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本真心法
    被宛灵拉住的这一刻,凡川的内心如潮涌般翻腾,似乎将要让宛灵真正做了自己的女人,然而在凡川转身之后,却看到宛灵依旧低着头,害羞的扭扭捏捏。

    凡川想了想,抛去了生理上的冲动,便蹲在了宛灵的身边,轻轻的将宛灵的长靴给脱下,从而缓慢的将宛灵抱在了圆床上,为其盖上了软被,接着凡川仅仅只是在宛灵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好了,灵儿,你先睡吧,我去喝杯茶。”

    “恩……”宛灵娇羞的眨了眨眼,随即便闭上了双眼。

    凡川自然转身来到了茶几处,抽身盘腿而坐,给自己斟满了一杯茶,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来了长邢老者的模样,又看了看手中的茶,凡川接着便陷入了一番沉思。

    这番沉思足足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

    凡川从沉思中醒来,随即一饮而尽杯中之茶,接着缓慢的站起身,轻轻的走向了圆床边,见到宛灵已经安然的睡着了,从其轻轻鼾声中便可知其眼下睡的正香。

    于是凡川便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厢房,轻轻的关上了门,尽量不发出一丝动静,接着,凡川又抽出仙气,在厢房之外做下了一个仙阵屏障。除非有仙人到来,不然这仙阵屏障可以阻挡住任何人的冒犯。

    眼见一切没有异常,接着凡川便一个转身消失,再次来到了孤真派的主殿内。

    果然,丘尘和左印,以及郑塘和安泽天,此时已然在主殿内,四人并没有交流,反倒像是刻意的在等待着凡川的到来。

    凡川随即便欣慰的出声道:“灵儿刚睡下,让你们久等了。”

    丘尘和左印连忙站起身道:“拜见掌派师叔祖。”

    郑塘和安泽天则是依旧按照自己的称呼,分别称凡川为师尊和川哥哥。

    凡川令其四人全都坐下,自己则还是坐在了主座之上,待主殿内再次安静下来之后,凡川则对着郑塘出声道:“郑塘,你去把殿门关上。”

    郑塘有些错愕,但随即还是依照凡川的指示,快速的将殿门给关上了,好在主殿内各处都有烛台和油灯照明,此时的主殿内并不觉得漆黑。

    见一切准备就绪,凡川接着便深呼吸了一口,缓慢的出声道:“各位,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在咱们经历了兽人和魔人的袭击之后,你们有什么感想?”

    凡川的问题让在座的四人有些面面相觑,但随即只见丘尘率先出声道:“掌派师叔祖,您问的可是我们落败后的具体原因呢?”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

    丘尘沉思了一下,随即出声道:“依我看,是因为敌方太强大了,兽人和魔人本该是异世大陆上的存在,到了我们修真界,我们自然不是其的对手。”

    听到丘尘的话,左印也连忙附声道:“是啊,若是我们有渡真期和大道之期的修真前辈在,或许还能抗衡一番,只是,哪里有这么多的修真前辈呢?”

    听到丘尘和左印的话,凡川有些失望,但凡川并没有表现出来,接着凡川便看向郑塘和安泽天,接着出声问道:“郑塘,小天,你们两人怎么看呢?”

    郑塘摇了摇头道:“回师尊,我……我和丘尘大哥,还有左印大哥的看法差不多。”

    凡川叹息了一下,最终将希望看向了安泽天。

    只见安泽天皱了皱眉道:“川哥哥,我感觉,并不是因为他们太强,其实是因为我们太弱,若是我们能有快速提升修为境界的办法,何惧他们的侵犯呢?”

    听到安泽天的话,凡川欣慰的笑了笑道:“还是小天有想法。”

    接着,凡川又转身看向了左印和丘尘,出声道:“左印,丘尘,你们两个身为孤真派的大弟子和二弟子,必须承担起保全孤真派的这个责任,方法呢,则是从根本上改善修炼的速度和程度,但也不能太过于求速度,否则欲速则不达,这不用我多说吧。”

    左印和丘尘听了凡川的话后,点了点头,但随即却面露难色,接着只听丘尘出声道:“掌派师叔祖,您平时不在门派内,不知这其中的繁杂,我和大师兄一直在为了壮大孤真派而努力,我们……”

    “不不不。”凡川打断道:“我们不是为了壮大孤真派,而是为了保全孤真派,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丘尘和左印面面相觑,轻轻的摇了摇头。

    凡川并没有不适,而且表示理解,毕竟丘尘等人并不了解仙界西宫仙君珠玑的阴谋,然而凡川也不打算将这阴谋告诉他们,恐怕会造成恐慌,这就适得其反了。

    于是接着凡川便看着左印出声道:“左印,你给我拿来一个空白的灵集简。”

