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一夜追忆
    “凡川少侠也要回去了吗?”伯枉出声道。

    “是的,有事要办。”凡川淡淡道。

    “需要我等帮忙吗?只要是少侠有需要,我等自然尽心竭力!”伯枉作势又要躬身施礼,但再一次被凡川拦住了。

    “好,如此,便多谢前辈了。”凡川说着话,便转身看向一旁的化魂群里,接着出声道:“我怎么回去?”

    伯枉连忙应声道:“我会派化魂送你回去。”

    “好。”凡川点了点头,便跟着一位化魂绕开了当下的空间体,来到了一处新的空间体,凡川记得,这是从破真之界追忆谷来时的空间体。

    果然,在那化魂的一阵上下摆动之间,一块星云般的漩涡再次出现,凡川不再逗留,便跃身跳进了传送阵里。

    然而在凡川离开了地下灵府之后,只见魂帝伯枉的眼神里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溃散,有惊喜和狡黠,虽是一闪而过,却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一个透明的化魂轻飘飘的来到了伯枉的身旁,对着伯枉便“唧唧唧唧”的出声,像是在问起什么。

    然而伯枉却迅速的转换脸色,微笑着回应道:“放心吧,地下灵府不会有事了,即使那块九天和那块仙令是假的,地下灵府也不会再有事的。”

    “唧唧……唧唧……”

    一群化魂都围了上来。

    待凡川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已到了破真之界追忆谷,正是之前那位化魂带离凡川的后山脚下。

    月朗星稀,一切照旧,果真如魂帝伯枉所说,在地下灵府里真的没有时间维度,此刻的追忆谷是异常的宁静,偶尔有几只鸟兽飞过后山,落在了竹林里,一切相安无事。

    凡川回想着刚刚的经历,感觉很像是一场梦,但摸了摸怀中的九天和仙令,看着腰部被霄项划破的锦衣口子,便可以说明这一切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的,对于凡川而言,只有收获,只是伯枉的算计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好在利用九天和仙令骗到了十二位仙人相助,凡川对于之后的本觉兽王部落之行更多了几分自信,只是生怕被那十二位仙人识破,所以凡川对于他们的帮助,还未做下最后的决定。

    再次看了一眼身上破烂的锦衣,凡川苦笑了一番,想着明日也许就能见到宛灵了,便急切的走向了竹林外的后院里,想要在后院的木屋里重新换上一套衣服。

    仅仅只是一念动处,凡川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已出现在了追忆谷的后院里。

    凡川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和离开之前一样,甚至茶水还有些温热。无暇顾及其他,凡川便转身推开了院子里唯一间木屋的木门。

    木屋里的陈设依旧从简,同样有一张茶几,两张软毯,并没有木床,只有一把长长的摇椅,一盏油灯正放在茶几上尽心竭力的燃烧着。

    凡川摇了摇头,突然有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便坐在了摇椅上,这个视线刚好可以穿透木屋的窗户,看到后山顶上的月亮,原来这把摇椅便是为了赏月。

    感叹着长邢的雅尚,同时也回忆起了自己以往的种种,不觉间,凡川竟深深的长叹了一口气,满腹唏嘘。

    但凡川还是连忙给自己换了一套行头,是从绝殃的灵石中找到的衣物,只一件破旧的青色长袍,虽然有些不合身,而且款式也是很老套,但凡川琢磨着,只要不像之前那件破烂的锦衣外露着皮肤便可,等离开了追忆谷,再购置新衣也不晚。

    就这样,凡川衣着着破旧的长袍,躺在摇椅上,遥望着后山上的月亮。或许是因为最近的经历繁杂,又或许是真的累了,只见凡川竟在不知觉中,缓慢的闭上了双眼,睡着了。

    此时异常宁静的院子里刮起了一阵阵微风,微风拂动了木门,木门便在风力下“咯吱咯吱”作响,但并没有惊动凡川,凡川睡的很‘香’,甚至身体都蜷缩在了一块。

    相安无事的一夜,过的很快,等凡川醒来时,清晨的薄雾已经浸入了木屋里,凡川便是被这丝丝凉意给惊醒了。

    凡川摇晃了一下脑袋,略显清醒之后,这才注意到,此时木门之外竟站立着小花和小朵。

    凡川便连忙起身,着急的拨弄了一下凌乱的白色长发,迎了上去。

    “两位姑娘早,你们怎么……”

    “爷爷已经等了你一刻钟,见你没来,便让我俩前来看看,见你还在睡,我俩就没打扰。”小朵打断了凡川的话,抢先出声道。

    “噢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就前去!”凡川连忙歉意道,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

    “快些吧!哼!”小花却瞪了凡川一眼,转身看向小朵,继续出声道:“妹妹,我们先走吧。”

    “恩……好的,姐姐。”小朵应声着,又看了一眼凡川,出声道:“爷爷就在昨日的木房里……”

