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西宫仙君
    听到这声天外之音,枯天渐似乎知道了什么,连忙收起了重刀,并且带着钦老向后退出了数丈之远,像是在等待着谁的光临一般。手机端 vodt

    凡川和霄项则有些疑惑,可接下来随着一位仙人的降临,整个场面的气氛凝结到了冰点。

    厉喝声还在徘徊于空,随着一层层的积云的散开,一位身着破旧的青色道袍,手持拂尘的仙人,缓缓的从空降落在了钦老和枯天渐的身前。

    然而在这位仙人的手,还紧抓着一位受伤的女人。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除了钦老和枯天渐似乎没人有所察觉。

    凡川惊恐的看到,被那仙人紧抓在手受伤的女人,竟然是北语。

    然而,更让凡川惊恐的是,那个突然现身的仙人,竟然是徐玑,对,没错,是那个凡川在修真界所认识的道人徐玑,只是如今其的外貌虽未变,但其身却流动着刺眼的仙气。

    可更让凡川惊恐,甚至是震惊到不知所措的是接下来钦老和枯天渐的动作,只见两人面对着徐玑,竟然恭敬的躬身施礼道:“拜见仙君!”

    什么?仙君?西宫仙君?这一刻凡川彻底懵了,不仅懵了,而且大脑都开始混乱了起来,任凡川如何去联想,也不曾会想到徐玑便是仙界西宫的主人,莫非在修真界的时候,徐玑已是西宫仙君了?还是之后其修仙成功了?可是即便是后来修仙成功,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做了西宫仙君之位,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便是第一种可能,在修真界的时候,徐玑便是西宫仙君了。

    可是随之又有一个疑惑,既然是西宫仙君,其在修真界的时候,怎么会有真气在身?而且当时对于凡川的接触,还很友好,这又该如何解释?莫非这背后是一个从一开始注定不能停下的阴谋了?一团团迷惑压的凡川甚至喘不过来气。

    可在凡川胡思乱想的时候,受伤的北语因为疼痛,轻哼了一声。

    也正是因为这声轻哼,凡川本来沉浸黑暗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接着只听凡川惊恐的喃喃自语了一句“语儿,语儿……”

    随后凡川的身体更是情不自禁的蠕动,好像是在纠结挣扎,又像是在迷惘寻找出路,只是很明显的慌乱已映入众人眼帘。

    “语儿!语儿!”凡川大喊大叫着,同时终于鼓起勇气将视线锁定在徐玑的身,继续吼声道:“放了她!徐玑道……你到底是谁?”

    然而在凡川的这声怒吼声刚落地,凡川身旁的宛灵却拉了拉凡川的衣角,伸手指着徐玑,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是他!是他!是他在夜月门里把我抓走了!他还带我去了其他怪的星球,后来把我丢在这里了!”

    宛灵的语气从一开始的紧张,慢慢的变得有些委屈了起来,而且还有一股气愤在宛灵跳动的肢体充斥着。

    “什么?灵儿,你确定……确定是他抓走你的?在夜月门?”凡川无惊恐道,这连续的惊恐已经让凡川无法直视当下正在发生的了。

    宛灵坚定的点头道:“是他,是他!”说着话,宛灵竟再次哭了起来,泣不成声道:“凡川,你一定要杀了他!我恨他!”

    凡川知道宛灵的心情,若不是徐玑,也许宛灵如今还是那副天真无邪,是徐玑,改变了宛灵,也深深的伤害了宛灵。

    宛灵的确认也在迎合着当初长邢的推算,便是一位仙人掳走了宛灵,不谋而合。

    然而当下的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起码对于凡川而言,这一切来的太快,也太突然,太过于诡异,凡川根本还没有做好接受这一切的心理。

    宛灵的诉求,凡川自然要答应,只是当下凡川必须先将北语救回,于是凡川便强压住情绪的浮动,安抚着宛灵道:“灵儿,你别先哭,我知道你恨他,你的要求我也答应你,只是,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看见那个姐姐没?她叫北语,和你一样,是我的女人,你先让我救她回来,行吗?”

