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愿者上钩
    “我知道,我没有说他啊,我……我只是……”小花语塞了起来。

    “好了,小花小朵,你们两个退下!”长邢的声音忽然传来。

    小花和小朵便不再吭声,踱步的离开了院子。

    凡川见长邢已睁开双眼,便连忙对着长邢躬身施礼道:“长邢前辈,您……您这是何苦啊?若是这样,我……我真的不会让您推算!”

    长邢却深呼吸了一口,像是有点累,但随即便挥了挥手,出声道:“无妨,少侠,孙女们就爱瞎说,你别在意,再说了,这是你与老夫之间的交易,很正常。”

    “可是……”

    “别可是了,快快坐下,老夫已经推算到了答案。”长邢随即端起了茶杯,将杯中的竹茶一饮而尽。

    凡川只好带着不安的心情入了座,本想再说些致歉的话,但却被长邢婉拒了。

    “长邢前辈,您今日的大恩大德,我凡川永生记下了,传授修真心法一事,定当尽心尽力,若是前辈还有其他吩咐,尽管说便是。”凡川带着期待的眼神,坚定的出声道。

    “你叫凡川?”长邢愣了一下,问道。

    “恩,是的,长邢前辈……”

    长邢皱了皱眉,随即便释然道:“凡川,不错,不错,好名字。”

    “长邢前辈,您若是有其他吩咐……”

    “停,别再说这些话了,老夫不爱听,你只需助老夫传授好修真心法即可,下面,我们说正事。”长邢的语气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

    “是,前辈……”凡川只好低下头,认真的洗耳恭听。

    长邢先是自顾自的再次斟满一杯茶,随后便出声问道:“这个叫宛灵的姑娘是不是也是修真者?”

    “恩,是的。”凡川点了点头。

    “是这样……”长邢顿了顿,接着出声道:“老夫便从她在夜月门失踪开始算起,绑架她的是一位仙人,但老夫推算不出具体是谁,只知道是一位仙人。”

    “仙人?怎么可能呢?不是兽人所为吗?”凡川惊呼道。

    长邢则摇了摇头道:“不是兽人,老夫可以肯定是仙人,然而这位仙人先是带着宛灵姑娘去了东固星球,然后又去了西解星球,也就是妖魔大陆,后来便来了南异星球,而且在南异这里很长时间,一直到现在。”

    “什么?长邢前辈,您是说,灵儿现在在这里?”凡川惊喜道。

    长邢点了点头道:“是的,她现在在这里,如你所猜想一般,就在本觉兽王部落,是那位仙人将她带到了本觉兽王部落,然后便一直待在本觉兽王部落。”

    “这……怎么会呢?怎么会和仙人有关系?听我叔父大人所讲,灵儿被绑到南异,该是以往家族关系所致,怎么……”凡川一时间难以理解。

    长邢则皱了皱眉道:“凡川,老夫相告于你一言,凡事需要去看待两面性,比如今日老夫的推算,虽然老夫很肯定,但是若有差池,也是顺应天意,所以,有时候你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然而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只有亲身经历了,方知其中的缘由。”

    听到长邢的话,凡川疑惑道:“长邢前辈,您是说……我叔父大人的话有假?”

    “不不,老夫不是这个意思,老夫只是想让你自己亲身去经历,并不是依靠外界的言论,比如眼下,那宛灵姑娘便是被仙人所掳去,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仙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吗?”长邢淡然道。

    “当然,很想,长邢前辈……”凡川脑中一片错乱。

    “那便是了,想知道,就要自己去寻找答案,你的叔父大人,还有老夫所提供的线索,只是辅助于你,并不是真正的答案,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吗?”长邢细心解释道。

    凡川似懂非懂的点头又摇头,脑海中还是在思考那个掳去宛灵的仙人究竟何人,可是任由凡川如何联系,却是一点点头绪都没有。

    不知为何,凡川突然想到自己修真之时所有的奇遇,例如言慕岸的倾囊相助,以及仙魄绝殃的馈赠,还有魂帝伯枉的暗中相助,这一切好像来的太过于急切,如今想想,却显得如此不自然,一时间凡川对于自己的身份,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难道镜爷爷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凡川突然有了一个这种想法,但却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凡川容不得对镜爷爷的任何一点点的不敬。

    可是凡川太想知道这其中的关联了,迷蒙之中,总感觉有一块巨石压在胸口,喘气都很困难。

    此时一旁的长邢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便缓缓的出声道:“凡川少侠,不要胡思乱想,一切自有注定,顺其自然便是对待诸天万界最好的答案。”

    “我……我没事。”凡川皱着眉头,继续出声道:“对了,长邢前辈,您推算了灵儿,可能知她如今怎样吗?有没有受伤?”

