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八抬大轿
    终于很快,轿子便全都停驻在了大殿前,以着一字列开,正对着大殿的入口。然而抬轿的兽兵们开始变化队形,从拥挤的寸步之间,拉开了数丈距离,从而站立在每台轿子的后方,像是时刻等待着再次起轿。

    凡川自然被拉扯着同样站在了轿子的后方,等待着。

    然而轿子落地,并没有什么女人从轿子里走出来,而且大殿内也没有本觉兽王的身影出现,一切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只有凡川按耐不住的着急。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

    这时,凡川身旁的两位兽兵似乎等待的有些不耐烦,便开始窃窃私语了,凡川连忙侧了侧耳朵,想要从其聊天的内容中获得一些有用的线索。

    只见其中一名兽兵龇牙咧嘴的小声道:“这特么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兽王大人的小娘子到底愿不愿意上轿啊?”

    另一名兽兵却斥责道:“你算老几啊?你在这发什么牢骚,再说了,那小娘子上不上轿关咱们什么事儿?不上轿更好,这走一路快累死了。”

    “对了,你见过兽王大人的那小娘子了没?听说貌似天仙呢!”

    “屁,又不是兽人,怎么就貌似天仙了?依我看呢,还是兽人中的姑娘最美丽,嘿嘿嘿嘿……”

    “你看看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我倒是喜欢上了一个修真者姑娘,只是她如今是奴役,等回头啊,我就请示统帅大人,看看能不能释放了她。”

    “你就做你的美梦去吧!那些抓来的奴役怎么可能会释放!”

    “可是统帅大人他……”

    “吉时已到!起轿入殿!”

    突然一声悠远的喊叫声打断了两名兽兵的窃窃私语,听声音的来源像是从大殿内传来,凡川连忙将视线转向了大殿,可是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还没等凡川有所反应,身边的轿子便再次被抬了起来,向着大殿内走去,凡川也连忙跟了上去,将双手放在轿子的抬把上,装模作样的低下头。

    大殿的主门被由内被打开,一道道纯厚的兽元力便从殿内传来,然而在兽元力其中,不乏泛着时隐时现的仙气,凡川便从这些气息中确定殿内肯定有仙人存在。

    进了大殿,凡川连忙用余光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不禁深叹,殿内的奢华更甚一层,金碧辉煌之下,更有四根盘龙的圆柱直耸入天,而殿内却是别致的空旷,只有一把王座立在大殿的中央上方,而此时,正有一位和元郎兽王一样,拥有着白色虎头的兽人,安然的坐在王座之上。

    而在王座的两旁,则依次两排站立着十一位仙人,其中就有凡川记恨已久的胡子仙人,以及其身旁的没胡子仙人。

    而王座之上的那位兽人,想必便是本觉兽王。

    果然,就在轿子入殿走了数十步之后,众兽兵再次将轿子缓缓放下,同时向着王座双膝跪地,齐声道:“拜见兽王大人!”

    凡川连忙同样照做,只是凡川并没有双膝跪下,只是大幅度的身体躬下,掩藏在众兽兵之中。

    只是凡川还有些担忧,生怕被那些仙人所察觉到,就像上次一般,于是凡川便刻意的低着头,只是用余光来观察一切。

    然而这时的本觉兽王好像很激动的站起了身,面对着众兽兵大喊道:“辛苦了各位兄弟,都起来吧!”

    “多谢兽人大人!”

    众兽兵便应声站起身,凡川同样连忙照做,只是依旧微微低着头,掩藏在众兽兵之中。

    这时,一名身穿铠甲的兽兵统帅从大殿的侧室中走出,随即走向了本觉兽王,依附在本觉兽王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凡川侧了侧耳,便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在嘀咕什么。

    只见那兽兵统帅道:“兽王大人,宛……宛夫人不愿出来啊!”

    本觉兽王似乎并不觉得见怪,反倒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看来本王只能做一回坏人了!这样,你再去找几个人去请,如果还是这样的话,你绑也得给本王绑来!”

    “这……这样不好吧?”那兽兵统帅面露难色。

    本觉兽王反倒很自然的笑道:“有什么不好?按照本王说的去办就是了!”

