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免战之区
    凡川本想再多问几句,可兽人店小二已走远,也不好再阻拦,只好回味着店小二刚刚的话。

    “免战区?怪不得……”凡川这么想着,同时拿起了小方桌上的一坛酒,准备给自己斟满一碗酒解渴。

    可就在凡川还未端起酒碗的时候,一碟牛肉却准确无误的砸落在了凡川身前的小方桌上,可幸的是,牛肉竟没有一块跌落而出,随之,便有人拍了拍凡川的肩膀,同时在凡川的身旁抽了一把板凳坐了下来。

    “哥们,你好啊,看你一个人,来陪你喝一杯!”

    凡川转眼看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色锦衣,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正满脸堆着笑容,然而让凡川惊讶的是,这中年男人不是兽人,从其手间淡淡的真气波动下,可以说明是一位修真者。

    “修真者?”凡川惊讶道。

    “哈哈,是啊,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我现在是这家酒楼的掌柜,日子过得可比修真者快活多了,你说是不是?”这人大笑着,同时甩了甩头发,便不客气的给自己也斟满了一碗酒。

    凡川并不介意,只是挺好奇和惊讶,一位修真者竟然可以在兽族部落里开上一家酒楼,而且还可以差遣兽人做小二,这有些出乎凡川的意料。

    “哦?你还是这家酒楼的掌柜?他们兽人怎么会……”

    “怎么会什么?不卖力吗?放心吧,他们不敢,他们巴不得来我这酒楼做工呢。”这人似乎很自信。

    “哦?此话怎讲?”凡川倒是有了些兴趣。

    “哈哈,有点吹嘘,有点吹嘘,别介意,只是我说话向来如此,不过他们的确需要养活老婆孩子,我这酒楼给他们的工钱多呗。”

    凡川诧异道:“难道兽兵不会管制?”

    “兽兵?大兄弟,可别闹了,这里是免战区,是不准许军营里的兽人前来的。”

    “还有此事?那若是兽兵硬闯进来了怎么办呢?”凡川饶有兴趣的出声道。

    这人听到凡川的话,愣神了片刻,随即尴尬的笑道:“哈哈,大兄弟净说笑,这是那个什么什么本觉兽王定下的规定,他的手下怎么会冒犯呢?反正我来这里这么多年,倒是从未见过兽兵光顾。”

    听到对方提起本觉兽王,凡川连忙出声问道:“你也知道本觉兽王?”

    “我的天,大兄弟,这天都被你聊死了,你去问问在这座百世城里谁人不知本觉兽王?真是搞笑!”这人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笑话一样,忍不住大笑出声后,便端起酒碗一口气干了。

    看到对方*裸的嘲笑,凡川也觉得自己这话问的有损智商,想起城门石壁上就写着“兽王大人,百世流传”字眼,还何须提此一问。

    见对方又在自顾自的斟满酒碗,凡川便紧接着再次出声问道:“兄弟,那你可知这本觉兽王此时身在何处?”

    “咦……”这人在听到凡川的这句问话后,便用着奇异的眼光紧盯着凡川,像是在思索什么,又像是在仔细的观察着凡川的一举一动,有些匪夷所思。

    凡川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兄弟,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不对,有点奇怪了啊!”这人摇晃着脑袋,一头的披肩发跟着跳跃,极其滑稽,接着这人便又出声道:“怎么最近老是来人问这个?还都是我们的同族人,莫非本觉兽王在宴请修真者吗?如果是这样,我可得去!”

    凡川一头雾水,但仔细分辨了一下对方的话中意思,便领悟道:“你是说,最近有不少和我们一样的修真者,前来这里向你打听本觉兽王的事儿?”

    “是啊,算上你,这是第三拨了,不过人数倒是不少,第一拨就来了十二个我们同族人,我这小酒楼都差点盛不下啦,最搞笑的是有个大块头,扛着把大斧子,非要坐在小板凳上,结果,咔嚓一声,哈哈,板凳碎了!”

    这人说到了有趣的地方,便饮着烈酒,放声大笑,完全没有修真者的正经模样,不过凡川并不抵触,反倒有些羡慕,可以如此轻松自在的生活,便是有意也很难为之。

    “什么?你是说有十二个我们同族人?还有一个大块头?”凡川惊呼着,脑海中瞬间便出现了霄项等众仙的身体,于是便接着出声道:“那带头的可是一位身着银色铠甲的年轻人?”

