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物伤其类
    然而还没等枯天渐回应凡川的话,这边霄项身旁的仙人便已压制不住了,除了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三位仙人之外,剩下的八位仙人皆都涌到了凡川的身前。

    枯天渐见状,面露笑容道:“这才对嘛,早点结束,毕竟大家都挺忙。”

    可凡川却很着急和愤怒,于是只见凡川连忙跨到八位仙人的身前,怒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其中一位仙人看着凡川同样气愤的回声道:“仙尊,您别管了,他们西宫的小人简直欺人太甚,我等要与他们决一死战!”

    “你们疯了嘛!赶紧给我退回去!这是命令!”凡川怒喝道,但内心却是万般着急,明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便是明摆着送命。

    然而这八位仙人却完全不顾凡川的命令,反倒是咬牙切齿的靠近枯天渐和钦老。

    凡川见状,很是愤怒,于是便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霄项,大声喝道:“霄项,你在干什么?我不是让你们走吗?”

    霄项则是很无奈的摇头道:“仙尊,我和桃红,蛰伊,已经在遵从您的命令了,只是他们……”

    “啊!啊!”

    就在凡川背对着枯天渐和钦老,与霄项对话的同时,凡川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两声惨叫声,这惨叫声打断了霄项的话。

    凡川再也不能冷静了,惊恐之下,慌忙转身,只见那八位仙人已经冲了上去,然而,枯天渐和钦老两人的第一击,便结束了两位仙人的性命。

    凡川疯狂的怒吼道:“你们全给我回来!回来!”

    然而唯剩的六位仙人已经加入到了混战之中,空气中充斥着道道仙气,金芒更是耀眼到刺眼,各种仙气攻击的声响接连入耳,以及不间断的惨叫声,场面一度陷入惨烈之状。

    凡川像是丢失了魂魄一样,不由自主,但依旧还在用着几乎像是哭诉的声音,喊叫着:“回来!这是命令,你们全都回来……”

    然而,争斗已经发展到了凡川无法控制的局面。

    只见六位仙人分为了两边,三人攻击钦老,三人攻击枯天渐,然而在凌厉的攻击下,枯天渐突然闪身消失,再现身之时,手中竟紧握着一把外观奇特的重刀,刀背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生灵,刀刃则是阴森到发光发亮。

    凡川深知不好,本来以着隐仙之境的修为,便可以轻松应战,而如今枯天渐竟又拿出了仙器,凡川这一刻,已经失去了希望,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果然,随着枯天渐拿出了仙器重刀之后,战局一下便明朗了,凡川的愧疚,也随着六位仙人的相继离去,从而升至极点。

    也许争斗持续了半个时辰,但对于凡川而言,更像是几乎一瞬间,冲过去的八位仙人,最终的结局皆都像是那位手持折扇的仙人一般,躯体化作成了灰尘,四下飘散,便是所谓的形神俱灭。

    凡川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钦老和枯天渐的狠毒,凡川自己也知道,冲上去,只有死亡,但不冲上去,却是愧疚难当,眼看着之前还并肩作战的自己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而且皆都是高高在上的仙人,这是何等的创伤,何等的无助和困苦。

    凡川何曾想到,一转眼,便会是这样的结局。

    然而此时钦老和枯天渐的嚣张气焰越发的高涨,完全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只见两人齐步向着凡川走了过来。

    而凡川此刻心情十分低落,毫不顾忌钦老和枯天渐的靠近,只是深呼吸的望着刚刚那八位仙人消失的位置,淡淡的自言自语道:“兄弟们,我凡川对不起你们……”

    “凡川是吧?怎么样?还差三条命,你们商量好了没?”枯天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们东宫是不可能放过你们的!”霄项的吼声则从凡川的身后传来。

    而就在霄项的声音刚刚落下,桃红的怒吼声便接连传来:“枯天渐,还有你这个老家伙,老子今天就跟你们拼了!”

    接着凡川的身后便传来了“咚咚咚”的急切脚步声,凡川像是突然醒悟了一般,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转身盯着此时正奔袭的桃红,几乎是费劲了全身气力一般,怒吼道:“给我站住!”

    与此同时,凡川更抽出一丝仙气击去,格挡住了正奔袭的桃红。

    此时已经急赤白脸的桃红则是咬着牙出声道:“仙尊,您别管我,我要跟他们拼命!”

