎能扛起我仙界东宫的重担?哎……”

    归云的声音再次传来:“哎,齐亢,你也别太过于操心了,眼下东西两宫之战,一触即发,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这才和侉牛前来找你商谈,先行偷袭一番,试探一下虚实嘛。”

    “是啊,归云大哥说的对,我们也只是试探一下虚实嘛!这也是在为我等东宫效力,不是吗?哎呦,依我老牛看,哪里有这么多条条框框,三个字,是干!”侉牛放声道。

    然而长流阁内沉默了片刻之后,齐亢的声音再次传来:“容我再考虑考虑吧。”

    凡川听到这里,便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然而三位浮仙的谈话似乎也要接近尾声了,凡川随即抽身离开,一闪而过,便远离了第二间长流阁。

    凡川来到了一处断桥旁,这处断桥是存在于第三间阁室与言慕岸的孤真阁之间的千丈之内,凡川蹲坐在了断桥,不远处是潺潺的流水,鸟语花香的世界,然而凡川并无心去欣赏这些,耳边一直徘徊着刚刚齐亢三位仙人的对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