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伤符青墨
    四下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微微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晰入耳。

    言慕岸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久久的回荡在凡川的耳边,同时刺割着凡川的心头,凡川为此难过着,同时也为此做下了一个对于凡川而言,极为重要的一个决定。

    决定便是凡川会谨记下凡别的嘱托,去掌管仙界东宫,从而平复凡川内心深处的悔恨,但凡川也有着一个清晰的目的,那便是要珠玑十倍偿还,包括整个仙界西宫。

    凡川做下的这个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命丧珠玑之手的凡别,也不仅仅是为了被珠玑掳走的宛灵,也更是为了破碎珠玑想要荼害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的计划,然而最重要的,实则是为了凡川内心深处的悔恨。

    再次平复下心情,凡川看着言慕岸,坚定的出声道:“师尊,我愿意以我微薄之力去助仙界东宫。”

    言慕岸惊讶道:“你是同意了?”

    “恩。”凡川点了点头。

    “好好好,如此甚好。”言慕岸欣慰道:“即日,你便随师尊我等一起回仙界,你应当先多熟悉仙界的一些条例,还有仙君给你留下了一些东西,临来之时,仙君曾嘱咐老夫要亲手交给你。”

    “即日便走?会不会太着急了?”凡川有些不情愿。

    言慕岸则是一本正经的回声道:“东宫不可一日无君,老夫这是在实行仙君临前的嘱托,还需回到东宫,在各位仙友的见证下,给你加封仙君之位。”

    “什么?”凡川有些惊讶,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竟还要有仪式,这让凡川感到有些仓促,于是便出声道:“师尊,能否给我一点时间?实不相瞒,我……我还没有适应下来。”

    听到凡川的话,言慕岸沉思了一会儿,像是做下了决定,便出声道:“既然如此,那好吧,只是不能太久,如今东宫无主,西宫定然会再施诡计,我们的处境很被动呀。”

    凡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对付西宫,也是凡川愿意接纳东宫仙君之位的唯一原因。

    这时,言慕岸又转身将手持长戟的面相刚毅的仙人给拉了过来,同时,还有那位相貌出众的仙女,接着,言慕岸便给凡川介绍道:“凡川,为师来给你介绍一下……”

    言慕岸先是介绍那手持长戟的仙人,出声道:“这位隐仙大人名曰伤符,乃是一直跟随于仙君身边,也是仙君较为器重之仙人。”

    凡川连忙躬身施礼道:“伤符前辈,有礼了。”

    伤符则是同样微微躬身回礼道:“少侠言重了,前辈谈不上,还希望你以后能带领东宫走下去。”

    伤符说话的同时,眉头略微皱了皱,刚毅的脸庞上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给人一种难以接触,冷淡处事的感觉。

    凡川并不在意,毕竟自己只是身为一个初仙修为境界的仙人,却要直接掌管整个仙界东宫,换做是别人,凡川也会报以怀疑的心态,何况伤符并没有将喜怒哀乐呈现于脸上,这一点,凡川自认也做不到。

    “凡川自然会尽心尽力,这也多多需要伤符前辈的引领。”凡川礼貌的出声回应道。

    伤符随即便不再说话,自顾自的退了回去,守在了凡别仙躯的身旁。

    气氛有些尴尬,言慕岸便连忙开始引荐那位仙女,便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这位隐仙大人名曰青墨,也是久伴在仙君左右的得力助手,还有仙界里一些条例规定,也都由隐仙大人青墨来管理。”

    凡川便同样连忙躬身施礼道:“青墨前辈,有礼了。”

    青墨则是微微一笑,用着让人听了倍感柔和的语气出声道:“凡川少侠,别这样说,青墨担当不起,待加封之礼过后,你便是东宫的仙君,若是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

    青墨的为人处世就像其的声音一般,柔和很多,和刚刚的伤符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凡川也是倍感欣慰,特别是注意到青墨那一身让人感到安逸的淡黄色的长裙,以及其倾城般的微笑后,更是觉得眼前的这位仙女,定然是一位知心的大姐姐。

    凡川同样微笑回应道:“多谢青墨前辈,想必以后会不少劳烦您。”

    青墨则是微笑着轻轻摇头道:“劳烦谈不上,只要是为了东宫,青墨在所不辞。”

    话音落,青墨也转身走开,守在了凡别仙躯的左右。

    言慕岸看了看孤景然,便接着出声道:“凡川,这位孤景然,便不用为你介绍了吧?想必之前你们已经在孤真派见过面了吧。”

    “恩恩,是的。”凡川说着话,便转身看向孤景然,躬身施礼道:“孤前辈,凡川有礼了。”

    孤景然木讷的点了点头道:“好好好,自从孤真派阔别已久,眼下再见到你,很好,很好。”

