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报仇雪恨
    .., 远处还有数不清的兽兵在徘徊着等待,似乎本觉兽王被困,是他们最大的心结,但碍于仙人的能力,众兽兵只敢远观,却不敢进击,画面显得有些滑稽不堪。

    此时在本觉兽王的身后站着那三名兽兵统帅,而其身旁不远处,则站立着有些焦躁不安的离湮魔尊。

    凡川没有理会本觉兽王,反倒是径直的走向离湮魔尊身前。 看着许久未见的离湮魔尊,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离湮兄,好久不见呀。”

    离湮魔尊似乎很尴尬,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凡川兄,好久不见。”

    凡川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本觉兽王,又看了一眼此时眼神有些慌乱的离湮魔尊,淡淡的出声道:“离湮兄,难道……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离湮魔尊似乎有些羞愧,但凡川还是从其的眼神中发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坚定,只听离湮魔尊出声道:“凡川兄,如今这……实不相瞒,我也是为了魔界所考虑。” “呵呵……”凡川冷笑道:“这是为了魔界考虑?你这是在带着魔界走向灭亡!”.aixs.org

    离湮魔尊则是依旧逞强道:“凡川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于我曾有救命之恩,我于你使用照月神弓疗伤也算还你半份恩情了,只是……眼下我不能回头了,我已经赌上了整个魔界。”

    “幼稚,可笑,有什么不能回头?这便是你统治下的魔界吗?”凡川冷笑道。 “凡川兄,我……”离湮魔尊面露难色。

    凡川感叹着贪婪是多么的可怕,但又不想就此失去一个可以悬崖勒马的朋友,可如果对方依旧顽固执念,凡川也只能一刀两断,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凡川扔下一句话,便转身走向了本觉兽王。 本觉兽王见凡川走来,不自觉的倒退了数步,但好在还有三名兽兵统帅在其身后,挡住了本觉兽王的退缩。

    走近了本觉兽王,凡川面无表情的出声道:“你就是本觉兽王,对吧?”

    “是本……我。”本觉兽王说话间有些哆嗦。

    凡川依旧淡淡的出声道:“是你要娶灵儿?” 本觉兽王连忙惊恐道:“这个……这个,我是征询过宛灵姑娘的同意的。”

    “放屁!”凡川突然发怒,吓得本觉兽王倒在了其身后的兽兵统帅身上,这才没摔倒在地,凡川则接着出声道:“你很早便知道我的存在了吧?宛灵是我的女人,你也知道吧?当初在北原星球袭击烟紫,以及在孤真派想要除掉我的,还有在东固星球上兽族的屡次进犯,你都知道吧?”

    “这个……我不清楚啊!”本觉兽王哆嗦着出声道,但凡川从其眼神中一眼便得知其在撒谎。

    “呵呵,敢做不敢当,是吗?你还配为一代兽王吗?”凡川冷笑道。

    可就在凡川这句讽刺的话刚落地,本觉兽王身后的三位兽兵统帅却突然站出了身来,挡在了本觉兽王的身前。 先是一名拥有鬃狮脑袋的兽兵统帅出声道:“我叫将厉,乃是兽王大人座下的兽兵统帅,你所说的事都是我们做的,也是我们亲手策划的,跟兽王大人没有任何关系!”

    “是,我叫监德,也是兽王大人座下的兽兵统帅之一,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上所有的袭击都是我们干的,跟兽王大人没任何关系!”另一名拥有虎头脑袋的兽兵统帅接着出声道。

    随后,唯剩的一名拥有豹头的兽兵统帅也连忙出声道:“我叫琅居,也是兽王大人座下的兽兵统帅之一,要杀要剐冲我们来!跟我们兽王大人没有任何关系,你说的那些事都是我们干的!还有你山里的那爷爷,也是我们干的!”

    凡川听到这里,身体突然一怔,像是被定格了一样,但接着只见凡川的双眼突然迷离了起来,胳膊更是像提线木偶一样,缓慢的伸出,缓慢的卡住了豹头琅居的脖颈,有些木讷的一字一句出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我,山里,的镜爷爷,是你们,杀的?”

    豹头琅居似乎早已备好赴死之心,便只见其仰着脖子,任由凡川用力,也不喊一声疼,竟还嘶哑的回声道:“是!是……是我们杀的!咳咳……”

    凡川突然将手松开,豹头琅居的身体便跌落在地,不停的大喘着气,同时不停的搓着脖颈,此时其的脖颈已经明显的浮出了一个五指手印。

    凡川本来迷离的双眼突然变成血红色,且身体也开始出现微微的颤抖,而身上的仙气更是再次涌散,压力开始骤增。

    接着只见凡川依旧像是一个木偶人一样,挪了挪身,面对着另一名虎头监德统帅,同样一字一句的出声问道:“北原星球,紫金大陆,木季城的深山里,我的,镜爷爷,是不是,你们杀的?”

