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冷嘲似剑
    然而还未等凡川开口,不远处站立的浮仙齐亢再次缓缓出声道:“凡川,时间不多了,西宫那边已经有了动作。.: 。!”

    “什么?什么动作?”凡川惊呼道,脑海却突然浮现出来了凡别临死前的样子。

    齐亢面不改‘色’的回声道:“一言难尽,言老希望你快些回来,如今东宫没有做主的人。”

    凡川深感悲切,想到自己的老白师尊,想到死去的父亲凡别,想到关于仙界东宫的等等,凡川不由得坚定了当初的目标。

    随即看向了南雅锦,凡川抿了抿嘴出声道:“雅儿,我想,我真的该走了。”

    南雅锦的脸终于浮现出来了失望的神‘色’:“恩,我知道了,去吧,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凡川很欣慰有这样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便深情道:“雅儿,等我忙完仙界里的事情之后,定然会第一时间来看你。”

    南雅锦却突然踮起了脚,将红‘唇’依附在凡川的耳边,小声道:“好的,我等你,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将我的身体给你。”

    话音落,凡川甚至可以感受到南雅锦脸的热度。

    “好,我记下了。”凡川微笑着,缓缓转过头,在南雅锦的红‘唇’印下了深深一‘吻’。

    随后便转身走向了齐亢。

    “我们走吧,师哥。”凡川坚定道。

    “我不是你师哥,你现在是东宫的少君,待东宫稳定下来,召开了继位仪式之后,你便是东宫的仙君了。”齐亢的语气得以缓和。

    “我可不想做什么仙君,实不相瞒,我去往仙界,只是想要报仇。”凡川斩钉截铁的出声道。

    齐亢却冷笑了一声道:“呵呵,凭你?报仇?你还是先去了仙界再说吧。”

    “怎么着?不信吗?”凡川倔强道。

    “不信。”齐亢冷声道。

    “次奥,不信不信算了,咱们走着瞧。”凡川依旧很倔强。

    “好,走吧。”齐亢面无表情的转身,随即自顾自的开始布下仙术挪移阵法。

    随着仙气的瞬间充斥和汇聚,致使四周的空间开始出现扭曲,各‘门’派的修真者只好慌‘乱’的避让,生怕被仙气所伤。

    很快,仙术挪移阵法布置完成,齐亢竟没有先行跳入,反而是等着凡川先进入,凡川顿了顿,转身再次看了南雅锦一眼,模糊之,凡川看到南雅锦好像是哭了,泪眼朦胧之,看起来很是伤心。

    凡川忍受着这种不舍,更心痛于情人的离别,不想再去看,生怕自己会恋恋不舍,凡川便一咬牙,转身跃起,跳入到了仙术挪移阵法之。

    而随着凡川的离开,齐亢也‘抽’身跳入了仙术挪移阵法之。

    清雨阁再次遁入往常之样,没了仙气的存在,周围的修真者再次向着刚刚消失的星云状漩涡围去,似乎在观察一件极为怪异的事情发生后,而南雅锦则是站在主殿的台阶之,久久的望着远处的天空,久久没有离开。

    然而凡川在仙术挪移阵法之,竟然异的可以睁开双眼,且能够看的清楚齐亢的身影,至于周围的景象更像是处于‘混’沌之,毫无立体可言。

    “哎呀,这里怎么可以看到你?”凡川惊呼道。

    齐亢则是背对着凡川,缓缓的出声道:“因为你我皆是仙人,所以你可以看到阵法的存在,不过,这都是虚空,不必较真。”

    “噢,这样啊……”凡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师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达仙界呢?”

    齐亢缓缓转过来身,看着凡川,一字一句的出声道:“我拜托你,别再称呼我师哥,我不是你的师哥,好吗?”

    看着齐亢突然这么严肃,凡川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那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呢?”

