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再见亦冬
    完全用不着仙术挪移,仅仅只是凡川的心念动处,便已闪身来到了寒逍遥城之外。

    凡川看到,久违了的寒逍遥城还和以往一般,门派的主门建立于山脉之上,凡川还需飞跃过眼前的一座山,才能准确的来到了寒逍遥城的主门处。

    为了节省时间,凡川并没多想,转身消失,闪现出身,便已站在了寒逍遥城的主门之外。

    如今这般轻松的来到了寒逍遥城的主门之外,凡川不禁的回忆起了当初身为修真者时的情景,记得那时候想要来到此处,还需要踩着碎星飞剑,沿着山脉飞上许久才可到达。

    一番感慨和唏嘘过后,凡川便走向了寒逍遥城的主门处,和其他修真门派相仿,主门处定有修真弟子负责守卫。

    面对凡川的突然而至,两名寒逍遥城的守卫弟子有些错愕,随即便礼貌的出声道:“敢问您是?”

    两名守卫弟子说话的同时,并不敢注视凡川,似乎被凡川周身的气息给震撼到了一般,竟显得有些仓促和畏惧。

    凡川则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叫凡川,是来找你们宗主亦冬大哥的。”

    凡川的话音刚落,两名守卫弟子吓得瞬间倒退了数步,用着极度颤抖的语气出声道:“您……您真的是凡川前辈?我……我等早就对您有所耳闻,只是无缘相见一面……”

    然而其身旁的另一位守卫弟子却同样哆嗦着出声道:“前……前辈,我这就去请宗主来……您稍等!”

    留下了一名守卫弟子陪着凡川,另一名守卫弟子便仓皇的离开了。

    凡川微笑的看着剩下的这名守卫弟子,温声道:“对了,你们宗主近来如何?身体可都还好?”

    被问起的守卫弟子好像很害怕凡川,哆哆嗦嗦的回声道:“我们宗主好……很好。”

    凡川笑了笑,继而出声道:“还有啊,我刚刚说我是凡川,你们怎么就这么相信呢?不怕我撒谎吗?”

    守卫弟子连忙双双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是前辈您的传奇早已在整个北原星球传遍了,人人皆知,而相信您,是因为我们寒逍遥城里有一副您的画像,所以我才认出了您,只是您这头发……”

    凡川再次笑了笑,甩了甩头上的白色长发,继而出声道:“你们宗主还留有我的画像?哈哈,我还成了北原星球的传奇?哈哈,有意思……”

    正在凡川和守卫弟子正交流之时,寒逍遥城内便急匆匆的传来了一声喊话。

    “可是我的川弟回来了?”

    凡川熟悉这声音,定然是寒逍遥城的宗主,亦冬。

    “大哥,是我!”

    凡川回应着,同时向着寒逍遥城内看,而那名守卫弟子连忙给凡川让开了道路,凡川便点头致谢,随即走进了寒逍遥城内。

    很快,凡川便与亦冬再次见面了。

    “川弟!真的是你!”亦冬惊喜的叫喊着,同时一把抱住了凡川。

    凡川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亦冬的激动,因为此刻两人相拥,凡川甚至都感受到了亦冬加快的心跳声。

    “大哥,好久不见呀,近来可好?”凡川说着话,同时两人的拥抱分开了。

    亦冬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真实情况,便一直在凡川的周身围转,当其看到凡川一头白色的长发之后,便着急的出声道:“川弟,你这头发怎么了?可是有人害你?对了,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大哥我可是寻过你很多次,都没有你的消息……”

    听到亦冬的关心,凡川甚是感动,看来自己还是有真朋友在的,最起码在这个北原星球之上,除了至亲的镜爷爷之外,还有一群关心自己的兄弟和朋友,凡川很知足。

    于是凡川便欣慰的出声道:“大哥,这白发一言难尽,不过我倒是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好,至于我这些年的情况,哎呀,总而言之,经历了一些磨难,倒是没有丢了性命。”

    亦冬听后,会意的点了点头道:“好好好,现在回来了就好,比什么都好,过去的都过去了,大哥不问了,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谢谢大哥。”凡川真诚道。

    “哎呀,我们兄弟两个还客气什么?快快快,咱们现在就去喝上几杯,你就在大哥这里多住上些时日,可不要急着走啊,大哥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呢!”亦冬拍着凡川的肩膀,出声道。

    亦冬的豪爽再一次让凡川折服,可凡川却知道根本没有时间停留,为难之下,凡川只好将本真的修炼心法之事全盘托出,同时也与亦冬说了自身已为仙人之体的事情,然而最重要的,是说出了自己当下的为难,真有要事缠身,完全没有时间停留,甚至一杯茶的时间,都是相当紧迫。

    不是凡川不愿停留,只是凡川身不由己。

    听完凡川的叙述之后,亦冬起初很开心祝贺凡川已为仙人之体,可再想到凡川要马上离开,则显得有些失落。

    “川弟啊,你这成仙了,真的就这么忙吗?连陪大哥喝上一杯的时间都没了?”亦冬的失落中,还有一丝丝情绪存在其中。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大哥,希望你体谅我这一次,待我仙界之事忙完之后,定然回来和你来一场不醉不归!”

