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神源遗孤
    看到美仙楼,凡川便想到了那个善于卖弄风骚的玲娘,本想着再走进这美仙楼,看看和当初有没有什么变化,但随即想到时间的紧迫,凡川便不再逗留,而是跃身于半空之上,向着天湛城之北极速飞去。

    由于清雨阁和天湛城的距离并不远,凡川很快便来到了清雨阁的主门之外,从不远处,凡川就已注意到清雨阁的不同,熙熙攘攘的修真者人群拥挤,像是毫无秩序可言,却有能从其身着的衣服不同,来分辨所属的阵营,自然,凡川也看到了少数了神源门的弟子,以及一身黑袍加身的隐宗修真者。

    虽不明其里,但凡川却隐隐间可以猜到一些,想必都是南雅锦的作为。当脑海中出现南雅锦的身影之后,凡川不觉间便加快了步伐。

    虽然清雨阁内华盖云集,人山人海,但主门之处依旧还有不少名清雨阁弟子负责守卫,待凡川走近主门之时,四名清雨阁守卫弟子便站出了身,挡住了凡川的去路。

    凡川见南雅锦的心切,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道:“我是凡川,我要面见你们阁主,麻烦速速通报。”

    四名守卫弟子起初只是诧异了一番,但随着凡川的话音落地,四位守卫弟子竟连忙转身离去,主门之处只剩下了两名守卫弟子。

    凡川内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多修真者?”

    守卫弟子的回话刚好验证了凡川的猜想,只见其中一名守卫弟子恭敬的出声道:“回前辈,这是我们阁主在布施号令,寻找整个东固星球上的神源门逃难弟子。”

    果然,凡川会心的点了点头,没再出声。

    然而唯剩的两名守卫弟子却突然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前辈,您要不要先进去?其实……不用在这里等。”

    “噢?不是需要等传话吗?”凡川不解道。

    两名守卫弟子却摇头道:“不不不,别人是需要等候传话,可您不用,您当初的博仙一战早已名震整个天湛城了,再说了,您与我们阁主的关系……”

    “呃,你们认识我呀。”凡川略显尴尬,但内心却是洋洋得意。

    “这是当然,您的伟岸事迹,我们清雨阁的弟子们都知道……”两名守卫弟子的眼中神采奕奕,仿佛眼前的凡川便是他们心中的榜样。

    凡川微笑着回声道:“两位仁兄过誉了……”

    接着,清雨阁内传来了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凡川想着,就要见到南雅锦了,虽然离别并没有多久,但内心依旧还是很激动。

    而就在这时,两名守卫弟子中的一名弟子再次对着凡川出声道:“前辈,这些天阁主忙坏了,从阁主回来那日起,阁主就一直没有休息过,我们这些弟子是主休息休息,可阁主根本不听,还望前辈能宽慰几句,让我们阁主休息一番。”

    凡川很错愕,但同守卫弟子一样,也很心疼,本来凡川计划到了东固星球,传授完本真修炼心法之后,便离开,但此刻,凡川立即决定留下多陪陪南雅锦。

    “放心吧,我会让你们阁主好好休息。”凡川笑道。

    “多谢前辈了……”两名守卫弟子再次躬下了身。

    也就是在两名守卫弟子躬身之时,不远处便传来了让凡川魂牵梦绕的细腻声音。

    “凡川!”

    凡川连忙寻眼看去,正是南雅锦,而在南雅锦的身旁,还跟着凡若和隐宗宗主杀不尽。

    “雅儿!”

    说着话,凡川一个闪身而动,便出现在了南雅锦的身前,不顾南雅锦的错愕,以及周围的人,凡川一把便将南雅锦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同时亲吻着南雅锦被几缕发丝盖住的额头。

    “哎呀,凡川,你干嘛,别人都在看呢……”躺在凡川怀中的南雅锦试图挣扎着。

    凡川见状,也只好先将南雅锦从的自己怀中移开,然后目光看向了凡若。

    “凡若,好些了吗?”凡川试探性的出声问道。

    凡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劳烦哥哥担心,我已经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了。”

    凡若的这一声“哥哥”却让凡川猛然间颤动了一番,看来凡若对自己的隔阂已经消弭了,凡川这样想着,欣慰的接着出声道:“呃,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不能活在痛苦里,回头……我便去神源门那里看看。”

    凡若抿了抿嘴,轻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但此刻对于凡川而言,还是有感而发的,毕竟偌大的神源门顷刻间竟然毁于一旦,自己的父亲和亲近的人,几乎全都不存在了,凡若此刻的心情,凡川深深的理解,也感同身受,毕竟对于凡川而言,凡群真人也是自己的叔父,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

