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寻隐之殇
    听到凡川的问话,徐玑依旧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样子,挥了挥手中的拂尘,又捋了捋下巴上那稀松的胡须,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凡川兄弟,好久不见呐!”

    “打住。”凡川立即抬起手掌,接着戏虐的出声道:“你我不是兄弟,最起码从你以着西宫仙君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之后,我们便不再是兄弟了。”

    然而徐玑并未有触动,好像是一切都在其的预料之内,只见其依旧云淡风轻的出声道:“那好,你不愿与本君做兄弟,本君也不勉强你,重新给你介绍一下,本君名曰珠玑,掌管着整个仙界西宫。”

    凡川则是冷笑道:“你不觉得再这样介绍,显得很讽刺吗?”

    “不不不。”珠玑摇着头道:“怎么会讽刺呢?本君倒是觉得恰到好处。”

    “呵呵……”凡川再次冷笑道,随即深呼吸一番,淡淡的出声道:“珠玑是吧?这样好不好,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之后要杀要剐,随你,如何?”

    珠玑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凡川会如此痛快,但其也连忙回声应道:“好啊,如此甚好。”

    凡川倒是突然想通了一样,或者说是释然了,有时候现实便是如戏,只是结局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倒是过程,然而凡川这一刻,就在追求一个所谓的过程,不管过程好与坏,对于凡川而言,已然够了。

    “从你在北原星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便已是西宫仙君了吗?”凡川淡淡的出声问道。

    “是的。”

    “那好,你接触我,是有目的的,是吗?”

    “是的。”

    “很好,那目的是什么?可以说了吗?”

    珠玑考虑了一下,却摇头道:“现在还不可以,但不用多久,你就会自然而然的知道了。”

    凡川冷笑了一声,继续出声道:“好,那你当初从夜月门抓走宛灵,又是为何?”

    珠玑笑了笑道:“只是计划中的一步棋而已,骗你到这里来呗。”

    “骗我来这里?为什么?”

    珠玑楞道:“为什么?刚刚不是说了嘛,不用多久,你就会自然而然的知道了。”

    凡川见对方并不想对所谓的目的细说,也只好作罢,但其实凡川早已有了一个差不多的猜想,毕竟之前胡子仙人临死之时所说,应该不假,所谓的目的无非是想除去仙界东宫,从而一统诸天万界,只是一点让凡川不解,便是为了要掳走宛灵,还骗自己来这里,而且在修真界不惜亲身接触彼此,这样大费周章的背后是什么?

    苦思是没有答案的,凡川便不再纠缠,接着试探性的出声问道:“那西宫的仙人出现在这里,并且助本觉兽王灭了元郎兽王,也是你计划中的一步了?”

    只见珠玑大笑道:“哈哈,聪明,自然是。”

    看来胡子仙人临死所说并不假。

    凡川压制着怒气以及体内上下乱窜的仙气,试图镇定下来,再次出声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北语,你刚刚抓的,我的女人,是不是你出手伤的?”

    “恩,是本君伤的,只是,这也是计划中的一步,毕竟她是一界妖主,本该和魔界的魔尊一同助本觉兽王灭敌,她不仅缺席,反倒还跟你在一起,本君就有点生气,刚巧,本君在元郎兽王的那片残墟里得知她在找你,于是就顺道帮你把她带来了呗。”

    “md,卑鄙!无耻!她只是一个妖,你竟下如此狠手!”凡川怒吼道,同时有些按耐不住,体内的仙气上下窜动不停,一股怒火燃烧到了凡川的眼睛里。

    但是在凡川的思维最深处,似乎还有一丝丝的理智在克制着凡川,克制着凡川不要冲上去,冲上去便是死路一条,绝无生还的任何可能。

    终究,那一丝理智压住了凡川,凡川没有凭靠蛮力前去送死,只是心中的怒气和痛恨却是丝毫未减,双眼中的血红色一直充斥着。

    然而被凡川骂了一通的珠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反倒依旧是风轻云淡的出声道:“哎呀,你别着急呀,是你非要问本君,本君只能实事求是的回答你呀。”

    凡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硬生生的将怒气扼制着,继而假装着淡淡的出声道:“好啊,我不着急,只是我想告诉你,你今日最好杀了我,不然,以后我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珠玑则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何必呢?本君不会杀你,对于本君而言,你也只是一颗棋子,只是你这颗棋子比较重要罢了,对了,要不要本君给你说一说,你这颗棋子如何重要呢?”

