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心念孤真
    再次踏上回孤真派的路途,凡川倍感唏嘘万分。

    由于从木季城出发,到达孤真派的路程并不算遥远,于是凡川便带着宛灵飞行而去,从木季城的上空,向着北方,沿途还可以欣赏地面上的风景,也算是一种对怀念的印证。

    飞行中,宛灵紧抱着凡川的腰,从凡川的怀中探出了头,看着凡川,出声道:“相公,这孤真派里有我认识的人吗?”

    凡川想了想,皱了皱眉道:“应该没有吧,不过我记得白平刃,沈佑,和浦玄,曾在孤真派逗留过,不知道他们如今还在不在孤真派里。”

    “他们三个?真的?我可是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宛灵惊喜道:“我想他们应该还在孤真派里!”

    “恩?”凡川诧异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宛灵则噘着嘴道:“你想啊,夜月门的山神门多久才开一次,山神门不开,他们肯定只能待在孤真派里咯。”

    凡川则笑道:“我之前给你说的你忘了?山神门已经被浮仙齐亢给破掉了,再说了,从玄阴们的逆行通道里,也能回到夜月门。”

    “好吧……”宛灵好像有些失落。

    凡川则摸了摸宛灵的小脑袋,笑道:“不急,就算他们没在孤真派,等我们回了夜月门,你不是都能见到了?再说了,我孤真派里的弟子们为人和善,平易近人,好着呢。”

    “切,你还自称我的孤真派,你都百年回不来一次,恐怕他们早把你忘了吧!”宛灵故意笑道。

    “咱们走着瞧!”凡川却是很自信。

    很快,两人通过飞行,便来到了孤真派的主门之外。

    落地之后,凡川便开始观察孤真派的变化,较之前明显有了不同,不仅主门外负责守卫的修真弟子多了几名,而且院墙也修得较之前高的多,防御工事明显加强。

    凡川平复了一下情绪,内心有些期盼和激动,毕竟这么久才回来,这里本就是凡川自认为的家,回家,这是一个多么让凡川刺眼的字眼。

    宛灵好像很兴奋,不停的驻足,且指指点点道:“哎,凡川,你看那是干什么的?这么高呀……”宛灵此时正看着孤真派右侧的一处高塔。

    凡川看了看,回想一番,便出声回道:“那应该是孤真派的剑院。”

    “剑院?剑院怎么会在塔里呢?”宛灵不解道。

    凡川则是摇了摇头道:“具体嘛,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我有个弟子,名叫郑塘,听说好像就在掌管剑院。”

    “哎呦,看不出来嘛,你都还有弟子呢。”宛灵再来一波嘲讽。

    凡川则是耸了耸肩,坦然道:“哎,没办法,谁让咱英气逼人呢!”

    “去去去,别在我面前臭美!”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行进着,很快便来到了孤真派主门之处。

    孤真派守卫的修真弟子似乎早就发觉到了凡川和宛灵的到来,但只等到凡川和宛灵靠近了主门之后,其中两名修真弟子这才迈出了身来。

    “来者何人?到我孤真派有何贵干?”守卫修真弟子施礼的同时,出声问道。

    听到守卫修真弟子的问话,宛灵似乎找到了契机,便连忙对着凡川嘲笑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了嘛,人家早都不认识你了。”

    凡川则不搭理宛灵,微笑着看向那名守卫修真弟子,缓缓的出声道:“这位兄弟,敢问你的师尊是哪位?”

    守卫修真弟子见凡川很是温和,并无恶意,便礼貌的回声道:“哦,在下的师尊乃是孤真派的第二大弟子丘尘。”

    听见熟人的名字了,凡川顿时来了兴趣,便出声道:“丘尘?噢,那劳烦你去通报一声你师尊,就说他的师叔祖回来了。”

    “在下师尊的师叔祖?莫非您是……”

    “别乱猜,快去通报,快去通报,顺带说一句:我想你师尊了。”凡川微笑道。

    守卫修真弟子似乎察觉出了凡川的不一般,便连忙火速的奔回孤真派内,前去通报了。

    走了两名修真弟子去通报,主门之外还留有六名修真弟子,凡川便看向其中一名,出声试问道:“这位兄弟,敢问孤真派如今是谁在主持呢?”

    被凡川问到的修真弟子,似乎也很有礼貌,但其并未认出凡川,于是只见其微微躬身施礼道:“回少侠,当下我孤真派的掌派师叔祖不在,一切事宜全权由左印大师叔和丘尘二师叔做主,若是少侠有事找我大师叔和二师叔的话,麻烦请等一等……”

    “噢噢,好好好,没事,我就是回来看看。”凡川微笑道。

    等待的片刻,凡川回想到了自己当初第一次来孤真派的场景,如今再回来,却是全然不一样,当时自己只是个小小的修真者,如今却已是仙人,且还是仙界东宫的储君,这让凡川煞是感叹时光匆匆。

    没多久,凡川便从孤真派内听到了一声声熟悉的话音,且只听那话音好像是在质问守卫修真弟子。

    “你保证没骗为师?为师的师叔祖,那可是掌派师叔祖,你知道是谁不?他老人家可都离开这里好多年了,如今怎么突然回来?你要是胆敢欺骗为师,为师决不轻饶你!”

