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依依惜别
    待言慕岸等仙人离去之后,凡川久久的望着天空,思绪万千。北语和宛灵并没有打扰凡川,只是静静的陪着凡川。

    直至日落时分,凡川这才缓过神来,这一注目便用去了两个时辰。

    “语儿,灵儿,你们的伤势好些了吗?”凡川轻声问道。

    北语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之前我也给灵儿妹妹治疗过了,并无大碍。”

    宛灵也附声道:“恩恩,北姐姐帮我治疗过了,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凡川则伸开双臂,各自一边将北语和宛灵抱进了自己的怀中,鼻间嗅着两人的发香,手间感受着两人身上的温度,凡川这一刻很知足,就如同那夕阳一般,安逸中寻找到了最美的色彩。

    相拥了片刻之后,北语率先从凡川的怀中挣脱,一本正经的盯着凡川出声道:“凡川,你确定要掌管仙界东宫了吗?”

    凡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是啊,不然我又如何选择呢?凡别毕竟是我的父亲,尽管他在我很小的时候,便抛弃了我,而且还连累了镜爷爷,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没有选择。”

    北语表示理解的出声道:“是,你没得选择,当然,我也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只是……我不想你再对以往继续执念了。”

    “对以往执念?你指的是什么?”凡川有些疑惑道。

    北语则是郑重其事的出声道:“你对你的父亲有恨意,我也理解,只是,他的初衷也很明确,就是不想你牵扯进这泥潭中,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所以,镜爷爷的死,你不能怪他。”

    凡川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认同北语的话,便出声道:“是啊,都过去了,就算怪,此时还怎么去怪?他都已经……仙逝了,哎,我有时候就在想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修真?现在也知道了仙人也只能扶伤,不能救死,镜爷爷是回不来了,我继续前行,又有何用呢?”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立即抬起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脑袋,嗔怒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干嘛是要为了别人而活?难道你不能为了自己而活吗?好,你说你不知道继续前行有何用,那么我告诉你,当你眼下面对西宫,你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我们吗?”

    看到北语似乎生气了,凡川连忙点头道:“是是是,语儿说的是,我只是感慨一下,并没有消极的心理,当然,就为了你们,我也会选择继续前行,不能再受到今日这般窝囊气了,害的你们受伤,唉……”

    听到凡川的话,一直藏在凡川怀中的宛灵,却也一本正经的出声道:“凡川,我和北姐姐不奢求你能给我们什么,我们只是希望你好好的,活出自我,不要被世俗所束缚,那样,才是真的你。”

    凡川微笑着摸了摸宛灵的额头,深情道:“灵儿也会讲道理了,好了,我懂,我知道,你们不用这么担心,我早已经想通了,就在父亲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想通了,当然,这也要谢谢你们能一直在我身边的缘故。”

    这一话题便暂告终结,北语看了看天色将晚,便出声道:“凡川,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说安置我和灵儿妹妹,你准备怎么安置呢?”

    听到北语的问话,凡川沉思了起来,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毕竟北语和宛灵不是仙人之体,无法进入仙界,若是凡川履行承诺前去仙界东宫,那么自然要与北语和宛灵分离,这是凡川不想看到的,也是很难接受的。

    特别是宛灵,这刚刚相见的时间本就不长,凡川有些为难。

    然而北语似乎看出来了凡川的纠结,便会意的继续出声道:“凡川,这样吧,待你去了仙界之后,我就先行回一趟妖界,毕竟离开了这么久,妖界里肯定有好多事等着我来处理,待你稳定了仙界的局势之后,有空闲了,可以来妖界找我……”

    说话间,北语连忙转过了身,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然而凡川却看到了北语转身之前,藏在眼眶中那晶莹的泪珠。凡川何尝愿意分离,只是,这分离,却是注定的了。

    凡川轻轻的将宛灵从自己的怀中离开,随即便伸出双手从北语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北语的细腰,将嘴唇依附在北语的耳边,轻声道:“语儿,别难过,我们先不说这个了……”