    听到凡川的话,宛灵哭泣的脸闪过了一丝诧异,但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只见宛灵伸手擦去了脸的泪痕,随即又抚摸着凡川的脸颊,轻声道:“灵儿知道了,凡川,你别着急,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别冲动,还有,那个姐姐很美,配得你。”

    诧异之下,凡川更为感动,看来这些年的时光真的改变了宛灵,若是放在以往,宛灵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凡川自问何德何能,只是当下根本没有时间给凡川感慨。

    “既然如此,好,我先问清楚,灵儿,谢谢你。”凡川同样抚摸着宛灵的脸颊,接着将宛灵推到了霄项三人的身后。

    转过身,凡川的视线只放在北语的身,此时的北语似乎受了重伤,嘴角还有血迹,而且看其晃晃悠悠的身体,似乎意识也有些迷离。

    凡川很心痛,便准备立即走前去,可在凡川刚刚跨出第一步之后,那个神秘的徐玑终于开口说话了。

    “凡川兄弟,你的女人,还给你。”徐玑用着以往的口气说着话,便将北语一把扔了过来。

    凡川连忙飞身跃起,在半空将北语揽入到了自己的怀。

    缓慢落地,凡川连忙去摸着北语的脸颊,入手竟有些冰冷,凡川心疼不已,便一把将北语的小脑袋抱紧在了自己的胸口之处,想要用自己胸口的温度温暖北语冰冷的脸颊。

    “语儿,语儿,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凡川压制着心痛和愤怒,试着轻声道。

    “唔……凡……凡川。”北语似乎知道了是凡川,但说话却是极其艰难,只是说出了凡川的名字,却引起嘴角再次溢出一丝鲜血。

    “别,别说话了,语儿,是我,我是凡川,你现在安全了,有我在,我在呢。”凡川着急的出声道,同时用垫着北语脖颈的右手轻轻的拍着北语的后背,以为安抚。

    此刻的凡川根本没有流泪的机会,这一切几乎像是一块等天的巨石一般,正强硬的压在凡川的心头,仅仅只是触动一下,都会伤筋动骨,粉身碎骨,令凡川很是难堪,不知所措。

    被凡川安抚之后的北语,便不再出声了,只是其的嘴角还会微微触动,也许是想要说话,也许是因为身体的疼痛牵扯。凡川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擦拭掉了北语嘴角的血迹,接着便一把将北语抱起,转身走向了霄项等人。

    这时宛灵和蛰伊也迎了过来,凡川则是面无表情的将北语放到了蛰伊的怀,同时对着蛰伊和宛灵轻声道:“照顾好语儿。”

    接着,凡川欲转身,却被闪身而动的霄项给拉住了,凡川不解,愣愣的看着霄项。

    霄项则是同样一副惊恐的样子,慌忙的出声道:“仙尊,今天这是怎么了?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大事?怎么连西宫的仙君也来了!”

    看来徐玑便的确是西宫的仙君了。

    凡川更不解,而且是这一刻才知道徐玑是西宫仙君,霄项的话对于凡川而言,没有任何触动,于是只见凡川强装微笑的拍了拍霄项的肩膀,出声道:“霄项兄弟,你别问了,你和桃红兄弟你们负责照顾好她们好了,我来应付。”

    “可是仙尊你……”

    “好了,霄项,别说了,实不相瞒,这个西宫仙君,我很早以前认识了,只是那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修道的修真者……”凡川打断了霄项的话。

    然而霄项却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惊呼道:“这……这怎么可能?”

    凡川假装笑了笑道:“怎么不可能?今日的经历,呵呵,对我而言,已经是很多不可能了,不差这一个了,我想,这其该是有什么因果循环,待我去问个清楚。”

    霄项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仙尊,你可要小心点,珠玑的修为境界可是净仙之境。”

    “你说什么?珠玑?谁?”凡川微微皱了皱眉。

    霄项则是愣着道:“西宫仙君呀!噢,他的名讳叫珠玑。”

    “呵呵……”凡川冷笑了一声,这声冷笑也许是在笑徐玑隐姓埋名,也许是在笑自己当初过于天真,总之,这声冷笑对于凡川而言,恰当时机。

    凡川已经不会感觉到惊讶了,知道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在这里,随机应变,但是,谨记,切不可加入争斗,这是九天和仙令的旨意。”

    说完话,凡川便不再理会霄项,转过身,径直的走向了徐玑(珠玑)。

    不知不觉间,凡川也说不是为什么,此刻的心情竟然在瞬间轻松了许多,好像诸多疑问已经不再显得那么重要,而那些担忧和惊恐也显得有些多余了。但终究,只有凡川自己的内心知道,这一切,凡川还未能全然接受。

    在走到了距离徐玑有几十步的距离之时,凡川停下了脚步,望着徐玑,出声道:“徐玑道长?噢不,该是珠玑仙君,对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