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同床共枕
    南雅锦随即恢复了一代阁主的样貌和风范,缓缓的出声道:“既然如此,那近日便可实施。。  ”

    然后另一位清雨阁的长老出声道:“阁主,那么是不是让我阁下弟子和隐宗弟子先行过去重建?待有了基础之后,再安排神源‘门’弟子前往?”

    南雅锦点了点头道:“可以,如此一来,进度也会加快,不过这也要先拜问一下隐宗的杀宗主意思。”

    南雅锦的话音刚落,杀不尽便站起身出声道:“南阁主,我隐宗是附属于贵派清雨阁,所以,贵派的指意,便是我隐宗的指意。”

    “如此,便多谢杀宗主了。”南雅锦诚恳道。

    接着,殿内众人又商讨了将近一个时辰,内容无非都是关于重建神源‘门’之事,然而此时天‘色’已晚,月亮也已经爬了枝头。

    凡川自始至终没有‘插’过一句话,终于挨到了商讨结束,众人也都皆离席而去,片刻之后,殿内只剩下了凡川和南雅锦两人。

    南雅锦看着空‘荡’‘荡’的主殿内,不禁长长的深呼吸了一番,似乎很疲惫。

    凡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乎便一把将南雅锦抱起,让南雅锦悬空横躺在自己的怀,同时深情的出声道:“雅儿,都累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准备休息休息吗?”

    南雅锦则是红着脸藏在了凡川的怀,轻轻挣扎着出声道:“休息休息,你知道休息。”

    凡川却打趣道:“怎么样?我让你铺好‘床’被,你可做到了?”

    南雅锦却是轻哼了一声道:“哼,你个仙人你还用睡觉呀?真是的。”

    然而凡川却不顾南雅锦的挣扎,自顾自的抱着南雅锦走进了主殿内侧面的厢房处,凡川记得这一间厢房便是南雅锦休息之所,因为在以前第一次来到清雨阁的时候,凡川曾偷‘摸’的看到过南雅锦在厢房内的‘诱’‘惑’样子。

    如今是抱着南雅锦步入厢房,这让凡川由衷的感觉到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南雅锦似乎终于察觉到了凡川是在抱着自己步入厢房,起初南雅锦还有些挣扎,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藏在了凡川的怀,只是脸颊却是绯红,而且发烫。

    凡川的‘胸’口处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南雅锦脸颊的热度。

    步入厢房之内,凡川发觉厢房的设施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变化,便是那一张‘床’却是极其的吸引眼球,有着红‘色’帐纱的悬围,以及独特的香味,瞬间便让凡川有些走不动路了。

    凡川轻轻的将南雅锦放在了‘床’,接着自己也宽衣了‘床’,倚在南雅锦的身边,轻轻的半躺下。

    南雅锦此刻好像异常的羞涩,只是将脸颊躺在凡川的‘胸’口,一只‘腿’压在凡川的双‘腿’之,胳膊更是紧紧的搂住凡川的脖颈,致使凡川根本看不见南雅锦的表情。

    “雅儿,我来帮你宽衣解带吧?”

    “嗯哼,不要……不要……”

    “你不褪去衣物,睡觉怎能舒畅呢?”

    “不要嘛,你好坏,我偏要这样睡……”

    凡川腾不出手,被南雅锦紧紧的压着,更是动弹不了身体,只好这样闻着南雅锦身的独特香味,缓缓的闭了眼睛,但是凡川并没有睡着。

    然而南雅锦似乎是真的累了,仅仅片刻之后,轻轻的鼾声便从凡川的‘胸’口之处传来,看来是南雅锦的姿势影响了其的呼吸,凡川在不惊醒南雅锦的前提下,缓缓的将南雅锦的胳膊从自己的脖子拿下。

    接着又将南雅锦的小‘腿’移开,轻轻的挪动着南雅锦的身体,致使其可以平躺在‘床’,得以好好的休息。

    终于将南雅锦平躺在了‘床’,然而凡川却累了一头汗水。南雅锦没了鼾声,是在平稳的呼吸,安安静静的沉浸在了梦乡之。

    凡川很是欣慰,便微微的侧身躺下,将手掌支撑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南雅锦。

    从南雅锦的明眸皓齿,‘花’容月貌,再到其‘胸’前鼓鼓的‘诱’人双峰,再到下面修长的美,‘腿’,凡川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从而更觉得南雅锦是像尤物一般的存在,凡川甚至不去想那些男‘女’之事,反倒只是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南雅锦。