    也正是此刻,凡川在内心也做下了一个决定,那便是对于凡若的照顾,以后也要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即使凡若就是自己的堂妹。

    见凡若不再说话,凡川便看向了一旁的隐宗宗主杀不尽,微笑着出声道:“杀宗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杀不尽则恭敬的躬身施礼道:“见过凡川少侠,老夫近来还好,劳烦少侠费心了。”

    “那就好。”凡川微笑着,再次将目光看向近前的南雅锦,这才清晰的看到,南雅锦此刻疲惫的神色,尽管眼神中充斥着激动,但黯淡无光的面相,却让凡川心疼不已。

    “怎么能让自己这么累呢?”凡川看着南雅锦,心疼的出声道。

    南雅锦则是欣慰的轻轻摇头道:“哪有,我还好啦,没事的。”

    此刻南雅锦的衣着正是当初凡川第一次见到南雅锦时,南雅锦所穿在身上的红色长裙,但说是长裙,却也不太准确,因为没有长裙里的秀气,反而更像是长衣,给人一种可远观不可近触的感觉。

    看到南雅锦再次穿上这件红色长衣,凡川不知道为什么,犹为感动,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动。

    “看什么呢?”南雅锦在看到凡川愣了几秒钟之后,轻声问道。

    “呃,没什么,没什么,就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想你了……”凡川笑着出声道。

    “哎呀,你干嘛……”南雅锦表现出了往日少有的羞涩,不停的推搡着凡川的胸口。

    凡川本想再贫嘴几句,但在看到一旁的凡若依旧面无表情之后,凡川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神源门的陨灭在前,凡川自问也不可能这么随心所欲,不过旁人理解不了,只有凡川自己能理解,面对这种生死离别的伤痛,凡川也许早就已经麻木了,如今能换来一丝丝的幸福感,凡川都觉得是奢侈,所以才会在见到南雅锦的第一瞬间,就忍不住表达出爱意。

    恢复了正常之后,凡川内接连涌现的人群,便出声道:“雅儿,你这是在寻找神源门遗留的修真弟子们吗?”

    “恩,你怎么知道?”

    “刚刚听说了。”凡川顿了顿,继续出声道:“找到了多少人?”

    听到凡川的问话,南雅锦随即恢复了一代阁主的样子和风范,认真的出声道:“我刚刚已经让今寒和画忆去统计了,还未答复我,如今整个东固星球上也再寻不到别的神源门遗留弟子了,活着的现在都在这里……”

    凡川放眼看了看,大概的估摸着也就一百多名神源门的修真弟子了,不禁一番唏嘘道:“哎,事不遂人愿,他们能活下来也是自己的造化,只是以后想要重建神源门,倒是难度颇多呀。”

    南雅锦却摇了摇头道:“不,虽然神源门只活下来了这些弟子,但以后神源门的重建一事,我清雨阁定然倾力相助,我已经和棋老商讨过了,在重建神源门之时,我们会派去一千名清雨阁弟子相助,在基础重建好了之后,我们会让其中的五百名清雨阁弟子就留在神源门内。”

    南雅锦的话音刚落,杀不尽便附声道:“是啊,凡川少侠,老夫与南阁主的想法是一样的,也愿意出一千名隐宗弟子,前来相助神源门的重建,而且老夫愿意让一千名隐宗弟子全都留在神源门内。”

    “如此……甚好,甚好!”凡川欣慰的不停点头道。

    凡川何尝不知,这一千名修真弟子对于一个门派而言,是何等之重,清雨阁的规模并不大,能留下五百名弟子在神源门内,也可见南雅锦的决心和热心,而隐宗虽然是整个椋极大陆上最大的修真门派,而且历史久远,但拿出一千名修真弟子来到别的大陆定居,想必也是决心重大。

    不自觉之间,凡川便对着杀不尽和南雅锦躬身施礼道:“多谢,多谢,多谢……”

    杀不尽还好,同样躬身回礼道:“凡川少侠不必多礼,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然而到南雅锦这边,在看到凡川竟对自己躬身施礼之时,南雅锦瞬间有些错乱,刚刚的一代阁主的模样和风范瞬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略显尴尬的回声道:“哎呀,凡川,你这是干嘛?我……我帮助若儿妹妹,这是应该的!再说了,当初神源门对我清雨阁的恩惠也很多,我做的不算什么的……”

    凡川终于站直身子,深呼吸了一口,接着缓缓的出声道:“那好,这件事就按照你们说的来办,我们来说下一件事。”……

    …………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