    凡川的鼻孔在喷出着滚烫的热气,随即只见凡川突然闪身消失,来到了桃红的身前,一把便将桃红推回到了霄项的身边,接着便是同样咬着牙一字一句出声道:“霄项,桃红,蛰伊,你们听我说,我骗了你们,我根本不配拥有九天和仙令,那东西是一个仙魄所赠于我的,我没有想到那东西对你们这么管用,所以,我利用了你们,利用了你们助我杀了那西宫的仙人,但是,我现在后悔了,非常非常后悔,而且,我很自责,很愧疚,我可以接受你们恨我,哪怕是杀了我也成,但是,现在,你们必须离开,只是,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们能带上灵儿。”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之后,霄项三人皆都愣住了,一时间也不说话,也不挪动身体。

    然而这时宛灵却从一旁跑了过来,一把便拥入到了凡川的怀中,哽咽着道:“凡川,我不跟他们走,你别想赶我走,我不会再跟你分开,就算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凡川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眼角处有了一丝湿润。

    但凡川不想让宛灵看到自己的伤心,于是便将宛灵的小脑袋藏在自己的怀中,轻声道:“我的傻灵儿,你怎么会死呢?不会的,我也不会死,只是你跟他们去,我等等就来,只是暂离分开一下,好吗?”

    宛灵却用着小脑袋一直顶撞凡川的胸口,嗔怒道:“哼,我已经不再是夜月门里的那个傻姑娘了,你别想骗我,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你身边!”

    凡川闭上了双眼,扬起了头,叹息了一声,加紧抱着宛灵,再睁眼看向霄项等人,淡淡的出声道:“霄项,你们怎么还不走?是生气我骗了你们是吗?好,这样,如果今日我不死,改日我的命便随你们处置。”

    然而霄项并没有表现出极其气愤和厌恶的样子,反而是好奇的出声问道:“你刚刚说,九天和仙令是一个仙魄所赠于你?那你知道那个仙魄叫什么名字吗?”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虽不知霄项为何问起这个,但还是淡淡的回声道:“绝殃。”

    可就在凡川将绝殃的名字说出来的这一刻,霄项和桃红以及蛰伊皆都表现出了极其震惊的样子,接着只听霄项迫切的出声道:“你……你可以确定是隐仙大人所赠于你吗?”

    “啊?什么什么隐仙大人?”凡川愣了一下。

    霄项则是连忙解释道:“噢,我的意思是说,你确定是绝殃隐仙大人所赠于你的吗?”

    凡川点头道:“当然确定了,还有这寻隐枪,还有一件泫滇战甲,都是绝殃前辈所赠于我的。”

    霄项似乎得到了一个让自己很满意的答案,只见其的脸上展现出了笑容,接着只听其出声道:“那就好,之前我还纳闷你怎么初仙修为,便拥有九天和仙令,看来是这样,既然隐仙大人将九天和仙令皆赠与你,自然有着他老人家的旨意,九天和仙令在,便是他老人家在,你,现在就是绝殃隐仙大人。”

    凡川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我……我不配,我不配,你们别……”

    没等凡川说完,霄项又打断道:“你别推辞了,也别自责和愧疚,我们只认九天和仙令,九天和仙令在,这便是命令,还有,杀西宫仙人,这是他们咎由自取,不是你的责任,这一战,早该有了。”

    正在凡川和霄项说话的同时,不远处却传来了鼓掌的声响。

    “啪啪啪啪”

    这掌声便是由枯天渐而来,接着只听枯天渐继而出声道:“精彩啊,精彩,竟然敢冒充持有九天和仙令,哎,我说这个绝殃,被焚去了真身,还不老实,竟然还搞这一出。”

    接着钦老也附声道:“是很精彩呀,没想到绝殃那家伙还有这么一手,真让老朽见识了!”

    看来钦老和枯天渐都认识绝殃。

    凡川并没有去接两人的话茬,而是转过身恶狠狠的紧盯着两人,出声道:“你们还想怎样?”

    枯天渐故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道:“还能怎么样?还差三条命呢,取完就得了呗。”其语气相当自信,而且还有一丝讽刺意味。

    没等凡川回话,霄项便带着桃红和蛰伊来到了凡川的身旁,看着枯天渐出声道:“我知道我们四人不是你们的对手,好,既然你说还差三条命,刚好我们三个,尽管来取,但是,你们不能动我们仙尊一根手指头!”

    枯天渐却突然失声笑道:“哈哈,还仙尊呢?哎,我说你们东宫的仙人都不带脑子出门吗?人家都自己承认了,是假的,是冒充持有九天和仙令,真是搞笑。”

    霄项毫不示弱,同样冷嘲道:“我们认九天和仙令,是我们东宫仙人的情义所在,不像你们西宫的小人一样,只会背后偷摸着耍心计。”

    枯天渐却毫不在意般回声道:“够了够了,浪费时间,让这一切结束吧。”

    说着话,只见枯天渐便举起了手中的重刀,似乎就要向着霄项袭来。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上空,莫名的再次突然传来了一声厉喝。

    “住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