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九天仙令
    听到这传来的厉喝声,凡川首先便感受到了仙气的波动,而且气息很强,不像是单单一位仙人所发出来的。

    果然,在绕过了一片迷雾之后,空间体突然出现了异常的清晰,然而在这清晰中,便林立的站着十二位仙人,且十二位仙人的衣着与气质截然不同。

    有的身着银色铠甲,手持长枪;有的书生意气,折叠羽扇;还有的虎背熊腰,肩背砍斧;总之十二位仙人分别不同,这让凡川对于仙人的认知又多了一种感觉,然而仙人并不全都是一种飘飘然的儒雅气质,像眼前那位扛着巨斧的仙人,第一直觉便有些粗鲁。

    就在这十二位仙人的对立面,则飘荡着数不清的化魂,而这些化魂的身前,便站立着此时略显慌乱的魂帝伯枉。

    见凡川的到来,魂帝伯枉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飞快的靠近凡川的身旁。凡川注意到,此时魂帝伯枉身上的那件黄袍已有些破烂不堪,想必之前已与仙人动过手。

    “可是凡川少侠?”魂帝伯枉的语气里有些紧张。

    凡川点了点头道:“前辈,好久不见。”

    “凡川少侠,你可总算来了,找你找的好辛苦呀!”魂帝伯枉畅诉着衷肠。

    “呃,前辈,这是怎么了?这里怎么会出现仙人?”凡川指了指不远处的十二位仙人道。

    魂帝伯枉则是一改以往的逸然姿态,缓缓的出声道:“实不相瞒,凡川少侠,地下灵府乃是自成一界,不通归诸天万界,如今仙界想要除掉我们,也是在所难免。”

    凡川讶异道:“可是你们又没有什么错,为什么要除掉你们?”

    魂帝伯枉听到凡川的问话,没有回答,只是无奈的摇头。

    这时不远处的十二位仙人中站出来了那位身着银色铠甲,手持长枪的仙人,其先是抬起了手中的长枪,枪刃直指凡川,疑惑的出声道:“仙人?报上你的名讳,东宫仙还是西宫仙?”

    听到此人问起,一旁的魂帝伯枉立即注目着凡川,惊呼道:“凡川少侠,你真的已修成仙了?恭喜恭喜啊!”

    魂帝伯枉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丝别样的意味。

    凡川便对着魂帝伯枉摆了摆手,示意无需惊讶,随即便看向了那问话的仙人,回声道:“这位仙友,大家同为仙人,何必如此呢?地下灵府对万物又没有恶意,不至于这般……”

    “报上你的名讳!东宫仙?还是西宫仙?”那仙人打断了凡川的话,语气很坚决。

    见状,凡川有些无奈,便只好随便邹了一个,回声道:“我叫凡川,东宫仙,怎么着吧?”

    “什么?你是东宫仙?我……我怎么从未见过你?”那仙人似乎有些诧异。

    凡川则继续演戏道:“切,我还想说,我怎么没见过你呢?你的名讳是什么?你又是东宫仙?还是西宫仙呢?”

    那仙人似乎不想与凡川磨口角,便立即回声道:“我叫霄项,乃是东宫仙。”其说着话,突然凭空拿出了一块玉石状的令牌,举到了凡川的眼前,继续出声道:“可曾见过这个?”

    凡川见状,暗叫不好,看来对方在试探自己,凡川何曾见过那玉石是什么玩意儿,紧急之下,凡川不能迟疑,只好随声道:“令牌呗,还能是什么?”

    “是什么令牌?”叫霄项的仙人有些不依不饶。

    凡川气不打一处来,但想到以往绝殃所赠的灵石中,曾介绍过关于仙界身份的证明,便立即回声道:“就是象征你身份的令牌呗,有什么好看的!”

    “还敢撒谎!这是给地下灵府下的灭杀令,看枪!”霄项顿时愤怒了起来,像是被耍了一般,周身散着仙气,举起了手中的长枪,便寻着凡川刺来。

    凡川便立即躲闪开来,同时试探着对方的修为境界,可令凡川惊恐的是,对方的修为境界竟然深不可测,所谓深不可测,是凡川根本无从得知其的修为境界,那么便是说,霄项的修为境界在初仙以上,所以凡川此刻的修为境界根本无从感受。

    难道是和齐亢的修为差不多?浮仙?凡川这样想着,但依旧是快速的躲闪,并没有急着还手,毕竟眼下还手也是枉然,凡川只能靠智慧来想个解决的办法,但这个办法,的确很难想。

    “不敢出手吗?别躲!”霄项的愤怒未减,依旧紧追不放。

    凡川在躲过这数不清的多少招之后,也已有些疲倦,便想着与其拉开些距离,利用谈判来解决问题,毕竟武力完全没有优势。

    可就在凡川最后抽身闪过之时,霄项的枪刃突然调转锋向,给凡川来了个措手不及,眼看就要划过自己的腰部,凡川连忙用着最大的限度上扬身体,以此来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呲啦”只听空气中传来了一声难听的撕裂声。

