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凡别之死
    “不不不,为父从未说过不管你……”

    “行了,别为父之称了,我没有父亲。”凡川一口回绝道。

    随即凡川便别过了头去,不再看凡别,其实只有凡川自己的内心知道,此刻的心绪是何等的汹涌,尽管再不想承认眼前的这位仙人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炽热的血缘关系却是终究难断。

    而此时的凡别似乎很内疚,视线一直放在凡川的身上,多次欲言又止。

    然而一旁的珠玑却似乎等不及了,不再有风轻云淡的样子,反而是急切的出声道:“我说凡别兄,他既然不想认你,你又何必呢?你可别忘了你刚刚已经给出了答案。”

    凡别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再次看向凡川,有些恍惚的出声道:“凡川,东宫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不稀罕,更不会原谅你……”凡川别着头出声道。

    这时言慕岸似乎看不惯了,便对着凡川嗔怒道:“凡川,怎么说话呢?再怎么说,仙君也是你的父亲大人,为师教给你的情义呢?”

    随着言慕岸的话音落,受伤的北语也哽咽的出声附和道:“凡川,你听我说,不管以前怎么样,眼下就是你们父子重逢,你不该是这个态度。”

    “对呀对呀,北姐姐说的是,凡川,你再这样,我们可生气了。”宛灵也出声附和道。

    然而凡川并没有出声应答,只是背过身,低着头,沉思着。

    可这时,凡别却做出了一个让人惊恐的举动,只见其先是双手间抽出仙气,同时扬起双手,正对着自己的胸口,接着只听其对着珠玑出声道:“珠玑兄,本君准备好了,你可以自行废掉一只腿了。”

    “仙君,不可啊……”

    “仙君,万万不可!”

    东西宫双方的仙人都在出声劝阻,却全然没有撼动任何人的决定。

    只见珠玑轻笑道:“凡别兄,你这可没有诚意,你什么都没做呢,本君却先行废掉一只腿,有些说不过去吧?”

    “好,本君先来。”

    说话间,只见凡别突然将右手掌狠狠的击中在了自己的胸口,只听空气中发出了一声“噗”的闷喝声,接着只见凡别的身体自然的向后倒退了数丈,同时因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面上,嘴角开始溢出鲜红色的血迹。

    “仙君!”霄项连同言慕岸等人连忙上前去搀扶凡别。

    而凡川虽然没有转过身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声音的分辨中自然知道凡别已经动手了。也不知是为何,当凡川在听到那声闷喝声后,内心却不自然的有些酸楚,更多的是不想看到凡别这样。

    可是就在凡川还苦苦纠结于如何处理自己的内心之时,身后突然再次传来一声闷喝声,不过较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闷喝声之后,还有凡别的轻哼声,似乎是因为极为疼痛才自然的出声,随后,便又是霄项等人揪心的阻拦。

    凡川虽不知道凡别终究怎样了,但是终于,凡川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内心的煎熬了,于是便转过来身来,可是肩膀依旧被珠玑单手卡着,而且在凡别动手之手,凡川另一旁的肩膀又被枯天渐给伸手卡住了,凡川只能转身,却不能走动半分。

    然而当凡川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后,不禁的背后升起一股刺心的凉意,因为凡川看到,此时的凡别正在众人的搀扶下,半躺在地面上,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鲜血已经将其白色的长衣给染红了半边,而且凡别双手间的仙气也正出现着极不规律的跳动,似乎想要挣脱凡别的控制,却又无法逃离,一种很迷离的状态。

    但在场的所有仙人皆都知道,这种仙气与人体迷离的状态出现,则是说明仙气的主人已经无法正常的掌握仙气了,于是体内强大的仙气便出现不规律的跳动,如果不及时遏制,仙气便很容易反噬仙气主人,从而形神俱灭。

    自然,凡川也知道这种情况的极其危险性。

    凡川再也沉不住气了,便看着凡别,哀怨的出声道:“唉,你这是何苦……”

    听到凡川的话,意识本有些模糊的凡别艰难的抬起了头,眯着眼睛紧盯着凡川,其眼神中已没有了之前的温文儒雅,有的只是挣扎中的伤悲,接着只见凡别动了动嘴角,微笑了起来。

    “川儿,你肯原谅我了吗?”凡别一句话却引得其强烈的咳嗽。

    刚刚还完全正常的一位仙人,而且还是一位仙君,转眼间,却是这副模样,任谁也难以接受,包括凡川在内。

    凡川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缓缓的出声道:“你真的没有必要为我去赴死,不值得的……”

