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感情升华
    任由宛灵娇羞的在凡川怀中挣扎,凡川依旧不松手,而是径直的推开了厢房的门,直接走近了床边,将宛灵缓缓的放在了床上。(最快更新)

    “哼,你好坏,你好坏!”宛灵虽然在嗔怒着,但并不抵触凡川的接近。

    凡川则是平复着激动的情绪,缓缓的褪去了身上的玄色长衣,也爬上了床去,同时将轻纱的床帘撇下,制造出了一个属于宛灵和自己的温馨小窝。

    此刻的凡川内心,只有一个坚定的决定,那便是要让宛灵做自己真正的女人。

    看到凡川只身着着白色内衣,宛灵便捂住了双眼,娇羞的出声道:“凡川,你要干嘛?”

    凡川则是缓慢的躺在了宛灵的身边,将嘴巴依附在宛灵的耳边,轻轻呼气,深情道:“灵儿,我……想要你。”

    “恩……恩……”

    宛灵的呼吸声明显的紧促了起来,虽然嘴上还在嗔怒凡川,但身体却是毫不抵触凡川的爱抚。

    凡川则是依靠着微醺的酒意,享受着当下的美好,缓慢且轻柔的拉开了宛灵腰间的束带,同时温柔的褪去了宛灵身上的绿色长裙。

    然而宛灵在一阵无力的略微挣扎之后,也开始迎合凡川,想要真正做凡川的女人。

    凡川看到了宛灵那如雪的肌肤,以及娇小却极度诱人的身材,还有令凡川魂牵梦绕的前凸后翘,此刻的凡川犹如进入了一个梦幻的国度,幸福感延伸至内心。

    随着宛灵的迎合,凡川便大胆了起来,用力的嗅着宛灵身上的香味,接着轻轻的翻身,压在了宛灵的身上。

    “嗯嗯……”

    “嗯嗯……”

    宛灵娇羞的喘息声不断,这同时也刺激着凡川的每一根神经。凡川清晰的感受着体内仙气的翻涌,以至于无法自拔。(最快更新)

    这一夜,凡川和宛灵全都沉醉在了彼此的**里,内心里,深情相拥,一直到了天亮。

    凡川几乎一夜没有睡着,只是静静的欣赏着宛灵,而宛灵却好像有些疲惫,很早便睡着了。

    待第二天天亮之时,宛灵还没有醒来,凡川则是率先坐起了身,穿好了衣服,便打算着接下来的行程。

    凡川想着,临去仙界之前,还有必要去一趟东固星球,了解一下南雅锦和凡若如今的情况,以及包括神源门陨灭之后的等等。

    再其次,凡川还想着要再去一趟南异星球,想要找本觉兽王算一算账,可是凡川又有些担心西宫仙人的埋伏,毕竟在珠玑的诡计中,南异本觉兽王便是其的一颗棋子,凡川不能鲁莽的行动。对此,凡川甚是纠结。

    再其次,那便是对于长邢老者的嘱托,这本真的修炼心法是将要传授整个修真界,然而当下,凡川只传授给了孤真派和夜月门,凡川在想着,如果能将传授的事情交由别人来做,那便是再好不过了,可以省去自己很多的时间,可是凡川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妥,毕竟修真界的门派之间,都存在着异样的想法,凡川不敢保证别的门派就会全然相信这本真的修炼心法,何况是其他门派的弟子前来传授。

    一时间,凡川也找不到合适的修真者来帮助自己传授,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决定还是自己亲身前去,这毕竟关乎着整个修真界以后的命运取向,堪称是一件大事,凡川也务必要做到尽心竭力。

    只是凡川也想好了,其他门派的传授所用时间,尽量缩短,毕竟凡川也不知道仙界如今到底怎样了,万一来不及,凡川是很不甘心的。

    “你起来了?”

    正在凡川细细打算之时,宛灵的悦耳之声从凡川的身后传来。(最快更新)

    凡川连忙转身看去,只见宛灵已经穿好了衣服,还是那一件清新脱俗的绿色长裙,只不过,当下宛灵的脸颊却还是绯红绯红的,似乎还未从昨夜的羞涩之中走出来。

    凡川微笑着,便走近宛灵身前,一把将宛灵揽入到了自己的怀中,轻声道:“灵儿,你今后可就是我的女人了……”

    宛灵娇羞的捶了一下凡川的胸口,继而娇嗔道:“怎么啦?敢情以前我都不是你的女人吗?非……非得做了那事儿,才算是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凡川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咱们……咱们的感情升华了,对对,就是升华了。”

    凡川话说的甚至都有些哆嗦,不过回味昨夜的感受,凡川却是幸福感溢于言表。

    凡川脑海中曾有过一个挺猥琐的念头,那便是在回顾自己的女人中,有谁跟自己发生过关系了,凡川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北语,当然,那也是北语的第一次,后来,便是樱白,再然后,便是如今跟宛灵,当然,还有烟紫和南雅锦没有发生过关系。

    这种猥琐的念头只在凡川的脑海中漂浮过了一遍,自那之后,凡川便再也没有刻意去思考过了。

    依在凡川怀中的宛灵,忽然情绪好像有些低落,只听其缓缓的出声道:“你……确定今日便走了吗?”

