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修炼之所
    言慕岸似乎很心疼,接着缓缓出声道:“凡川啊,今日宫殿内那些仙人,你可不要太放在心,毕竟仙君大人刚去,让你来主持大局,难免会有仙人非议,这是正常的,正常的……”

    “恩,我知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我会努力的。”

    “这好。”言慕岸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便接着出声道:“对了,老夫现在带你去仙君大人曾休息的万青阁吧!那里还有一些仙君大人的遗物,当然,那些都应该交予你。”

    言慕岸的话音刚落,一旁的孤景然便出声道:“早些了解一番也好,既然如此,那老朽先行退下了,不陪少君一起过去了,若是少君有何吩咐,请尽管说。”

    “不会不会,孤前辈去忙吧,多谢。”凡川谦卑道。

    言慕岸点了点头,随即孤景然便抽身退出了秋曳宫内。

    待孤景然走后,凡川看着忽然有些愣住的言慕岸,疑惑的出声道:“师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不是要去我父亲生前的阁室吗?”

    言慕岸微微一笑,缓声道:“是是是,我们去万青阁。”言慕岸顿了顿,继续出声道:“老夫没怎么,是看到孤景然,再看到你,有些怀念孤真派了,哈哈……”

    凡川从言慕岸的笑声,听到了掩饰,是在掩饰自己的内心。

    “师尊,让我来告诉您,如今的孤真派蓬勃向,早已居占了北原星球第一大修真门派呢,您老尽管放心是了。”凡川诚恳道。

    言慕岸顿时来了兴趣,笑道:“第一大门派?哈哈,不错不错,那如今是谁在掌管诸事呢?”

    凡川点头道:“我临来仙界之时,便去往了孤真派,我让左印和丘尘在掌管诸事,还有我的一名徒弟在旁辅助,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那好。”言慕岸叹息了一声,再次看向凡川,唏嘘出声道:“哎呀,这一转眼竟已是这么多年,记得老夫曾在木季城外第一次遇见你时,好像你在跟着一队马商?对吧?”

    凡川尴尬的笑道:“是啊,那时候多亏了马商队的莫乾大哥收留了我呀,只不过如今他……唉,不提了。”

    言慕岸会意道:“是啊,终究是过去的事儿了,还提它作甚,是老夫太念旧了。”

    “师尊,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怀念孤真派,这是理所应当,我理解您。”凡川笑道。

    言慕岸则摆了摆手道:“好啦好啦,不提了不提了,我们还是快些去万青阁吧。”

    “全听师尊安排。”凡川抱拳施礼。

    接着,言慕岸便带着凡川走出了秋曳宫,如同言慕岸所说一般,仙界里的仙人真是少之又少,凡川站在秋曳宫的主门之外向远方看,也只能偶尔看到一道金芒闪现,根本寻不见仙人的踪迹,这与修真界里的修真门派可是大相径庭。

    不过再一番的感受之后,凡川始终为这仙界的景色而感到震撼。

    言慕岸没有留意凡川在观赏景色,便伸手拉了一下凡川的袖口,示意凡川向着左边走去。

    凡川则老老实实的跟在言慕岸的身后,不过与此同时,凡川还是不忘观赏着四周的景色。

    从仙界东宫主殿秋曳宫向左走去,只见一条开阔的铺满玉石的大路,而在大路的两侧栽种着凡川根本叫不名字来的树木,不过最为特的是,这些异的树木皆有自己的魂魄,每当凡川掠过一棵树木之前,那树木都会自行颤动,像是在对着凡川施礼,只是不会说话罢了。

    而在这些异树木之后,还有并不挨着的座座阁室,有的紧闭着阁门,有的敞开着阁门,只从阁室内涌出来道道仙气,证明阁室内有仙人在修炼,而且每一处阁室都有自己的名字,只是乱七八糟的太多,凡川没有记下来。

    然而这时言慕岸似乎察觉到了凡川在观室都是供浮仙之境的仙人修炼之所,再往前,便是隐仙大人的修炼之所,仙君大人的万青阁便在前处。”

    “噢,是这样啊,那初仙之境的仙人呢?”凡川疑惑道。

    言慕岸摇了摇头道:“初仙之境的仙人自然也有修炼之所,只是没有资格为阁室命名罢了。”

    “原来如此……”

    凡川唏嘘的同时,继续观望着四周的景色,在跨过了浮仙阁室之后,便迎来了一条极为壮观的瀑布,此瀑布之水像是从天来,根本寻不见源头,只是能看到极为壮观的水流在持续奔涌,然而奔涌而下的水全都流进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言慕岸便开始介绍道:“这条瀑布之水来自天河,传说流向了地狱,只是没人证实过。”

    凡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真是壮观啊!”

    “那是,相传仙界还未存在之时,这条瀑布便在这里了,常年流淌,从未断过。”言慕岸介绍道。

    凡川思妙想道:“那这瀑布之水可有什么妙用?”

    言慕岸错愕道:“妙用?这个老夫便不知了。”

    接着两人绕过了瀑布之后,来到了一处分叉口。

    凡川注意到,眼前共有四条分叉路口,且每一条都通向了未知的世界,说是未知,那是因为道路的尽头皆被薄雾笼罩,根本看不清实物。

    言慕岸注意到了凡川的诧异,便出声解释道:“这四条通道,其有一条是通往仙君大人的万青阁,另外三条皆是通往隐仙大人的阁室,其有你见过的伤符隐仙大人和青墨隐仙大人。”

    “噢,是这样……”凡川恍然大悟的点着头。

    本想接着问剩下的一条通道是哪位隐仙大人的修炼之所之时,却还未等凡川开口,言慕岸便拉着凡川的手,走向了偏间的一条通道。

    “凡川啊,这一条通道便是去往你父君的万青阁。”言慕岸出声道。

    凡川随即寻着周围的朦胧情景下,快速的记住了这条通道的具体方位,同时出声道:“师尊,我们去往万青阁,难道只是看一看我父亲的遗物吗?”

    言慕岸随即微笑道:“还是你聪明,早猜到不单单是看你父君的遗物吧?当然,还有一些对你来说有用的东西,哎,其实啊,当时老夫陪仙君大人去往南异之时,仙君大人曾嘱咐过老夫,如今想来,仙君大人早已算到了这一切。”

    随着言慕岸的叹息,凡川疑惑道:“师尊,您说我的父亲算到了这一切?具体是指什么?”

    言慕岸随即放慢了脚步,缓缓的出声道:“凡川啊,其实啊,在很久以前,你的夫君便知道了你的所在,当然,老夫在木季城对你的相助,也有你父君之意,只是当时不能告诉你,也权当是为了磨炼你一番吧……”

    “什么?师尊,您……您当时已认识我父亲了?”凡川惊呼道,这才回想起,原来当初自己所谓的幸运之,皆有自己的父亲相助。

    不觉间,凡川对于凡别的愧疚之情愈发的加深了,同时,也让凡川为了整理好仙界东宫的动力,加强了几分。

    言慕岸微笑道:“这是自然,当时老夫便已是临界飞升,是你的父君指示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只不过,你父君的意思,并不想让你知道他的存在。”

    凡川接着出声问道:“师尊,那您说我父亲临去南异之前,嘱咐过您,他……都说了什么?”

    言慕岸再次感叹了一番,缓声道:“是这样的,仙君大人似乎早已算到了自己会命陨在南异,于是在临去南异之前,已经将所有一切准备好了,有一块灵石,会有仙君大人给你说的话,不过,仙君大人倒是从未提过关于管理仙界东宫之事,依老夫所想,该是仙君大人对你的考验吧。”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这番考验也太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