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终见宛灵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惊呼,特别是其那婀娜多姿的线条,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再搭配其身上那件耀眼的流苏锦缎,以及腰间束着一条绣着花蕊的红带,栩栩如生,步履之间,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轻盈不失典雅。

    从其装束来看,想必便是本觉兽王将要迎娶的新娘子。

    凡川有意多看了几眼,忽然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凡川的心跳竟开始加快,体内的仙气更是上下窜动,尽管凡川如何克制,还是难以完全隐去,但还好眼下有十一位仙人在场,凡川的这一丝仙气还不足以被仙人发觉。

    待这所谓的新娘子走出大殿的侧室之后,只见那本觉兽王开始兴奋了起来,连忙跑向了新娘子,本想伸手前去搀扶,却被新娘子给一把撇开了。

    本觉兽王并未觉得丢失了面子,反而是满面红光的看向在场的众人,包括那十一位仙人在内,随即大笑道:“哈哈,让各位久等了,本王今日之喜有劳各位了!”

    离湮魔尊率先迎合道:“再次恭贺兽王大人之喜!”

    那些兽兵便附声道:“恭贺兽王大人之喜!”

    然而那十一位仙人却是视而不见,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凡川的视线从未脱离那新娘子,只是那一种熟悉感让凡川害怕,害怕所想的会是真的,而从新娘子那纠结的步伐之中,凡川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这时,殿外突然响起了一声空灵的声响,凡川知道那是那造型奇特的木桩撞击之响,然而,随着木桩空灵的声响之后,殿外又有兽兵扯着嗓子大喊道:“吉时已到!恭请兽王大人喜结新夫人!”

    随着这声喊叫声的落下,殿外便再次响起了锣鼓的敲击声,以及那木桩的空灵声,似乎正在奋力的庆祝着眼前的一切。

    本觉兽王也在众人的簇拥下,挑选了一架轿子,抽身坐了上去,而那新娘子则在三名兽兵统帅的催促下,缓缓的走向另一架轿子。

    凡川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想要冲上去的冲动,然而凡川自己却都不清楚这股冲动为何而来,只是感觉在眼前不远处的新娘子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而就在凡川在纠结中挣扎之时,那新娘子已经走到了另一架轿子前,然而那新娘子却停下了身来,似乎并不想进去轿子。

    可仅仅片刻,其身后的三名兽兵统帅中的一名统帅便不耐烦的推搡了新娘子一把,想要利用推搡的力度将其推进轿子中。

    也正是因为这一把推搡力度,致使新娘子遮挡住脸颊的红布悄然滑落。

    从凡川的角度,刚好看清楚了新娘子的脸颊,以及新娘子那一双流着眼泪的明眸,还有那被泪水浸湿的秀发,被泪水弄花的嘴唇上的朱砂。

    凡川这一刻呆住了,双腿竟在不自觉的打颤,脑袋瞬间放空,呆滞的眼神中却有着难以理解的灼热,然而若是场面安静的话,还可以清晰的听见凡川咬牙切齿的声响,以及拳头紧握下发出的“咯吱”的骨节响声。

    这所谓的新娘子,竟然便是凡川苦苦寻找了很久很久的宛灵。

    从宛灵的眼泪中,凡川看到了无助;看到了伤心;看到了痛苦。而从宛灵消瘦的脸颊上,凡川看不到往日的神采;看不到往日的可爱;看不到往日的天真。有的只是被岁月遗留下来的伤痛,以及无助下的自生自灭。

    凡川的心犹如刀绞,便如同樱白离去那一刻一般,只是这接连来的痛苦,让凡川的心都快变得麻木不堪了,但是深深愧疚的心也时时刻刻的告诉凡川,自己不是一个像样的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便是最大的罪人。

    凡川脑海中开始快速的翻过宛灵往日的模样,在夜月门时那种天真无邪,美丽动人,可爱温婉,然而再和眼前已经哭成泪人的宛灵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而凡川,便将这一切改变的罪过,强加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种深深的愧疚感,罪恶感,加上终于见到宛灵的激动之情,全部汇聚在凡川的心头,导致凡川此刻体内的仙气翻江倒海般的窜动,而在不知觉间,凡川的眼球已经缓缓变成了血红色。

    此刻凡川的眼中,只有宛灵一个人,其他人全是空气。

    然而这时因为那名兽兵统帅的冒失,跌落了遮挡宛灵脸颊的红布,这属于冒犯失礼,且在这和大庭广众之下,于是只见那名兽兵统帅连忙单膝跪在了本觉兽王的轿子前,用着颤抖的声音道:“兽王大人,属下乃是无意之举,请兽王大人降罪!”

    而还未拉下轿帘的本觉兽王自然看到了这一切,便厉喝道:“赶紧给本王下去!把夫人给本王背进轿子!”