    凡川抿了抿嘴,有些不舍的出声道:“灵儿,你也知道,我有诸多的不舍,特别是你,可是我……”

    宛灵连忙伸出手指堵住了凡川的嘴,打断道:“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解释了,我也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我想你从仙界忙完之后,就赶紧来看我,必须要第一个先看我,不准先看北姐姐,不然,有你好看!哼!”

    凡川笑道:“好好好,我答应你,若是能有机会回来,我肯定第一个先看我的娘子,我的灵儿,好吧。”

    宛灵又噘了噘嘴道:“哎呀,你这一走,得多久才能回来呀?”宛灵说着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便神情慌张的继续出声道:“对了,那个西宫的什么仙君,叫珠玑那个坏人,他那么坏,他会不会伤害你?你可要保护好你自己,灵儿可不准你有什么危险!”

    凡川勾了勾宛灵的鼻尖,深情道:“放心吧,灵儿,没事的,仙界东宫这么多仙人在,珠玑不敢随意冒犯的。”

    “那就好,那就好……”宛灵便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凡川有些心疼,但也终究不能留下任何许诺,毕竟凡川自知对于仙界的情况一无所知,以后真的会发生什么,凡川也不知道,所以此刻的诺言对于宛灵来说,只能是伤害。

    再一番唏嘘和离别前的不舍,凡川又陪着宛灵在厢房内待了半天之久,终于在日上正午之时,凡川这才走出了厢房。

    宛灵从厢房走出来,本想送一送凡川,但却被凡川给拦下了。

    “灵儿,你今日哪里都别去了,昨夜我们那个啥之后,你需得多在床上休息,记住我的话,我会一直爱你,深深的爱着你。”

    宛灵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一般,毫无保留的释放着内心深处的情感,哭诉声不断。

    “凡川,夫君,灵儿也爱你,很爱很爱,灵儿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回来。”

    宛灵的眼泪已经如泉涌,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凡川十分心疼,于是便再次走近宛灵的身前,低下头,深深的吻在了宛灵的红唇之上,接着又吻遍了宛灵的整个脸颊,以及耳根。

    “灵儿,别哭了,听我的话,快回去休息。”

    凡川说完这句话后,连忙转身,但却被宛灵伸手给拉住了,而凡川却一把将宛灵的小手给甩开了,继而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为的便是将这种不舍的心快些抛之脑后,毕竟前路渺茫,此情此景太过于折磨人了。

    宛灵的哭声还在身后传来,凡川再也没忍住,几滴眼泪从眼眶中夺出,凡川有些恨自己,之前便立下决心不再流泪,可这才过去了没多久,便已难过至此,更痛恨命运的挣扎,明明可以长相厮守,却非要这般忍受别离。

    为了不让宛灵看到自己的难过,凡川随即便咬着牙转身消失了,然而待凡川再现身的时候,是在宛灵所在的厢房的正上空。

    凡川在上空中漂浮着,静静的看着地面上的宛灵,眼见宛灵还依附在门旁啜泣,凡川便不忍离开。

    凡川这一漂浮便又耗去了将近一个时辰,直至一个时辰之后,宛灵晃悠着身体走进了厢房之中,并且关上了厢房的门,凡川这才安心的离开。

    平复着情绪,凡川想了想,当下是在夜月门,距离最近的修真门派,那便是同在夜朝城的玄阴们,可是凡川想到夜月门和玄阴们往日的种种过节,凡川又不知该怎样去传授本真的修炼心法,若是因为往日的私怨而不去玄阴们传授的话,这又违背了长邢老者的本意,凡川有些为难了起来。

    几番思索之后,凡川便决定还是先去同在夜月大陆夜朝城的寒逍遥城,去面见自己当初的大哥亦冬,然后将本真的修炼心法传授与其之后,再交由亦冬前去玄阴们传授,若是玄阴们肯接受,那自然最好,若是不肯接受,只能说玄阴们的福泽未到,当然,这也怪不得凡川。

    既已决定,凡川便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去往寒逍遥城的具体路线,因为距离并不太远,毕竟都同在夜朝城的范围内,虽然夜朝城是一座大城,但对于如今拥有仙人之体的凡川而言,对待夜朝城,早已没了当初的震撼。

    于是在凡川心念动处,便瞬间消失于上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