    “直呼我的名字即可。”齐亢缓缓出声道:“还有,到达仙界需要十天的时间,你大可闭目潜修。”

    “什么?使用仙术挪移还需要十天之久?不会吧!”凡川再次惊呼道。

    齐亢冷笑道:“若是以你的修为境界来使用仙术挪移阵法,我们则需要三十天,才可到达仙界。”

    “什么?这……这么远吗?”凡川张大了嘴巴。

    齐亢则轻哼一声,解释道:“隐仙之境需要五天时间,才能到达修真界,若是净仙之境,那么一天的时间足够了。”

    凡川这次听懂了,看来仙界和修真界的距离的确极其的遥远,从仙人的修为境界来看,自然修为境界越高,速度越快,不觉间,凡川有些嫌弃自身的初仙之境,恍惚间,竟有些不自信了起来。

    “原来如此……”凡川感叹着,同时出声道:“那……齐亢大哥,我什么时候能修炼到净仙的修为境界呀?”

    “呵呵,净仙之境,你?”齐亢毫不掩饰的冷笑道:“我东宫仙君因你而仙逝了,如今整个仙界里只有西宫的珠玑是净仙之境,你想要从初仙修到净仙,等你先‘花’一千年的时间修到浮仙之境再说吧。”

    面对齐亢的冷嘲,凡川并没有因此丧失信心,只不过齐亢话有一点却如同针扎似的戳了凡川的内心,那便是齐亢所谓的凡别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死,于是乎,凡川有些担忧,担忧到了仙界之后,不仅众仙不会尊重自己,反倒还会埋汰自己,毕竟凡别的死,确实是因为救自己的‘性’命,而仙逝。

    沉思了许久之后,凡川终于还是忍受不了关于凡别仙逝的这种讽刺,于是便再次出声道:“齐亢,你告诉我,为什么说东宫仙君是因为我而仙逝呢?”

    齐亢冷笑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还需要问我?我纳闷了,当你的父亲在一掌接着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然而是为了救你,你当时难道能安心看着吗?”

    凡川内心被点起了怒火,也不知道为什么,凡川开始极度抵触和厌倦这个问题,同时对齐亢仅存的一点好感,也开始烟消云散了。

    “我能不能安心关你什么事?我只想说,当时他愿意替我去死之时,我并不了解其的原委,包括当初他对我的遗弃,我没有得到准确肯定的答案,所以,我没有反抗。”凡川认真的出声道,但语气间,却是带着刀。

    “呵呵……”齐亢并没有因为凡川的怒火而求全,反而依旧是冷嘲道:“怎么?仙君仙逝了之后,你才得知准确的答案吗?你怎么不敢承认是你懦弱了?”

    “妈!的!”凡川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只见凡川骂了一句脏话之后,闪身来到了齐亢的身前,一把掐住了齐亢的脖颈,同时恶狠狠的出声道:“你别想污蔑我!我没有懦弱,那是因为我当时还在生气他当初将我遗弃,并不是我不敢反抗,并不是我安心看着他去死!”

    被掐住的齐亢不仅没有还击,反倒依然冷笑道:“呵呵,你如今也只敢对我动手,毕竟你现在是东宫的少君,我可不敢拿你怎么样。”

    “你放屁!别特么试图想要污蔑我!我来仙界,是为了复仇,我不会让我的父亲白白送死!”凡川怒吼道。

    齐亢依然冷笑道:“行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怎么复仇的。”

    “‘混’……蛋!”凡川怒骂了一声,随即松开了掐住齐亢脖颈的手,转过了身,背对着齐亢,再次出声道:“我凡川不会亏欠任何人!”

    “呵呵,不会亏欠?你难道不会认真想一想,若你不是珠玑的棋子,你能活到现在吗?若是没有言老,和我师尊绝殃,你能在修真界立足吗?还有脸做什么掌派和宗主,呵呵,一颗棋子,最终害的却是我东宫仙君大人之‘性’命!”齐亢似乎也很愤怒,一改往日的沉稳,怒吼般的出声道。

    本来怒火烧的凡川,在听到齐亢这番嘲讽之后,突然之间不知为何,竟然冷静了下来,仔细的回想着齐亢的这番话,凡川忽然之间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