    凡川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感觉孤景然和以往大有不同,不仅仅外表穿着不同,而且给人的感觉也和以往判若两人,凡川并没有深思,最后只好默不作声了。

    言慕岸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便再次出声道:“凡川,他们三位,为师再给你介绍一下?”说着话,言慕岸看向了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

    凡川还没出声,霄项却跳了出来,对着言慕岸躬身施礼道:“言老,不用介绍了,我与仙尊已彼此认识过了。”

    凡川也附声道:“是啊,师尊,之前若不是霄项兄弟施以援手,我想我此刻根本也不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了。”

    “竟有此事?”言慕岸有些诧异。

    但凡川却摇了摇头道:“待以后再慢慢说与师尊听吧……”

    言慕岸本想再问些什么,最终也只好点了点头,随即便走向了凡别的仙躯前看了一眼,又折返到了凡川身前,接着出声道:“凡川,既然如此,那么为师我等便带着仙君的仙躯先行回东宫了,希望你能快些回来东宫主持大局。”

    凡川点了点头道:“自然,既然答应了师尊,凡川一定会谨记承诺的。”

    言慕岸又看了看北语和宛灵一眼,接着对凡川再次出声道:“凡川,为师我等回仙界,还需不需要给你留下几个帮手?也好照应点,毕竟你眼下的修为境界略浅。”

    凡川则是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师尊,您大可安心回去吧,我眼下需要将语儿和灵儿安置好,不然,我不能安心的去仙界。”

    言慕岸会心的笑了笑,点了点头,随即便看向了伤符和青墨,接着出声道:“两位隐仙大人,我们带着仙君的仙躯,就此回去吧?”

    “好。”

    “好的。”

    得到了伤符和青墨的回答,霄项等人也开始忙活了起来,也就是利用仙气将凡别的仙躯先行封禁,以免再受到外界压力的迫害,同时将仙气围绕凡别的身体左右,使其的身体漂浮起来。

    在这之中,凡川曾试探过言慕岸和孤景然的修为境界,给凡川的感觉,便如同齐亢的气息相差不多,想必言慕岸和孤景然便是浮仙之境,也和霄项等同。

    而伤符和青墨就不用提了,从之前言慕岸的口中便可得知,其两人的修为境界皆是隐仙之境,便如同西宫的钦老和枯天渐。

    凡川一边感叹着仙界里的修为境界的差别之大,一边则注目着凡别的仙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凡川竟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之前那窝在内心的伤痛,也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被消磨点,但这并不能说是凡川不懂得亲情,只是凡川不想让自己一直停留在哀伤之中。

    凡川的看开,其中也有一个至关因素,那便是从言慕岸口中所听说,听说凡别临来南异之前,已想到自己会命陨南异,也许这便是所谓的命数,既然凡别可以看得开,凡川为何还要执念于此呢?

    悲伤是暂时的,不惧前行才是真理。

    随着凡川的沉思,凡别的仙躯便被重重的仙气所包裹,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棺罩一样,安静的漂浮在半空中。

    言慕岸这时便又走来,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为师我等这就回去了,你自己要多小心一些,西宫那些家伙可是诡计多端。”

    凡川点了点头道:“师尊放心,我自会小心翼翼。”

    听到了言慕岸和凡川的对话,一旁的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三人,也走了过来,跟凡川道别。

    霄项率先出声道:“仙尊,我等就此离去,您若是有吩咐,还可使用仙令召唤我等……”

    “好,多谢霄项兄弟费心了。”

    霄项看着凡川,眼神里有些异样的眼光,欲言又止。

    凡川见状,便连忙道:“霄项兄弟,可还有什么话?”

    霄项则是坦然道:“哎呀,之前实在没有想到您会是仙君之子,多有不敬,还望……”

    “霄项兄弟,你这是干嘛?”凡川打断了霄项的话,接着出声道:“你算是救过我的命,这还不够吗?我还是我,你千万别多想,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

    霄项点了点头,依旧带着不一样的眼神,退到了一旁。

    接着桃红便大大咧咧的出声道:“仙尊啊,您以后可就是我们的仙君了,桃红我随时在仙界等候仙尊的归来!”

    “好的,桃红兄弟,我一定尽快赶来。”凡川微笑道。

    桃红退到一旁,蛰伊有些扭扭捏捏的出声道:“仙尊,蛰伊相信,东宫有了您,自然会越来越好……”

    “呃……”凡川愣了一下,但随即坦然的笑道:“这以后可要多多请教你了。”

    “蛰伊不敢当……”

    “好了,启程了。”

    伤符略带刺意的话音传了过来,打断了凡川与蛰伊的交流。

    随后,言慕岸等仙人便围绕着凡别的仙躯,一同消失不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