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夜月门前
    凡川笑了笑,没有理会白平刃,而是自顾自的布置仙术挪移阵法。

    很快,阵法便已布好,和以往一样,半空的金芒正快速的旋转着,形成了一道类似漩涡的星云。

    接着凡川便让白平刃三人跳进这星云之。

    “这是什么啊?”白平刃三人惊恐道。

    “别问了,按我说的做是了。”

    凡川说着话,推搡着白平刃三人,同时抽出仙气将三人的元真灵神给禁锢了起来,随后便是宛灵,同样禁锢其元真灵神。

    待四人全已经进入到了阵法之,凡川便也跟着闪身进入到了阵法之。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那星云状的仙术挪移阵法便慢慢的消失不见了,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凡川等人。

    然而在凡川等人离开之后,迎湘三个妖灵再次从丛走了出来。

    “丫头,别痴心妄想了,咱们只是个妖灵,凡川怎么会喜欢你呢?”女眉看着迎湘冷嘲道。

    迎湘并没有失落,反倒是很欣慰的回声道:“我不用他喜欢我,只要他过得好,我开心了。”

    “真是个傻丫头。”男君不解道。

    半空的金芒已经彻底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迎湘三个妖灵便再次隐身到了丛。

    然而凡川几人再现身的时候,已经到了夜月大陆的夜朝城的夜月门的山神门之外,只是如今的山神门早已被破,已没了往日的那种神秘。

    隐现出身之后,凡川便连忙将宛灵和白平刃等人的禁锢给解开了。

    白平刃三人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山神门,似乎很惊讶,只听白平刃不相信的出声道:“不可能吧?这……怎么突然回来了?这可是两个大陆之间啊!怎么会这么快?难道我在做梦?”

    凡川笑着拍了一下白平刃的肩头,笑道:“哈哈,老白你是不是傻了?你没有做梦,我们是回来了。”

    浦玄同样震惊道:“宗主,这……这是你说的一瞬间吗?”

    凡川笑着点了点头。

    还是沈佑观察的较为仔细,只见沈佑抽出了真气试图想要试探凡川的修为境界,可当沈佑的真气还未触碰到凡川的身体之时,竟瞬间被吞噬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佑便用着极度惊恐的眼神看着凡川,颤巍巍的出声道:“宗主,莫非……莫非您已成仙?”

    凡川微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了凡川的肯定,只见白平刃三人立即对着凡川恭敬的躬身施礼齐声道:“恭贺宗主!”

    凡川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赶紧回门派。”

    白平刃三人似乎还未从这番震惊清醒过来,向着夜月门里走去的同时,三人还在不依不饶的询问以及探讨。

    夜月门还是和以往一样,幽静带着点点神秘感,且在良好的环境下,安逸是最好的体现,凡川享受着这种久违的感觉,同时更为怀念着这个门派。

    凡川曾在心里想过,如果说孤真派是给了凡川站立于修真界的机会,那么夜月门便是给了凡川成长的机会。

    同以往一般,夜月门主门之外并没有修真弟子守卫,毕竟整个北原修真界对于夜月门的了解少之又少,若不是凡川的缘故,想必此时知道夜月门的修真者也是寥寥无几。

    终于踏入了夜月门的地界里,一行人都显得异常激动,但最为激动的还是宛灵,只见宛灵每走一步都会停留片刻,有时会深深的呼吸,有时会摘一朵鲜花,有的时候更是蹲在地面,不愿继续前行。

    凡川深刻的理解宛灵的所作所为,这是对夜月门的思念甚久才会导致这样,凡川理解的同时,也为宛灵感到心疼。

    毕竟,这里才是宛灵真正的家。

    当然,夜月门里的景色,可以堪称是整个北原修真界里,风景最为怡人的修真门派,哪怕是遍地花开的仙云魅派,也不夜月门里的瑰丽,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仅仅用心灵去感受,便已是留恋许久。

    凡川等人进入了夜月门的地界之后,大概行进了百丈之余,这才忽然跳出来了两名夜月门的修真弟子,拦住了凡川等人的去路。

    “来者何人?”

    没等凡川说话,白平刃却自顾自的走前去,对着那两名修真弟子大大咧咧的出声道:“怎么?白大爷我离开才多久?这不认识我了?”

    那两名修真弟子愣了一下,但随即还是认出了白平刃以及沈佑和浦玄,只是这两名修真弟子对凡川和宛灵,倒是陌生的很。

    “啊?是白师叔,沈师叔,浦玄师叔啊!你们时候回来的呀?我们师尊可是一直念叨着你们呢!”两名修真弟子对着白平刃三人恭维道。

    白平刃依旧大大咧咧的出声笑道:“哈哈,还认识白大爷我呢,不错不错,对了……”白平刃脸闪现过一丝疑惑,接着出声道:“你们师尊是谁来着?”