    亦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出声道:“哎呀,大哥也不是非要留你,只是这么久没见,突然相见了,大哥我欢喜的紧呢,可是,你这又突然要走,大哥我这激动的劲儿还没过去呢……”

    “大哥,真的对不起……”凡川同样很失落。

    但亦冬很快便理解了凡川的苦楚,接着便没有再说出令凡川为难的话,而是掏出了自己的灵集简,递到了凡川的身前。

    凡川和之前一样,毕竟仙气无法操控灵集简,凡川只好同样让亦冬亲自复制,同时交待了亦冬需要去玄阴们传授之事,亦冬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一切商定,凡川便想着需得离开,然而从凡川到寒逍遥城,直至离开,这其中竟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凡川甚是唏嘘和感慨。

    “大哥,我真得走了……”

    “好,你去吧,大哥我会一直等你回来,陪大哥我来一场你说的不醉不归。”亦冬说着话,脸上终究还是闪过了不舍的神色。

    凡川同样不舍,只是对于离别,凡川早已经历的太多了,同样的,凡川对离别甚至都有些无感了,这种无感,乃是真诚对待爱情和友情,以及亲情的一种淋漓尽致的体现。

    凡川不再纠结于离别之言,只是再次叮嘱了亦冬几句关于本真修炼心法之事,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寒逍遥城。

    然而这一次,亦冬也没有再说出挽留的话。

    待凡川离开寒逍遥城之后,亦冬只是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灵集简,左顾右盼,好像还未从刚刚的激动和失落的落差之中走出来。

    亦冬身旁的两名守卫弟子这时便对着亦冬恭敬出声道:“宗主,这位凡川前辈,可就是您常挂在嘴边的结拜兄弟?”

    亦冬点了点头道:“是的,是他。”

    两名守卫弟子接着出声道:“可是宗主,您不是说凡川前辈是孤真派的掌派,又是夜月门的宗主吗?怎么他……”

    “他现在是仙人。”亦冬抢断道。

    两名守卫弟子顿时瞪大了双眼,似乎想通了刚刚自己为何在见到凡川第一眼之时,便已不自觉的在内心里生出畏惧之意了。

    时间总爱折磨着匆忙的人,岁月便是压榨着向上的心灵。

    等凡川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夜月大陆上的月惊城,此地距离夜朝城很远,虽然没有夜朝城那般如此之大,但月惊城却是整个夜月大陆的另一端,然而在月惊城的周边,则存在着两大修真门派,仙云魅派和古咒教。

    凡川这是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对于有过过节的古咒教,凡川则是像对待玄阴们一般,自己亲身传授给仙云魅派本真的修炼心法,然后让仙云魅的修真者前去古咒教传授,当然,古咒教接受与不接受,那只能是古咒教自己的事情了。

    凡川多次来过仙云魅,自然记得前往仙云魅的具体路线,于是凡川便开始在脑海中搜寻具体的路线。

    很快,再一次的心念动处,凡川已然来到了仙云魅派的主门之外了。

    瞬间花香扑鼻,这是仙云魅的特色,因为在仙云魅整个修真门派内,各处都栽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甚至有很多凡川都叫不上来名字。

    从不远处向着仙云魅的主门看去,依稀可以看见几名女修真弟子负责守卫主门,自然,整个仙云魅里全是女性修真者,这也是整个北原星球上唯一的一个只有女性修真者的修真门派。

    为了节省时间,凡川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守卫的女弟子似乎一眼便认出来了凡川,这倒是省去了凡川诸多的等待时间。

    “敢问阁下可是持派上尊?”两名女弟子注视着凡川出声道。

    凡川笑了笑,看来自己这个虚无的职位倒也好使,于是凡川便点了点头回声道:“是我,我来找凝霜师姐。”

    “啊!真的是持派上尊!上尊快快有请……”

    两名女弟子面对着凡川英俊的脸庞,似乎有些娇羞,便低着头,引领着凡川走进了仙云魅内……

    …………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