    沉睡着的南雅锦轻轻的动了动身,身的红‘色’长衣拉开了一些,凡川看到了南雅锦内里穿着的白‘色’轻纱内衣,极为‘诱’人,甚至挑逗起了凡川的生理‘欲’望,不过为了让南雅锦好好的休息,凡川最终还是克制了‘欲’望,从而轻轻的将南雅锦身的红‘色’长衣给拉好,接着又取来了一叠轻纱被褥,轻轻的盖在了南雅锦的身。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凡川也倒头睡下了,这一觉如同在夜月‘门’时一样,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天‘色’已经透亮。

    只不过与在夜月‘门’不同的是,眼下并没有人前来敲‘门’,相安无事的一夜,这样度过了。

    凡川睁开了双眼,看到南雅锦还沉浸在梦乡之,凡川不忍叫醒,便‘抽’身独自下了‘床’,来到了厢房的茶桌前,自顾自的坐下,为自己斟满了一杯茶。

    可是凡川的这杯茶还未品一口,厢房之外便响起了仓促的敲‘门’声,而且敲‘门’者的频率很快,声响也很大,立即便将南雅锦给惊醒了。

    凡川很生气,本来还以为不会有人打扰,可这才刚刚开始享受,便被人扰去了清梦,煞是心烦。

    “怎么了?别敲了,有什么事儿?”凡川不耐烦的对着‘门’外喊道。

    ‘门’外的敲‘门’声停了,却传来了一名清雨阁弟子慌张的回声道:“呃,前辈啊,我等也不想扰了您和阁主的清梦,只是……只是外面有位仙人大爷在找您!说是我们再不‘交’出您,他……他动手了!”

    “仙人……”凡川呢喃着,看来归期已到。

    这时南雅锦从‘床’走下来,来到了凡川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凡川的肩膀,出声道:“凡川,快出去看看吧,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凡川竟没察觉到南雅锦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于是连忙站起身,歉意的出声道:“雅儿,对不起,没让你休息好。”

    南雅锦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说的哪里的话,我休息的很好,走吧,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好吧。”

    随后凡川带着南雅锦,两人便打开了厢房的‘门’,此时在厢房外面正汇聚着数十名清雨阁的弟子,且每人的神情都很慌张。

    “他人在哪里?”凡川的弟子出声道。

    “在主殿外面呢!”众弟子齐声道。

    凡川带着南雅锦,连忙向着主殿外走去,此时主殿外已经汇聚了不少修真者,大部分都是清雨阁的弟子,也都少数隐宗和神源‘门’的弟子。

    然而在众修真者围聚的间,则站立着一位仙人,此仙人身着着一袭白‘色’长衣,一条束带将长发完整的疏于脑后,周身散发着一股仙风道骨之气息,给人以震慑之力。

    凡川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仙人,正是久违了的浮仙齐亢,也正是仙魄绝殃的徒弟。

    见到来者是熟悉之人,凡川便笑道:“哈哈,原来是师哥呀,别来无恙呀!”

    齐亢依旧是以往那般冰冷之状,只不过较以往来看,此刻的冰冷还算缓和了不少,只听齐亢出声道:“我不是你师哥,我是奉仙界东宫之命,前来寻你归仙界。”

    果然如凡川所想一样,齐亢的到来,便是要带自己离开,从而去往仙界。

    凡川虽然早已料想到会是这样,但当下依旧是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出声道:“什么?这么快要回去?我的事还没办完呢!”

    齐亢依旧冷冰冰的回声道:“没时间了,你若是不跟我回去,那么接你回去的人将更换为伤符隐仙大人。”

    “我次奥,你们真的是……”

    凡川自然知道伤符,同齐亢一样,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样子,感觉很是难以‘交’流,且伤符的修为境界齐亢高整整一个境界,从某种意义说,凡川还是想跟齐亢一起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