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父子重逢
    听到凡别的这番话,场下的气氛瞬间沸腾了起来,各种情绪都开始涌动了起来,有窃喜,有茫然,有急切,有心酸,有愤怒,有痛感。

    凡川也想知道当下自己是何等的心情,只是心跳的越快,凡川越无法给出一个自己愿意相信的答案,可能一种不痛不痒更是为最大的心酸罢,凡川迷茫着,同样,凡川也为凡别迷茫着,这个看似温文儒雅的仙界东宫仙君父亲,不曾走进过凡川的心底。

    然而此时凡别的回答已出,那位手持长戟的仙人立即坐不住了,只见其再次跳出身来,对着凡别急切的出声道:“仙君,这……这万万不可呀!”

    随其劝阻的,还有那位仙女,以及霄项等仙人,然而,言慕岸和孤景然却迟迟未动,只是在静观其变,但其两人的神态中却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是啊,仙君,这万万不可呀,您若是从了珠玑小人的诡计,我等东宫将如何生存呀?”霄项也在出声劝阻着,同时其此时再看待凡川的眼神中,已经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自始至终,凡川都未曾说过一句话,因为凡川的内心很乱,很乱很乱,凡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劝阻,或者说,就让自己迷茫的死去,换取仙界东宫的永世长存,凡川给不出答案。

    于是间,凡川将目光看向了此时站在凡别等仙人身后的宛灵和北语。只见宛灵和北语同样在紧盯着凡川,同时对着凡川轻轻的摇头,似乎像是在说,不要认同凡别给出的答案。

    凡川有些心灰意冷,但并不为宛灵和北语所作的动作而感到生气,自古孝道位居第一,让自己的父亲为自己的儿子去赴死,那是大逆不道,凡川深深的理解宛灵和北语的意思,但是凡川不停的扪心自问,这种孝道,凡川感受不到,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是对待已经亡故的镜爷爷。

    然而此刻面对着霄项等仙人的劝阻之中,凡别并未有一丝动摇,只见其对着霄项等人挥了挥手示意停止劝说,随即又再次看向珠玑,依旧温文儒雅的出声道:“珠玑兄,怎么?本君已给出答案了,你想要怎么结束这一切?”

    珠玑则是笑道:“哈哈,凡别兄,本君这不是在给你手下劝说你的时间吗?怎么?答案不变吗?”

    凡别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变。”

    “好好好,不愧为一代君主,这样吧,本君想看到的是你形神俱灭,从此这诸天万界中不再有你凡别的名字,所以,你自行毁灭吧?”珠玑爽朗道。

    虽然珠玑面露着笑容,可任谁都可以看得出,这笑容中却藏着一把锋锐的刀。

    而此刻一直保持沉默的言慕岸终于开口了,只见其缓缓的走动了一步,盯着珠玑出声道:“珠玑,你好歹也为西宫一代君主,怎会滥用如此下流之计呢?难道你们西宫只惯用挟持而来生存吗?这种让父子决断生死的把戏,是我们身为仙人所不齿的。”

    听到言慕岸的话,珠玑先是愣了愣,接着看向言慕岸出声道:“言老,本君知道你与凡川这小子有过接触,莫非你是想让凡川赴死,留活凡别兄吗?”

    “一派胡言,在老夫这里没有任何答案,更不会让你得逞!”说话间,只见言慕岸突然闪身而动,手中仙气散出,但其的目标反倒是向着凡川所在的位置袭来。

    然而就在言慕岸手中的仙气还未触碰到凡川之时,只见珠玑突然将凡川的身子举起,同时出声大喊道:“你再敢动一下,本君立刻结束了他。”

    这时另一边的凡别着急了,不再显得温文儒雅,反倒是急切的出声道:“言老,住手!快住手!”

    言慕岸似乎也看到了半空中的凡川正咬着牙齿忍痛,于是便恨恨的停住了身子,看着珠玑憎恨道:“你快放他下来!老夫不动!”

    凡川在半空中看清楚了这一切,犹为惊讶一向稳重的言慕岸竟然会如此浮躁,凡川想了想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想必自己是言慕岸的关门弟子,相救之心自然会有,只是这般冒失却让凡川有些诧异。

    待凡川再次站立于地面之后,突然有一种极为自责的感受,回想一路上,好像每次危难的背后,都与自己的身份有所牵连,而因此被牵连的亲人朋友,凡川更不知道该如何去缅怀,隐隐间,凡川好像失去了对生存的**。

    在这种僵持不下的局面,想必每个人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包括珠玑在内,凡川可以感受的到,虽然珠玑依旧在表现着云淡风轻,但是凡川却感受到了其的呼吸节奏已经被打乱了。