    这人再次愣了一下,但随即应声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是一路的?怪不得,都打听本觉兽王的事情,敢情你们是一块的呀!这本觉兽王不会是真的在宴请修真者吧?那你可得带上我!”

    凡川心中已有答案,便对着眼前的这人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设宴,只是有些小事而已,对了,你说的一共三拨人,那第二拨人是谁?”

    这人咧开大嘴又干了一碗酒,自顾自斟满的同时出声道:“嘿,大兄弟你这话问的,我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是谁!”接着只见这人突然神情转变,双眼色眯眯的笑道:“不过……却是一位美人儿,哈哈,是真的美人儿呀!啧啧啧,那脸蛋,那小嘴,哎呦,我……我看看都受不了了!”

    “美人儿?什么样的美人儿?”凡川疑惑道,但心跳却不自觉的加快。

    这人看了凡川一眼,讥笑道:“嘿嘿,大兄弟也喜欢美人儿啊?不过你可能没戏了,当然,我也没戏,那美人儿不是修真者,更不是兽人,是有着修真者都难以攀附的容颜,她身上那气息……我实在从未见过。”

    “她可是身着一套黑色的锦衣?”凡川连忙追问道。

    听到凡川的再一次追问,只见这人突然伸手狠狠的拍在了小方桌上,连同酒水也都洒了一地,这人似乎很气愤的出声道:“你们是在逗我玩吗?我靠,你们明明都是一块的,干嘛还要分三拨?干嘛还要三拨都问我关于本觉兽王的事?你们有病啊!”

    没等凡川有所回应,这人又笑眯眯的端起了酒碗,斜眼盯着凡川,继续出声道:“不过,大兄弟啊,你既然认识那位美人儿,能……能否介绍跟我认识认识啊?”

    凡川本想冷笑,但觉得有些不合时宜,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听说,我并不认识她们。”

    其实凡川内心早已有了答案,想必这人口中的第二拨的美人儿,便是所指北语,凡川基本可以断定就是北语。

    既然北语已经经过了这里,那也就说明南雅锦和凡若已安然到了东固星球,而北语也相安无事,这正是凡川想要看到的局面,之前一直悬着的心,也稍稍放缓了一些。

    而眼前,听到凡川的话,这人再次愤怒了起来,大声吼道:“我靠,你不认识?你妹啊,你不认识你还说的这么详细,跟一个娘胎出来的一样,真是的,戏弄我有意思啊!我无敌帅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呀!”

    “你无敌什么?”凡川顿时错愕。

    “无敌帅啊,无敌帅是我的名字,我就叫无敌帅,怎么了?是不是很神奇?害羞了吧?别怕,在兄弟我的酒楼里,我罩你啊,这顿酒菜就当我请你了!”

    这人竟然叫无敌帅,凡川顿时有了一种想要释放喉咙的冲动,但为了迎合气氛,只好暂且忍住,但终究却是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哈哈,无敌帅兄弟,你……你好你好,多谢你的酒菜了。”凡川说完便转过头去,狠狠的笑了一通。

    无敌帅却皱眉道:“怎么?你笑啥啊?我这名字有问题吗?这名字可是打娘胎出来便带着的!”

    凡川连忙道:“没问题,没问题,好了,无敌帅兄弟,咱们言归正传,你可知这本觉兽王所在何处?”

    无敌帅似乎没了兴趣,便慵懒的回声道:“此处向北一千里,跨过荒原,有一座半界城,本觉兽王就在那里!”

    “多谢无敌帅兄弟相告,我还有要事在身,便不久留了,再次谢过你这顿酒菜,来日我定当十倍偿还!”凡川随即便站起了身,作势离开,这才发觉到身上根本没有这里所流通的钱币,若是无敌帅真的要收酒菜的钱,凡川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切,你看我无敌帅像是这么抠的人吗?你单从这碟牛肉来看,我就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哈哈,走吧!别太想我!”无敌帅也站起了身,端着酒碗,继续自顾自的喝着。

    “哈哈,再会。”凡川抱拳告辞,心中却有些感慨,虽说这无敌帅口无遮拦,但为人却是如此豪放豁达,人能活到这种境界,并不是一件易事。

    走出了酒楼之后,凡川特意的转身看了看酒楼的牌匾,这才注意到,在牌匾的中间清楚的雕刻着五个大字“无敌帅酒楼”。

    “若是以后真的有机会,我想,我会再来的,还会带上那个让你魂牵梦绕的美人儿。”凡川暗暗想道,随即望向了北方。

    为了躲避外面这些兽人的异样眼光,凡川随即转身瞬移消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