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推算之术
    “快快起来,老夫说过,无需这些俗礼,你我既是交易,何有谢意一说。”长邢作势就要扶起凡川。

    凡川本想躬身再低一些,可无奈腰肢间的疼痛更是加剧,疼到凡川咬牙切齿。

    长邢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凡川的腰肢,便应声道:“接下来,老夫便为你医治腰间的伤,你腰间的伤实乃皮肉之伤,虽然很痛,但却无伤筋动骨,老夫便用真气为你治疗。”

    “哦?真气可行吗?实不相瞒,我体内有兽元力,兽元力本是修复伤瘀最为见效,可如今……”

    “少侠,这便是你的孤陋寡闻了,真气,乃是天下之大道,只要你用心去体会,自然有其惊人之处,相信老夫。”长邢似乎很有把握。

    凡川便释然了,缓缓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接下来的治疗。

    长邢见状后,便笑道:“这次无需闭眼了。”

    “呃……”凡川尴尬的睁开眼,挠了挠头。

    接着只见长邢便抽出了真气,青芒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这是凡川身为修真者时从未见过的,极其的霸道,但却又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柔和,似安抚般的存在。

    凡川可以肯定,这绝非是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上的真气,通俗来讲,比北原和东固两大星球上的真气强悍的不只是一点两点。

    这下凡川便安心的等待着长邢的医治。

    只见长邢先是将真气盘旋于半空中,来来回回的转动,像是在驯服一条青龙一样,随即其又将真气涣散成雨点,接连不断的浸入到了凡川的腰肢处。

    凡川第一感觉便是有一股暖流进入了体内,其次便是剧痛感的逐渐消失,速度极快,就是像是在扶起一把倒掉的椅子一般,扶正之后,便是毫无痛感了。

    且痛感消失之后,凡川还有一个明显的感觉,那便是体内的仙气也随之在快速的汇聚,源源不断就像流水一般,没用多久,仙气便又占据了体内的主导,然而化魂之力和兽元力又退缩到了两旁的角落,这让凡川很欣喜。

    片刻之后,那如雨点般的真气便全都浸入了凡川的体内,长邢也甩了甩袖口收手。

    “好了,已无大碍。”长邢像是在自我欣赏般的出声道。

    凡川便立即大幅度的扭动腰肢,且试着蹦跳了一番,又抽出了一丝仙气,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样,更甚有着诸多的力量使不完,源源不断的气息很是稳健。

    “多谢,多谢长邢前辈!多谢!”凡川一连道了几声谢意,同时躬身施礼。

    长邢连忙将凡川扶起,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老夫已说过了,无需这些繁杂的礼节,大可不用。”

    “只是……我没想到,长邢前辈您竟有如此之神力,您真的是修真者?”凡川疑问道。

    这一次一旁的小花和小朵并没有出声斥责凡川。

    长邢只是笑了笑,应声道:“是,就是修真者,这也是老夫为何求你将这本真的修真心法带回两大星球的原因所在。”

    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懂了,长邢前辈您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不不不,老夫本就是修真者,这也只是顺应天地万物,并没有所谓的职责所讲,只是本就该是这样。”长邢又开始深奥了起来。

    凡川很震撼,也很惊喜,也同时为了将来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的修真者不再受外界的压迫而感到欣慰。再想到眼前的长邢老者,凡川自始至终都不敢太相信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很像是梦境,但却又是真真实实的所发生的。

    正在凡川遐想连篇之时,一旁的长邢再次缓缓出声道:“对了,少侠,老夫还答应了你一件事情,那便是可以帮你推算一次你想知道的事情。”

    “啊?”凡川惊醒了一下,随即便疑问道:“推算我想知道的事情?这个具体要怎么理解呢?”

    长邢笑道:“怎么理解?哈哈,问得好,老夫这样给你解释,比如,你想知道某一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你想知道一个人的消息?这些,基本都可以。”

    凡川特别的听到了长邢话中的一句“知道一个人的消息”,便连忙出声道:“长邢前辈,您是说,我若想知道一个人如今在哪里?这也可以推算的到?”

    长邢点了点头道:“当然,除非世上本没这个人。”

    “有有有,有这个人!”凡川立即点头道。

    看到凡川急切的样子,长邢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凡川,缓声道:“少侠,莫非你真有需要所推算之人?”

