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神源残墟
    然而南雅锦关注的点并不是凡川的时间紧迫,而是震惊于凡川与凡别的身份关系,以及对西宫仙君珠玑的痛恨,还有对宛灵的同情。

    “你是说,伯父是仙界的东宫仙君?为了保护你,在你刚生下来便带你去了北原星球?”南雅锦惊讶的出声道。

    “是啊,我也是后来才得知这其中的关联,不瞒你说,雅儿,我起初还是很痛恨他的……”凡川认真道。

    南雅锦却嗔怒道:“你凭什么恨伯父?他如今都已经离去了,这种无缘的恨,你难道还未看透吗?倒是那个珠玑,实在可恶。”

    凡川苦笑道:“我哪里还有恨,自然早已看开,只是觉得这人生的定义,是不是太过于荒唐了,我竟在自己的父亲临死前一刻才想通,呵呵……”

    看到凡川的苦笑,南雅锦有些迟钝,终究缓缓的出声道:“凡川,你也不要想太多,我知道你不愿卷进这权位之争中,但是,终究还是无法摆脱,你这次去往仙界,不也是为了伯父的遗愿么?”

    凡川很欣慰,南雅锦的话一针见血,准确的点中了凡川的心思,凡川便回声道:“雅儿,我很累,真的很累……”

    南雅锦却打趣道:“你累,还不忘你的小娘子灵儿呢,哎呀,我倒是想早些认识这个灵儿妹妹呢!”

    凡川本来忧郁的心绪瞬间被打乱,只好苦笑道:“哎呀,雅儿,我们在说正经事呢,你能不能别调侃我了?”

    南雅锦在嬉笑一番过后,便恢复了正常,出声道:“好啦好啦,不逗你了,不过你想一想啊,这个珠玑会就此罢休吗?”

    凡川摇了摇头道:“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所以,我才决定不能只身前往南异兽族了。”

    “你还想去南异星球?”南雅锦惊呼道。

    “是啊,本觉那个家伙还活着,我跟他的账还没算完。”凡川恶狠狠道。

    南雅锦则是沉思了一番后,缓缓出声道:“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正如你所说,现在不可以只身前往南异星球了,危险太大了。”

    南雅锦似乎能察觉到一些端倪,这让凡川由衷的欣慰,毕竟凡川没有将胡子仙人临死前的遗言告知南雅锦,也就是所谓的西宫仙君珠玑的阴谋,想要利用异世大陆前来清剿修真者,然而南雅锦却能想到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倒是让凡川有些惊讶。

    但凡川为了不造成恐慌,终究还是没有跟南雅锦说出真相,况且眼下有了本真修炼心法,相对之下,安全倒是多了保障,况且,凡川还不能确定胡子仙人的遗言是否便是准确的,眼下只能先去往仙界,再慢慢的了解了。

    “是啊,从你这儿离开之后,我就去往仙界了。”凡川缓缓出声道。

    “这么着急吗?”南雅锦的脸上闪过一瞬的失落。

    凡川知道南雅锦和宛灵不一样,南雅锦相对之下经历颇多,更是一代阁主,在权衡事情之中,都会显得较为冷静和成熟,这也是凡川为何会直接说出自己的离开,并没有解释太多。

    “恩,是很着急,不过……”

    “不过什么?”南雅锦抬起了头。

    “不过,我可以多陪陪你,但是,我也不知道仙界会何时召唤于我。”凡川尴尬道。

    南雅锦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已经够了。”

    气氛开始变得朦胧了起来,凡川享受着这种朦胧,同时更沉浸在这一份难得温馨之中。

    片刻,凡川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便出声问道:“对了,雅儿,神源门弟子的人数统计出来了吗?”

    “噢,对,忘了告诉你了,已经统计出来了,只剩下……一百二十一人了。”南雅锦说话的同时,脸上闪过一丝忧虑。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雅儿,我想现在去神源门的残墟那里看看。”

    南雅锦愣了一下,出声道:“现在吗?再过两个时辰,天色就要黑下来了,来得及吗?”

