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凡别遗言
    言慕岸摇了摇头道:“自然,老夫只是浮仙之境,不能擅自进入仙君大人的修炼之所,再说了,当初仙君大人也没有指意让老夫陪你进去,只是命老夫带你前来。 ”

    “可是,我父亲已经仙逝了,我们……”

    “不行,这是规矩,你去吧,老夫在门外等你。”言慕岸打断了凡川的话,坚决的出声道。

    凡川强求无果,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即推开了万青阁的阁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道极其微弱的仙气气息,随之还有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

    凡川没在意,便抽身进入,随之言慕岸替凡川关了阁门,阁室内的光线瞬间黯淡了下来,凡川并没有慌乱,而是踱步的前进,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

    然而一番查室之内,只有一张玉石床,一张玉石茶几,几张软毯,此外在阁室的角落处,还立着两架同是玉石制成的灯架,不过此时是处于熄灭状态。

    凡川并没有寻到言慕岸口所说的遗物,起初凡川还以为是自己疏忽了,但在再一番仔细的寻找之后,凡川忽然在茶几寻见了一块灵石,凡川知道这种灵石,如同绝殃所赠的一般,类似于修真界的灵集简,可以储放物品和心法之类。

    “我怎么这么笨?他是仙君,遗物肯定在灵石内呀!我还傻啦吧唧的找……”

    凡川拍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的说着,同时仔细的观察着手的灵石,眼前这块灵石与绝殃所赠的有所不同,绝殃所赠的那块灵石要精美的多,且通体的薄玉镶嵌,外表光滑亮丽,一眼可知是非等闲之辈所用。

    既然寻到了灵石,凡川便准备试着抽出仙气开启灵石,可在凡川刚刚将灵石放在玉桌之时,灵石突然自行跃起,悬浮在了半空。

    接着便是神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灵石竟自己在散发着仙气,同时将整个阁室照的透亮,而随着仙气的外溢,一个熟悉的人影,闪现在了灵石的方。

    “父……父亲大人……”凡川长大了嘴巴。

    是的,在灵石的方,竟闪现出来了凡别的身影,但凡川的惊恐也只是一瞬,随即凡川便想通了,记得在北原星球纵始院,烟紫破格修仙成功之后,也曾留下了一块存储影像的灵集简,以至于凡川后来还时不时拿出来观看,以藉慰相思之苦。

    想必这灵石也与那块灵集简一般,可以存储下影像的记忆,凡川这么想着,便不再觉得惊讶,只好安安静静的等着影像里出声说话。

    果然,随着影像的完全浮现之后,影像的凡别便缓缓的出声了。凡川看到,影像的凡别身所穿,如同在南异相见之时一般,看来,这是凡别在临去南异之前曾存储下来的,也正是验证了言慕岸之话,凡别事先便已算到了那一天。

    “川儿,你能里了吧?首先,你要注意一下,这万青阁里还有没有别人在场?如果有,请你立即关闭灵石,如果只有你自己,那么,请你继续听下去。”

    整个阁室内自然只有凡川一人,凡川想着,怪不得老白师尊不愿进来,看来这其果然有自己父亲的旨意。

    影像闪动了一下,接着出声道:“为父存储下这段影像,应该不会保存太久,因为只要为父当初留下的仙气耗尽,这影像便会自然消失,不过,我的川儿,你不用着急,为父相信你,只需看一遍,便可记住。”

    凡川没有任何思想活动,只是安静的洗耳恭听,对于凡别,凡川不想再让愧疚之情愈发的浓烈了。

    影像接着出声道:“川儿,你还怪为父吗?哎,为父也不知该如何与你诉说,只怪这权位之争,害苦了你,为父如今每日都在深思,深思当初将你放在修真界,终究是对还是错?不过啊,如今再说这些,倒是无意义了。”

    “川儿啊,为父知道,你初来仙界,对于掌管权力一说,定然没有丝毫准备,当然,为父也会猜到你会受挫,不过,你既是我凡别之子,定然有着与众不同的才智和决策,对吗?为父相信你,定会处理好这些纷争。”

    “川儿啊,为父也不是强加与你,非得让你权衡仙界东宫,只是为父再没有可以完全相信之人了,这也是为父刚刚为何让你确认万青阁内是否还有他人在场,那是因为,接下来为父要告诉你一些要紧的事情。”

    凡川立即聚精会神。

    凡别的影像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放眼看整个仙界,尔虞我诈层出不穷,川儿啊,这一切,你都要学会接受,同时化解它,当然,前路艰辛,为父便不能再陪你继续前行了,以后可要完全靠你自己了。”

    “为父已算到自己时日不多,当然,为父相信临别之时,定然会与你相见一面,为父只祈求啊,祈求你别恨为父……哎,怎么又说到这里了,是为父有些自私了,咱们说回正题。”

    “川儿啊,让你掌管东宫,也是为父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为父没有可以完全相信之人,当然,为父不会强加于你的人身自由,若你以后有了起色,自然可以将东宫之权交接与一位你信任的仙人。”

    “但在这之前,你务必要亲力亲为,川儿啊,在权力和利益的引领下,难免会有一些人心动摇,你千万不要惊慌,切记冷静处理。”

    影像的凡别突然晃动了一下身体,接着缓缓出声道:“是这样的,川儿,在为父的观察下,发觉到了如今的东宫里有两位仙人图谋不轨,为了让你在执掌东宫的前期可以获取人心,为父便将这两位仙人的名讳告诉你,等你亲手处置,也算是为父最后一次帮你罢……”

    听到这里,凡川的神经都绷紧了,没想到仙界,所谓的仙界东宫里,竟然也有背叛者,看来自己的老白师尊所说无错,整个仙界内,皆是暗潮涌动。

    “当然,为父之前从未有一丝一毫惊动其的作为,所以,那两位仙人如今根本不知为父已有所察觉,不过,川儿啊,对你而言,这倒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任务,这要看你如何掌控了,不过,为父始终还是选择相信你,相信你可以处理好。”

    凡别的影像再次闪动一番,四周的仙气似乎减弱了许多,凡川连忙站起了身,生怕仙气彻底消隐,然而影像的凡别还未说出背叛者。

    不过还好,凡别的影像只是稍微的隐退了一下,随即再次闪现,只听影像的凡别再次缓缓出声道:“川儿啊,这两位仙人便是隐仙伤符,还有与你有过渊源的浮仙孤景然。”

    随即,凡别的影像再次连忙出声道:“川儿啊,稳住,切不可动了心念,切记,不可心急,欲速则不达,一步一步来,按为父所想,伤符和孤景然目前还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在珠玑的命令下,他们两人会做出什么,为父也难以猜到,这一切都只看你自己了……”

    听完影像凡别的这番话,凡川差一点没站稳,差点跌落在地,任凡川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孤景然竟然也沦为了背叛者,这个前辈可是从孤真派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仙界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凡川想着,却给不出任何答案。

    而对于隐仙伤符,凡川并没有太多的惊恐,只是觉得对方的修为境界颇高,对于背叛,难免会有所接纳。

    只是眼下,凡川根本想不出任何对策,更不愿完全接受凡别的说法,本来刚刚平静的凡川,内心再一次翻江倒海。

    凡别的影像开始模糊了起来,凡川连忙看去,只听影像的凡川再一次出声道:“川儿啊,请相信为父,为父也相信你,愿你以后的日子里,平平安安,对了,这灵石里还有一些对你眼下来说,有用的修炼心法,以及为父所用的仙器等等,你看着挑选吧,但是,不可盲目的操控,不然,不仅不会助你修为,反倒会反噬你的仙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