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谦卑之殇
    “呃,什么?”凡川诧异道。()

    看来齐亢是在刻意为难,所幸凡川的尴尬还未让人察觉之时,言慕岸便再次出声道:“齐亢仙友,少君如今刚刚莅临仙界,对于仙界的一切还都未知,你如今这般所问,可有故意为难之意呀?”

    听到言慕岸的话,凡川犹为感动,看来还是自己的老白师尊靠谱,关键时刻都会站出来帮自己一把,况且凡川猜想,言慕岸肯定是猜透了自己的慌乱,才会如此反问齐亢,另一种层面上,言慕岸在帮助凡川“回敬”。

    果然,在言慕岸的一番言语之下,齐亢点了点头道:“噢,是的,不好意思啊,言老,不好意思啊,少君,我多嘴了。”

    然而还有附和齐亢的仙人,只见一位身材臃肿,手持两把板斧的仙人,咄咄出声道:“言老,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敢情我东宫的决策,还需要等到少君熟识仙界以后吗?那要是这么说的话,珠玑那老儿带人打过来了,我们还只能干站在这里,等着少君发话?若是少君还未了解透彻仙界,我们岂不是站着等死?”

    这位胖仙人的话音刚落,没等言慕岸反驳,站在宫殿中间的霄项却伸出手指,指着胖仙人,怒骂道:“侉牛,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败坏少君?莫非仙君大人不在了,便没人能管的了你了吗?”

    名为侉牛的胖仙人不仅没有丝毫怯意,反倒悠然自得的回声道:“嘿,我说霄项,老牛我说什么做什么,管你什么事儿?老牛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呵呵,你这是在歪曲事实,秋曳宫之内,岂有你放肆之地?”霄项毫不示弱道。

    看到宫殿内竟然吵起来了,凡川顿时有些惊恐,这已经超出了凡川的预料,凡川本来在想,即便有仙人不服,但碍于众仙皆在,应该不会撕破脸皮,可如今这般演示下去,后果很难想象。()

    这已经超出了凡川的打算之内,情急之下,凡川只好看向了言慕岸,希望言慕岸可以制止这一场口角之争。

    言慕岸读懂了凡川的眼神,便看着霄项和侉牛两仙人,出声道:“霄项,侉牛,你们两个在秋曳宫内争吵,算怎么回事?全都闭嘴。”

    然而言慕岸的警示并没有取得效果,反而让争吵愈演愈烈。

    只见霄项和侉牛两仙人已经站出了罗列,针锋相对之下,随时都有可能动起手来,凡川本想依附伤符和青墨的隐仙大人之威,从而来制止这一场无意义的口角之争,可还没等凡川将目光转向伤符和青墨之时,只见侉牛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双板斧,而霄项也紧握着长枪。

    凡川情急之下,连忙大喊了一声:“住手!”

    凡川这一声叫喊震彻了整个秋曳宫,就连凡川自己也没察觉到,语气之中竟然充斥着仙气,也许是惯性所为,但这一声叫喊却是的确让侉牛和霄项两仙人停下了手。

    叫喊声落地,众仙的目光再次汇聚到凡川的身上,凡川立马觉得自己这一刻必须要撑下去,尽管内心再慌乱,也不能示弱,更不能表现的毫无底气。

    不知不觉中,凡川已经有些改变了之前的打算,也许面对怎样的境况,就需要怎样的手段来解决,起初凡川只想谦卑退让,可如今只一贯的谦卑退让看来是行不通了。

    凡川只好深呼吸了一口,用着坚定的语气出声道:“各位仙友,我身为少君,我需要重申一遍,若是以后再有仙人敢在秋曳宫内无意义争吵且动手,不仅焚去其真身,更要其仙魄烟消云散!”

