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夜月朦胧
    看到仙魄绝殃的情绪缓和了许多,凡川这才欣慰的回声道:“我能有什么打算?以后的路,已经被铺好了,我的老白师尊按照我父亲临别的旨意,让我掌管仙界东宫。(最快更新)”

    “哦?”仙魄绝殃有些惊讶的继续出声道:“让你做东宫的仙君吗?可是你如今的修为境界……”

    “我知道,我的修为境界仅仅只是初仙,我也不想做什么仙君,只是,这是我父亲对我的期望,也是他的夙愿,我会去往仙界东宫,会尽力帮助仙界东宫,最起码,不会让东宫就此没落,若是以后有了那个能力,我定然要珠玑血债血偿!”凡川抢断道。

    仙魄绝殃则是叹息了一声道:“凡川,我相信你的才智和判断,也很惊讶你修炼的速度如此之快,不过,如今珠玑可是净仙之境,仙君大人没了,珠玑当下可算是仙界里修为境界最为高深的一位仙人了,而且珠玑此仙诡计多端,你可要时时刻刻小心呀……”

    凡川中肯的点了点头道:“小心这是自然,当然,在我没有十全的把握下,我不会冲动行事,我也知道,眼下我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仙界东宫。”

    仙魄绝殃满意的点头道:“是啊,你能说出这番话,也证明了你的远见,我相信你,也始终为我东宫祈福。”

    接着,凡川又给仙魄绝殃说了一些关于九天和仙令的趣事,以及其中弄巧成拙,以及让西宫仙人出其不意的过程,惹的仙魄绝殃微笑出声,但就在凡川说到寻隐枪被毁的时候,仙魄绝殃却是瞬间严肃了起来。

    “唉,寻隐枪跟了我上千年了,能在你的手里消失,也算是它的福分吧。”仙魄绝殃叹息了一声。

    凡川有些心疼,毕竟寻隐枪曾助凡川经过了很多的为难时刻,如今说没便没了,凡川也是深感可惜。(最快更新)

    “前辈,寻隐枪的账,我也会算到珠玑的头上,还有他当年掳走我的女人,一笔笔的账,我都会清楚的记下来。”凡川坚定语气道。

    仙魄绝殃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让你去做什么,只是为那把寻隐枪感到有些可惜,你千万别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待你去了仙界之后,东宫里定然还有更适合你的仙器,切莫心急。”

    “是是是,我知道了,前辈。”凡川诚恳道。

    接着,只见仙魄绝殃的幻影绕着凡川转了几圈之后,出声道:“好了,凡川,你该回去了,你如今已背负东宫少君的名誉,那么此地便不宜久留,早些回仙界吧。”

    凡川点了点头,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最起码知道了关于仙界的很多往事,也顺带解开了凡川对于凡别的一个心结,凡川自认收获是较多的,如今离去,便也知足了。

    “如此,再会了,前辈……”凡川对着仙魄绝殃躬身施礼道。

    仙魄绝殃却是晃动了一下金色的幻影,随即一声不吭的消失不见了。

    凡川自然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便也转身消失,离开了这地底之下的禁仙池。

    等凡川再现身的时候,已来到了夜月门的观云池,也便是禁仙池的地面之上。

    凡川这才注意到,此时天色已黑,皎白的月光刚好照射在观云池的一旁,耳边充斥着小生灵的叽喳声响,远处还有夜月门主殿的灯火之光,整个夜月门显得倒是有些安逸。

    凡川注意到,此刻的夜月门内竟然人烟稀少,凡川放眼看过去,竟然没有寻见任何一名修真弟子,只能隐隐约约的从远处的主殿处,听到模糊的嬉闹声。

    莫非弟子们都在主殿相聚?凡川这么想着,便一个转身消失,来到了主殿外。(最快更新)

    果然,此刻的主殿内坐满了人,其中竟然还有凌关真人,以及征黎、安吾、和易阳三位之前闭关的长老,而梓月和宛灵更是相拥在一起有说有笑,且在众人的面前,还都摆放着一张张小方桌,小方桌上则堆满了各种食物,有酒有肉,还有夜月门特有的鲜花插放在小方桌的一角。

    凡川注意到,此时坐在主殿内的修真者,全是夜月门里职位相对较高一些的修真者,其中还包括白平刃和新凉等人,只有寥寥数几个修真者是凡川从未谋面过的。

    这应该是一场接风宴会,是为凡川和宛灵所举办的接风宴会,而这些熟人,想必也是特意为宛灵所请来的,看来宛灵已经将那种陌生感告诉了梓月,梓月才会这么有心的来准备。

    凡川随即便抛开了在禁仙池里的压抑心情,踏步走进了主殿内。

    “大家快看看!是谁来了!”