    “好的,谢谢。”凡川点头应道,目送着小花和小朵离开了。

    随即凡川便惯性的拍了拍身上的青色长袍,然而并没有所谓的灰尘散落,又找了一根绳子将白色的长发束起,眼看差不多利索了,凡川这才踏出了木屋的木门。

    呼吸着清晨的清凉空气,凡川顿时觉得精神多了,随即加快步伐,很快便来到了昨日那间木屋前。

    眼看木屋的木门正紧闭着,凡川便出声喊道:“长邢前辈……”

    很快木屋里传来了回应:“进来吧。”

    顺着答话,凡川走进了木屋中,如同昨日一般,首先便闻到竹茶所散发出来的一股股清香味道,其次便可以看到长邢正双膝盘坐在茶几前,端着一杯竹茶,慢悠悠的品尝着。

    “长邢前辈,实在不好意思,这一闭眼便睡着了……”凡川不好意思的出声道。

    然而长邢却略带笑意的看了凡川一眼,淡淡的出声道:“去地下灵府忙活了大半天,自然累了些,这很正常……”

    “什……什么?长邢前辈,您……您怎么知道?”凡川惊呼道,长邢竟然连地下灵府也知晓,确有些匪夷所思。

    “哈哈,凡川少侠,你先坐下。”长邢招呼着凡川落座,又同昨日一般,给凡川斟满了一杯茶。

    凡川此刻哪有心情喝茶,只觉得有些震撼,长邢这个修真者也太不简单了。

    “长邢前辈,实不相瞒,昨夜我便是去了地下灵府,因为地下灵府有难,然而那位魂帝曾相助过我,所以我不得不去。”凡川解释道。

    “知恩图报,这是好秉性,老夫也看重你这一点,只是有一句话,老夫不知当不当讲?”长邢神秘道。

    “长邢前辈但说无妨!”

    “恩,是这样,老夫知道地下灵府与仙界之间的关联,也知道你此行便是为了化解争端,但是,老夫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如今的仙界大乱,在你还未有能力把控之前,尽量不要去触碰那些争端。”长邢意味深长的出声道。

    凡川连忙追问道:“长邢前辈,您能否说的清楚一些?这仙界之乱究竟是怎么回事?”

    长邢则是淡淡的笑道:“这乃是天机,天机自然不可泄露,只是有一些事实,老夫还是可以与你说来听听的。”

    又是天机不可泄露,从魂帝伯枉那里便是听到这一句,实在是让凡川有心无力。

    “长邢前辈您就别卖关子了,请讲!”凡川急切道。

    “恩,如今的仙界分为东宫和西宫,这是早在千年之前便划分开来了,只是如今的争端似乎就要到了极点,明争暗斗已是家常便饭,老夫知道你还未进过仙界,便好意提醒你一句,尽量不要参与到仙界东西宫之争,因为这其中牵扯的不是一星半点,那是整个仙界,所以,对于你昨夜的行动,虽然你是为了报恩,但老夫觉得还是有些鲁莽。”长邢仔细的解释道。

    看来这仙界东西宫之争的确是存在的了,怪不得霄项等仙人如今紧张南异的局势,看来这其中的确是有着一个极大的阴谋,只不过凡川的疑惑还仅仅限于掳走宛灵的仙人,凡川的思维有些更新,甚至在想着,自身是不是早已在无形间便卷入到了仙界东西宫之争中了。

    但为了尽大可能的吸收这些消息,凡川便立即出声道:“多谢长邢前辈的提醒,只是,长邢前辈能否告知我,我与仙界有什么样的联系?还有,当年掳走宛灵的仙人,到底是谁?”

    听到凡川的问起,长邢愣了愣,随即品了一口茶,笑道:“哈哈,凡川少侠,这可由不得老夫了,老夫不仅不知晓你与仙界的联系,更推算不出掳走宛灵姑娘的仙人终究是谁呀!”

    “还是天机不可泄露吗?”凡川有些无奈的出声道。

    “哈哈,凡川少侠,老夫还是那句话,旁人的言论只是一时的,终究还是要你自己亲身经历方可。”长邢笑道。

    “是是是,在下领教了。”凡川遗憾的点了点头道。

    这时,长邢突然站起了身,凭空拿出了一个灵集简,递到了凡川的眼前,缓缓的出声道:“这便是本真的修真心法,你带去便是。”

    凡川便恭敬的从长邢的手中接过了灵集简,感受着灵集简传来的温度,却在心里更有了一份沉重的责任与担当。

    “长邢前辈,您放心,我定然会尽心竭力。”凡川用着坚定的语气道。

    “哈哈,老夫相信你。”说着话,只见长邢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便看向了一旁的小花小朵,继续出声道:“快去取来吧,差点忘了送给凡川少侠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