    言慕岸再次退了回去,只是很不服气。而凡别则再次站出了身来,欲开口与珠玑交涉。

    凡川见状,不再沉默,抢先出声道:“别争了,我凡川何德何能,不值得你们这样的,我从小便被抛弃,把我养大的镜爷爷也被害死了,我想了想,好像我本就不该存在这诸天万界里,就这样吧,你们别争了,我死,让我死。”

    听到凡川的话,场面立即安静了下来,空气更像是凝结了一般,似乎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安静,只有宛灵和被宛灵搀扶着的北语两人,着急担忧的面容中似乎瞬间憔悴了许多。

    其次便是凡别,只见凡别看着凡川皱了皱眉,并没有出声。

    最终,竟是珠玑打破了这份安静,只见珠玑突然放声大笑道:“哈哈,好好好,一出儿子救老子的戏码,本君喜欢!”

    然而面对珠玑,凡川只是冷笑了一声,因为凡川在嘲讽珠玑的谬赞,只有凡川自己的内心知道,凡川这样做,并不是因为父子情深,而去舍命救凡别,只是凡川像是突然想通了一样,不想再因自己的独特身份,再去连累任何人。

    凡别终于还是出声道:“珠玑兄,你别撒谎了,你我争斗了上千年,各自的秉性早已了如指掌,正如你了解我一般,所以才出此下策,本君固然知道,你的目的在于我,而不是凡川,所以,你此刻无需掩饰你的慌乱了。”

    珠玑则是愣了愣,接着再次笑道:“哈哈,凡别兄一针见血,倒也爽快,是啊,本君自然是看重你的性命,不然本君为何多次出手救你的儿子呢?本君想,你定然不会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赴死吧?”

    凡别点了点头道:“是,你看的很准,但是,你怎么保证在我死了之后,你不会对他们出手呢?”

    珠玑则是大笑道:“哈哈,凡别兄,你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早已想到了这答案吧?何必非要本君亲口说出来呢?你带来了这四位隐仙之境的仙人,本君这三人自然讨不到好处。”

    说话间,珠玑又伸出左手拍了拍自己的左腿,出声道:“不过,为了让你安然的去死,本君额外送你一剂保心丸,一会儿在你自行动手毁灭之前,本君会自行费了本君的这条腿,如何?”

    珠玑的话音刚落,一旁的钦老和枯天渐连忙出声道:“仙君,不可呀,不可!”

    珠玑则是笑着摆了摆手道:“无妨,本君这么做只是让凡别兄安心,再说了,废了这条腿,也只是暂时的影响行动的能力,待日后潜心修炼,终究会恢复的。”

    钦老和枯天渐不再劝阻,只是略带惊讶的退了回去。

    然而这时凡别竟点头大笑道:“好,本君相信珠玑兄,哈哈,真没想到啊,你我争斗了近千年,最终会以这样的结局来结束,哎,本君真不知我这条命于你竟有如此之重,这倒是本君的荣幸了。”

    珠玑则是同样大笑道:“哈哈,凡别兄能看得开最好,这样吧,我们就不叙旧了,但请动手吧。”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一眼凡川,接着出声道:“珠玑兄,不知在本君动手之前,可否能与吾儿说上几句?”

    珠玑错愕着沉思了一番,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凡别兄请便。”

    可随着珠玑的话音落下,珠玑卡住凡川肩膀的手掌间,更加用力了起来,致使凡川再次咬牙切齿,且浑身不自觉的抖动,也正是于这一刻,凡川在内心记下了这一笔账,记下了对珠玑的仇恨。

    凡别并未走近凡川,自然,珠玑也不允许凡别的靠近,于是凡别只在距离凡川有十丈之余的位置,站住了身。

    “川儿,对不起,为父本不想你牵扯进这仙界之乱,但终究……”

    “别说了,你不是我的父亲,我也没有父亲。”凡川忍着痛,出声打断道。

    听到凡川的话,凡别并没有生气,只是哀怨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川儿,对不起,当初我将你寄养在北原星球,便是不想你牵扯到这乱流中,可是没想到,唉……是为父的疏漏。”

    凡川则皱了皱眉回声道:“疏漏?你一句疏漏就可以换来镜爷爷的命?当然,还有凡群叔父的命,你能换来吗?”

    听到凡川的抱怨,凡别像是早有心理准备,于是只见其依旧温声道:“是,换不来,任何人的命都换不来,只是,为父也未曾想到会演变成这样,当初南异兽族出现政变,为父身在仙界,却也难以抽开身,所以……”

    “所以,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不管任何与我有牵连的人的死活了?呵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