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长邢老者
    这声来的有些突兀,令毫无准备的凡川错愕了一番,但听其浑厚祥和的语气,想必该是一位年长的老者。

    在这空谷幽境中竟还真的有人生存,且界外尽是湖水,这当是如何建造,隐隐间,凡川对这神秘之地更多了一份好奇。

    得到了准许,凡川便轻轻的推开了木门。先是一缕茶香飘来,清香中还有丝丝竹叶的味道,让人可以顿时清静下来,且有一股不知名的微风,竟从屋内掠过,折起了凡川凌乱的白色长发。

    凡川便立即寻眼看去,只见在简陋的木屋中,并无太多繁杂的陈设,只有两张毛茸茸的圆形软毯,围绕着一张竹制的茶几,茶几上生着一个小火炉,火炉上悬挂着一壶煮开了的茶水,一切看似很简约,却不失一种雅静。

    一位白发苍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以及两位年轻的姑娘围绕着茶几盘膝而坐,水壶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其中一位年轻姑娘便立即上手取下水壶,斟满了一杯茶水,同时在茶杯里丢上了一片竹叶,接着便轻悄悄的端到了老者的面前。

    “你……你们好,我……”凡川突然语塞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生怕声音会打破了这份雅静。

    那老者缓缓转头看向了凡川,微微一笑,随即又看向了其身旁的一位年轻姑娘,出声道:“小花,快去请客人入座。”

    “好的,爷爷。”被称作小花的姑娘便立即站起身,向着凡川走来。

    待走近后,小花先是缓慢的将凡川手中的枯藤拿开,并没有丢掉,反倒是轻轻的放置在了一旁,随即搀扶住了凡川的右臂,陪同凡川入座在了那唯剩的一张毛茸茸的圆形软毯上。

    凡川有些慌乱不已,自身很是脏乱就算了,眼前这陌生的人竞对自己这般照顾,这让凡川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惊喜之余,也有诸多的疑惑。

    然而眼前的这老者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待凡川落座之后,便依旧用着浑厚祥和的语气出声道:“少侠不必惊慌,老夫自然不会害你,但请少侠先行饮茶一杯,老夫慢慢助你解惑,如何?”

    “呃……好好好,如此……多谢了!”凡川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哈哈哈!”老者爽朗的笑了一声,随后看向另一位年轻姑娘,继续出声道:“小朵,这次换你斟茶了。”

    “好的,爷爷。”叫小朵的另一位姑娘便站起身,以同样的手法为凡川斟满了一杯茶,可却多放了一片竹叶。

    然而没等凡川疑惑出声,那老者便解释道:“这竹叶乃是老夫亲手所摘,看少侠你伤势不轻,这竹叶可助你活血。”

    “呃,多谢多谢……”凡川接住了茶杯,一股暖流顺势通过手间传入心扉,也让凡川时刻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些许。

    见老者品了一口茶,凡川也学着喝了一小口,随即缓慢的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双目注视着老者,轻声道:“前辈,敢问您……”

    “哎……”老者挥着手打断了凡川的问话,轻声道:“少侠无用如此着急,老夫也担当不起前辈之称,老夫说过了,自会助少侠解惑。”

    话音落,老者又品了一口茶,再次放下茶杯,收了收长袖,出声道:“这里呢,称之为破真之界,但老夫的孙女们喜欢称之为追忆谷,说是幽谷倒也融洽,老夫便是这谷中之主,哈哈,对了,老夫名曰长邢。”

    说着话,老者又指了指身旁的两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出声道:“她们两个都是老夫的孙女,一个叫小花,一个叫小朵,寓意乃是花朵,老夫为其所取的名字,哈哈……”

    长邢老者说到此处,又看了一眼凡川,接着出声道:“噢,对了,老夫忘了跟你说了,少侠你能来到这里,想必该是从上面的湖水中来,看你一身的伤势,老夫猜想该是争斗落败,被人弃之于湖了吧?”

    凡川立即点了点头,但凡川还不想将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坦诚交待,只想听对方再多说一些关于这里的介绍。

    于是凡川在点头之后,便轻声道:“是的,长邢前辈,只是……我不解,不解丢入湖水中,怎会到贵地?且这与湖水的相隔之中,算是一处结界的支撑吗?还有刚刚那迷宫幻境,也是您一手布置下的吗?”