    凡川依旧连忙点头道:“有有有,是是是……”

    可话音落,凡川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便又立即出声道:“实不相瞒,长邢前辈,在我还是修真者的时候,曾与一姑娘订下终生之约,而且她的哥哥还将她托付于我,让我好生照顾,可是……她已经离开我很久很久了。”

    说到这里,凡川不免有些触景生情,便接着出声道:“我来这南异星球,其实也便是来寻她的,当初有前辈给了我指点,说是她会在这里,可是如今元郎兽王部落都已经没了,还是没见到她的身影,所以,我便想着她会不会在本觉兽王部落,于是想要前去探查一番,这才中途遇敌,然后……就到了您这里。”

    听完凡川的叙述,长邢像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神情很欣慰,同时抬起了双手,竟拍了拍手掌,接着出声道:“不错,一个很美好的爱情故事,老夫相信,而且老夫现在对你能够助我传授修真心法一事,更为放心了,因为老夫没有看错人,这便是缘分!”

    说着说着,长邢似乎有些激动,便率先伸手拉住了凡川刚复原的左臂,拉扯着凡川入座在了院子唯一的一处茶几旁,然而长邢自己则与凡川对立而坐。

    “小花小朵,快去,快去煮一壶茶!爷爷今日开心!”长邢看着一旁的小花小朵放声道。

    “好的,爷爷!”小花和小朵便轻佻的跑去了。

    随后长邢便注视着凡川,认真的出声道:“说吧,少侠,说清楚你需要寻找的这位姑娘的名字,还有她从什么时候,从哪里失踪的?”

    凡川平复了一下心绪,便仔细认真的出声道:“她叫宛灵,很可爱的一个姑娘,是在北原星球夜月大陆上的夜月门修真门派里失踪的……”

    长邢愣了一下,疑惑道:“夜月门?老夫没猜错的话,这个修真门派其实是为了禁锢一位仙人的仙魄吧?”

    凡川瞪大了眼睛,惊呼道:“长邢前辈怎么会知道?”

    “哈哈,不难知道,推算即可。”长邢淡然道。

    瞬间,凡川对于接下来的推算更为期待了,同时内心还有着按耐不住的激动之情,这一次宛灵的消息肯定会是准确的,凡川这样想着。

    “如此,便劳烦长邢前辈了……”凡川歉意道。

    长邢笑了笑道:“无妨,无妨,只是需要花一点时间,一会儿老夫的孙女送来竹茶之后,你先自行品尝,不用管老夫。”

    “哦?有困难吗?”凡川不解道。

    “不,只是需要一点时间。”长邢说完话,便自顾自的盘膝而坐,双手搭在了膝盖上,紧闭上了双目。

    见状,凡川便不好意思打扰了。刚好这时小花和小朵提着一壶茶水走来。

    小花没有说话,只是熟练的给凡川斟满了茶杯,便同小朵站在了一旁,同样也不惊扰长邢。

    凡川喝了一口茶,便站起身,走近了小花和小朵的身旁,先是微笑示意一番,接着便轻声道:“小花姑娘,在下能否问你一件事?”

    小花先是有些错愕,但随即看了一眼长邢,又看了一眼凡川,便轻声应道:“怎么了?”

    凡川在心里想了几遍将要问的话,有些顾虑,但终究还是利落的出声道:“小花姑娘,敢问长邢前辈这一推算需要多久?”

    小花先是皱了皱眉,随后便对着凡川抛了一个白眼,出声道:“怎么?你很着急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凡川不好意思道。

    “哼,问一下而已,在你这里只是而已,你可知道,我爷爷推算一次,就要自废掉一百年的寿命,爷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为人推算过了。”小花生气道。

    听到小花的解释,凡川立即惊呼出声:“什么?竟……竟有此等之事?这可如何是好……”

    凡川突然很自责,便开始来来回回的踱步,终于,凡川再次看向了小花,急切的出声道:“那……那能不能让长邢前辈现在停下?别废去那百年之寿,我……我不推算就是了!”

    “切!”小花先是冷眼看了凡川一下,随即出声道:“停下?你说的倒是容易,这推算一开始,便必须有结果,而且,爷爷的百年寿命已经供奉于天地了,还怎么停下?假仁假义,真是的!”

    凡川急的顿时语塞,但在慌乱中还是连忙出声道:“小花姑娘,我……我起初真的不知道会有损寿之说,真的,我保证,若是我事先知道此事,定然不会让长邢前辈为我承受这般苦楚!”

    “好啦好啦!”小花摆了摆手,继续出声道:“爷爷肯定不会告诉你,别说了,这也是爷爷自愿的,又不是你强迫的,我不会说什么,只是觉得爷爷不值得!”

    “对不起……”凡川深深的低下了头。

    然而这时,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小朵却拍了拍小花的肩膀,轻声道:“姐姐,这不能怪他,而且他和爷爷是交易,你不能这么说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