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绝殃之谜
    凡川察觉到,此刻的仙魄绝殃很怪异,和以往那般豪爽的气质完全不同,反倒像是有着很重的心事一般,久久难以忘怀。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凡川忍不住好心,便试探出声问道:“前辈,您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您……”

    “没什么。”仙魄绝殃打断了凡川的话,继续出声道:“只是想起来了一些往事,我能被焚去真身,幽禁到这里,也算是你父亲,凡别,仙君大人的开恩。”

    “什么?”凡川惊恐道:“前辈是被先父焚去了真身?为什么啊?”

    没等仙魄绝殃回话,凡川的情绪便已有些失控,只听凡川继续出声道:“前辈,如今您已知道在下的先父便是凡别,您会不会悔恨当初帮了我?还赠与我仙器和九玄丹,还有九天和仙令……”

    仙魄绝殃再一番的沉默,凡川只能焦急的等待。

    不久,仙魄绝殃便缓缓的开口道:“凡川,你说错了,其实是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已知道你是凡别仙君的儿子,而且,我送你东西,毫无悔恨之说,那是我真心自愿的。”

    凡川这有些搞不清楚了,胡乱猜疑道:“可是前辈,您刚刚不是说,是先父焚去了您的真身吗?您不是该……恨他吗?”

    听到凡川这番话,仙魄绝殃却苦笑着出声道:“呵呵,你恨他吗?”

    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有恨过吧,只是……他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我的恨,又有何用?”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不复存在了?”仙魄绝殃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凡川有些错愕,但还是感伤的出声道:“不复存在?呵呵,是死了呗。”

    “什么!死……死了?你说什么胡话?那可是你的父亲大人!简直放肆!”仙魄绝殃的情绪已经到达了顶峰,几乎瞬间都会被点燃。

    凡川吓得倒退了两步,却不知仙魄绝殃为何如此激动,但还是出声解释道:“前辈,我怎么可能说胡话?先父的确是死了,而且是死在了我的眼前,我是亲眼所见,至于死因,是珠玑……你听我慢慢说……”

    接着,凡川便将在南异本觉兽王部落所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给仙魄绝殃复述了一遍,其实包括了珠玑和枯天渐以及钦老的参战,以及凡别等仙人的到来,而且还有双方的对话,凡川也都复述给了仙魄绝殃听。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之后,仙魄绝殃久久没有说话,像是在沉思什么,这反倒让凡川有些坐不住了。

    “前辈,难道您不想说些什么吗?您可以给我说一下,关于您被焚去真身的事吗?”凡川追问道。

    仙魄绝殃却是摇着头叹息了一声道:“唉,看来这便是天命如此呀,不可违抗,不可违抗呀……”

    凡川听的云里雾里,便继续发问道:“前辈,您可以说的详细一些吗?什么天命如此?”

    仙魄绝殃顿了顿,缓缓的出声道:“有些事想必也该让你知道了,容我慢慢与你说来……”

    凡川带着期待的眼神,安静了下来。

    仙魄绝殃像是在回忆一段久远的往事一般,似乎这段往事有些不堪,以至于仙魄绝殃又接连着叹息了两声。

    “唉,其实在很久以前,仙界没有东西宫之分,我想,可能便是因为我的鲁莽,这才导致了仙界土崩瓦解……”

    凡川没有出声,尽管内心很诧异,但依旧安静的等待着仙魄绝殃接下来的话。

    仙魄绝殃见凡川没说话,便继续出声道:“我当时身为隐仙,还是有些权力的,那时候的仙界表面看起来相安无事,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在珠玑突破了净仙之境后,大家便更为担心了,因为珠玑开始拉拢势力,他想一统仙界……”

    “不过,他没有得逞,我等是跟随净仙凡别,也是你的父亲大人,你的父亲主张和平共处,他是一位明君,无论见识和才智,都远超珠玑,所以,我等认为,你的父亲,更适合掌管整个仙界……”

    说到此处,仙魄绝殃的情绪好像有些触动,只听其接着出声道:“都怪我,我为了让你的父亲早些坐君位,便偷偷的出手杀了珠玑的三岁孩子……”

    “什么?前辈,您……”

    听到这里,凡川再也坐不住了,心跳加速,震惊不已,可却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这种内心。

    权位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个三岁孩童的性命,这让凡川有些难以接受,尽管仙魄绝殃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父亲。然而此刻看仙魄绝殃似乎有些异样的悔意。

    凡川没敢声讨,只好强忍着震惊,继续听绝殃慢慢道来。

    仙魄绝殃似乎早已看穿了凡川的内心,只听其接着出声道:“先别着急,我慢慢说与你听……”