    长邢摇了摇头道:“没有受伤,但却并没有自由,推算中她自到了本觉兽王部落之后,便未踏出过一步。”

    “那……那还好,还好……”凡川像是丢了魂一样。

    长邢见状,便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轻声道:“凡川少侠,你我有缘,老夫还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你可以选择忽视不听。”

    “怎么……怎么会呢,长邢前辈,但且请讲!”凡川急切道。

    “恩。”长邢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依旧轻声道:“在你刚来到这追忆谷之时,老夫便对你做了推算,得知你从北原星球,去了东固星球,然后又去了西解星球,如今便来到南异星球,对吗?”

    “是的!”

    “那好,你在东固星球和西解星球,以至于现在在南异星球,这期间从没见过宛灵姑娘吧?”

    “没有!”

    “恩,是这样,刚刚老夫所推算的宛灵姑娘的行迹,想必你也听到了,她也去了东固和西解,最终来到了南异,你们两人的行迹差不多,但她却是早你之前来到了南异,这说明什么?”长邢突然发问道。

    “恩?说明什么?”凡川愣了一下。

    “这说明,掳走宛灵姑娘的那位仙人,在引你上钩。”长邢坚定道。

    “什么?引我上钩?这……这怎么会呢?灵儿失踪时,我还在夜月门修真,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任由怎样,凡川也不敢相信长邢所言。

    长邢则微笑道:“如此,那便是……那位仙人早就注意到你了。”

    长邢欲言又止,只简单说了一句,便低头端起茶杯品茶了。

    凡川狠狠的抓了一下凌乱的白色长发,自言自语道:“注意我?我是谁?为什么要注意我?可是,就算注意我,为什么要伤害灵儿呢?”

    一万个为什么,凡川终究给不出答案,这不由得让凡川又想到了之前所想,会不会自己的身份本就是不凡?可是镜爷爷抚养了自己十八年,这其中镜爷爷并没有说什么啊,凡川沉思着,脑子一片空白。

    可想起了镜爷爷,凡川有着一个沉浸已久的目的忽然显露脑海,那便是最初烟紫姐姐所说,仙人有着可以起死回生的本事,可以复活镜爷爷。然而凡川自己都毫无察觉,自己已是仙人了,为何不去履行当初的诺言?凡川这样问着自己,却又无法回答于自己。

    越想越乱,凡川便学着长邢的样子,给自己斟满了一杯茶,一饮而尽,随即便看着长邢出声道:“长邢前辈,在下还有一事相问。”

    “凡川少侠,请说。”

    “长邢前辈,您说,仙人可以起死回生吗?可以复活一个已经死去的凡人之体吗?”

    凡川出声问着,可自己却好像早已有了答案一样,就在凡川得知自己位列仙班的第一时间,凡川就曾查阅了很多关于仙人的仙术修炼,可却从未看到一丝一毫关于起死回生之仙术的介绍,这让凡川很早便对当初烟紫的话有了怀疑,如今再问长邢,无非只是想给自己一点点心里安慰。

    听到凡川的问话,长邢愣住了,随即便放声大笑道:“哈哈,凡川少侠,你可以真有趣,老夫只这样回答你,再厉害的仙人,也只能扶伤,不能救死。”

    “果然是这样,烟紫姐姐,你骗了我。”凡川自言自语道,可心中却像是早已释然一样,也许是经历了许多之后,凡川对待生死也看淡了许多。

    “烟紫又是谁?”长邢冒昧的问了一句。

    “呃……”凡川顿显尴尬了起来,便应声道:“是……是带我入修真的!”

    凡川说完,见长邢还在紧盯着自己,便又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好吧,也是我的女人,深爱的女人。”

    “哈哈,好小子,有前途。”长邢放声大笑了起来。

    凡川低着头,心里默念着:“如果再把北语,南雅锦,樱白,都告诉你,那我岂不是更有前途……”

    一番唏嘘过后,凡川也不再胡思乱想,便听信了长邢的话,诸天万界,自有其规律和定数,凡事只要亲身经历了,才有发言权,外界之言论,只能做参考辅助。

    也正是因为这么想,凡川更坚定了去往本觉兽王部落的信心。

    不知不觉间,追忆谷的后山上竟显露出了一块相似月亮的存在,同时其的出现之后,天色便暗淡了下来。

    凡川望了望那相似月亮的存在,又看了看长邢,便惊呼道:“长邢前辈,这……这月亮不会也是您一手布下的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