    凡川不吭声,只是咬着牙,一味的在苦不堪言中愤怒。

    然而珠玑并不在意凡川的愤怒,反倒是自顾自的出声道:“凡川呀,你不妨回忆一下,你真的就有这么大的本事在这么多次危难之中存活下来吗?北原星球上,东固星球上,西解星球上,包括在这南异星球上你与本君三个手下争斗一事,你不觉得你有很多次都是化险为夷吗?难道只是巧合?还是你以为的自信呢?呵呵。”

    说着话,珠玑又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捋了捋稀松的胡须,接着出声道:“不妨告诉你,本君救过你很多次,很多次,但本君记忆最清楚的一次是在东固星球上,那是你在孤真派与兽人争斗之后,是本君把你带到了东固星球,而且治好了你的伤,不然,你那时候已经死了。”

    说话间,珠玑停顿了一下,在看到凡川没有丝毫反应之后,又继续出声道:“你倒好,在东固星球不仅另结新欢,还玩起了寻根问祖,这倒是出乎了本君的意料,不过还好,你终究还是来了南异星球。”

    凡川的思绪很凌乱,在愤怒和痛恨的交织下,已经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混乱,但在得知珠玑曾多次相救自己之后,内心还是出现了一丝触动,凡川没有怀疑珠玑的话,毕竟眼下这种情况,珠玑完全没有必要撒谎,然而凡川也知道,珠玑的相救自然有着其的目的性,只所谓各取所需罢了。

    珠玑不再出声,只是等待着凡川说话,凡川倒也释然,依旧假装着淡淡的出声道:“那我就在这里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呵呵,不过这声感谢,并不是我发自内心,因为我知道你救我,也是你的一步棋,对吧?”

    “哈哈……”珠玑大笑道:“何必如此针对呢?本君救过你,但又伤过你的女人,要不我们两清吧?”

    “呵呵……”凡川冷笑着道:“不可能。”

    话音落,只见凡川手中仙气闪现,寻隐枪大放着金芒,而凡川的双眼中似乎能喷出火焰一样,震慑之力淋漓尽致。

    珠玑愣了一下,随即出声道:“怎么?你要跟本君动手吗?”

    “别!废!话!”凡川一字一句说完,便怒吼了一声,飞身跃起,抽枪向着珠玑刺去,与此同时,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更是闪现着异样的光芒,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愤怒一般,道道银线划破了金芒的笼罩。

    这一刻,凡川的理智终于消失殆尽,再也没有了一丝克制之力。

    然而在凡川的汹涌战势下,珠玑以及钦老和枯天渐三人却是纹丝不动,更像是在等待着凡川的靠近。

    凡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加剧着寻隐枪的仙气之力,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报仇,杀戮。

    可就在寻隐枪的枪刃还未触及到珠玑的时候,珠玑身旁的隐仙枯天渐突然出手,只见其纵身跃起,双手握刀,将手中的神器重刀别过了背后,似在蓄力,随后在一个闪动之后,只见其用着骇人的蛮力,直接将重刀准确的劈砍在了寻隐枪的枪体之上。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传来,只见重刀刀刃与寻隐枪枪体接触的那一刻,瞬间火光四射,仙气如泉水一般四下溃散,上空为之云层弥漫,地面为之强烈颤动。

    然而凡川也因为这一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地面狠狠的砸落了下去,直接砸出了一个凹陷的深坑。

    耳朵里皆是“嗡嗡嗡”的声响,直至过了片刻,凡川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但耳中的噪音依旧还在。

    凡川接着检查了一下伤势,发觉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便拍了拍脸上的泥土,连忙站起了身,可是站起身后,凡川才发现,手中的寻隐枪已不知去向。

    然而在一番寻找之下,凡川才看到,此时已经被一分为二的寻隐枪,正安然的躺落在珠玑的脚下,枪体已经没了之前的仙气金芒,反倒像是一堆破铜烂铁一般,毫无光色,枪刃和枪体完全断裂,已经失去了它的光辉,也失去了它的生命。

    凡川知道这是由枯天渐一击造成的,然而凡川看到枯天渐手中的重刀却是毫发无损,依旧散发着本属于它的金芒,依旧保留着本属于它的生命。

    凡川这一刻很是失落,也极其的悔恨,毕竟寻隐枪陪伴了自己这么久,曾有多次危难便是因为寻隐枪才化险为夷,也有多次披荆斩棘也是有寻隐枪相伴,然而这时寻隐枪突然被毁,凡川的心就像是被割去了一块肉一样,十分之疼。

    没了寻隐枪的相伴,凡川的锐气瞬间被削去了大半,而凡川也知道,即使寻隐枪还在,自己终究也不是珠玑三个仙人中任何一个仙人的对手,于是凡川便自嘲般的仰天笑了几声,缓缓走出了凹陷的土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