    然而命是留住了,可凡川腰部以上的锦衣却被霄项的枪刃给划了一个大口子。

    凡川缓缓的落下身,站立于虚无的地面,就在此时,从凡川被划烂的锦衣口子处,掉落出来了两件葫芦状的东西,一件便是九天,一件便是仙令。

    凡川没有注意九天和仙令的掉落,只顾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然而此时对立面的霄项却停下了进攻的步伐,反而将视线紧紧锁定在了凡川的脚下,那九天和仙令的身上。

    霄项的眼神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从起初的愤怒,转变成了诧异,又接着变化成了惊恐。

    然而眼神出现变化的不止霄项一人,还有另外十一位仙人,以及不远处的魂帝伯枉。

    特别是魂帝伯枉,当其在看到九天和仙令的出现之后,期待的眼神中不仅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而且还有一丝诡异的狡黠。

    这时,霄项开口说话了,只见其放下了手中的长枪,然后看着凡川,伸手指了指凡川脚下的九天和仙令,出声道:“那……是你的?”

    凡川愣了一下,但随即便从众人的视线中挪移到了自己的脚下,当在看到九天和仙令之后,凡川顿时灵光一闪,想到了灵石里的介绍,便匆忙的捡起来了九天和仙令。

    接着凡川便故装作出一副高深的样子,淡淡的出声道:“恩,是我的,怎么了?”

    然后凡川的话音刚落,只见霄项和另外十一位仙人突然“噗通”一声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恭敬的出声道:“拜见仙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凡川一跳,愣是片刻都未缓过来神,但当凡川仔细回想起灵石里的介绍后,便释然了,眼前这些仙人突然如此恭敬,实则是在对仙魄绝殃恭敬,毕竟这九天和仙令都是绝殃的物品。

    不过若是能依靠九天和仙令来解决地下灵府的问题,那么是再好不过了,不动用一兵一卒,这是凡川最想看到的结果。

    眼下这种情况,凡川也只好就坡下驴,依旧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淡淡的出声道:“都起身吧,在这地下灵府里,无需如此大礼。”

    “是,仙尊。”霄项连同十一位仙人齐声道,随即缓慢的站起了身,皆以着恭敬的眼神对待凡川。

    任凡川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九天和仙令竟有如此之能,窃喜之间,还有些担忧,生怕被对方发觉这东西不属于自己。

    但凡川的担忧很快便被挑起,只见霄项再次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敢问仙尊,这九天和仙令乃是仙君亲手所授吗?”

    被霄项问起,凡川顿时有些慌乱,但为了在气势上镇住对方,凡川不能表现出任何慌乱之意,便依旧强装淡定,转换成有些斥责的语气道:“怎么?你在怀疑我?”

    “不敢不敢,仙尊莫怪,只是……只是有些好奇仙尊的修为境界,怎得九天之令。”霄项向后退出了半步道。

    凡川则依旧装模作样道:“仙君看重的是人品和能力,而不是修为境界,懂吗?”

    “是是是,霄项领悟了。”霄项说着话,随即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魂帝伯枉,再次对着凡川出声道:“敢问仙尊来这地下灵府,所为何事?”

    凡川皱了皱眉,思前想后道:“我此次前来便是为了解决地下灵府之事,虽然地下灵府不通归诸天万界,但其也有其存在的价值,没有对万物有害,为何不能留?依我看,就此作罢,只要地下灵府无害,便可相安无事。”

    “可是……”霄项脸上露出了难色。

    “可是什么?”凡川追问道。

    霄项只好再次凭空拿出灭杀令,出声道:“只是这灭杀令乃是仙君所授,我等恐怕……”

    竟然还有这一手,凡川差一点又把持不住了,便再次强作冷静道:“灭杀令取回吧,这责任我来担,待我办完下界之事,便回去请示仙君,与你们无关。”

    霄项还是很迟疑,这时候那位扛着巨斧的虎背熊腰的仙人走了出来,其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仙尊好,我叫桃红,就让我来跟霄项说吧!”

    我靠,这么虎背熊腰的家伙竟然取个名字叫桃红,凡川差点没站稳,但凡川并没有阻拦其去劝解霄项,便认同的点了点头。

    随即桃红便扛着巨斧走向了霄项,面对着霄项轻声道:“霄项,咱们就听仙尊的安排吧,待回了仙界,仙尊自然会跟仙君沟通,我们只负责办事就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