    凡别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好像很欣慰,接着便又艰难的出声道:“我没有将你养大,咳咳……但愿这样能弥补我的过错……”

    “不需要!”凡川突然大吼出声,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吼出声,只是觉得自己的内心突然极其的压抑,是一种说不上来的痛苦。

    然而凡别并没有因此怎样,依旧微笑着,刹那间,仿佛一切都归于平静了,远处吹来了一阵凉风,拂动了凡别黑白相间的长发,上空的积云缓缓的散开,一丝阳光更是照射着凡别的脸庞,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安逸,是那样的悲哀,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这时,只见凡别艰难的转动着身躯,似乎想要看到北语和宛灵。而北语和宛灵则是连忙迎合。

    “您……”

    北语和宛灵刚想出声,却被凡别给打断了。

    “我……我知道你们两个姑娘,都是好……好孩子,请……请你们以后照顾好川儿,他……他生来命苦……”

    凡别的话音落地,不容北语和宛灵回答,只见其突然又艰难的抬起右手,仙气的强烈汇聚之间,在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凡别又向着自己的胸口击出了第三掌。

    “呃……”

    终于,凡别再也忍耐不住那般疼痛,张口便是吐血,且从其口中还溢出道道不规则的仙气,仙气瞬间又将鲜血吞噬,致使凡别差点就晕死了过去。

    “仙君!”

    “仙君……”

    包括霄项和言慕岸以及那手持长戟,还有那仙女等仙人一众开始抽出仙气为凡别疗伤,同时人人惶恐的神态淋漓尽致,而北语和宛灵则是伸出双手搀扶着凡别。

    “咳咳……”

    凡别这自伤的第三掌似乎已经将其的生命耗尽到了临界点,见其再次咳嗽了一声,双眼已经完全睁不开,只能眯着一条缝,视线却再次落在了凡川的身上。

    “川儿,但愿你以后……不再受苦……受难……”

    可就在凡别的话音刚刚落地,凡川猛然感觉自己的左肩触动了一下,随即便转眼看去,只见本在卡住自己左肩的珠玑却换成了钦老,而珠玑却莫名的不见了。

    凡川暗叫不好,连忙向着凡别看去,果然,只见珠玑的身影正腾跃在半空中,而从其双手间充斥的仙气来看,珠玑是想要攻击凡别。

    “将死之人,怎么还有这么多话!凡别兄,本君来送你一程!”半空中的珠玑说着话,同时便向着凡别闪电般的袭击而去。

    “不要!”

    凡川再也沉不住气了,愤怒的嘶吼道,然而凡川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掉钦老和枯天渐的挟持。

    尽管凡川在这一刻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父亲凡别,而且遵从了内心,不想让凡别为自己去死,不仅仅是之前的那句不值得,更是血脉相连间的亲情溢出,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珠玑的奇袭让霄项和言慕岸等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而以着珠玑的修为境界,霄项等人想要在突袭间做出防御,也是相当困难。

    终于,凡川和东宫仙人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现了。

    由于速度过快,肉眼中,只能看见珠玑的身影犹如一道闪电,顷刻间位移到了凡别的身前,仅仅只是全力的一击,凡别的身体便像是一根再也立不住的稻草一般,安然的衰落了下去。而霄项,言慕岸,还有手持长戟的仙人,以及那仙人等仙人,皆因珠玑的这突袭,被迫的退到了数丈之外。

    而北语和宛灵,因为不是仙人体质,更是因为珠玑的这一突袭,在震慑中倒飞了出去,砸落在了地面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且不说给人反应的机会,恐怕连呼吸的一瞬间,都已觉得虚度了光阴。

    珠玑这一击得逞,随即只见其的身影瞬间消失于上空中,而卡住凡川双肩的钦老和枯天渐,也随着珠玑一同瞬间消失不见。

    然而上空中还徘徊着珠玑的一句喊话声。

    “凡别兄,本君的这条腿就当欠着你的了,永别了……”

    此刻的凡川已经失了神,双目呆滞无光,内心更是毫无涟漪,体内的仙气也随着凡别的彻底离去,也悄然无声息了。

    随着珠玑的喊话声徘徊之间,只见凡川呆滞的身体颤动了一下,突然双膝跪地,正跪对着此刻平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凡别,同时只听凡川的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道:“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