    虎头监德同豹头琅居一样,似乎都有了为本觉兽王赴死的心态,便同样强硬的出声道:“是!是我们杀的!而且今日老子就实话告诉你,我们那日便是去捉你!结果你没在,呵呵,那只能杀了那老头了!”

    “你再说一句!”凡川突然怒吼,双眼中似乎能跳出火焰一般,周身的仙气瞬间将虎头监德顶出去了数米。

    虎头监德害怕了,只见其刚刚的勇气瞬间消散,就连正眼看凡川的勇气都没了,只是低着头喃喃道:“我……我们是为了捉你,谁知道那老头不但不说出你在哪里,还想跟我们动手!死……死不足惜!”

    凡川如火的眼睛突然抬起,木讷的盯着虎头监德,淡淡的出声道:“这,是你自找的。”

    随即只见凡川突然闪身而动,右手瞬间紧握成拳头,带着无匹的仙气,一拳便击在了虎头监德的胸口之处,接着只听“噗”的一声低沉响声,凡川的拳头竟从虎头监德的后背窜了出来。这一拳直接将虎头监德的身体打穿了。

    虎头监德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提挣扎了,便立即死去了。

    凡川抽回了拳头,黑色的血沾满了凡川的衣袖和拳头,但还在凡川穿的是玄色的长衣,并看不出太明显的痕迹。

    接着只见凡川依旧双眼如火,再次挪动了一下身体,面对着最后一位鬃狮将厉统帅,但此时凡川的语气却正常了起来,似乎刚刚一击让凡川清醒了许多,不过语气间的冰冷倒是如旧。

    “我镜爷爷只是一介凡人,你们为何要下此毒手?”凡川看着鬃狮将厉,淡淡的出声道。

    此时的鬃狮将厉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先前的勇气也消散殆尽,只是不停的颤抖着身体,哆嗦的出声应道:“我……我们是为了捉……找你,找……找不见你……”

    “找不见我,就杀了我的镜爷爷解气是吗?”凡川冷冷的反问道。

    鬃狮将厉连忙点头,却又连忙摇头,前后的话都开始搭不上了,只听其依旧哆嗦道:“我……我们不知道他……他是凡人。”

    “呵呵,刚刚的勇气呢?勇气呢?勇气呢!!”凡川的怒吼声音开始递增,吓得鬃狮将厉直接跪倒在地。

    凡川终于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便“唰”的一声再次抽出了寻隐枪,寻隐枪的出现立即将凡川拳头和衣袖上的黑色鲜血给吞噬了。

    凡川立即将枪刃直指着鬃狮将厉,怒吼道:“你们这群畜生!畜生!残害平民百姓!食人血肉!今日,我便要踏平整个南异!”

    话音落,凡川立即抬起寻隐枪,在鬃狮将厉的惊恐下,狠狠的刺在了其的胸口上,接着凡川并不罢休,而是挑起了鬃狮将厉的尸体,一把扔向了半空中,在其尸体将要落地之时,凡川再次举起寻隐枪,一招,便将其的尸体分为成了两半。

    这并不能消除凡川的怒气,接着凡川又再次挪身,来到了豹头琅居的身前,冷冷道:“你不是愿意替你的主子去死吗?好,接下来我就成全你。”

    “不,不……”

    豹头琅居的吼声还未结束,凡川闪身甩起了寻隐枪,枪刃准确无误的划过了豹头琅居的脖颈之处,刚被凡川所掐之下本就红通通的脖颈,在寻隐枪的枪刃下,直接干脆利落的断掉。

    黑色的鲜血瞬间如泉水喷涌,全都滴落在了此时一旁已经瑟瑟发抖的本觉兽王身上了。

    然而凡川的怒火还未隐退,接着只见凡川缓慢的转头看向了本觉兽王,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即仰头望着天空,大声喊叫道:“镜爷爷!今日,小川为您报仇雪恨了!”

    “镜爷爷,您,安息吧!”

    喊叫了几声之后,凡川这才低下头,眼中已不再如火,似乎恢复了正常,但却有几滴泪水从凡川的眼眶中强夺而出,但凡川很快便将其擦掉了。

    深呼吸了一番,凡川便再次看向此时已经呆若木鸡的本觉兽王,依旧淡淡的出声道:“你与我本无仇,我虽是南异兽族后裔,可我并没有那番豪心壮志,对于权力,我从不在乎,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对我穷追不舍呢?为什么呢?”

    见本觉兽王不答话,凡川继续淡淡的出声道:“从杀了我镜爷爷开始,你们可曾知道我这一路是如何活下来的吗?我很难,真的很难。”

    本觉兽王依旧不答话,只是有些疯疯癫癫的不停摇头。

    凡川苦笑了一番,随即闭上了双眼,轻声道:“跟你说这么多,想必你也不想听,那好吧,我成全你。”

    话音落,凡川睁开了双眼,寻隐枪的枪刃直指本觉兽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