    凡川微笑道:“来得及,你忘了你男人现在可是仙人。”

    “恩……”南雅锦绯红了脸,低着头继续出声道:“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凡川捧起了南雅锦的脸颊,深情的出声道:“我自己去去就回,你现在只需要铺好床被,等着我回来……”

    “哎呀,你好坏呀你!哼,不理你了。”南雅锦娇羞的转过了身。

    凡川笑了笑,随即便在南雅锦不注意的情况下,一个闪身离开了清雨阁的主殿。

    由于清雨阁和神源门同在一个大陆上,所以距离上并不是很远,只是需要从天湛城去到祈神城,最终凡川选择了极速飞行,并没有使用仙术挪移阵法。

    就在天湛城飞往祈神城的之中,凡川还看到了半空中时不时飞过的迅炎鸟,看到迅炎鸟的出现,凡川便想起来了当初凡群真人送给自己的一匹极为稀有的古冰狼,记得当时将古冰狼存放在了神源门内,如今想想,满是唏嘘,想必古冰狼也早已死于南异兽族之手了。

    飞行的同时,凡川还在思索着神源门的陨灭,归根结底,这个仇恨应该放在谁的身上,本是元郎兽王出兵剿灭,那么自然算在元郎兽王的头上,可是元郎兽王却死在了胡子仙人的手中,胡子仙人是附属于本觉兽王的阵营,而且因为胡子仙人的出手,还带走了樱白的性命。

    如今的元郎部落早已不存在了,凡川也解决了负责出兵的天丁统帅,可是凡川却毫无报仇雪恨的快感,仿佛这一切都像是在别人的棋盘之中,然而自己只是一颗冒死前进的棋子罢了。

    最终,凡川将这一切的最终答案,归结到了西宫仙君珠玑的身上。若不是其的阴谋实施,也不会造成这后来的一切因果。

    就在凡川还为这一切因果而感到忧虑的同时,脚下却已浮现出来了神源门的残墟。

    凡川连忙低身降落,很快便来到了神源门残墟的一旁,而凡川大概的估计了一下,此刻自己所站的位置,刚好是神源门当初的主门之处。

    可如今,却是一片断壁残垣,周边时不时的还会跌落一块瓦片,发出的声响无不震慑着凡川的神经,而在残墟的个别地方,还能看到裸露出来的森森白骨,让凡川很是触景伤情。

    为了抛开这压抑的情绪,凡川刻意的望向远方,却发现有几只迅炎鸟正围绕着神源门的残墟徘徊,而且其背上并没有修真者驾驭,想必这迅炎鸟的主人已是这神源门残墟里的森森白骨了,然而坚持徘徊,可能是对生前主人的一种哀悼罢。

    凡川是发自内心的难过,往日偌大的神源门,号称整个东固星球上最大的修真门派,如今却成了这一片片看不到尽头的废墟,无论在谁的眼中,这都让人难以接受。

    凡川不觉间想起了凡群真人慈祥的笑容,还有九战蛟龙宫汘的重情重义,以及枢老的严谨为人,更有千千万万的神源门修真弟子的坚强,凡川不觉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但是被凡川给压制住了。

    “微波有恨终归海,明月无情却上天。”

    凡川情不自禁的吟唱着,却有一种难言的心绪在心底狠狠的扎了根。

    凡川停留了大概一个多时辰,眼见天色稍稍灰暗了下来,凡川这才平复着心情,致使自己不去想这么多,准备着回清雨阁的路程。

    害怕南雅锦为自己的担心,凡川离开神源门残墟之后,便布下了仙术挪移阵法,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凡川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了清雨阁之内。

    凡川的离开和归来,似乎并没有多少人知晓,当然,更多人是不敢相信凡川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仅仅两个时辰之内便可以在清雨阁和神源门来回一趟,这在修真者身上,是很难做到的,几乎不可能做到。

    凡川内已没了之前的那般熙熙攘攘,好像各派的修真弟子都已被安置妥当,各自回到了厢房之中修炼,亦或者休息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