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东宫仙君
    从积云中飞出来的五位仙人,很快便降落在了南异星球的这片大陆上,而刚好对立着珠玑等人而站。

    这五位仙人的到来,致使南异这片大地上多了一丝异样的气氛,而且局势好像瞬间便紧张了起来,喘息声甚至都可以清晰入耳。

    见到这五位仙人莫名的突然现身,凡川连忙看了过去,只见五位仙人中站在靠前的一位仙人是一位中年长相的男性仙人,见其身着一袭白衣,腰间束着一条金丝扁带,黑白相间的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加之其的脸色略显苍白,且干净的脸上并没有胡须,则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而在这位仙人的身后站立的是一位女性仙人,只见其的容貌明艳动人,眉目如画,搭配一身淡黄色的长裙,更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感觉,乌黑的秀发挽在脑后楚楚动人,实打实的美人,再配上其的身份,正是一仙女。

    而在这位仙女的身旁则站立着一位同枯天渐相貌差不多的仙人,同样有一撮胡须长在脸上,只是枯天渐的胡须滑稽的长在嘴唇和鼻子中间,而这位仙人的一撮胡须却是长在下巴之上,刚毅的感觉比枯天渐更多了几分,此时只见其手持一把长戟插在地面上,双肩耸立,气度非凡。

    而当凡川将视线移到另外两位仙人身上之时,顿时大吃一惊,因为凡川看到的另两位仙人,竟然是言慕岸和孤景然。

    言慕岸还是以往的老样子,白发白衣白胡子,依旧是慈祥温和的样子,只是在没有皱纹的脸上,给人的感觉并不显得苍老,反倒是有着一股脱俗的仙风道骨。

    而孤景然还如同凡川在孤真派与其分开时一般,嫣然一副老者的模样,气质与神态也是如同以前一样略显孤冷,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孤景然的衣着不再是白色,反倒是一袭灰色长袍裹身,而那白色的胡须竟然也奇异的变成了灰色,而其以往常握在手中的拂尘,此刻竟换成了一根造型奇特的拐杖。

    看到了久违了这么久,且对自己有恩的言慕岸现身,凡川很是激动,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以往的画面,如果说是烟紫让凡川接触到了修真,那么言慕岸便是将凡川送到了修真的正道上,而且凡川深深的记得,言慕岸当初还曾赠与自己诸多对于修真界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比如那晶涟羽戒,以及楚远紫剑,这皆都是凡川不会磨灭的记忆。

    然而对于孤景然,凡川虽然记忆没有言慕岸如此深刻,但是当初在东固星球椋极大陆上的隐宗之外的山谷里,若没有孤景然所赠与的那把龙尺,想必凡川如今也已魂断在妖族的手中了。

    总而言之,言慕岸和孤景然都是对凡川有过大恩情的人,此时两人的出现,对于凡川而言,莫过于激动一说了,甚至是不敢相信。

    接着凡川便按耐不住的出声大喊道:“老白师尊!孤前辈!”

    言慕岸和孤景然似乎早已发觉到了凡川的存在,孤景然只是象征性的微笑点了点头,而言慕岸则是不停的对着凡川挥手,从其的神情来看,好像其见到凡川,同样也是倍感激动,只是就当下的场合而言,言慕岸好像还不能从容的与凡川交谈。

    凡川有些略微的失望,但还是连忙出声道:“老白师尊,你不好好在仙界待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听见凡川的话,只见言慕岸刚想迈腿而出,却被其身前的那位温文儒雅的仙人给拦住了,言慕岸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使了个眼色。

    凡川读懂了言慕岸的意思,想必言慕岸是想表达当下不是叙旧的时机,于是凡川便也会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凡川身旁的珠玑突然向前走了几步,对着那位温文儒雅的仙人出声道:“哇,凡别兄,我们可是好久不见了,您老最近如何呀?”