    “是……”左印很快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新的灵集简,递到了凡川的手中。

    接着,凡川又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来了当时长邢老者所给自己的灵集简,只是长邢老者的灵集简与左印的灵集简有所不同,好像是在质地上有些相差,但这并不妨碍本真修真心法的传授。

    众人见到凡川拿着两个不一样的灵集简在看来看去,众人脸上皆闪现出疑惑的样子。

    待凡川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随即便对着丘尘出声道:“丘尘,你来用真气,将我这个灵集简里面的内容,全都复制到左印的这个灵集简内。”

    “是,掌派师叔祖。”

    丘尘随即便站起身,来到了凡川的近前,接过来凡川手中的两个灵集简之后,并没多想,便抽出了真气,开始复制。

    这一复制的时间足足有一刻钟。待丘尘收回了真气之后,便恭敬的将两个灵集简再次交到了凡川的手中。

    凡川先是将长邢老者的那个灵集简放回了怀中,接着便拿着左印的那个灵集简呈在了众人的眼前。

    “看到了没有?就这个灵集简里的内容,一会儿,你们每人复制一份到自己的灵集简内,切记,只可你们四人人手一份,不得外传,然后将这灵集简里的内容,慢慢的教给你们各自的弟子。”凡川说的很严肃,以至于殿内只能听到凡川清晰的声音。

    接着凡川便将灵集简扔给了左印,同时再三叮嘱,让其与丘尘和郑塘,以及安泽天三人等同复制。

    然而三人的复制还未开始,安泽天却好奇的出声问道:“川哥哥,这灵集简里是什么呀?”

    凡川则咳嗽了一声,示意四人安静,接着一字一句的出声道:“这里面是一种全新的修炼心法,待你们接触了以后,便知道其中蕴含的能量是有多大了。”

    “全新的修炼心法?是让我们专门对抗异世大陆的侵犯的吗?”郑塘疑惑道。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也可以这么说,待你们使用这个修炼心法有所成之后,方可完全不惧异世大陆的侵犯。”

    “这……这么神奇的修炼心法,是不是掌派师叔祖您的心血?”刚刚查看了一番灵集简后的左印,用着颤抖的语气出声道。

    凡川微笑着,并没有回答左印,只是站起了身,再次对着四人出声道:“好了,孤真派以后就看你们了,我想在我下次回来之时,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孤真派,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保证不会让掌派师叔祖失望……”

    “走了。”

    没等四人说完话,凡川便转身消失不见了,主殿的主座上,只留下了一缕缕淡淡的金芒。

    凡川回到了厢房外,随即抽手撤掉了仙气屏障,再次轻悄悄的推开了厢房的木门,看到宛灵依然在梦乡,凡川这才舒了一口气。凡川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宛灵的周身安全,反倒是越来越敏感了,就像今夜,哪怕离开一会儿,也要布下仙气屏障。

    凡川找不到这种敏感背后的原因,只是凡川知道,不想再让宛灵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

    接着,凡川又轻轻的爬上了圆床,但凡川并没有掀开盖在宛灵身上的软被,而是穿着衣服躺在了宛灵的身边,就这样,看着沉浸在梦乡中的宛灵的可爱脸颊,不知不觉间,凡川也闭上了双眼,睡着了。

    这一觉便睡到了天亮。

    当凡川和宛灵还未醒来的时候,白平刃和沈佑以及浦玄三人便已在厢房外敲门。

    “宗主,大小姐,还不起床呀?这都过了清晨时分了!”

    “是啊,宗主,大小姐,快点起来吧,咱们赶着去夜月门呢!”

    “宗主啊!大小姐啊!太阳可都晒了屁股了!”

    然而在白平刃刚喊出第一声的时候,凡川就早已睁开了双眼,其实在白平刃三人刚靠近厢房的时候,凡川也就已察觉到了,只是不想惊扰还在睡梦中的宛灵。

    可如今白平刃三人跟叫魂似得大喊大叫,惹得凡川连忙起身,打开厢房的门,便对着白平刃三人喝道:“你们干嘛呀?跟叫魂似得!”

    见凡川有些生气,白平刃三人连忙低下了头,只有白平刃小声的出声道:“宗主,俺们这不是等不及了嘛,想回夜月门……”

    凡川顿时想笑,但忍住了,只是抬手拍了一下白平刃的肩膀,出声道:“今日肯定回夜月门呀,不过你们干嘛这么着急呢?”

    沈佑则是附声道:“宗主,这不是昨夜您说今日清晨时分走嘛,这已经晚了,我们怕今日赶路,天黑之前到不了夜月门呀!”

    凡川立即理解到了白平刃三人的想法,看来三人还不知自己已为仙人之体。

    接着,凡川便微笑着看了看白平刃三人,笑道:“不用着急,回夜月门,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