    “我杀了珠玑的孩子之后,整个仙界都沸腾了,似乎大战一触即发,也是从那之后,仙界便分为了东西两宫。”

    “而你的父亲,凡别,自然坐了东宫君主之位,可是,你的父亲很小心,他生怕珠玑的残忍报复,于是便将刚刚出生的你,带离了仙界,放在了仙界很少注意到的修真界里,可刚刚听你说的那些,想必珠玑最终还是找到了你……”

    说到此处,仙魄绝殃似乎有些歉意,便对着凡川微微点了点头。

    然而凡川的内心却是翻江倒海,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父亲抛弃自己,可没想到真相却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这让凡川内心的愧疚和悔恨越发的膨胀了起来,再次回想到自己的父亲凡别临死时看待自己的眼神,凡川心如刀割般的疼痛。

    凡川突然有些理解了当初绝殃为何会如此大方相赠仙器等,原来这种心结早已根深蒂固了,换句话说,凡川如今的遭遇,以及凡别的死,和绝殃之间,有着很大的联系,因为绝殃当初出手杀了珠玑的孩子。

    可换种思路来想,绝殃的出手,也是为了确保凡别的君位,凡川不知道该怎么看待绝殃,只是当下的凡川内心很乱,也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

    然而仙魄绝殃似乎感受到了凡川内心的狂乱,但其只是停顿了一下,并没有示意安慰,反倒是继续出声道:“至于我,身为高高在的隐仙,却无耻的出手伤害一个孩子,这在仙界里的条例,是罪大恶极,遭到了众仙的强烈非议,无论我当初的出发点是怎样,结局最终只能是死刑,以至于形神俱灭……”

    仙魄绝殃说到此处,再次叹息一声道:“可是后来,你的父亲不忍下手,最终在他的开恩下,我只是被焚去了真身,从此便禁锢在这地底之下,再没了自由。”

    “唉,这便是所谓的天命吧……仙君大人,我本该随您前去的……”仙魄绝殃说着话,幻化的身影,像是流出了几滴金光色的泪珠。

    凡川则是强行镇定着自己,使自己千万不要妄动,听完仙魄绝殃的话,凡川仔细的感受了很久,总结而言,也许仙界的恩怨早已积累许久,绝殃的出手,只是一条*,一条熊熊燃烧的*。

    凡川并不恨绝殃,反倒是有些感谢绝殃,只是这种感谢,是建立在让自己看清楚了当下的迷惘,以及对自己父亲凡别的肯定。

    凡川回想到刚刚仙魄绝殃用了一个“无耻”的字眼形容自己,想必其对于这权力的相争在看淡了,同时或许有些悔恨当初的鲁莽。

    终于,安静了许久之后,凡川看着情绪低落的仙魄绝殃,出声道:“前辈,没有人可以断定您所作所为是对或者错,只是在那个背景下的运营而生,放开吧,别让自己沉没在这种情绪。”

    听到凡川的安慰,仙魄绝殃明显有些错愕,出声道:“你……不怪我?”

    “我为什么要怪您?”

    “是我的出手,才导致你的流离失所,以及了珠玑的诡异,致使仙君大人死亡……”仙魄绝殃有些愧疚道。

    凡川则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道:“不,您刚刚说了,珠玑的野心早已暴露,这只是权力之间的相争,而前辈您,便是充当了这权力争斗下的牺牲品。”

    仙魄绝殃却反驳道:“凡川,错了,我不配是牺牲品,是我制造出来的祸端,我本来自食其果,却反倒苦了你,丢了仙君大人的性命。”

    凡川依旧安慰道:“前辈,您想多了,其实,您能这么坦言的告诉我,也证明了您的心胸宽广,当然,我也要感谢您,其实我活到现在,并不算是流离失所吧,我挺欣慰这一遭旅程,让我得到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

    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至于我的父亲,您也不用过于歉疚,其实,他是自愿跳进珠玑的阴谋之的,我刚刚也给你说过具体的过程了,我听我的老白师尊说,父亲来之前,便已算到自己将要命陨那里,若论责任和歉疚,也该当是我,若是父亲不为了救我,自然也不会发生这些……”

    凡川说着话,脑海全是凡别的身影,虽然仅仅只见过那一面,且便是永别了,但凡川不知怎地,对凡别的印象,却越发的加深了起来。

    凡川不再出声,仙魄绝殃也陷入到了沉思之,又是一段许久的安静。

    终于,仙魄绝殃在一阵沉思之后,像是想通了一样,便对着凡川出声问道:“凡川,那你以后怎么打算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