    “拜见宗主!”

    “拜见宗主!”

    “宗主您来了……”

    接连不断的问候让凡川停下了脚步,并向着众人一一回礼道:“诸位快坐,快坐下……”

    接着凡川便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主殿的最高位置上,同时,凡川安排了宛灵和凌关真人坐在了自己的两边,而四大长老则是稍稍靠前一些。

    待落座之后,还没等凡川开口,梓月却挺着傲人的身材,摇晃着身体道:“宗主,你去哪了?我和灵儿等了你这么久!”

    凡川看着梓月绯红的脸颊,想必其应该已经多喝了几杯,已经有些微醺的感觉了,凡川便微笑着回应道:“去办了点小事,让你们久等了……”

    这时,之前还未与凡川拜见的另三位长老,也都站起了身,端着酒杯向凡川敬酒,凡川自然是礼貌回应。

    一番客气之后,已酒过三巡,凡川便站起身,端起酒杯,对着在座的众人,出声道:“各位长老,各位弟子们,我虽是夜月门的宗主,但因常年在外,不曾亲身管理过夜月门,为此,我深感歉意,也希望各位可以原谅,不幸的是,我明日还会离开,是有要事缠身,这之后夜月门的大事务,皆有几位长老负责,至于小事务,则有新凉统一取决,还望各位为了我等夜月门的发展,潜心修炼,早日成仙。”

    话音落,场下便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声,也有些许唏嘘声,欢呼声自然是拥戴几位长老和新凉,而唏嘘声,则是宛灵等人的不舍。

    这一场宴会一直进行到了深夜才散,凡川由于不停的与人碰杯,已有了一丝丝的微醺感,凡川自认修真之后,便对烈酒有了免疫,然而记忆最深的一次醉酒,还是当初鲁莽的闯进木季城中,马商队的大哥,莫乾,请自己喝的一顿酒。

    然而如今的微醺,却像是凡川刻意想要去体会的一般。

    很快,主殿内的修真者已经离开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了几位长老和凌关真人,以及宛灵。而白平刃和新凉等人也已经离开了。

    凡川便询问了凌关真人关于本真修炼心法传授之事,凌关真人则回应准备当下开始传授。

    凡川想要几位长老亲身感悟那本真的修炼心法,便也没有多做解释,只由着凌关真人前来解释。

    “真人,如此,便劳您费心了。”凡川抱拳施礼道。

    凌关真人则是温声回道:“宗主快些去休息吧,老夫便在此与几位长老探讨一番,等有了结果,便可以对我夜月门的弟子们实施了。”

    “如此甚好。”凡川微笑着点头,欲转身离开主殿。

    这时,宛灵便一把挽住了凡川的胳膊,同时对着梓月出声道:“月姐姐,灵儿就先陪凡川去休息啦,你记得也要早些休息噢。”

    宛灵此刻的心情似乎很愉快,一直沉浸在这种久违的幸福感中。

    梓月没有回答宛灵,反倒是瞪着凡川出声道:“凡川,虽然你是宗主,但是你若是敢欺负我们灵儿,看我不揍你!”

    梓月似乎真的喝多了,守着几位长老和凌关真人却毫不忌讳的说话,这倒是让凡川显得有些尴尬了。

    “好好好,我们的梓月大长老,放心吧,我怎么会欺负灵儿呢!”说着话,凡川又对着梓月眨了眨眼,示意其当下还有他人在,别这么随意。

    梓月似乎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冒失,便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凌关真人的身后,同时拿出了属于自己的灵集简,准备接受凌关真人的传授。

    凡川见状,便与几位长老和凌关真人再次客气了一番,随后便带着宛灵走出了主殿。

    无心欣赏夜月门的夜色,凡川牵着宛灵的小手,很快的来到了一间供休息的厢房外。

    宛灵看着眼前的厢房,又看了看有些微醺的凡川,有些娇羞的出声道:“夫君,我们……现在就要睡觉吗?”

    凡川故装作一副狡黠的样子笑道:“嘿嘿嘿,当然啦,不然呢?”

    宛灵被吓得花容失色,随即便拿着小拳头不停的捶打凡川的胸口,同时娇嗔道:“哼,你好坏啊你,你可是刚刚答应了月姐姐不准欺负我,你看你,就会欺负我……”

    凡川随即恢复正常,一把将宛灵搂进自己的怀中,深情道:“我的小娘子,夫君怎么会欺负你呢?来来来,夫君抱你睡觉觉。”

    说着话,凡川抽身一蹲,一只手抱紧了宛灵的双腿,一把便将宛灵悬空抱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