    “好吧,属下遵命!”那兽兵统帅便转身再次走回了大殿的侧室。

    然而凡川却从其中的对话中察觉到了一些什么,隐隐间,心跳剧烈无征兆的加快了起来,不知是为何,凡川对于那大殿的侧室里,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宛夫人?宛夫人……”凡川在心中嘀咕着,却有一种难言的不安,而且无法正视自己所想的画面。

    就在这样不安且焦急的等待中,凡川不时的看向大殿的那侧室,而且也不时的观察着那十一名仙人的动向,生怕自己的身份会被对方早已看破。

    然而那十一名仙人似乎还没发现凡川的存在,只是在漠视着眼前的一切,就连本觉兽王在内,也没有放在其的眼中。

    凡川回想着之前长邢的推算,宛灵是被一位仙人所掳,可眼下就有十一位仙人,莫非掳走宛灵的仙人便在其中?可是目的又是怎样?而且在长邢的推算中,宛灵此刻就困在本觉部落,可是又困于何处呢?

    凡川有些着急,心想着如果场面一直这样僵持着,那么自己便不再等候,趁着那十一位仙人都在这里,凡川便想闪身瞬移而走,从而在大殿的四周仔细的寻找一番。

    可是之前那兽兵统帅的一句“宛夫人”却又让凡川不得不胡思乱想,生怕见到自己所想的画面,但凡川坚信不会,因为凡川自始至终都相信着宛灵,只是让凡川担忧的是宛灵的人身安全。

    就在这紧张却又不安的情况下,殿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喊话,同时伴随着紧凑的脚步声。

    “离湮魔尊拜见兽王大人!”

    什么?离湮魔尊?凡川的身子差点没有站稳,连忙抬起头转身向着大殿的主门看去,果然,只见那个曾经被凡川在西解星球星魔大陆搭救过的离湮魔尊,此时正带着几名魔族兵将走进了大殿内。

    凡川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当时在元郎兽王的军总处内,没胡子仙人的一句话,便是说关于魔界参战的消息,当时凡川还诧异南异兽族之争怎么会牵扯到魔族,如今看来,这其中必然有着重大的阴谋存在。

    无论如何,凡川还是难以压制内心的震惊,当初那个为人和善,而且还利用照月神弓助自己疗伤的离湮魔尊,此时竟然跟本觉兽王混迹在一起。

    “哈哈,离湮兄弟来了啊!快快请进!”本觉兽王从王座上走了下来,向着离湮魔尊迎了过去。

    然而那离湮魔尊也像是会见老友一般,亲切的回声道:“兽王大人的喜事,我怎敢不来?哈哈,再次恭喜兽王大人了呀!”

    “哈哈,离湮兄弟来的正是时候!”本觉兽王似乎很开心。

    与本觉兽王寒暄了一会儿之后,只见离湮魔尊又走向了十一位仙人身前,躬身施礼道:“小魔拜见众位仙尊。”

    十一位仙人似乎很不耐烦,但终究还是略微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随后离湮魔尊便再次同本觉兽王开始相互寒暄了起来。

    凡川此刻根本没有心情再去探听其两人聊了什么,只是无法按捺内心的震惊和惊恐,这好端端的魔界怎么会参与到南异之争中来,这让凡川无论如何想破脑袋,还是终究无法得出个像样的答案。

    正在此时,离湮魔尊的一句话又窜入到了凡川的耳中,只见那离湮魔尊一改常态,笑嘻嘻的看着本觉兽王道:“兽王大人呀,至于妖界,我派人去请了,只是他们的北语妖主不在界内,而那个明远妖主实在榆木脑袋,就是不肯前来,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将其……”

    “哈哈,好了,离湮兄弟,这个我们日后再说,今日乃是本王的大喜之日,这些冲喜的话不当讲啊!”本觉兽王打断了离湮魔尊的话,笑道。

    离湮魔尊顿时觉得有失礼节,便连忙歉声道:“是是是,不该说这个,不该说这个……”

    凡川紧盯着此时离湮魔尊的丑相,无论如何也无法联系到之前那个平易近人,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离湮魔尊,凡川便暗自在内心笃定,一定要搞清楚这背后的阴谋,终究谁是阴谋的主宰,现在还不好下结论,毕竟眼下还有仙人参与,这便牵扯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觉间,凡川又想起了长邢的话,难道这一切都跟仙界之乱有关?凡川试图确定下来这个答案,却又缺少一个极为确凿的证据,只是这个答案好像是隐隐在眼前,能看得到,却抓不到。

    随着时间的快速流逝,一个时辰便又过去了,此时那十一位仙人似乎早已不耐烦了,不仅自顾自的走来走去,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本觉兽王和离湮魔尊。

    就在凡川这种紧张和不安的心绪下,忽然,大殿侧室的门被推开了,之前那名兽兵统帅从里走了出来,接着,不止其一人,随着其的走出,竟还有两名兽兵统帅接连走出。

    而在三名兽兵统帅的后面,则走出来了一位身披红色锦缎,头戴流苏霞冠,且一条红色的盖头从霞冠下安然滑落,遮挡住了其的面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