    凡川这句话中刻意去掉了“前辈”二字,而且在“烟消云散”一词上,特意加重了语气。

    果然,凡川这番话刚刚落地,宫殿内的众仙便面面相觑,而霄项为了迎合凡川,果断的退回到了原位,而侉牛则是愣了几秒钟之后,不得不也退回到了原位,只是满脸的不服气却是清晰可见。(最快更新)

    见众仙无人作声,凡川则沉住气,接着出声道:“你们说的对,我是刚来仙界,也只是一位拥有初仙之境的仙人,在你们眼里,我想必是依靠先父威名而成,但是!我既然做了少君,那么便是这东宫之主,对于西宫的动作,我自会亲自处理,然而在这之前,再有哪位仙人无视节律,一律问死!”

    凡川的这番话音落地,众仙的面面相觑也没了,皆都注目着凡川,等待着凡川接下来的发话,不过在此之中,一直从未出声的隐仙青墨,却轻笑道:“恩恩,我赞成少君的决策。”

    得到了青墨的支持,凡川本来就要崩盘的底气,也瞬间足了一些,不至于跌落于地,只不过凡川也知道,毕竟是刚来仙界,诸多事物还需亲自了解之后,再行发言,于是接下来凡川点了点头道:“今日便是如此,各位仙友散去吧,我现在就要了解关于仙界里的一切事宜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很快,就会给你们一个答案。”

    凡川深感压力重大,但也无可奈何,眼下只能加快速度掌握全局,不过隐隐之间,凡川还是觉得仙界之气更比修真界还要混乱,自然是强者生存,弱者自息,由此凡川更有一种无力感。

    凡川的话音落地,众仙皆开始散去,凡川注意着每一位仙人的神态和表情,所幸的是,之前那一半不服的仙人,此刻竟有数位转变成了面无表情,这对于凡川而言,也算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

    终于送走了诸位仙人,此时秋曳宫内只剩下了言慕岸和孤景然,以及霄项和桃红和蛰伊三仙人,其他仙人则都相继离开了秋曳宫,包括伤符和青墨。

    整个秋曳宫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凡川一个没站稳,瘫坐在了地上。

    “少君!”霄项等仙人连忙将凡川扶起。

    凡川尽快的平复着内心的慌乱,同时对着霄项微微躬身施礼道:“多谢霄项兄弟帮我说话,谢谢……”

    霄项轻轻摇了摇头,微笑道:“少君这是说的哪里话,在下是支持少君的,只是还望少君别跟那些仙人一般见识。”

    霄项的话音刚落,其身后的桃红便站出了身来,亮着身上结实的大块肌肉,挥舞着手中的长斧,气愤的出声道:“少君,刚刚若不是你阻拦,我定然要斩去老牛那鳖孙的牛头!”

    桃红还在气愤着,一旁的蛰伊却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轻声道:“你可算了吧,桃红,侉牛是有浮仙之境,你一初仙怎么跟他斗?”

    “嘿!”桃红叹息了一声道:“要不是呢,待我修到浮仙之境,定然要与那牛鳖孙大战三百回合!”

    凡川听着几人义愤填膺,并没有说话,然而言慕岸却伸手拍了拍桃红的肩膀,厉声道:“退下,瞎说什么呢?刚刚少君说的话,你忘了?”

    桃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便连忙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哎呀,我说错了,少君别见怪啊,我……我就是看不惯侉牛他那嚣张的样子。”

    凡川强装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桃红兄弟的情义,我心领了,多谢。”

    “呃……哈哈哈!”桃红并没有听出好赖话,再次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时一直未出声的孤景然,却看向了霄项三仙人,缓缓的出声道:“霄项,你带着桃红和蛰伊先行退下吧,老朽与言老还有要事与少君商谈。”

    霄项连忙点头道:“好。”说着话,霄项又看向凡川,恭敬的出声道:“少君,我等先行退下了。”

    “恩。”

    送走了霄项三仙人之后,凡川这才转身看向言慕岸,恭敬的躬身施礼道:“徒儿拜见师尊。”

    “哎呀,快快请起,快快请起。”言慕岸扶起了凡川。

    然而凡川又看向孤景然,接着依旧躬身施礼道:“凡川拜见孤前辈。”

    “快快请起,少君,你以后可不能这么拜见老朽和言老了,你如今是仙界东宫的少君,将来可是要做东宫仙君的仙人。”孤景然扶起了凡川,温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