    听到珠玑的话,凡川暗暗在心里怒骂道:“这个老家伙,长的比人家还老呢,还恬不知耻的称人家老,真是不要脸。”

    可凡川虽然在心里暗骂,但是对于珠玑口中所说的“凡别”二字,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且凡川不知道是为什么,心跳竟然再一次的加剧,不安的心愈发的难受。

    在听到了珠玑的“问候”之后,那位名叫凡别的温文儒雅的仙人则是微微笑道:“本君如何,珠玑兄,想必你西宫早已知晓吧?不必这般矫情。”

    凡川在听到“本君”的字眼后,身体瞬间颤动了一番,绷紧的神经也跟着猛然缩动了一下,惊恐之下,这才知晓,想必这位叫凡别的仙人,便是仙界东宫的仙君,怪不得言慕岸等人要跟随其后。

    也正是此刻,霄项带着宛灵等人的出现,也印证了凡川的猜测。

    只见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三位仙人带着宛灵和北语,全都绕到了言慕岸的身后,且与此同时,只见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三仙人立即对着凡别躬身施礼道:“拜见仙君。”

    东宫仙君凡别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视线便再次锁定在珠玑的身上。

    南异之地,竟同时出现了仙界两位仙君,今日怕是要变了天了。

    然而此时面对凡别的嘲讽后,珠玑并不动脸色,依旧云淡风轻的出声道:“恩,凡别兄,今日本君让你们父子相逢,你是不是该当谢谢本君呢?”

    凡别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凡川,接着出声道:“你在押解着他,怎么说是相逢呢?珠玑兄,切不可说笑。”

    然而两位仙君交流的如此云淡风轻,可这番对话在传入凡川的耳中后,凡川却像是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身体瞬间不由自主的想要瘫坐,只是被枯天渐给拉住了。

    凡川不是傻子,自然可以听懂两位仙君话里的意思,然而这话里的意思,也正是凡川一直不愿提起的,也是凡川格外抵触的,当初在神源门之时,凡群曾与凡川提及过,凡川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强烈反应。

    凡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只有一个镜爷爷,对于“父亲”这个陌生的字眼,凡川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且不想拥有。这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也是凡川最不想触及的情感。

    然而如今这番话从两位仙君的口中轻盈脱出,却何曾知晓凡川愿不愿意听进心里?

    凡川根本无法平复心情,但为了不让两方察觉出自己的异样,特别是不想让宛灵和北语为自己担心,凡川只好再次站起身,只是不停抖动的双手却让凡川难以遏制。

    此时的珠玑没有注意到凡川的异样,依旧风轻云淡的对着凡别出声道:“凡别兄呀,你这个押解一词,用的也不甚妥当呀,本君这也是无奈之举,实则是想让你们父子重逢,重逢,对吧?”

    凡别则是温文儒雅的笑道:“好词,重逢是好词,不过,本君事务繁忙,没有诸多时间与珠玑兄叙旧,珠玑兄不如直截了当的提出条件,如何?”

    珠玑连忙拍手叫好道:“好好好,不愧为东宫之主呀,凡别兄,你这魄力可比我强多了,那好,本君就直说了,你死,他生,当然,还有一个选择,你生,他死。”

    可就在珠玑的话音刚刚落地,没等凡别说话,凡别身后的那位手持长戟的刚毅仙人却站出了身,怒吼道:“放肆,区区西宫之地,何来的选择之说!”

    然而凡别却转身对着那仙人喝道:“谁让你说话了?退下。”

    手持长戟的仙人好像有些不服气,但终究还是低着头退回了原处。

    接着,凡别再次看向珠玑,依旧温文儒雅的出声道:“珠玑兄,可还有斟酌之余地?”

    珠玑则微笑着摆了摆手道:“凡别兄啊,不要怪本君心狠手辣,本君为这一天不知操劳了多少个日夜,你呢,说我阴险狡诈也好,说我卑鄙无耻也罢,只是,本君已经看到了答案,这就足够了。”

    听到此处,凡川终于搞清楚了珠玑的目的,原来便是把持父子之血缘前来要挟,凡川知道,这种情况下,凡别似乎必须要做一个答案,虽然说,此刻东宫的仙人比西宫的仙人多,且实力也比西宫强上数倍,可是想要动手,也不是一件易事。

    果然,珠玑接着出声道:“凡别兄,你若是轻举妄动,本君可就是认定你给出你生他死的答案喽。”

    说着话,珠玑突然侧身,伸手一把卡主了凡川的肩膀。

    凡川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仙气冲击,痛感直逼心脏,就连身体也因为疼痛感强烈,跟着不由自由的颤动。但是,凡川终究没有因为疼痛,而喊叫出声。

    凡川不知道此刻的心理是怎样,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父亲,凡川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接受,更无法相信眼前正发生的一切,凡川也试想过,如果这个选择摆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到底会如何决断。

    然而此时看似沉着冷静的凡别,终于点了点头道:“珠玑兄,本君知道你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好吧,本君选择第一个答案,我死,他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