    凡川的所问,自有自己的想法,若是这结界和那幻境都是眼前这位长邢老者所布置,那么便可以肯定,这长邢老者绝非凡人。

    听到凡川的疑问,长邢老者微笑道:“少侠能从湖面进入老夫这破真之界,只能说明少侠你与老夫有着缘分,正如同你所说,这上面的确是一处结界,还有那幻境,皆是老夫一手所布置的。”

    缘分之说,凡川自然不去深究,即使再深究也无用,对方是主人,主人不想深究,那便无从寻问,只是正如凡川所想,这长邢老者绝非凡人,不禁间,凡川对待眼前的长邢老者自然而然的多了几分尊敬。

    但也就是在这几番对话中,凡川试图感受着长邢老者身上的气息,可以确认不是仙人,但也绝不是兽人,这里所说的兽人,只是说长邢老者身上并没有兽元力,然而,至于真气,似有似无,凡川一时间也无法做下决断。

    “原来如此,那您自然配得起前辈这个尊称,长邢前辈。”凡川恭维道。

    “哈哈,少侠无需这般礼让,你是仙人,若按照诸界定律,老夫是该尊称你为仙尊了。”长邢老者温和的笑道,语气中并无讽刺之意。

    但是长邢老者这一番话却让凡川惊得不轻,对方竟然早已知晓自己的身份,若对方是修真者,怎能探查出仙气的存在?可若不是修真者,其身上时隐时现的真气,又该当作何解释?

    带着这种疑虑,凡川平复着心绪,出声道:“长邢前辈埋汰在下了,对了,长邢前辈怎知我是仙人?还有……您是……”

    “哈哈……”长邢老者再次笑出了声,接着再次品了一口茶,轻声道:“少侠虽已受了重伤,但是周身隐现的仙气还是在的,只能说老夫并不老眼昏花,哈哈,噢,对了,你想知道老夫所为何人?”

    凡川点头道:“是的,长邢前辈,在下无意打扰贵地,本就不安,便想记下您的名讳,方便日后报答收留之恩。”

    “哈哈,少侠无需多礼,这又称不上为忌讳,无妨,无妨,老夫乃是修真者。”长邢老者自然的出声道。

    在长邢老者说话期间,凡川便一直紧盯着对方的眼神,从其眼神中,凡川可以断定对方没有说谎,可是当凡川听到答案后,却又自顾自的疑惑了,若真的是修真者,怎会在这里?

    想到这里,凡川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立即出声道:“长邢前辈,这里……可还是南异星球?”

    长邢老者愣了一下,但随即回应道:“是,所属便是南异星球。”

    这便让凡川更为疑惑了:“长邢前辈,您既是修真者,又怎会在这南异星球?又怎能有这般能耐布下如此规模的结界呢?”问到此处,凡川突然觉得不妥,便立即随声道:“噢,是这样,长邢前辈,我不是怀疑您的实力,只是,我以前也是修真者,可在我的认知中,能有如此能力的修真者,在下还真的从未见过……”

    “哈哈……”长邢老者突然放声大笑,随即再次端起了茶杯,示意凡川也端起茶杯,同时出声道:“少侠切勿多疑,先行饮了这杯茶水,老夫便相告于之。”

    “呃……”凡川略显尴尬的随同喝完了整杯茶,小花和小朵又立即斟满。

    放下了茶杯,长邢老者便出声道:“那么,老夫来猜想一下,少侠原是修真者之时,可是从师于北原星球?或者东固星球?”

    “啊?长邢前……前辈,您怎么知道?”凡川惊呼道。

    长邢老者摆了摆手道:“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呢?诸天万界,自然皆知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乃是修真者的圣地,可是,却无人知晓,在南异星球上的破真之界里,还有着一脉最为本真的修真者。”

    “最为本真的修真者?长邢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凡川不解道。

    “恩,容老夫想一想,该如何与你解释。”长邢老者陷入了沉思,但仅仅一会儿之后,便又出声道:“比如说,老夫这里是一处池塘,里面养着三条小鱼,然而,若干年之后,有两条小鱼却跳出了池塘,顺着大江大海,游向了外界,从而在外界扎根生存了下来,可因为吸收着外界的水,渐渐的变了模样,然而老夫,便是这池塘里唯一没有游走的那一条小鱼。你……懂了吗?”

    听完长邢老者的解释,凡川也跟着陷入了沉思,便同样仅仅一会儿,凡川便恍然大悟道:“长邢前辈,您……您是说,这里便是修真者的发源地?而您,是保留着修真者最初的本真?然而那两条小鱼,噢不,是北原星球和东固星球上的修真者,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外界的繁杂,已将修真演变成了为了生存而修真,从而失去了修真的最初意义?”

    “哈哈……”长邢老者再次放声大笑,却没有为凡川的答案划上句号。

    接着,长邢老者便站起了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