    背对着凡川的北语,似乎很难过,只见其扬起手擦拭着眼睛,像是在抹干眼泪。

    凡川很少见到北语流泪,犹为心伤,便加紧的抱住北语,生怕一松手,北语就离开了。

    “语儿,对不起,你知道,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希望你理解我,我更不想分开,哪怕一分一秒……”凡川深情道,同时有些鼻酸,但是终究忍住了。

    背对着凡川的北语,在听到凡川的这番话后,身体轻轻的触动了一下,随即缓缓的出声道:“凡川,我理解你,所以我才会提出回妖界,不想让你为难,并不是执意要离开你,其实……我爱你,很爱很爱……”

    “我也是,语儿,我也很爱你,很爱很爱……”凡川轻轻的仰着头,不想被这种悲伤的情绪控制,但是内心却无法拒绝分离的苦痛。

    北语终于忍不住了,便抽泣了起来,同时每抽泣一声,身体都会跟着触动,煞是让凡川心疼不已。

    一旁的宛灵自然看到和听到了这一切,于是只见宛灵转过身,正对面的看着北语,出声安慰道:“北姐姐,我们都一样,都不想离开凡川,哪怕一分一秒,只是我们也要对他有信心,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找我们,你说呢?”

    北语停止了抽泣,对着宛灵点了点头道:“是啊,灵儿妹妹,我们该相信他,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找我们……”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凡川今日经历了太多的哀伤,有生死,有聚散,每一次都会让凡川久久难以平静。

    “我会的,而且很快,很快就会回来找你们。”凡川坚定语气道。

    “我们相信你。”北语和宛灵同时出声道。

    为了停止这种低落的情绪,凡川便转移话题道:“对了,语儿,仙界西宫好像有个阴谋,这其中牵扯了兽族,魔界,还有你们妖界,我想你师哥明远妖主应该知道一些其中的消息,待你回去之后,一定要仔细了解一下,切不可随波逐流。”

    接着,凡川又将从胡子仙人临死之时说的话,全都复述一遍给北语听。

    听过之后,北语的情绪似乎也有所好转,接着只听北语出声道:“恩,我师哥应该不会同意这样的交易,毕竟我才是一界之主,我师哥也不敢擅自做主,这种交易,妖界自然不会参与,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恩恩,对了,还有魔界的那个离湮魔尊,他竟然参与了这次西宫的阴谋之中,你可要提防着他一些。”

    北语似有深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便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我们当初从魔界离开的时候,我从读心术中看出了他不一样的内心,原来他也是一个喜于权势的人……”

    凡川便接话道:“人心隔肚皮,你以后可要小心一些,别上了人家的当了。”

    “切,我能上什么当?”北语噗嗤的笑出了声,继续出声道:“除了上了你的当,让我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上你,哎呀,我可是一界妖主大人呢!”

    “是是是,您是妖主大人,小子这厢有礼了!”

    气氛得以缓和,北语便从凡川的拥抱中挣脱,脸上也没了泪痕。

    接着只见北语恢复正常,再次出声道:“对了,凡川,那你接下来就是要送灵儿妹妹回北原星球去吗?”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恩,是的,我还要在北原星球拜访一位前辈。”

    “谁呀?”北语好奇道。

    凡川抿了抿嘴道:“仙魄绝殃,他此时就在夜月门的禁仙池里,也就是他当初赠与我仙器,还要九天和仙令……”

    接着,凡川又将关于仙令召唤霄项等仙人助阵的事,慢慢的说给了北语听。北语听完大为吃惊,也为了凡川的机智感到欣慰。

    “这样的恩人前辈,你自然要去多多拜访的!”北语认同道。

    凡川则出声回道:“也不单单是拜访吧,我还有诸多疑问想请教于他,关于仙界里的一些事。”

    北语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凡川的想法。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夕阳里的晚霞早已没了踪迹,一轮明月则慢慢的爬上了枝头。

    凡川转身向着远处看了看,和预料之中一样,本觉兽王和离湮魔尊早已没了人影,而且那数百名兽兵也早已不知去向,而不远处的本觉兽王的宫殿废墟,却还依旧安静的散落在地面上。

    “本觉的账,慢慢算。”凡川暗暗在心里说道,同时再次怜爱的看向宛灵,然而凡川并没有说话。

    北语见状,便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般,用着坚定的语气出声道:“凡川,灵儿妹妹,我们先就此别过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