    听到白平刃的话,凡川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心想着这个老白可真够粗心大意的,人都说着师尊念叨着他,他倒好,连人师尊是谁都忘了。

    然而面对白平刃的疑问,两名修真弟子似乎并不诧异,而是清楚的解释道:“噢,回白师叔,我们师尊是新凉。”

    新凉?凡川记得这个名字,那是从生包死洞里解救出来的一位少年,而且次凡川回来之时,其还缠着凡川要跟凡川出去游历,凡川没有想到,光阴果真似箭,当时的凡人少年,如今竟然都已收徒了。

    得知这一消息,凡川对于两名修真弟子认不出自己和宛灵,也便释然了。

    可白平刃却是隆重的引见了凡川和宛灵,只见白平刃恍然大悟的出声道:“原来是新凉那小子的徒弟,不错,有长进,对了,我来让你们见识一下咱们夜月门的大人物。”

    这一次,两名修真弟子明显很诧异。

    然而白平刃并没在意两名修真弟子的诧异,反倒是粗鲁的拉着两名修真弟子来到了凡川和宛灵的身前,接着便让两名修真弟子下跪。

    “你们俩,快跪下!”白平刃大大咧咧的出声道。

    两名修真弟子面面相觑,毕竟两人不认识凡川和宛灵,可碍于白平刃的压力,两人只好对着凡川和宛灵跪下了。

    凡川见状,瞪了白平刃一眼,便伸手想要将两名弟子扶起来,却被白平刃一把给拦住了。

    白平刃不顾凡川的阻拦,对着两名修真弟子郑重其事的出声道:“你们知道吗?这位仙女,便是我们夜月门一任宗主的亲妹妹,是我们的大小姐!”

    两名修真弟子明显有些震惊,这震惊有对宛灵身份的震惊,也有对宛灵的美貌震惊,只见其两人便连忙对着宛灵磕头道:“拜见大小姐!”

    宛灵同样瞪了白平刃一眼,随即温和的对着两名修真弟子出声道:“干嘛这么客气,站起身吧……”

    可宛灵的话音还未落,白平刃又对着两名弟子大声介绍道:“然而这一位,咳咳,这一位便是我们如今的宗主!”

    这一次两名修真弟子似乎真的吓着了,只见两人瞪大着眼睛,只是瞟了凡川一眼,便连忙低下头去,对着凡川便恭敬的出声道:“弟子拜见宗主!”

    凡川这一次不管白平刃的阻拦,一把便将两名修真弟子搀扶了起来,对着两人微笑道:“无需这般礼节,你们太客气了。”

    白平刃却及时的插话道:“你们两个知道吗?你们的师尊,新凉,是宗主给救回来的,当时你们师尊还只是个凡人,知道不?”

    两名修真弟子似乎还沉浸在震惊之,听到白平刃的问话,只是木讷的摇头。

    白平刃却有些生气的挨个拍了一下两名修真弟子的脑袋,接着出声喝道:“真是榆木脑袋啊?你大爷我的话还没听懂?快去喊你们师尊来啊,宗主回来了,你们师尊不来迎接?”

    两名修真弟子怔了一下,但随即便连续的点头,同时出声道:“是是是是……”

    话音落,两人便向着夜月门内飞快的跑去了。

    待两名修真弟子走后,凡川看着白平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说老白呀老白,这么久了,你这点臭毛病还是改不掉?迎接不迎接的有什么意思?”

    白平刃却是大大咧咧的笑道:“嘿,那不一样,您可是宗主,而且还是一位仙人宗主,他们所有人都该出来迎接的,况且只是叫一个小新凉而已……”

    凡川再次苦笑着,不再理会白平刃。

    宛灵倒是有些兴趣的对着凡川出声问道:“凡川,你说的这个新凉,后来一直在夜月门里修真呢?”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是呀,你没看他都收弟子了。”

    宛灵却突然有些失落,凡川不知所以,便担心的出声道:“灵儿,怎么了?”

    宛灵噘了噘嘴道:“哎,如今的夜月门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认识我……”

    凡川知道宛灵的意思,生怕离开的太久了,人们的记忆会退却,于是凡川便吻了一下宛灵的额头,温柔的出声道:“灵儿,想啥呢?如今的夜月门里认识你的人太多了,而且一直都很担心你,像老白他们三个,这不是在这里呢嘛,况且,你这次回来,在夜月门的辈分也高了,像老白这家伙,竟然都是师叔了,哈哈哈!”

    凡川的话引得宛灵“噗嗤”笑出了声,只见宛灵伸手拍打着凡川的肩膀,像是在撒娇。

    然而在这时,夜月门内传来了一声声匆忙的脚步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