    凡川自然听得这话音,定是丘尘的语气。

    接着只听那守卫修真弟子惊恐的回应道:“师尊啊,我……我不敢欺骗您呀,那人自说是您的师叔祖,我便赶紧来向您禀报了呀!不过……”

    “不过什么?”丘尘问道。

    守卫修真弟子的声音虽小,但却被凡川听得一清二楚,只听其小声的说道:“不过自称您的师叔祖那人,倒……倒不是老人家,只是头发是白色的,不过脸庞却是年轻,比您还年轻呢……”

    “去,你给为师滚一边去!为师这么说,只是对掌派师叔祖的恭敬,你懂不懂啊你?朽木!”

    “是是是,师尊管教的是……”

    凡川站在孤真派主门之外,听着主门内的师徒二人的对话,不禁的想要发笑,但却又碍着眼前六名修真弟子,免得尴尬。

    可凡川越听越是忍不住了,最终凡川只好对着孤真派主门内,抽出了一丝仙气,出声喊道:“丘尘,别磨叽了,真的是我回来了!”

    凡川这声喊话由于加入了仙气,所以在旁人听起来是极其清晰的,哪怕是方圆数百里,感觉都像是侧在耳边所喊话的一般。

    果然,凡川这声喊话刚出去,孤真派内便没了丘尘和弟子的对话,有的只是匆忙的脚步声,且凡川注意到,不仅有丘尘的匆忙脚步声,然而就在凡川这声喊话之后,整个孤真派内似乎都躁动了起来,各处都层出不穷的涌出了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凡川连忙闭了闭耳,生怕被这脚步声给震聋了。

    在喊话声过后,仅仅片刻,只见丘尘带着两名弟子,便出现在了主门处,也与凡川对视了起来。

    凡川看着丘尘,感觉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嘴唇之上略微扎出了缕缕胡须,和以前的清逸潇洒有所不同,反倒是感觉成熟稳重了不少。

    “丘尘,好久不见呢。”凡川微笑道。

    然而此时的丘尘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久久没能回神,好在身旁的弟子捅了捅其的肩膀,这才让丘尘猛然间醒悟了过来。

    “真的……真的是掌派师叔祖!”丘尘几乎用尽了力气,声嘶力竭的喊道,与此同时,便向着凡川跑来。

    凡川并不忌讳,迎着丘尘走了几步,两个大男人,一瞬间便紧抱在了一起。

    这个拥抱持续了片刻,直至一旁的宛灵“喂喂喂”喊出声,这才让丘尘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凡川。

    “呃……掌派师叔祖,我……我太高兴了,没想到您真的回来了,有些失礼,还望掌派师叔祖别介意!”丘尘的激动之情似乎还未退却,说话竟然都有些不利索了。

    “哈哈……”凡川则是爽朗的笑道:“丘尘啊丘尘,无需跟我这般礼节,撇去孤真派的礼数,你我本是好兄弟,不对吗?”

    “是是是……”丘尘点着头,忽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您是掌派师叔祖,别这么开玩笑……您这突然回来,我……我真的有些……”

    “好了好了。”凡川微笑着拍了拍丘尘的肩膀,继续出声道:“好好说话,我又不是死了又活回来了,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不是不是,掌派师叔祖,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上次在木季城感恩大会上,您被抓走,我们都以为……”

    “都以为我死定了,是吧?也难怪,倒真的是差一点就归位了……”凡川感慨道。

    丘尘似乎注意到了凡川一头的白色长发,便出声试问道:“掌派师叔祖,您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呀?这头发怎么……”

    凡川笑着摆了摆手道:“不提也罢,以后再慢慢说,至于这头发嘛,是在修仙之时,它自己变得……”

    “什么?”丘尘惊恐道:“难道……难道掌派师叔祖已是仙人之体了?”

    凡川也不想隐瞒,便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在得到了凡川的确认后,丘尘更为惊慌失措了,只见其完全不顾自身的形象,率先便对着凡川单膝下跪道:“恭贺掌派师叔祖修仙成功!”

    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还是立即将丘尘搀扶了起来,随即出声道:“丘尘呀,你这是干嘛?这有什么好恭贺的,别闹了。”

    然而丘尘并未在听凡川的话,反倒是将视线看向了孤真派主门处的八名守卫修真弟子,只见丘尘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接着只听丘尘对着那八名守卫修真弟子喝道:“全都跪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