    被斥责的兽兵统帅便连忙起身向着宛灵走去,试图强行将宛灵塞进轿子中,这时,凡川已经按耐不住了,或者说,凡川早已经按耐不住了。

    “全给我滚开!!!”

    凡川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双臂同时外展,仰天大喊道,同时仙气犹如真龙现世一般,横跨整座大殿,道道如雷击般的压力接连刺穿凡川身边的上百名兽兵,而那些兽兵便如同凡川身旁的几架轿子一般,瞬间被仙气粉碎。

    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木屑以及血肉横飞。

    由于凡川所释放的仙气过盛,整座大殿也出现了强烈的晃动,然而那十一位仙人也立即呈现出御战之状,虽然被凡川的仙气压力克制的倒退了数步,但皆都连忙抽出仙气作势。

    而与此同时,凡川脸上的面纱,也缓缓的掉落在地。

    “凡……凡川!”

    宛灵在看到凡川的这一刻,犹如从深幽的海底得到一丝空气一般,犹如从暗黑的地狱中看到光明一般,用极了哭腔喊叫着凡川的名字,同时双手掂起了流苏的长裙,向着凡川疯跑了过来。

    待跑到了凡川的身前,宛灵早已哭花了脸,一头便扎进了凡川的怀中,然而只是一下,宛灵又撤回身子,冰冷的双手不停的在凡川的身上抚摸,感受着凡川的胸膛,感受着凡川的脸颊,最终抚摸到了凡川白色的长发。

    “凡……凡川,真……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做梦吧?你……你的头发怎么了?我好想你,我好想……你,灵儿真的好想你,灵儿好害怕……呜呜呜。”

    宛灵像是一个极其无助的孩子一般,不顾任何形象,只想将凡川牢牢的抓住,并说给凡川听自己这些年的孤独与无助,煞是难过。

    凡川一手握着宛灵冰冷的小手,一手擦拭着宛灵的泪痕,用着哽咽的声音道:“灵……灵儿,对不起,我……我来晚了。”

    话音落,凡川的眼泪瞬间掉落,颗颗泪珠如同雨水一般,难以制止。

    看到凡川流泪,宛灵更是伤心的捧着凡川的脸颊,不停的咬着嘴唇,先前的无助消散了不少,只是眼神中更多了些许心疼和深深的爱意。

    “灵儿,我……也好想你,一直都想,一直……”凡川说不出话了,眼泪决堤,一把将宛灵紧紧的抱紧在怀中。

    宛灵可以感受到凡川心跳的加快,而凡川也可以感受到宛灵娇弱的身体的颤抖。

    “我……我没有做梦吧?凡川,这不是梦吧?”藏在凡川怀中的宛灵还有些不敢相信。

    凡川则轻轻的拍着宛灵的后背,温柔的轻声道:“不,不是,不是梦,是我,是凡川,来救你了。”

    “恩……恩,凡川……”宛灵同样难过加激动的说不出话,只是一味的感受着凡川胸口的温度,以此来缓释自己这些年的冰凉。

    然而在凡川和宛灵的温存正继续时,身后却传来了本觉兽王不合时宜的怒吼声。

    “你是什么人?竟敢掠夺本王的夫人!”本觉兽王怒睁着双眼道。

    然而凡川和宛灵并没有理会本觉,只是宛灵依旧藏在凡川的怀中,小声道:“凡川,我不愿……嫁给他,是他强迫我的,我一直在等你。”

    凡川再次轻轻的拍着宛灵的后背,同样温柔的轻声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别说了。”

    此时的本觉兽王见凡川并不搭理自己,反而更为愤怒道:“放肆!给本王拿下!”

    一声令下,殿内唯剩的数百名兽兵便向着凡川涌动而来,但是见众兽兵的步伐确是极其之慢,且每人惶恐自危,毕竟刚刚那些兽兵被粉碎之时,他们全都亲眼所见。

    “全都听不见吗?赶紧给本王拿下!畏惧者格杀勿论!”本觉兽王再一次下令。

    那些如同在火中的蚂蚁一般的兽兵们,便像是铁了心一样,开始蜂拥着向凡川袭来。

    然而就在兽兵们快要接触到凡川身体之后,只见凡川突然转头盯着那上百名兽兵怒吼道:“滚开!”

    一声怒喝下,接连涌出数不清的仙气纵横,如同利刃一般,接连不断的刺中那上百名兽兵的身上。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殿内唯剩的上百名兽兵的身体全都瞬间爆裂而死。

    本觉兽王见状,惊恐般的瞪大了双眼,但仅仅片刻,本觉兽王又反应过来,便寻向了殿外,试图再召唤一些兽兵们前来擒住凡川。

    可就在此时,那十一位仙人闪身而动,挡在了本觉兽王的身前,其中那位胡子仙人淡淡的出声道:“本觉兽王,别喊了,喊来也是死,他是仙人,交给我们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